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各位叔叔、伯伯,阿姨好。”赵铃笑眯眯地冲众人点头,最后将视线落在冷非鱼脸上,柔柔一笑,“厉虎,我们又见面了。”

  “厉虎?鱼鱼,那是什么?”苗佛苓虽然是问着冷非鱼,但目光却挂在赵铃身上,对这个做作地一点也不掩饰的女子充满了敌意。

  “没什么。”冷非鱼淡淡地摇头,先前她威胁她说,敢窥视她的老公,她会从病猫变厉虎,现在她说这句话不过是想讽刺自己几句罢了。

  很好,这梁子结下了。

  “我早就听闻几位大当家身手不凡,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切磋一下?”赵拓似有所指地指着猎场,冲几人挑了挑眉。

  “我可比不得赵老,你老当益壮,我是真的老了,早就没了那天不怕地不怕的雄心壮志,我就陪孩子们玩玩。”君不诈最先开腔,一句玩笑话就轻飘飘地挡回了赵拓的邀请。

  赵拓也不恼,只是遗憾地冲众人点了点头,带着赵铃离开。

  “爸,就这样算了?”赵铃不甘地怂恿道,“那两个要死不活的,可是让我在朋友面前丢了大脸,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们!”

  “爸是怎么教你的?”赵拓将赵铃带向猎场入口,从手下手里接过一把长柄气、枪递到她面前,“爸对你说过,我们正面惹不起的人可以从背后插他几刀,就算弄不死他,也会让他伤了元气。”

  赵拓嘴角一勾,眼睛瞟了一眼远处的几人,继续对赵铃说道:“那三个老东西我们惹不起,那两个小的还会是你的对手吗?”

  “爸,你的意思是……”

  赵铃接过气、枪,目光灼灼地看着赵拓。

  因为赵拓怕仇人追杀的缘故,赵铃从小就接触枪支,在父亲刻意的教导下,她也算个神枪手,如果她在那两人背后放黑枪……

  她会很小心,把一切弄得像是场意外。

  赵拓了解自己的女儿,当下见赵铃踌躇满志的模样,心知她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不过还是特别嘱咐了一句:“记着,他们再怎么说,也是‘千手佛’和‘君子宴’的小当家,那三大门派在黑暗组织当中势力最强,连我也要让他们三分,动手的时候仔细点,别留下把柄。”

  “我知道。”

  赵铃兴冲冲地拿着气、枪朝那群二世祖走去,临了,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君无瑕的陪同下,挑选着气、枪的冷非鱼。

  赵拓抿嘴微笑,虽然他找不着证据,但他知道那三大门派近年来从他身上搜刮了不少好东西,借着这个机会给他们点警告也不错。

  在苗佛苓的千挑万选中,冷非鱼手里拿了一把0.9毫米的标准配置手枪。

  背着苗佛苓的时候,冷非鱼微微撇嘴,这种哄孩子的玩意儿,她五岁的时候就已经玩得很溜了。用这种气、枪打猎物,他们这是把她当孩子哄着玩呢,还是对她的魅力太有信心,认为猎物会“站”在那里等着她瞄准?

  而且对于这种在猎场打猎的无聊游戏,她完全提不起兴趣,与其把她圈在这里,不如让她到会展中心转一圈,顺手摸点装备回来。

  尽管很不情愿,冷非鱼还是装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僵硬地扯着嘴角挤出微笑,目光灼灼地看着冷辰旭教她怎么上子弹,怎么拉开保险,怎么上膛。

  枯燥的十多分钟后,一行人终于进入猎场。

  “鱼鱼,你跟在妈身边,我们就在附近转转,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到休息室喝咖啡等着,你爸会带猎物回来。”

  果然是这样!

  冷非鱼站在苗佛苓身后,哀怨地看着她的背影。

  转转而已,他们可以连枪都不用给她的。

  君无瑕看着她怨念的眼神,闷笑一声,“妈,我带鱼鱼到那边去转转吧。”

  他指着右前方的一片平地,那里视线开阔,周围全是低矮的灌木丛,而且位置并不偏僻,只是对于猎物来说,这里并不适合隐藏,所以猎物不会来,猎人自然也不会死守。

  苗佛苓犹豫了一下,最后终于点了点头,“姜羽艳、花秋,你们跟着小姐。”

  “妈,你身边不留个人?”

  冷非鱼并不是关心苗佛苓,她只是觉得身边跟得人太多有点不方便,如果能分一个人,特别是将姜羽艳分给苗佛苓,她会自由很多。

  “我和你爸汇合,姜光梓跟着他呢,没事。”

  君无瑕带着冷非鱼刚一走到平地上,耳边就传来几声类似放空炮的声音,他笑眯眯地对冷非鱼说道:“那边好像有动静了。”

  “哦。”

  冷非鱼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索性盘腿坐在了地上。

  “怎么,不喜欢这里?”

  君无瑕挨着她坐下,有意无意地用自己的身体挡着她的后背,将她半揽在自己怀里。

  “有点无聊。”冷非鱼将手里的“玩具枪”往地上一扔,叹了口气,“我想回家了。”

  君无瑕眼神闪了闪,小手在裤兜里掏了半天,终于将钱夹掏了出来。

  “干嘛?”

  冷非鱼看着眼前四四方方的钱夹,莫名其妙地问道。

  “我的不就是你的,这个反正我也用不着,给你保管。回去了,我陪你到处逛逛,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冷非鱼不屑地撇了撇嘴,她前世的十五年,除了购买装备,她从不需要用钱来买任何东西,看中什么,顺手一摸就扛回去了。不过,君无瑕后面的话却让她改变了主意。

  “我把账户弄成了匿名账户,我老爸也查不到,我们买什么都可以。”

  这样的话,是不是说她可以把那把重机枪扛回去了?

  君无瑕垂着眼帘扫了一眼冷非鱼,见她轻轻朝上翘了翘嘴角,他也跟着抿嘴笑了笑,这下,她不会再起别的小心思了吧?

  他现在可是怕了这丫头不按常理出牌的逻辑,能稍微约束下也好,谁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给自己下安眠药,要是他没及时跟在她身边……

  紧了紧眼,他侧着脑袋看着冷非鱼。

  阳光下,冷非鱼状如凝脂的脸颊上扑闪着淡红色的光晕,如饱含了红色墨汁的毛笔轻轻点上了宣纸,慢慢晕染开,由深变浅,留下无限旖旎。

  柔声一笑,君无瑕顺势环上了冷非鱼的腰,“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冷非鱼吸回嘴角因为太过YY而淌下的口水,正色说道,“我就是在琢磨先买点什么回去。”

  “买点特产,这里的椰糕不错,可以带点回去,再买点你喜欢的。”

  当然要买喜欢的!

  冷非鱼得瑟地耸了耸肩。

  “咔。”

  冷非鱼后背一凛,过于专注身后的动静,没有察觉君无瑕揽着自己的手臂条件反射地收紧了。

  身后有人!

  不动声色地缩在君无瑕怀里,冷非鱼眼珠子乱转,找个什么方法脱身去瞧瞧。

  从树枝断裂声判断,身后的生物绝对不是动物,动物体型没这么大的——这里地处平地,地上的树枝可能是动物,或者猎手带过来的,并不粗壮,而不同体型的生物,因为体重的不同,踩在树枝上的力度也不同,树枝受力强度不一样,断裂时发出的声音也绝对不会一样。只有百斤以上的重量才能让树枝发出如此果断清脆的声音。

  在猎场,体重达到百斤以上的生物,就只有……人!

  冷非鱼眼睛一亮,唇角上翘,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

  是君无厌吗?

  他跟在君不诈身边,有不在场证明,叫他的手下伺机行事,一把普通的气、枪就可以制造一场事故。

  那接下来,她要怎么掩去身边几人的耳目,开始反击呢?

  她在思忖的同时,君无瑕也在琢磨着怎么出手。

  身后的动静停顿了几秒,似乎是在踌躇,又似乎是在瞄准。

  他们身后十米开外的地方是灌木丛,灌木丛不深,无法作为隐蔽点,那人应该埋伏在灌木从后面的乔木林里,距离不超过五十米。一把超强功率的气、枪足以取了他们性命。

  怎么办?

  用什么方法可以在不暴露自己身手的情况下反击?

  冷非鱼微微着急,坐以待毙的话,背对灌木丛的君无瑕将成为第一个靶子,她绝不允许君无厌再一次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动手!

  “啪。”

  空气震动,一声空炮声擦着冷非鱼耳边飞过,一抹殷红立刻顺着她脸颊流下,强烈的刺痛让她急促地抽了两口气。

  “鱼鱼!”

  “小姐!

  君无瑕一把将冷非鱼揽在怀里,阴鸷的眼底杀气弥漫。

  “在那里!”

  一道阴影从乔木后面闪过,姜羽艳立刻冲了过去。

  君无瑕冲莫曹使了个眼色,也跟了过去。

  不对!

  不是他!

  冷非鱼微微紧眼,看着朝密林深处飞奔的影子眉心一沉,不是他,先前射击的人不是他,体型不对!

  他引走了姜羽艳与君无瑕,还有一个人潜伏在周围。

  难道他们的目标是——冷非鱼!

  是冷非鱼本尊,还是她这个冒牌货?

  她的目光还挂在迅速飞奔的身影上,空气中随即传来几声闷响,那是空气震动的声音。

  躲在乔木后面的人再次扣动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