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周言一脸紧张的开着车,车外的警报不停闪烁,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骆方与金璇流芳坐在警车的后排,此时骆方侧头注意到金璇流芳身穿一套紧身黑衣搭着一双黑靴,黑衣上不时反射出阵阵光点,似乎有无数根银色丝线环绕在衣服表面,而衣服领口却遮住了金璇流芳纤细的脖子。

  前方副驾驶位上,邹矩依旧是一身练功服,只不过颜色换成了灰色,背上背着两把几乎成九十度的弯刀,腰间鼓胀,似乎还有飞刀暗器之类的东西缠绕其间。

  “真的不叫其他人了吗?”周言一脸不放心的看着邹矩。

  邹矩眼看着前方,摆摆手道:“不用了,人多手杂,反而不好抓捕那嗜血狂魔,况且人多了目标也多,他要杀我们警察易如反掌,我和流芳反而不好施救,就派几名狙击手,做好隐蔽攻击的准备就行了。”

  周言闻言点点头,又透过反光镜看了看后面跟着的一辆机动警车,里面严正以待坐着10名狙击手。

  过了20分钟,周言把车开到了一个别墅区,刚进小区门口就把车停了下来,转头对骆方等人道:“就在这里下,赵邓树的别墅就距离这三百米,咯,就是那栋。”说着,周言指着前方约三百米处的一栋别墅。

  “嗯。”

  三人点点头,陆续下了车,而后方的10名狙击手却只是坐在车里,并没有下来,显然是在等待周言的进一步命令。

  “我刚刚已经打电话通知了在这监视的五名手下,叫他们去悄悄通知了旁边的住户,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也不要出来。”周言道。

  这时有五名便衣不知从哪儿一路小跑了过来。

  “老大!”

  “老大!”

  周言点点头:“都通知了吗?”

  “嗯,附近的住户包括小区保安都通知了。”

  “好。”

  此时,金璇流芳转头对骆方问道:“骆方,你闻到什么了吗?那嗜血狂魔到底在不在?”

  骆方一进小区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死亡气息,这股气息不是自然死亡的那种气息,而是死于非命的气息,只是应该还没有发生,但可以肯定的是那嗜血狂魔一定在附近。

  “在!”骆方斩钉截铁道。

  但周言却开始不放心了,不由道:“骆方,你不要跟我们去了,就在这等着。”

  骆方想起萧语心的叮嘱,也不由点头。

  随后,周言、金璇流芳、邹矩三人并肩向赵邓树的别墅走去。

  走近别墅门口,周言伸手摁响了门铃。过了一会儿,一个瘦小光头开了门,正是赵邓树。

  赵邓树诧异的看着眼前三人,认出了周言:“周警官,怎么又是你?我不是说了嘛,我儿子赵飞白出去旅游去了,可能要下个月才回来。你们现在又来找我干什么?”

  周言却直接开口道:“别装了,赵校长,把你儿子赵飞白叫出来吧!我们都已经调查清楚了,这是逮捕证。”说着,周言抖出一张白纸,上面盖着鲜红的印章。

  这是周言来之前去临时申请的,反正现在又没有确切的证据,只能先把人抓回去,询问24小时,找不到证据再做打算。

  不过周言等人最终的目的,就是要诈一诈赵邓树,看他如何反应。

  果然,赵邓树慌了起来,口中仍倔强道:“反正他人不在,你有逮捕证也没用,一切等飞白回来再说。”

  说完赵邓树正要关门,却被金璇流芳一伸脚抵住。

  周言正待说话。

  这时,一个脸色苍白,长的普普通通的精瘦青年从门内探出了脑袋,脸上带着诡异笑容,对门外三人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我有点不舒服正在睡觉,所以老爸拒绝你们,你们不会建议吧!”

  “你出来干什么?”赵邓树急道,一边用手不停推着脸色苍白的赵飞白。

  “你就是赵飞白?”

  周言急忙向前,却被金璇流芳一揽手,阻在了身后,往后慢慢退了两步,而这时邹矩双目如电,直勾勾的盯着赵飞白,似是要把他看透一般。

  被这眼神一盯住,赵飞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渐渐收起了诡异笑容,脸色变得阴冷,眼光不住在金璇流芳和邹矩身上来回流动,再也不看周言。

  双方此时相距有两米多,都不再说话,只是狠狠的注视着对方。

  “应该是个练家子。”金璇流芳沉声道。

  邹矩暗自点头:“我来试试。”

  话音刚落,一把细小的飞刀脱手而出,对着赵飞白射去,这是邹矩自创的雁翎刃,刃身细小纤薄,刃尾犹如雁尾,而邹矩控制这雁翎刃已到了收放随心的地步,就算赵飞白没有武功,躲避不开,这雁翎刃也会在要刺中的刹那改变方向,往赵飞白脸庞掠过。

  眼看雁翎刃已逼近赵飞白鼻下人中的时候,忽然,雁翎刃停住了,不是偏向,也不是落下,而是在半空中停住了,雁翎刃的尖刺一头被赵飞白两只惨白的手指夹着,硬生生的停住了。

  这一幕,邹矩怎么也不会想到,按他来想,就算这小子会武,顶多也只是避过飞刃,但结果却是在这么近的距离内被他用手指夹住,这赵飞白实力之强,世所罕见。

  金璇流芳反应却是极快,一伸手五指成爪,对着赵飞白脑门就是直抓过去,正是少林一派的龙爪手,力道刚猛绝伦,以她纤细的手指使出来竟毫不费力,同时金璇流芳左手一用力,把周言推出去十多米远,坐倒在地。

  赵飞白见金璇流芳抓来,不但没有退开,反而一闪身出了门,把他老爸赵邓树撇在身后,随即“哐当”一声关上了门。

  门关闭后,站在门前的赵飞白瞬间不见了踪影。

  “嘭!”

  那防盗门上顿时凹进了五个指印,金璇流芳急忙收手后退,转头看去,发现赵飞白已站在了邹矩身后,张着大口对着邹矩脖子一口咬下,远处周言见状来不及提醒,顿时不敢再看。但是……毫无声息,并没有发出让周言感到害怕的“咔嚓”声,周言忙睁眼看去。

  这时,赵飞白也一脸不可思议,正在往后飞退,只见邹矩颈部只有淡淡的白色牙印,连皮都没掉。

  金璇流芳见状暗自笑道:“这邹老的一身横练果然非同小可,我都要特地穿高领锦衣裹住脖子怕那畜生乱咬,这嗜血狂魔这次算是咬到硬骨头了。”

  邹矩这时也转过身来,一脸冷笑看着赵飞白,右手往后一摸,一把大弯刀抓在手里,伸手一仰,“呼”,弯刀直往赵飞白面门激射而去。

  赵飞白头一偏,弯刀飞过,邹矩又左右两手同时开工,一把把雁翎刃从腰间被抓出,形成天罗地网之势,射往赵飞白。赵飞白面带冷笑,一闪身瞬间就飞出了天罗地网,向不远处的周言扑去,忽然身后风起,那把弯刀又回旋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刀划过赵飞白左肩,肩膀顿时血流如注,弯刀顺势又回到了邹矩手里。

  周言忙跑到金璇流芳身后,心中觉得奇怪:“怎么,这嗜血狂魔身手不行了,像弯刀那种速度就算他一时刚发现也能马上避让,怎么今天速度慢了许多。”

  那边骆方看到这边情形,也觉得奇怪,心里却想着难道这赵飞白不是嗜血狂魔,可鼻子里却闻到那死亡的气息越来越浓烈,好像马上就要发生一般。

  赵飞白不再出手,只是用手捂住肩膀处的伤口,而左边别墅二楼却传来了赵邓树的大声哭喊:“飞白!快逃,不要管我,快逃啊!”

  赵飞白抬头看了看二楼,并没有说话。

  这时,金璇流芳也拉着周言向着邹矩慢慢靠拢,双方又形成了对峙。

  “是不是以为我身手不行了?”赵飞白阴冷的眼神看着眼前三人,嘴角带着冷笑,“本来不想引起警方对我家的注意,好好养一段时间的伤,不过你们偏要找上门来,那就怪不得我了。”

  “你就是衡远一中的嗜血狂魔。”周言在金璇流芳背后战战兢兢问道。

  赵飞白一怔:“嗜血狂魔?嗯,不错,我就是你们说的那个嗜血狂魔。”

  “你已经受伤了,不要再反抗了,束手就擒吧!”邹矩对赵飞白喝道。

  “受伤!这点伤算得了什么。”赵飞白嗤笑道,“若换做是你们,可能这伤算厉害,但是我……,哼哼!”

  “也好,那天和那大个子警察打完后,我回来好像还突破了,就拿你们先练练手。”

  一说完,赵飞白并没有向金璇流芳等人动手,而是突然转身向骆方所在的方向飞奔过去,金璇流芳三人一呆,忙急速跟上,以那赵飞白的速度转眼就要到了骆方身前。而骆方此时也闻到死亡气息越来越浓,不由吓的转身就往后跑,“倏”的一下就窜到了身后那辆机动警车的后方。

  机动警车内,那10名狙击手,眸见赵飞白朝他们所在的方向飞奔而来,有几人反应快速,忙打开车窗把狙击枪架在了窗口瞄准。可赵飞白速度惊人,下一秒就已经到了车门口,倏忽一下窜了进去,车门又被呯的一声关上。

  车里顿时乱作一团,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叫传了出来,接着“砰砰砰”一连串枪声响起,又是一阵嘶吼咆哮,突然“嘭”的一下,一团血雾从车里喷在了机动车的挡风玻璃内部,玻璃上沾满了红的白的,车内什么都看不见了,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传出。

  骆方此时已吓得跑开,站在离机动警车有50多米远的地方,一脸惊恐表情的看着发生的一切。

  周围别墅内窗帘涌动,很多住户听见了枪响和嘶吼,都悄悄站在窗前,从楼上看着下方,但已经事先收到了警察的警告,所以谁也不敢出来站在露天阳台上。

  说是缓慢,其实也才过去十多秒,这时金璇流芳和邹矩才赶到车前,而满脸痛苦愧疚的周言则是被甩在了后面。

  金璇流芳和邹矩站在车前,一脸凝重,正犹豫是不是过去打开车门。

  “啵!”

  一道血红身影破开机动警车的侧窗玻璃,站在了车外,正是赵飞白。

  此刻赵飞白真正变成了那熟悉的血人,浑身上下都是血,正看着刚才肩膀上的伤口,自言自语道:“嗯,好舒畅,伤口也不疼了,还是喝血快,用药疗伤太慢了。”随即,目露凶光,恶狠狠地盯着金璇流芳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