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亭楣正中镌刻“比翼”两字,字体隽秀婉约,如春雨,如微风,散发着清秀的小家碧玉气息。亭中典雅简洁,只有雕花的汉白玉石搭建而成的石桌和几个石凳。不寻常的倒是石桌南侧靠近栏杆处竟放了一张貂皮软榻。沐宛初轻轻走至前,倚栏而立,占大半个王府的沁园内瑰丽景致尽收眼底。原来所居之府竟如此梦幻美丽,以前怎不觉得!她回头扫视紫瑛及两个小丫头,只见紫瑛微微低头,其余两人彼此偶尔交换着眼色似乎想说些什么~沐宛初不再多看,瞟了瞟软榻径直斜躺下去。她收拾好思绪,放松下心情,欣赏着大好的王府景色,自言自语道:“古人云‘登高望远’,诚不我欺!”忽觉少了点儿什么,忙吩咐一个唤作“宁儿”的丫头回一轩取些纸墨来。紫瑛与宁儿忙铺设妥当,紫瑛又磨好松香墨,才默默退到一旁立好。

  沐宛初依旧斜靠在软榻上,兀自蹙眉思索,迟迟不动笔。或许是在犹豫要作首诗呢还是画个景儿?忽然身后响起一串洪亮沉稳的笑音:“好一副慵懒模样!”沐宛初闻言撇撇嘴,暗道:谁人竟敢在王爷府中如此不羁?只见来人周身华贵异常,器宇非凡,眉目面容间温润如风,举手投足却偏偏霸气尽显。能在王爷府中作风放的这般开阔,必不是寻常人物。

  男子见沐宛初只呆呆看自己,存了心思要戏弄一番,于是嘴角上扬现出一抹坏到极致的邪魅之笑,仔仔细细从上而下打量沐宛初,啧啧笑道:“不错,虽不是倾国倾城,却也别有一番风韵~”

  沐宛初听罢也不生气,反正自个儿从不认为有多少姿色,便翻个白眼继续斜倚回榻上,出神凝视着远处某一角。男子似乎有些吃惊,缓缓踱到栏杆前,欲继续玩笑。他顺着沐宛初的目光望去,触目所及,脸上的笑容一丝丝脱落。

  一轩阁前的幽长小径上,一丫头正与一小厮拉扯,似乎拒绝什么东西。小厮好言恳求良久,丫头拗不过只得答应。小厮很是高兴,快步跑开了一段后慢下步子。葱葱郁郁的青石道旁,丫头怅惘片刻猛然惊醒,匆匆转身回一轩,待进门时,不自知地又悄悄回头,遥望着那一抹渐行渐远的黑影……

  沐宛初起先疑惑不解,又想着近几天来其他丫头打趣玉苏的神情言辞,会意笑了笑。她猛然记起身边还有一个人,不知被他看了去可于丫头不利。回转的一刹那,却被男子的痴痴凝望而震撼。他眼中该是怎样的一种复杂深沉!爱与恨、痴与怨、痛与忍多种感情剧烈撞击着,撞击着,直到每一方都撞得粉碎,再缓缓融合到一起,俱归于一片黯然。良久,男子方恢复淡然之情,走到桌边,提起笔一挥而就。

  沐宛初好奇起身走过去,端详。画中女子倚立亭前,含羞带怯地轻嗅着青梅,而灵动的眼神却告诉人们她并未醉心于此;亭前的路上,一俊逸男子缓缓独行,夕阳的余晖将他卓越的风姿投射到路中央,而这条路曲曲折折、绵绵延延,远到最后变成了一条细如发丝的线。

  沐宛初虽不十分懂,却也十分赞叹男子竟能在短短一瞬将方才一幕的意蕴跃然纸上,布局亦恰到好处。她嘴角微微扬了扬,拿起笔在画留白处写到:娥眉不胜娇羞,疾走。倚贮门前,轻启纤纤手,捻尽青梅瘦,再回首。寥寥几个字,写的有些凌乱,全然无法与画工相匹。沐宛初又掠了一遍,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娥眉不胜娇羞,疾走。倚贮门前,轻启纤纤手,捻尽青梅瘦,再回首。”男子轻吟了两遍,抬头看看沐宛初,眼中无一杂色。沐宛初静静回视着,同样眼中纯净无暇。半晌,男子移开目光,捧起画仔细凝视片刻,才向一旁的随从道:“收起来。”

  沐宛初一听,急急拽住身旁男子的衣袖,在场众人俱一愣,男子的侍从甚至正要有所行动,却被男子一个眼神制止。男子淡淡看了看紧拽着自己的素手,向沐宛初魅惑一笑:“怎么?”语气中却透出浓浓地不满。

  沐宛初讪讪收回手,坦荡道:“你这个人!我好像并没说将画赠与你。”

  男子一愣,又立即如常,粲然邪笑道:“你可知我是谁?”

  “我不知你是谁,也不管你是谁,就算是堂堂皇上也不能强抢民财。”她偷偷打量了男子一眼,显然露出底气不足。男子丝毫不以为然,直定定注视着面前这个女子,轻笑着。沐宛初迅速移开视线,努力镇定,低声叽咕道:“我还没怪你将我白净的纸帛弄污了呢!”

  男子望着沐宛初的神情,不禁大笑起来。沐宛初只觉这笑声直往自己血液里钻,气鼓鼓道:“有这么好笑么?”正自诽腹着,只听男子笑道,“今日得遇司徒小姐,未尝不是幸事!”说着从束腰上摘下一块上好白玉。玉石通体白润无暇,水色亦是上佳,在日光下闪烁温润光泽。

  “今日出门未带什么金钱,愿用此玉换取姑娘这幅书画。”

  沐宛初看着这块质地极好的美玉,摇摇头,“你这玉虽好,可对我而言不过一块顽石。”她又望向画,“先生一定工于此,大可以再作一幅,何苦夺人所爱。”

  男子可能第一次听有人这样轻巧地谈论书画,满脸戏谑着;可一时又偏偏对此女子之简单头脑无计可施。好久,他才怅然道:“这可能是我一生画的最好的画儿了,以后再也不会有……”

  沐宛初有些呆痴地望向男子,完全没料想到他竟如此。于自己而言,这幅画儿是一种美好向往,是自己闲时玩赏的乐子,仅此而已。可于这位男子,似乎别有钟情……不免恻隐心生。“虽然我很喜欢这画儿,但听先生方才一席话,甘愿送与你就是。”

  男子略显惊讶,挑挑剑眉,随即道:“我也绝非平白受人惠赠之人,留这玉与姑娘。”

  沐宛初愤愤,“那这画儿就不能送先生了。”说着示意紫瑛取画收好。

  “我既允了,便断无再收回的道理。这玉,你留下最好;至于这画儿,我要定了!”

  沐宛初怔怔看男子,正待爆发。紫瑛与宁儿悄悄走过来轻轻扯扯她的衣襟,摇摇头。紫瑛又走到男子身边,接了玉,行礼恭声道:“奴婢替小姐谢公子。”

  男子嬉笑着看看沐宛初,取画,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