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每次见到师母童子都会有些疑惑,为什么长的这么美丽的师母会喜欢上一副老顽童样师傅呢?如果看两人的外貌的话,大概每个人都会疑惑,天火道人的夫人是一面看似30多岁的女子,身材奥妙,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成熟的女子才有妖媚,就算一些弟子看到师母后,都会忍不住心生邪念,而天火看外表俨然就是一面糟老头。真想不出来,这两人究竟是怎么好上的。

  师母望了下门外,天火那御剑而飞的猥琐形象,眼睛有些迷离:“唉……天火,天火,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接受我呢?”

  水月峰里今天道是挺热闹的,一是要准备一些入峰的仪式,二自然就是天火道人的大架光临。

  “我说水月兄弟,你怎么也给还我一个徒弟吧,你这水月峰一下就把那两颗最为耀眼的星星全吃了,你也不怕吃不消呀。”天火道人拍了拍水月道人的脑袋,一副讨好的样子。

  水月道人拍开水月道人的爪子,无视下边一群捂嘴偷笑的弟子道:“昨天还是水鬼的,今天就是水月兄弟了,这水月我可受不起,你叫我水鬼还比较好。”

  天火道人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上次全是我的错,这次你给我个徒弟好吧,怎么说,你一个人太累了。”

  听到天火道人怪里怪气的声音,下边的弟子有些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由于身份的原因,他们的笑声也是极其的低的,不过想听也未必听不见。

  对于天火这人的性格,水月峰的人大多的都清楚,他可以水月峰的老顾客,几乎每个星期都往这边来一趟,似乎不烦下水月就不习惯似的。所以看贯了也就默然了。

  今天正好是布置一些入峰仪式,下边的有些是刚刚来到的新生,而正好的水月就来了,所以就出现在现在的一幕。

  就在水月被天火烦的很不得将他一拂拂出殿门时,一个放荡不羁的声音在殿外传来。

  “哟,天火道人居然有时间到这来,我们好久没见面了吧。”

  听到这声音水月顿时露出了惊喜,而天火的身体则是一僵,正准备逃跑。

  一只白皙的手顿时搁在天火的背上了。

  “这不是天瑕子么?他不是水月的徒弟么?他怎么敢跟自己的师叔这么亲热,好像天火有些害怕他似的”一名新生疑惑的道。

  一名老生则扫了那人一眼,顿时乐道:“这你不知道了,天瑕子大师兄可不是那么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四周的新生们纷纷一愣,都向这边聚拢,等待那名老生的回话。

  “天火师叔是出了名的好酒,而有一天,天火师叔在喝酒的时候正好遇见大师兄,结果得知大师兄是水月道人的大徒弟时,他就想好好的整大师兄,你们知道结果怎样么?”老生神秘的一笑。

  新生们纷纷起哄:“怎么样?”

  老生嘿嘿一笑:“结果天火师叔把自己灌个烂醉,而大师兄则是意犹未尽!最后的几天里,大师兄还天天去找天火师叔,结果每一次找天火师叔便每一次喝个烂醉,最后就怕上了大师兄,每一次看见大师兄时,他都会躲起来怕被发现,又被拉起灌酒。”

  听到这,那些新生们,都是纷纷震住了,大师兄天瑕子居然有这么光辉的历史!

  天火的脖子僵硬的望了天瑕子一眼,嘴角裂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微笑道:“师侄,我们又见面了。”

  天瑕子淡然一笑:“今天我心情好,我们再一起去喝一壶吧。”

  天火一愣,顿时挣扎了起来大喊:“师侄,今天正是新生们的入峰大礼,我被你师傅邀请成贵宾,饮酒之事还是下次吧,你说对不对水月兄弟”天火的实力本来就比天瑕子低,这样一来如果天瑕子硬要将天火拉去喝酒的话,天火还真没办法反抗,这下他只能求助水月道人了。

  水月道人做了一个出奇的动作,只见他耸了耸肩,目光略带了丝同情望着天火道:“天火道人,其实入峰大礼只要我来就行,你就陪我的徒儿去饮下酒吧,借酒消愁嘛。”

  天火一愣,没想到水月道人居然这么不给面子,感觉自己身体一轻,居然就被天瑕子提起来,天火挣扎地道:“水月,你个水鬼你狠!!!”

  “师傅,羽墨他已经被我派去修行了,大概过几天才会回来,这场大礼,羽墨就去不了”一声飘渺的声音传入殿中,水月微微额了额首道:“无妨!”

  “谢谢,师傅。”天瑕子的声音依然不卑不屈。

  望着消失在门口的天瑕子和天火的身影,水月道人叹了口气。喃喃的说了一声:徒儿还没忘记那件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