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蔄青梦,一个中医药大学的准毕业生,现在生活的主题——实习,混在满是硕士和博士的医院里,终于将自己的存在感放到了最低。

  【某宿舍】

  “等夏天等秋天,等下个季节,要等到月亮变缺你才会回到我身边……”在这样一个冬日黑乎乎的清晨,安静的宿舍里传出刘诗诗那首《等你的季节》,没有任何前奏,就那么忽然的响了起来。

  “扰人清梦,来人,拖出去斩了!”明筱白是寝室里最喜欢赖床的人,混着浓厚起床气的女中音比那闹铃大了不少。

  听到明筱白这惊天一吼,原本窸窸窣窣的声音变成了大家起床时吱吱的晃动声,迎着暗无天日的低温,悲催的一天开始了。

  如果你低头看表,会发现,此刻是6点03分,对了,按照现在大学生们的起床规律,得在前面加个“凌晨”。

  【某省级三甲中医院】

  蔄青梦拖着后面衣冠还有些不整的明筱白,正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急诊楼,嘴里不停地抱怨,而后面的名筱白明显把一张脸扭成了包子状,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咦,你俩怎么才来?不是很早就走了吗?”看到俩人这幅模样,宋婷站在走廊上对着狂奔的二人组吼。

  “报错到了!”如果不是幻听,那么宋婷相信刚刚从一向文静、文明的蔄青梦嘴里传出了嘶嘶的,呃,磨牙声。同情的看了一眼像风筝一样被扯着的名筱白,那眼神里倒映的明明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唉,看来又是这个糊涂的名筱白搞出来的,自作孽啊。”

  急诊科的医生办公室里,名筱白正在往自己那衣衫不整的白大褂上镶嵌各种必要或不必要的装备,蔄青梦则一脸悲愤的站在主任面前低头认错。

  “你们是第一天来实习吗?连报道都会弄错地方,这个样子你是当大夫还是干杀手合适,嗯?”高瘦的急诊主任一脸的干练,面部肌肉配上那功力深厚的眼神,无声的散发出——敢在我面前犯错就等死吧的无限威严。

  在这威严面前,作为一个最低阶层的小小本科实习生,蔄青梦合情合理的发生了心灵上的颤抖,当然还有对名筱白这个笨蛋的杀意。

  当蔄青梦老老实实的接受着主任教训的空隙,转头瞥了一眼共犯明筱白,瞬间有种心绞痛的感觉,这死丫头竟然对急诊主任的这种威压免疫了?当然,如果你看见这个初次相见可以装淑女装的天衣无缝的明筱白,你也会觉得她的免疫“很正常”。

  主任顺着蔄青梦的目光看去,一脸平静的明筱白正带着淑女风范的从包里把听诊器、叩诊锤等东西装配在身上合适的位置,认真又严肃,丝毫没有第一天报到就迟到的自觉。感受到主任的眼神,明筱白投去一个混着歉意又不卑不亢的微笑。主任虽然不高兴,也没多说什么,也看着蔄青梦老实巴交的听了几分钟的批评,挥了挥手,“你们,跟着查房去吧,记住,以后如果再迟到,就别想通过出科考试。”

  蔄青梦眉头一皱,轻轻在心里说“好狠”。

  “我们记住了。”不待蔄青梦回神,明筱白说完扯着蔄青梦走出了办公室。

  “你个白痴!以后再听你的我不如死了算了。”蔄青梦平时算是淑女一枚,当然,这淑女的定义不能用封建社会的标准,但明筱白绝对与“淑女”二字沾不上边儿,典型的射手座风范,只有在初次见面并且不说话的情况下才会偶尔被误认为淑女。

  “呃,我明明记得这个月是去中药房啊,怎么会是急诊呢?”一脸的无辜。

  “你,你记得个大头鬼。”蔄青梦骂完直接转头进了病房,跟着一溜儿研究生查房去了。留着名筱白无奈的看着天花板出神,她确实明明记得是中药房的,只是,她在excel里看错行了。这才害得在中药房报完到还扛了三麻袋中药爬三楼后发现报错到的蔄青梦无比抓狂。

  3病室里错落有致的挤着十几个学生,前排夹着主任医师、主治医师和住院医师三个人,蔄青梦一脸认真的在小本子上刷刷的记着笔记,医生也在滔滔不绝的讲,明筱白慢悠悠的晃了进来,脸上的口罩竟然戴了两层,有几个研究生师姐看到后不屑的眼神丢了她好几个。

  “哼,有本事你也去问护士姐姐要两个口罩试试,不骂死你才怪!嫉妒我吧!”心里无比强大的明筱白同学在心里鄙视着这些整天拿她们当苦力连句“谢谢”都吝啬的师姐们,无视了大家已经拥挤在一起的现状,直接挤进了前排。

  也许是看到个小实习生突然挤进来,那个胖胖的男医生冲着她讲了起来,后者也努力装出认真听讲记笔记的样子,“同学们,我们很难想象患者在这种情况下大脑中在发生什么,他是否还有感觉。”

  看着那个已经进入植物人状态几个月的病人,大家或多或少的流露出同情。

  查房进行了两个小时,最后连蔄青梦也坚持不下去了,毕竟早晨她俩已经干过重体力劳动了,一直这么站着也觉得累,看到明筱白正在护士站坐着偷懒,她也过去了。

  “哟,美女,你也坚持不住了?我看你一直坚持在前线观察敌情啊,啧啧,简直就是个侦察兵。怎么,有没有侦查到什么?”明筱白透着点小幸灾乐祸,蔄青梦放弃查房可不常见啊,她可不是一直以偷懒为人生宗旨的明筱白能够理解的主。

  狠狠剜了一眼那个糊涂蛋,“我说你就不能严肃点,这是急诊科,光植物人状态的就好几个,你说他们现在在想什么呢?不会都去穿越了吧。”

  看着蔄青梦,明筱白的嘴角不自主的抽动了几下,这女人是不是脑缺血了?

  “你们俩!是不是想转行当护士啊,现在的学生就知道偷懒,”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急诊主任再次出现在两位美女面前,看到蔄青梦和明筱白嗖的一声站了起来,主任面色稍有缓解,“今晚你值班,明晚你值班。”

  两人面面相觑,她俩都没值过夜班,这乐子闹大了,弄不好出人命的,要清楚,这里是急诊啊,没有轻病号。

  【急诊夜班】

  蔄青梦一脸紧张的呆在空无一人的医生办公室,按规定这里大事小事护士都会跟她说一声,然后,她不会的再打电话给听班大夫,但事实是,护士不如直接打电话给听班大夫,因为蔄青梦谨慎起见,不论会与不会都会直接打电话汇报,把在120听班的大夫弄得想直接用听诊器勒死这个聒噪的实习生。

  “小蔄,2床发热39.6℃,你去看一下吧。”护士再一次催促。

  “都深昏迷了,怎么还发烧啊。”蔄青梦一边抱怨,一边去查看2床的心电监护,突然看到心电监护仪的后面有一抹淡淡的绿光,好奇的凑过去,不自觉的伸出了右手,紧接着全身刺痛,痛的她大叫起来。

  “啊……”

  护士刘影看到护士站硕大的电子钟上四个红红的零,站起身要去给危重病号测血压,还没打开血压计就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声,寂静的走廊里诡异的静默了几秒钟,然后声浪迭起。刘影忍着恐惧跑向1病室,她能感觉到刚才那凄厉的叫声是从那里传来的,可是,推开门,里面除了2床已经深昏迷的病号外外,空空如也,再转身去医生办公室,里面依然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