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李智在车上还没把座位捂热,越野车就驶进了一栋别墅的停车场。

  车上的保镖看都没看李智一眼,快速的下了车。

  “到家了?”

  李智推开车门下了车,站在停车场上还有些愣神。这老爷子的家距离龙凤呈祥可真是够近的,居然是在‘桂香园小区’。回想老爷子出现的地方,李智也就释然了。一位意识不清的老先生,他的家可不就是应该在左近?若不是老爷子钻进了绿化带,寻找他的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就能找到?

  这么一想,李智有些感叹起自己的运气来。这种好事都能让自己碰见,这运气没得说,好的呱呱叫啊。

  在保镖的护卫下,辛凌照顾着老爷子下了车。

  李智紧走两步,赶忙的奔了过去。一看李智走近,有两位保镖扭过头,狠狠的瞪了李智一眼。

  察觉到这两人的目光,李智突然感觉遍体生寒,赶忙的停下了。李智现在算是看出来了,这辛凌像是女王,他的保镖是护卫骑士,杀人不眨眼的那种。

  “这位先生,跟我们来吧。”

  辛凌不冷不热的看了李智一眼,不温不火的说了一声。

  感受着大家对自己的态度,李智面露苦笑。这叫什么事呢,热脸贴冷屁股,何苦来哉?

  辛凌说完,扶着老爷子向别墅走去,那些保镖不徐不慢的跟随。

  老爷子像是丢失了心爱的玩具,不时的回头张望。脸色中满是焦虑。

  看到老爷子,李智轻轻的点点头,投去放心的眼神。

  这一路走来,李智算是领略到了辛凌家的背景。

  三层的别墅,占地极广。草地,泳池,高尔夫应有尽有。在一座城市中,能有这么一套别墅,最少也得趁个几千万吧。

  “真是大户啊,我算是卖身为奴了?指定不是座上宾吧。”

  心里感慨着,李智自嘲的调整着自己的身份。调整了一通,李智还是决定淡然的对待。不喜不恨,不急不躁,平平淡淡也就是了。

  “要的就是这份感觉。多经历一些指定没错的,大场面就得尝试着经受,免得到时候麻爪。”

  李智做出应对后,小音音仿佛幽灵一般插上了话。

  “晚上找你算账,给我好好的解释一下,你是怎么算计的。”

  李智眼望着前面的人群,冷冷的回了一句。

  辛凌带着老爷子走进了别墅内部,八名保镖站在门口。

  李智轻轻的点点头,跟了进去。

  在越过八位保镖的时候,李智注意到,这八个看起来很壮硕的男人眼神中竟然毫无异色,像是直接把自己无视了。

  他们能有那样的神色,要么是绝对的自信,要么就是真正的无视。

  想了一遍后,李智低下头把自己审视了一通。自己这样,好像真的不能入这些人的法眼啊,太弱了。

  带着自嘲,李智进入了别墅的内部。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李智还是被别墅内部的装饰吓着了。别墅内部空间很大,装饰说不上富丽堂皇,但是有种特殊的气氛。在看到沙发上坐着的辛凌时,李智终于想到了形容词:典雅、雍容、不脱俗。

  站在里面不由得就会被装饰所影响,心思沉寂,情绪平稳,犹如脱去了尘世的喧嚣,仿若接受了灵魂的洗礼。

  看着李智站在远处,沉默不语,一副欣赏的样子看着别墅的装饰,辛凌眼中闪过一片异色。

  她淡淡的一笑,指着沙发说道:“先生,请坐。”

  听到辛凌的呼唤,李智歉意的一笑,慢慢的走过去。边走边说:“别墅的装饰果然是别具一格,不由得让人受到影响。果然是高手之作,不由叹服啊。”

  辛凌好像来了兴致,偏了偏身,问道:“先生莫不是对装饰还有研究?”

  李智摆摆手,不好意思的说道:“哪有啊,我心性不坚定受到了影响,才说出那话的。见笑了!”

  辛凌不以为意的一笑。

  就在这时,一位中年女佣人送上了两杯咖啡,转身离去。

  “老爷子呢,咋没有在这啊?”

  见老爷子不在,李智赶忙的问了一句。

  “我爷爷在外多时,有些倦了,就让他去休息一下。敢问先生怎么称呼,执意到此真正的缘由,还请先生能够开诚布公的讲出来。咱们都是聪明人,应该用不到拐弯抹角的方式吧?”

  辛凌解释了一句,端起咖啡,却没有饮用,而是声色变得严肃,语言也带着肃杀的寒意。

  李智刚喝了一口咖啡,还没有咽下,就感到铺面的凉风袭来,全身不由得一阵冷寒。

  好强的气场啊。

  在心中钦佩了一声,李智愣愣的把咖啡咽了下去。咖啡的热量流过,李智终于勉强有了一点热乎劲。

  “我叫李智。今天呢,我的原本想法是出外找房子住的。可很很遗憾,囊中羞涩啊。好的,住不起;差的,不愿住。这不,偶然下收到了彩信,见到了老爷子,请来了你,并许给重谢。我就随棍绕,向上爬呗,来到了这里,算是解决住宿的问题。”

  “事情的全程就是这样。另外的目的呢,我已经说了。我是学习医术的,有点小本事,能够治点小病,而贵祖父得的病,恰在其列。”

  再次的喝了一口咖啡,李智把辛凌的问题,和自己的原始出发点解释了一下。

  说完后,背脊靠在沙发上,看着辛凌。

  辛凌没有立刻回话,却是将身上的气势收拢了起来,端着咖啡杯静默沉思。

  “为什么要找房子住,你以前住在什么地方?”

  思考了一阵,辛凌再次的提出了一个问题。

  李智已经预料到,辛凌早晚会问这个问题。而这个问题,恰恰是不能直接说的。难道要告诉辛凌,“我是因为要借助电能强化身体,怕别人发现我的秘密,这才决定出来的”?这根本就不可能,李智可没这么傻。

  “以前在学生宿舍,现在搬出来则是我的隐私,无可奉告。”

  李智不愿说瞎话,很直白的报以歉意。

  “隐私?”

  辛凌眼神怪异的看了一眼李智,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疙瘩。一个男孩子,能有什么隐私呢?隐疾?还是性取向?再或者,不良的性行为?

  辛凌不愿多想了,生怕让自己恶心。

  “好吧,我不多问了。感谢你帮我找到祖父,按照承诺,我应该给你重谢的。但是,按照你的要求,你来了这里,重谢将不会再有,咱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而你,也算是这里的半个客人,请你遵守该有的礼节。”

  “好的,非常感谢你的信任。敢问一句,老爷子是怎么自己走出去的,迷失在外的呢?”

  李智一直记挂着这个问题。老爷子如此的情况,家属不可能让他单独在外吧。

  “唉,保姆带他出去散步,中间出了点意外,我祖父就失踪了。”

  辛凌叹了口气,眼神中留露出气愤和担忧。

  “哦,原来是这样啊。辛小姐也莫过忧虑,老爷子的病会慢慢好起来的。”

  李智点点头,宽慰了一句。

  “希望如此。我给先生安排一下住的地方吧。至于祖父的病症,会有专人照料的,就不麻烦先生动手了。”

  辛凌说完后,站起身招过了佣人。

  听辛凌如此说,李智心中一暗。这姑娘还是不放心啊,我该怎样打开局面呢?

  李智现在也是没有底。毕竟阿尔茨海默症并不是上嘴唇碰碰下嘴唇,就能解决的,这里面的问题海了去了。李智只能寄希望于小音音,希望它能给自己一个好的建议吧。

  ……

  住宿的问题很快的解决了。辛凌把李智安排在了别墅的后面,有点背光。原来的面貌应该是仓库之类的,面积倒是不小,水电齐全,保密性也不错。

  在新住处转悠了一圈,李智感觉还不错,就是有点寄人篱下,低人一等的感觉。好在,不用交房租,这点让李智很欣慰。

  跟辛凌打了一声招呼,李智离开了别墅。他的物品还在学校呢,需要挪个窝了。

  在李智离开后,辛凌招过了一名保镖。

  “魏松大哥,你去查查他的来历,越确切越好。”

  “好的。”

  魏松非常简洁的应下。

  魏松三十五六,长得脸盘端正,浓眉大眼,眉宇间透着刚正不阿。应有的络腮胡刮的干干净净,露着铁青的皮肤。

  应下后,魏松发动车子,迅速的离开了别墅。

  辛凌看着门口的方向,轻轻的粗粗秀眉,满腹疑虑。听李智的解释,看他的表情不似作伪,为什么自己的心中就是不舒服呢?问题出在哪呢?

  让他住在别墅是对是错?真的只是希望他能够治疗爷爷的病?

  辛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应下,给自己增加了一个不安稳的因素。

  ……

  等李智回到宿舍,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

  不过呢,宿舍内终于有了点变化。马少秋睡醒了,正跟辛伟聊着天。看两人兴致盎然,口馋喷溅的样子,李智悄悄的凑了上去。

  “那娇艳艳的小美人咋就死了呢,一尸两命啊,真是可怜。若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相信那是真的。”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把李智吓得不轻。

  “死了,一尸两命,这是啥情况?”

  禁不住好奇心,李智赶忙的插话问道:“唉,说啥呢,从头说。”

  “啊!”

  “啊!”

  辛伟和马少秋兴许是谈论的太忘情了,听到李智的问话吓得惊叫了起来。

  在看到是李智时,辛伟抚了抚心口,气恼的打出一拳,说道:“吓死我了,你属鬼的啊,走路咋没声呢?”

  “什么一尸两命啊?”

  忍着疼,李智继续问。

  “龙啸羽的小情人啊,死了。”

  “啊!”

  李智听到这话,真的是惊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