微凉刺章
作者: 问歌a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二章

  “怎么,小少爷发怒了?”曳诱人的声线在车后坐出现。这并不稀奇,乔早发现了车子有人侵入。

  “明知故问。”乔淡然的性子也带了几分薄怒。“乔,你的任务结束了。”曳眯眼笑,像只晒足了太阳的猫。

  “我不会放弃尹少。”乔发动了车子。“我今天来,是有事找你呢。”曳迈开修长结实的腿,坐到副驾驶的位置。左手抚上乔的肩,右手拨开方向盘。“有人想见你哦。”

  乔不动声色,换了主道。曳掩住朱红的口,娇笑生寒。真是条聪明的忠狗,只可惜,认错了主人。“别拿尹少生命试探我。”沉默中乔突然作声。”

  “诶吖,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曳依旧落落大方。“可是不是我的意思嘛。我早说不要和老板别扭,你看,不听人家劝反而来责备人家,乔,你真是讨厌。”

  “你们本就告诉女佣待我回去动手”乔面不改色。曳柳眉一挑、审问是极考验心理素质的活计,显然乔胜曳一筹。

  见乔专心开车的样子,曳明白,这次任务怕是完不成了。只怪这个男人有了一个太过好用的头脑。真该死呢。

  但好在,他没有背叛组织。否则杀死他将是多么浩大的工程。

  背叛。如果你在这里,你就永远背负不起背叛的债。

  就算,你已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曳轻笑,这个洞察一切的男人,真可恶。

  “乔,再这样下去,老板就不会用这样小儿科的暗杀来警告而已了。”曳警告。

  没来由的,乔突然对这种寻常不惯的生活厌恶得紧。空荡的身体渴求着尼古丁的颓唐,乔摸出一支烟,沉默的点燃。

  “我会保住尹少。”掷地有声。

  曳突然恨得连牙根都痒了起来,伸手控住方向盘,甩了一道漂亮的漂移,车稳稳停在路旁。

  好在已是人烟稀少的路段,如此车技不会引得谁的注目。做到如此利落也得益于乔没有加以阻拦。

  曳看着乔,一如小时候的模样。

  她小时候,其他的都已模糊了,唯独面前的猩红,挥之不去。

  大人小孩的惊叫与哭喊,手枪的射击声,和墙壁地板上攀爬的温热的血。

  她拎着玩偶熊,愣愣站在那里。燃烧了一切的红,眼睛都灼热的发痛。她瑟缩着小小的身体发抖,她找不到爹地和妈咪。

  她害怕得,脚步,都迈不开了。

  瞪大的双眼瞬间被一双尚有温度的粗糙大手掩盖,娇小的身体被埋在烟味扑鼻的风衣中。

  男人胸膛宽阔,胸腔跳动有力。

  也许是尼古丁太过刺鼻,她默默流起泪来。悄无声息的打湿了男人的衣衫。

  白天时候,妈咪还对她说,“依落,今天晚上家里会来客人,所以你要乖乖的。会有人来接你,他叫乔。”

  妈咪柔软的长发垂在脸上,痒痒的。她仰起头,看母亲温柔的脸。

  萧依落,这是她遗忘了多久的名字。

  “那妈咪不和我一起去么?”记不清妈咪都说了什么。只是依稀的,在妈咪眼中,有坠落的哀伤。

  曳小时并不懂父亲的职业,只知道父亲会带给自己漂亮的衣服和美丽的娃娃。而且父亲很爱她。

  惟一一次发脾气,也是因为她乱动了父亲的东西。装在塑料袋子里的标有样品两个字的糖一样亮晶晶的白色粉末。

  她想偷偷尝一尝。被父亲发现,还被斥责,年少无知。

  年过境迁,曳如今当然知道,那是白、粉。而萧家,以贩、毒闻名。

  这都是后话。

  没有乔,萧依落早就死了。

  不过现在萧依落也不负存在,只有曳,笑曳。

  “乔,你够了!”曳横眉以对。

  乔弹了弹烟灰。“曳,我话不多说。”

  有一种委屈突然的涌了上来。瞬间,鼻子上都带有了酸酸的触感。

  都是游走在生命边缘舐血而生的人,谁又何必为谁,搭上性命,草率了结一生?

  曳勾起嘴角甜美微笑,并不如烟花般虚无,很是真诚。

  “乔,算起来你还是我的老师。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本不想这样。”乔点头,示意她,说下去。“那时我那么小,若不是你,我早死了。”不知是真是假,她的脸稍有悲伤。“我从不想与你为敌。我感谢你,给了我资本,去与仇人匹敌。”

  往事都是有魔力的,乔深吸口烟,如饮甘淋。

  “可是你知道的,违背组织,是无法活下去的。更别说背叛。郁锦,书伊,凯利,单说他们三个我都撑不了一个照面。我不想死。但若你固执,我不能不帮你。而且你一旦背叛,就算我不帮你,也难逃一死。组织一向如此。”

  “曳,我不会连累你。”乔无谓。对于他们,只有利益,没有友人。而尹少,是特别的存在。曳有些无力。“乔,但我不许你死,我有恩情未报。”“不必了。”

  干脆的拒绝。

  像,快要哭出来一样,曳看着乔,天长地久的看着。

  “我未必一定背叛,尹家老爷与老板素来交好。商人都以利为重。”乔补充。

  “乔,你很久没有回组织了。水很深。老板已与韩家建了约。怕是要断了与尹家的交情了。”曳暗自叹息。

  纵使她杀人之术再如何,又怎样呢。始终是个,听从他人命令的奴才,罢了。

  乔不再说话。打开黑色车窗。车外,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妖冶的男人。俊美的脸闪着动人的光。

  昼洛。

  他打开车门,找了舒服的姿势坐下。

  “老板要我接你们回去。时间久了,茶会凉的。”

  乔并不作声,发动车子。无声无息,猎豹一般潜伏着一辆车,昼洛的车。也许是一直停在那里,也许是装备精量到连发动机的声音,都让人听不见。

  曳脸色变了变。她只如同蝼蚁,在乔他们面前。

  一路无话。

  到达别墅时候已是午后两点。下午茶时间。

  回首早已不见了昼洛,乔径直走向温室花园。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乔勾起嘴角。

  埋伏了至少十人的小路,老板,您还真的是看得起我。

  温室内弥漫着湿热泥土的味道。华丽的桌子,奢侈的茶点,以及一部电话。

  侍者恭敬托着手机,毕恭毕敬。乔随意扫视一周,没有摄像头,除了侍者的胸花上那一枚以外。

  乔接过手机。“老板。”

  “乔。你来得正好。茶刚好。”有中气的男声。

  除了这个可能伪造的声音以外,什么都不知道。没有人见过老板。

  “嗯。”乔并不着急,他有的是时间等。

  微微抿茶。举止优雅。

  “乔,你是什么身份?”

  “我是您的属下,老板。”

  “你护着尹家,让我很头疼呢,乔。你很能干,我不想失去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