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宫内静谧如夜,宫外杀声震天。

  待沈洛天与百里浩然赶至,广寒宫外已是血雾迷漫,血流成河,惨呼哀嚎声,刀剑撞击声更是交织成一曲惊心动魄的挽歌。

  花亦飞身处重围之中上下翻飞,双袖之中的白练如流云般挥洒而出,蜿蜒灵动,所到之处血花飞溅,触及之人未及惨呼便当场气绝就连方才还生龙活虎的钟无忌此刻亦是倒在血泊之中,历经沧桑的老脸上难以置信的神色临死也未及褪去。

  沈洛天遥遥望去但见花亦飞神情冷酷,双目冰寒,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冷笑,掺杂着嗜血的快意,顿时心生寒意,本就沉重的心越发的沉重,面色也愈现凝重。

  百里浩然看在眼里,暗暗吃惊,道:“她好像不对劲…”

  沈洛天叹了口气却未说话。瞧着花亦飞人已有些呆了。

  百里浩然亦是长叹口气,突又耸然动容道:“洛天,快看!”

  沈洛天身子一震,只见得方才那华服公子手执精钢软剑,置身最不起眼的凹地里,瞬间斩杀广寒宫女十余人,当下冷喝一声:“曲流觞!”

  未见他作势人已落在曲流觞跟前。百里浩然也纵身朝着花亦飞掠去。

  曲流觞瞧见沈洛天微微一愕,复又强笑道:“沈兄果然是好角色!”

  沈洛天冷声道:“沈某向来都不会让曲兄失望!”

  曲流觞笑道:“这倒是实话,只是沈兄这般岂非恩将仇报?”

  沈洛天剑眉微挑道:“哦?”

  曲流觞笑道:“若非有小弟费尽心机的为沈兄运筹,如今沈兄又岂能轻而易举的摆脱那小妒妇,理所当然的与这解语花重修旧好,得续前缘?如今你达到目的便过河拆桥,是否太不近人情了?”

  沈洛天自然明白他此言正是要激怒自己,激怒之下心绪难免波动,这是高手对决的大忌,也许就这一怒便会失去先机甚至丢掉性命。

  他既明白自然就不会犯忌,他自控能力一向不错,这一点曲流觞想来也心知肚明,但他还是要试一试,奸狡如他又怎会放过任何一线机会呢

  ?他,果然失败了,但若不试一试又怎会知道这一计成功与否呢?

  沈洛天不惊不怒似笑非笑的瞧着他道:“曲兄既然如此心善何不将好事做到底,反倒中途倒戈置我于两难境地呢?”

  曲流觞大笑道:“只因小弟向来善于察言观色,深知嫣花笑对沈兄负心之事耿耿于怀,是以特邀来众武林朋友制造矛盾冲突,配合沈兄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也好帮沈兄挽回那颗要变的心!”

  沈洛天闻言一震道:我只道你只是煽动他们寻仇,却不想就连他们前来襄阳都是你一手策划的!”

  曲流哈哈大笑道:“不幸又被沈兄猜中了。”话间双目倏的射出一道阴毒的寒光。剑锋一动已朝沈洛天攻来,一句话,简简单单的八个字,手中剑已攻出八八六十四剑。

  沈洛天冷喝一声道:“那你就准备为死去的亡灵偿命吧!”话间已将曲流觞的杀招尽数化解。

  曲流觞的剑是破空的闪电,沈洛天的剑是泻地的长虹,两人都是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又同是剑中好手,虽数度交手但以剑对剑还是有始以来头一遭,加之两积怨甚深这一番争斗真个是生死呼吸间不容发…

  但见剑光交错纵横,剑影漫天飞旋,剑花肆意迸溅,剑气荡气回肠…一场好杀慑人心魄,攫人灵魂,迷了人眼。

  在这生死关头竟有人被这争斗吸引了眼球,不自觉的停下手来观望两人,只可惜两人的剑术已达巅峰境界,虽看的精彩绝伦却是无法领悟十之一二。

  在场能撑到现在的无一不是武学好手,初时还看的清两人的招式,苦思冥想尚可体会,但到后来莫说领悟就连两人的招式都难以瞧清。

  数丈之内皆为剑气所笼罩,旁观之人只觉周身被剑气刺的隐隐作痛,进退难以自主,心弦也不由自主的为两人绷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