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新年后的春天,安平贵人病逝冷宫;此事皆因胆大包天的丫头燕舞联合彩蝶蓄意构陷主子,沐宛初无罪释放。

  灰头花脸的沐宛初终于得以再一次见天日,她现在才知道,温暖的阳光多可贵!上官清与沐扬远远地站在对面朝她微笑。沐宛初才刚犹在笑,瞧见两个哥哥时却想哭,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哭!她飞快跑过去,没有像往常一样扑在沐扬怀里,而是直直站在沐扬面前,小脸有点窘。沐扬不解地瞧着她,挑挑眉。“好久没洗脸……”她笑点点自己瘦小的脸蛋。沐扬觉得好笑又有些心酸,捏捏妹妹的俏鼻子,扬扬嘴角,轻轻揽她入怀。傻丫头,哥哥几时嫌弃过你?

  沐宛初伏在哥哥肩头,眼泪扑簌扑簌流。“哥……哥……”上官清在一旁笑拍拍沐扬,沐宛初自己抹抹泪,向上官清感激傻笑:“上官哥哥……”上官清神情滞了滞,又笑笑,轻吻吻沐宛初脏兮兮的额头,紧紧拥起她。

  再次到沐府门前,沐宛初盯着门口,心情复杂。沐镇山一般的魁梧身影出现在沐府门口,怒瞪着她。她只看他一眼,便再不敢看。“阿爹瘦了,人也苍老很多,是因为我这个不肖女吧!”沐宛初心中哀叹,若果真如此,至少证明他心里还有这个女儿,若不然呢?她不敢想。

  沐镇冷冷吩咐人“请”少爷进府,再向上官清:“你若有心探望你伯母,我沐镇欢迎,至于其他,贤侄便请回吧。”

  上官清欲说什么,却见沐镇坚定如钢的表情,难道真要硬闯么?沐宛初扑通跪下苦苦哀求:“阿爹,求你让我见一见阿娘。哥哥说阿娘……”“不相干者,滚!”沐镇冷冷怒喝,拂袖而去。

  冰冷的夜晚,沐镇冷冷伫立在夫人房前。“爹。”其身后沐扬不平地说,“你明知娘一直担心妹妹,一直放不下她,为何不让妹妹见她最后一……”“啪!”一记清脆的耳光山在沐扬俊秀的脸上。沐镇看他两眼,声音发抖,低吼:“滚!给我滚——”沐扬难以置信,还欲说。“你走不走?”沐镇的声音无比凄楚苍凉。

  “容华——”她走到昏睡的夫人面前,轻轻唤她的名字,二十多年没如此唤过她了,声音几许发涩。“容华。”他握起夫人的手,“你会理解我,原谅我,对吗?满朝文武皆知我沐镇与他轩辕二兄弟不和,轩辕凌却答应娶咱们的宛儿。他二兄弟的手段,六年前我国破家灭之时、朝廷夺嫡一事中可见一斑!宛儿只有与沐府、与我沐镇断的干干净净才能活……”他苍老的手滑过她的面容,“容华,二十多年了,为什么你这样傻……还信不过我吗?……”

  沐府前。沐宛初眼中没有任何不解或怨,只有坚定,她一定要见到阿娘。其身后上官清一直陪她,如雕像般一动不动。

  远处黑暗角落,不知何时站立两条颀长的影子。轩辕凌眼中尽是那抹倔强的影子……她说她会活着等到沉冤昭雪,她等到了。他做了什么?他明知事情不是她做的,却不敢说,亦不愿。轩辕皓是他最疼的弟弟,即使他是最至高无上的皇帝,在他心里还是自己的弟弟,需要照拂!安汐若是他此生最愧疚的人,她的不快是他一手酿成!如若他为沐宛初辩白,他完全有能力查到真相。可他不敢面对真相,这真相叫他轩辕皓情何以堪!

  斜月沉沉,启明星亮。轩辕凌深深看一眼始终长跪的瘦小身躯,转身离开。“王爷——”项云在他背后,明显不解。“走吧,她那个性子,认准了,不见到人决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