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哼,我又不是三岁,你干嘛给我弄给简易围嘴。”唐皖不满地把橙子放到果盘里,然后扯着脖子上的毛巾对沈野逸说道。

  “呵,你啊,还比不上人家三岁小孩呢。”沈野逸见唐皖的手上黏糊糊地,都是橙汁,从茶几上的湿巾罐里抽了张湿巾递给了唐皖。

  “切。”唐皖撇着嘴巴十分不情愿地接过了沈野逸递过来的湿巾,然后简单地擦了擦手指,就把湿巾扔到了小垃圾桶里。

  “你还切上了啊,长本事了啊?过来帮我切菜,我看你能把菜切成什么德行。”沈野逸看唐皖一副小孩子脾气的样子,就笑着打趣道。他可不敢真让唐皖去切菜,这妮子切出来的东西可是惨不忍睹的,他可不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去吃她切好的菜。

  “切,切就切,怕你啊。”唐皖就不信了,同一把菜刀,凭什么自己切出来的菜就长相那么的抱歉,沈野逸这货切得就那么的好,凭什么自己,不服气。

  想到这里,唐皖也没有接着吃橙子的兴致。径直地奔着厨房就去了,唐皖看着菜板上放着的已经洗好待切的胡萝卜,一下子就愣了,这胡萝卜要怎么切呢,是切片?切块?还是切丝?哎呀,不管这么多了。唐皖抓起菜刀,对着胡萝卜就是一顿乱砍,好好地一根胡萝卜被唐皖砍得不是片的,就是成块状的,还有的都成了沫了。唐皖看着刀下的胡萝卜的惨样和不满意,怎么回事?电视剧里和电影里的厨师们,不是一挥菜刀就是“唰,唰,唰”的就切成各种形状了吗?为什么到了自己的手里,把把就都变了味了呢?

  “咳咳,我说你这是像吃素丸子了?”沈野逸饶有兴趣的看着唐皖皱着鼻子纠结的样子。

  “素丸子?!呃.......”唐皖不知道该为自己这么‘高超’的厨艺怎么辩解了。

  “呵呵,你还是去客厅吃吃橙子,看看你刚刚没有看完的还珠格格吧,看时间,应该该播上了。”沈野逸就唐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越来越觉得唐皖是个很有趣的妮子了。哎,在厨房做饭的这码子事儿,还是得沈野逸他自己出场啊。

  沈野逸认命地拿过唐皖手里的菜刀,然后一脸怜爱地看着被唐皖切得惨不忍睹的胡萝卜。

  “天啊,我的还珠格格啊。居然都演到紫薇失明了。沈野逸都是你,你怎么不早点叫我啊。”唐皖看着电视里应该播到了紫薇失明,尔康伤心的镜头了,一想到自己刚刚错过的就气呼呼对沈野逸吼道。

  “呦,这还怨起我了啊,不知道谁刚刚拿着菜刀乱砍得这个high啊。”沈野逸打趣的说道。

  “讨厌,不管就是赖你。你赔我,赔我......”唐皖突然想让沈野逸赔自己一段电视剧给自己看,可是刚想说出口,又怕沈野逸这货也得说自己这异想天开。

  “赔你什么?是你这么陪你呢,还是这么陪你呢?”沈野逸把切好的胡罗卜丝放在案上,思索着要给唐皖做什么早饭,要是做个素丸子,这妮子又该吵吵着油腻,推脱不吃了。这一不吃东西,还不得磨着自己去超级市场里买一堆的东西回来?沈野逸一想到之前自己被唐皖拉去超级市场里的悲催样子,就停了下来,刚想问问唐皖想吃什么有关胡萝卜的吃食,也不能把这吃的浪费了啊。却正巧赶上,唐皖说的这番话。就借机把自己手上的水都点在了唐皖的鼻尖上了。

  “讨厌。”唐皖被突然而来的水滴弄得鼻尖凉凉的,就顺势拍掉了下沈野逸的还想继续做坏的手指。

  “我讨厌啊?行,我讨厌。讨厌的我,就不给你做早饭了。”沈野逸作势就要解了围裙罢工不做早饭了。

  “不行,不行。”唐皖见沈野逸真的打算不给自己做饭了,就可怜巴巴地眨巴着眼睛看着沈野逸。可是她再怎么眨巴也没有发现此时沈野逸的眼底了闪动着一丝笑意。

  “你说不行,就不行吧,反正我是罢工喽。”沈野逸向后一仰正好躺在了唐皖旁边的沙发上,一脸悠闲自在地看着从可怜巴巴地眨着眼睛,过渡到委屈的随时就要哭了的样子的样子。

  “不许罢工。我要吃早饭。”唐皖从她所在的沙发上站了起来,迈了一大步跨到了沈野逸所在的沙发上,拽着沈野逸的衣领子,磨着沈野逸让她给自己做饭,而且大有一副‘你不给我做饭,我就不罢休’的势头。

  “不给做,今天罢工。”沈野逸见唐皖又开始耍赖磨自己了,就起了兴致,非要看看唐皖着急的模样。

  “哼。”唐皖见沈野逸不吃自己这撒娇磨人的一套,就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剩下的小地方上。刚坐下的时候,她感觉自己貌似下一秒就要掉下沙发似的,就用屁股拱了拱沈野逸。沈野逸见唐皖像小猪似的拱了拱自己,自己就学着唐皖的样子也拱了拱唐皖的屁股。唐皖见沈野逸没有给自己挪地方,而是像自己那样拱了拱,就气鼓鼓地用力拱了下沈野逸的屁股,然后把头转过一边去,不去看沈野逸。

  “生气啦?”沈野逸从果盘里拿了块橙子递给了唐皖。

  唐皖此时正在气性头上,不肯搭理沈野逸,但是却闻到了沈野逸拿着的橙子味,然后一想到自己刚刚吃的那块橙子时,甜甜多汁的情景,就不禁舔了舔上唇瓣,快速扭头看了眼沈野逸手中的橙子。

  “哼,生气了。”这时唐皖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声,唐皖听到自己的肚子叫声之后羞红着脸,不肯搭理沈野逸了。

  “你啊。我去做饭了。你先吃点橙子吧,不许多吃。”沈野逸实在是看不了唐皖饿肚子的样子,只好认命的从沙发起来,重新系好围裙,去厨房研究给唐皖做什么菜式是关于胡萝卜的,而且唐皖也爱吃的菜式了。

  “嗯嗯。”唐皖一听沈野逸要去给自己做吃的了,就笑眯眯地答应了。可惜却是嘴上敷衍的答应了,却没有记到心里去,一连吃了好几块橙子,又喝了半杯牛奶,这才停住了嘴巴。

  唐皖摸着已经三分饱的肚子,看着坐在厨房里拿着把菜刀的沈野逸,突然觉得沈野逸这个样子特别的好笑。就一时没有忍住,就笑出声来了。

  “笑什么呢?”沈野逸听到唐皖的笑声,就好奇的问道。

  “额。没有笑什么啊。”唐皖心虚的答道。

  “真的没有笑什么?”沈野逸面无表情的问道。

  “真,真的。”刚开始的唐皖还是理直气壮地,但是等到他看着沈野逸面无表情的样子之后,就不敢对沈野逸胡说了,转而低着头小声的答道。

  “真的,没有笑什么?”沈野逸又问了一遍。

  “呜呜,人家就是笑了下嘛,你干嘛凶我。”唐皖从沙发上起身,重新迈到她刚刚坐的那个沙发上,穿了鞋子就跑到沈野逸的面前撒娇的地说道。

  “我凶你?我啥时凶你了?”沈野逸无辜地眨动着眼睫毛说道。

  “你就是凶我了,不给我饭吃,还不许我笑。”唐皖见沈野逸没有接着面无表情,而是和一副自己卖萌的样子,就壮着胆子娇蛮的说道。

  “我不凶你?不给你饭吃?还不许你笑?哎!我就凶你,给你饭吃,不许你笑。”沈野逸赖皮的对唐皖说道。

  “呜呜。”唐皖看着沈野逸赖皮的样子,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假意哭起了鼻子。

  “呦,多大了还哭鼻子啊,用不我等下给你买个奶嘴去?”沈野逸看着唐皖假装哭鼻子的样子,就故意打趣道。

  “不许买。”唐皖一听沈野逸要给自己买奶嘴了,就顾不上刚刚假装哭鼻子的事情了,连忙拉着沈野逸的胳膊不让沈野逸去买奶嘴。沈野逸这货一向可是说道,做到的人。他要是真的买了个奶嘴给自己,自己要怎么办啊,丢脸死了。

  “呦,不哭鼻子了啊。”沈野逸捏了捏唐皖的鼻尖。然后看着唐皖一副娇蛮可爱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好幸福,可以和这么可爱烂漫的丫头青梅竹马,也算是件比较幸福的事情了吧。虽然这妮子有的时候是比较没心没肺,还有点娇蛮,爱耍无赖,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很可爱的,总是能让自己感觉心底最冰冷处,还是能感觉到温暖的。

  “嗯,不哭了。我饿了。我要吃早饭。早饭,早饭。”唐皖用食指戳着沈野逸的胸前连声说道。

  “还早饭啊。这都几点了,该午饭了。”沈野逸低头看了下手表,发现和唐皖这一通的嬉闹,都把早饭折腾到十一点了都还没吃上,怪不得自己也感觉到肚子在叫板了呢。

  “沈野逸,别给我做饭了,我们叫外卖吧。”唐皖一听沈野逸说已经该要吃午饭了,就也看了下自己的手表,果然都十一点零五了,这可不是要吃午饭了嘛!都来沈野逸,不然早吃上饭了,也不至于害自己饿到这个时间还吃不上饭,而且还凶自己,不许自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