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木儿终于不能再保持淡定了,张大了嘴巴哆哆嗦嗦地指着那名女子,转头对着血鸢结巴道:“你······她······孪生姐妹?”

  血鸢复杂地盯着那女子,缓缓道:“不知。”

  血鸢心里闪过各种想法:她易容成了我的样子?不对,天下间见过她容貌的并不多,如果是最近才看到我的样子,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一模一样的面具来。那么······她真的是我的······姐妹?

  越想越觉得后一个猜测有可能,因为血鸢只知她一出生就被抛弃,而后被万青山捡回,兴许她们本是孪生,后各自送人?

  心中确定不了的血鸢决定静观其变,先看看这女子要做什么。

  那女子看着满地的鲜血,生出几分讶异,抬头对着剩下的大汉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可是你们错在先?”言语中的贵气自然流露了出来。

  惊讶过后的木儿见血鸢没有反应,垂下手学着她的样子紧盯着那女子。

  这句话一出,木儿更讶异了,因为除开语气,这女子的嗓音竟也和血鸢的十分相像,更确定了她心中关于血鸢和这女子是孪生姐妹的想法。

  “小的们······小的们以为她们是坏人······”那大汉在这高贵女子所散发的高贵气质压迫下,掉下一滴冷汗,想了半天才想起他们和血鸢她们打起来的原因。

  木儿的眉毛一跳,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皮,这些大汉竟然好意思说她们看起来像坏人?这世道要变了罢?!一定是要变了!不,看样子果然是血鸢的原因,怎么一跟血鸢在一起了就净遇到些奇怪的人?!物以类聚吗?!

  那女子闻言认真地看了看木儿和血鸢一眼,冷哼一声,道:“一帮大汉竟然说两弱女子是坏人,你们把我的脸都丢光了!”

  木儿听见那女子说道“弱女子”时干笑了两声,她哪只眼睛看出来她们是“弱“女子了?满地都死的是她的手下诶······

  那为首的大汉可不敢诽谤这女子的话,唯唯诺诺地称是,收到属下抛过来的眼光,点头表示明白,而后突然对着血鸢二人抱拳行礼,赔笑道:“二位姑娘实在是对不住了,他们一时看花眼,把二位姑娘当成仇家了,还好二位姑娘没事,不如······这事就这么算了?”

  木儿正想出言讽刺,却看到血鸢对她摇了摇头,知她另有打算,只好闭上嘴老实地做回自己的木头老本行。

  血鸢想了想,一把扯掉自己脸上的面纱,满意地看到那女子脸上大大的惊讶。

  见女子半天没反应过来,还在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脸,血鸢心想看样子她也是不知情的,转身便欲回马车里。

  呆呆看着血鸢的脸的女子在血鸢转身时陡然醒转,急声道:“不知二位前往哪里?”

  木儿木然看向血鸢,等她回答,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她早就猜到了,但是一直没有从血鸢嘴里得到真正的答案罢了。

  “东边。”血鸢看了不看那女子,径直进了马车里。

  “这样啊!真是太好了!”女子一听这个答案显得有些兴奋,忙又道:“我们也是去东边的,二位女儿身在外也不方便,不如和我同坐一辆马车?就当赏凤······风儿的面,陪陪风儿?这样不但有个照应,也免去了自己驾车的辛苦不是?”

  木儿闻言眼睛放了光,她可是一点都不想再自己驾车了,现在有免费的好车可以坐,又有美人可以天天看到,而且是同样相貌不同气质的美人,如果再加上美食,那简直就是世上最美妙的事情啊!

  不过她还是恪守着自己身为木头的自觉,呆呆地看着地面,等着血鸢回话。

  一阵静默,在木儿和那女子都感到血鸢会拒绝的时候,淡淡的声音传了出来:“嗯。”

  木儿和那女子都差点要喜极而泣,差点就要相对泪两行了。

  看着对面那酷似血鸢的美人不淡定的样子,木儿骄傲地想着:什么贵气,在冰块面前你们通通都要卑躬屈膝有没有?!

  认识到自己再也回不到装木头的美好时光的木儿心里为对面的美人掬了一把泪,暗道:赶紧记住你贵气的样子,它们马上就会不见的!

  血鸢慢悠悠地下了她们那辆二十两买来的马车,自顾自地走进了那女子的马车里,将那女子请她先行的话语堵在了喉咙里。

  看着那美貌女子有些尴尬地笑容,木儿眼睛亮了一亮,心想这时真该出现一英勇男子将血鸢一掌挥开,而后款款将这女子扶上马车,最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可惜这样的英勇男子是不存在的,木儿在那女子客气地让她先上去的话语中真的就不客气地先上去了······

  那女子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转眼那副春风拂面的笑意更深了。

  三人坐稳后,马车这才缓缓前行起来。

  那女子笑吟吟地正想问血鸢一些话,却不想看到血鸢有些不满地皱了皱眉,道:“这马车看着挺好怎么行的这般慢的?还是赶车人太差了?”说完瞟了一眼木儿,见她闭着眼睛似是睡着了,这才没提出让她去发挥一下她的“手艺”······

  木儿心惊胆战地听着血鸢的话,从她说完第一句话她就懂了血鸢的意思,忙闭上眼逃过了被点名的危险。

  那名为风儿的女子的笑容僵在脸上,转头阴沉地冲着外面吩咐道:“把马车赶快点,越快越好!”回头又是一副笑意满面的样子,温柔地对血鸢道:“这下应该可以了罢?”

  血鸢感受着变得飞驰地速度,淡淡地点了点头,算是给风儿的回应。

  谁知风儿也不恼血鸢那显得傲慢的态度,笑意变得更深了,转了转眼珠,大方地开口道:“妹妹我姓柳,单名一个风字,不知这位姐姐和这位妹妹的芳名是?”

  “柳言。”血鸢简短地吐出自己一直以来的化名。

  “木儿。”正在模仿木头的木儿有样学样地随着血鸢干净利落地说出自己的名字,只不过她用不着化名罢了。

  听着木儿的话,血鸢这才想起自己一直都没有问过她她的名字,也不知道这“木儿”是真名还是化名。

  察觉到血鸢的眼光,木儿木然地看着她,血鸢微微一笑,这名字不管是真是假,倒也奇了,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

  柳风掩面笑了笑,脆声道:“姐姐我们还真像是姐妹呢,连姓氏都一样,长得也好像,但是姐姐比风儿要美多啦!”

  血鸢想了想,道:“是挺像的。”

  柳风心思一转,试探地说道:“说不定我们的父母长得也很像呢!”

  血鸢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淡淡道:“我不知道我父母长什么样,我一出生就他们被抛弃了。”

  血鸢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情绪没有被柳风忽略,她垂下美眸有些歉疚地道:“姐姐对不起······我不知道······”

  见血鸢没有开言安抚她的意思,柳风只好用手帕拂了拂眼角掩饰尴尬。

  “哎!姐姐不会真是我的亲姐姐罢?不如姐姐这次随我一起回我家看看?”柳风无辜地对血鸢说道。

  血鸢想都没想便拒绝了,她是对自己的身世有些好奇,但是这样跟着别人上门去问自己是不是别人的孩子的事情她还是做不出的,再说了,她完全可以暗中跟随柳风回她家然后慢慢查,没有必要把主动权交到别人手中。

  柳风见她拒绝得那么干脆,怕她误会了什么,忙接着道:“姐姐不要误会,风儿没有别的意思,风儿只是想让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看看姐姐而已,毕竟世上长得如此相像的人实在稀罕,就算不是亲姐妹也胜似亲姐妹了啊!再者说,我对姐姐真的是一见如故,想来上辈子定是姐妹的······”

  木儿呆呆地看着柳风那酷似血鸢的脸上出现各种各样血鸢不会出现的表情,心中各种别扭,再听着她那些长篇大论,心想这绝对不是亲姐妹啊!就算是在不同的环境下长大的,但是这对比也着实有些强烈了罢?

  血鸢听着柳风那“情真意切”的话,缓缓将眼睛闭上,她别的模仿不来,模仿睡着了的人还是能的。

  木儿一会儿看看柳风,一会儿看看血鸢,心想血鸢这回麻烦了,贵气女遇上她后堪堪化身成了多舌女,比她从木头女转变成抓狂女可要惨多了。

  不过这柳风也确实太厉害了,竟能把血鸢逼到用装睡来掩饰她的不耐烦。

  看着柳风已经把她和血鸢上辈子的姐妹情深给全套描述了出来,木儿的表情有些撕裂了,而看到正在“睡觉”的血鸢的表情也一样裂开时她心理又平衡了,看样子柳风才是真正的高手啊,再说下去恐怕她连下辈子的故事也给想好了。

  木儿在心里默默道:“古人云:三个女人一台戏。诚不欺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