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在路上,林白啸告诉姐姐:父亲下午刚做出的决定,张耀武很快就得知了,他怀疑医院里有张耀武的人或者安装了窃听器!

  林姗想了想,就打了个电话给父亲,约好在医院附近的咖啡厅见面。很快他们就到了咖啡厅,在包厢里,见到了父亲!

  林白啸把下午张耀武约他的事给父亲做了汇报。并把谋杀雷鸿的事一点也没隐瞒的告知父亲!林耀祖听完林白啸的话后,并没有如林白啸所想加重病情,相反,父亲虽说锁紧眉头,但精神更佳!

  路上林姗也曾说过:父亲这个人越是遇到难事,越有精神!林耀祖并没有先责备林白啸,他从容地说到:“其实,张耀武在锐达我早就知道,我要你调查公司泄密事件,也就是敲山震虎,现在我已经知道张耀武的底牌!你俩先喝咖啡,我要想一想对策!”林白啸心里不安,想要说什么。林姗挥挥手制止了他!

  林耀祖闭目沉思,大约一柱香的功夫!他缓缓睁开了眼,问林姗道:“雷鸿出意外后,警方有没有来公司调查过?”

  林姗马上说道:“来了,只是例行公事,问了下雷鸿是不是我们公司的人。父亲!您是不是也觉得有蹊跷!”

  “怎么?你认为雷鸿的意外另有隐情?你说说看!”

  “好!弟弟说他是剪断了刹车钢线,雷鸿才出意外的,这种伎俩很拙劣,很容易被识破,奇怪的是警方并没有立案调查,听说定性为意外事故!所以我觉得另有隐情!”林姗分析道!

  “会不会警方有张耀武的人,把这件事隐瞒了下来!”林白啸猜测。

  林姗说:“这种可能性有,但是很小,因为这种事故调查,不会是一两个警察的事。再说事故发生在摩天领片区,离市区较远,张耀武与那里的警察应该不会很熟!所以我判断不是警察被收买了,应该是雷鸿的意外另有原因,不是刹车钢线被剪断所至!要不然,这么明显的剪断痕迹,能不会被警察发现!要知道就是起火了,也烧不了这钢丝呀!”

  林白啸听完姐姐的分析,心里倍感惭愧,这件事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也应该想得到!但是身处其境,却乱了阵脚。同时,他心里对雷鸿的内疚感也减少了很多!

  林耀祖听完林姗的分析点了点头,冷静地说道:“可以肯定的说,雷鸿的意外客观上与白啸是没有关系的,但是张耀武手里的证据还是很关键的,只要那张碟被警方看了,马上会立案调查,就算不是刹车钢线被剪断所至,警方也会寻找新的证据,到时,发现了新证据也会算到白啸身上,毕竟白啸有谋杀雷鸿的动机和行动!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第一:要拖延时间,让张耀武不把那张碟曝光。第二:在这段时间里,我们要找到雷鸿被谋杀的新证据,而且必须要确凿,板上钉钉!”

  老人停了停,又道:“具体方案我已经想好了:首先,你们姐弟俩明天要做一场戏,白啸无奈之下对关于张怀强调离生产部的决议投反对票。而后,怀强那要做做工作,他之所以被张耀武利用,肯定是被张耀武蒙骗了。我这有一份信,是林姗她妈留下来的,信里说的很清楚,张耀武在宝庆时,胡作非为,滥赌成性,张怀强就是他的私生子,他给了我们夫妇,自己没尽一天父亲的责任,而且经常到店里来要钱,稍有不意,他就叫人来捣乱!总说我开店的钱是他出的,这店就是他的!实际上当初开店是借了林姗她外公的一笔钱,根本与他无关,而且那钱也早还了。张耀武横蛮无理,我们夫妻俩是一忍再忍,一让再让,看到他也没有固定的收入,所以每次他来要钱,我俩总会想办法尽量满足他!但是他没有感恩之心,反而变本加利!最后尽扬言要把店卖掉,把钱全给他!林姗她母亲最后觉得她哥哥如此下去,必然会没有回头路,就收集了他一些证据把他给告了,希望他在政府的管制下会改造好。当然,她也想到如果事情朝坏的方向发展:张耀武怀恨在心,出狱后定会报复,所以她临终的时候就写了这封信,主要是写给怀强看的,就是担心怀强会被张耀武利用!当然如果张耀武改过自新,这份信也就不必拿出来了。我相信,怀强看了这份信,谁对?谁错?他定会明白。只要怀强明白了,他就有可能帮白啸找到谋杀雷鸿的真正证据!那时,再跟张耀武摊牌吧!”

  老人停顿了一会,眯眼长叹了一声,又道:“人哪?没有付出哪来的收获!张耀武的阴谋定会失败!”

  片刻,林耀祖严肃地看着林白啸,又说道:“白啸,你自己犯的错,你自己要承担!雷鸿的意外就算跟你没关系,你也做了错事,到时候找到证据,你必须自首!”

  林白啸点点头,说道:“父亲,你放心我一定会去自首的,就是没有找到证据,我也愿一力承担!”

  “嗯!这才是我林耀祖的儿子,这件事也是给你一个教训!你要谨记:凡事不可偏激!一定要脚踏实地!才能立于天地之间!”

  林耀祖教训完林白啸,又对林姗说:“张耀武毕竟是你舅舅,也是一把年纪了,破了他的小把戏后,他的锐达肯定是做不下去了,有可能就按市价收购了吧!也让他晚年能想想福吧!”

  “父亲,这……!”林姗很不情愿,以她的性格,就算是舅舅,这样来算计自家人,太过份了!倒要看看他众叛亲离的下场!

  “姗姗,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我还是那句话,一家人要互助互爱!这份信,我交给你,恰当的时候,你把它给怀强看吧!”说完,老人从怀里掏出信交给了林姗!

  “父亲,如果哥哥不为这份信所动呢?如果他不是被张耀武所蒙骗?而是为了更大的利益才出卖公司机密的?或者他本身在锐达就有股份了?那他是不可能回头的!”林白啸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

  林耀祖看了看自己年轻的儿子,慢慢说道:“我相信怀强是受蒙骗的,如果就如你所想的那样,他在意达的股份就全会被收回来!当时授权给他时就有这么个附加条件,不得出卖公司利益,一旦有证据,他的股份将被收回,由其他股东按比例分配!不只是他,所有意达股东都有这个要求,包括我自己!如果他自己要为了利益而放弃亲情,他也必须接受警方的调查。我一生虽注重仁字,但也不是说不看对像的。”

  林白啸听了父亲的话,才明白:父亲的‘仁’字是有底线的,张耀武和张怀强就如孙悟空,父亲如佛祖,只要他们破了父亲的底线,那如来佛祖的手掌就会翻过来,就会把他们压在五指山下。

  林耀祖给姐弟俩定了对策后,缓缓起身,说:“事情先这样做吧,我要回去休息了,如果有什么特殊情况,就打电话通知我。”

  说完他精神爽然地出了咖啡厅。看到父亲离去的背影,林白啸有些疑惑,向林姗问道:“姐,父亲他的身体怎么越来越好呢?”

  林姗神秘地笑了笑,说道:“这个先不告诉你,这是秘密!”忽的又道:“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要不有人会担心的!”

  “好的!”俩人驾车回到百林山庄。

  次日,意达公司召开了董事会,但程董和李董好像知道了些什么?都称病在家。这样实际上董事会就只有林姗,林白啸,张怀强和一部份股份极少的高管出席。

  会上林姗直接出示了魏工出卖公司利益的证据,然后做出提议要调动张怀强职务。张怀强脸上带有愧疚之色,但他激烈地反驳了林姗的提议,他说:“魏工的事我是有忽于管理的责任。但是下级有错,就要调动上级的职务,那按这个逻辑林总也要调动工作!”

  林姗毫不让步,说道:“魏工出卖公司利益,造成严重的损失,时间又很长,你作为他的直接上级,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张怀强辩解道:“魏工曾经为公司立下不少功劳,对公司也是忠心耿耿,谁曾想他会发生如此变化,我想在坐的人中又会有几人想到呢?我承认我有过错,但是要调动我的工作,我认为不合理,我反对!”

  会上两人激烈地争吵起来,一时难分上下。林白啸在一边默不作声,其他高管虽然人到了但与程董和李董意思是一样,认为这是林家的家事,不便过问,以免引火烧身啊!

  最后,林姗做为总经理提议:用投票的方式解决!其他高管一听这个提议,马上就一个个找借口离开会议室,要么说肚子疼;要么说有急事;有的干脆弃权。林姗也知道这些人的想法,没有制止他们。

  这样林姗的提议就只能由林白啸,张怀强和她自己来决定了!结果,林白啸没有同意调动张怀强的工作,这样票数就是2比1,林姗的提议被否绝!林姗不解,故作疑惑地看着林白啸,问道:“你为什么不支持我!”

  林白啸也故作尴尬地回答道:“我,我……”欲言又止!

  张怀强心里明白,他父亲张耀武捏住了林白啸的把柄,他能不乖乖地听话吗?他看到林姗的表情,心里并不好受,其实做为意达股东,出卖公司的利益,他也不是很情愿,但是自己亲生父亲跟自己说的那些话,总觉得养父对不住自己的父亲,父仇一定还是要报的!他虽说赢了,脸上并没有得意洋洋之色,轻叹一声,离开了会议室!

  看到张怀强离开后,林姗对林白啸说:“你刚刚听到张怀强的叹息声了吗?”

  “听到了,看来父亲的判断应该没错,怀强哥哥心里并不是很情愿做出卖公司利益的事,他做了觉得愧对父亲的养育之恩,不做他又觉得对不住自己亲生父亲张耀武,所以他是进退两难哪!我们只要适当的时候拉他一把,他就会到我们这边来的!父亲的确英明!”林白啸说了自己的看法。

  “对!我会选择适当的时候跟他沟通的!但是要你配合!必须要给他压力,要他觉的没有退路!那时他才有可能跟我们合作!”林姗说道。

  “姐,你说要我做什么?我照办就是。”

  “好!你今天回去,要跟楚柔演场戏,就因今天你投了反对票心感内疚,最后你要做出投案自首的样子给张怀强看到,然后我见机行事!”林姗胸有成竹地说道。

  林白啸说道:“好,不过我现在就要作出心有不安的样子让他看到!”

  “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