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走到通道尽头,头顶果然能够看到那个破了一半的密室入口,叶青纵深一跃进入厅堂之内,转头向四处看去,厅堂内破旧家具翻落四处,显然有人在这里翻找过了。

  “叶青师兄!”

  叶青转头看见一个陌生的浮云弟子从厅堂外走了进来,这个浮云弟子看向叶青的目光里满是疑惑,他挠了挠头“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们昨晚杀光了拜火教的余孽,到处找不见你,大家急了一夜,楚大哥刚才去了皇宫,让龙腾国皇帝帮忙寻你呢。”

  “你是?”叶青整了整自己些微有些褶皱的道袍。

  “哦,我是跟着江师兄的”这名弟子指了指门口“江师兄就在外边呢,要不我先去跟他说说?”

  “说什么?”叶青将短剑挂好。

  “说你回来了啊,也免得大家担心。”这名弟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恩”叶青纵身一跳直接跳到了院子里,感受着自己体内如涓涓溪流一般的真元,又看着天空中好似能够普照大地的一轮艳阳,只觉得胸中欢畅难以用言语表述。

  虽然现在身体精元流失的厉害,但他却一点都不感到担心,体内丹田之中那确确实实存在的好似无边黑洞一样的液态漩涡,正是他无边信心的来源。

  叶青仰天无声巨吼,院子中还有不少的浮云派弟子,看着叶青激动地大吼大叫,都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脚。

  江夏飞本来是在练剑,看到叶青那个模样不由得走了过来,问道:“师弟这是怎么了?”他苦笑一声“我们这一次任务,还好没有碰到传说中的拜火教主,据说那个魔头乃是一个金门境界的修士,杀人无数,暗筑无边血海,妄想修得魔道神通‘血魔道’,百年前曾被一名正义散修重伤于东海之滨,那之后创下拜火邪教,为天地不容,做尽恶事,真是丧尽天良,当诛。”

  “不过他乃是金门修士,我们自然不能与之匹敌,还好没有遇到啊。”

  叶青抿了抿嘴唇,终于还是点头道:“是啊是啊,确实是侥幸啊。”

  如今叶青筑基有成,当然还是希望可以立即让师傅青云道人知道的,所以和江夏飞聊了片刻之后,也没有等着楚江飞回来,他就踏着一冀单骑,直奔龙昆城城门而去。

  一路上他心无它事,风风火火的赶到浮云山下,距离离开龙昆城的时候,已经有几天的时间。

  单人单骑,他又以真元辅助马匹,所以才能有这样快的速度。

  此时天色已暗,暮色又近,他转身瞭望夜空,只觉得天朗气清,星光璀璨,颗颗繁星都在为他喝彩。

  突然一道亮光冲天而起,好似一颗流星般照亮半个夜空。

  星光摇曳,却仿佛是顽石投入大海,激起千重波涛,叶青身后的浮云山中,一片惊呼之声豁然响起,整个浮云山瞬间乱成一片,皆因千里之外那冲天流星而起。

  叶青怀着疑惑走进药峰之中,门内弟子个个慌张行走,神色之间或有激动。叶青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师父青云道人所住的小院之外,远远看去,远门洞开,里面几个穿着道服的弟子行色也是匆匆。

  叶青一步抢入院内,喝到:“师父,我回来了。”

  院内众人看到叶青回来都是一愣,急忙回道:“青云道人刚才看见那荧光球,就立刻赶去浮云殿了”。

  “你怎么回来了?快回去歇着吧。派里出了大事,全派都要出动,你是青字派,这次估计就不用参加了,回去吧。”

  几名老一辈的弟子纷纷劝告。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俗世管家模样的人走了过来,不是管家吕侯,又能是谁?

  吕侯将叶青拉到一边,说道:“叶青你不是去调查失踪公主的线索了吗?怎么现在竟然回来了?”

  叶青急于见到青云道人,就应付说道:“恩,那边突然查出了拜火教,我回来和师父商量下看看怎么办。”

  其实他是想要告诉青云道人自己已经筑基的事实,但现在的情况显然不适合就这样说出去。

  “我去浮云殿看看。”叶青道,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开药峰,往浮云峰去了。

  叶青一路疾驰如飞,终于也感受到了那日浮云掌门一步数丈远的境界,浮云掌门修为乃是筑基后期,随意行走就能一步数十丈,叶青如今也步入了筑基期,一步之间靠着将真元施加于腿部要穴之上,也能达到箭步如飞的境界。

  半个时辰就赶到了浮云殿外。

  看到了十余名长老跟着浮云掌门从殿门走出,里面有着他熟悉的青云道人、以及紫霞峰长老金香玉,还有一个面若冰霜的青年女修,叶青猜测那便是柳如烟了。

  事实证明他猜测果然不假,之间青云道人远远的看见他来了,就转身对一众长老说道:“掌门,柳长老,我看到小徒叶青在那边,还请容我过去一叙,看看他可是有什么要事要说。”

  柳如烟和浮云掌门都是点了点头。

  金香玉朝青云道人指着的方向看了一眼,竟然真的看到了叶青,不由得暗自吃惊,但也只是暗自朝叶青笑了一下。

  青云道人与叶青走到广场一角,问道:“叶青,怎么就回来了?龙腾国公主可有什么线索了没有?”

  “师父你就没发现我跟走的时候有什么不同吗?”

  “不同?”

  青云道人一把捏住叶青的肩膀,往下摸了三寸,自语道:“骨质清奇,肌肉如蚕丝”又将叶青倒着提了起来“身体轻盈,隐含灵气”再将叶青放下,复又扣住叶青背心大穴,沉思片刻,终于面色大变,将叶青远远的丢出,失声轻喝“筑基期!——竟然是筑基期!”青云道人面容颤抖不已,只觉得对面叶青嘴角的笑意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妖孽。

  敢问天下,一个刚刚入得仙门的弟子,出门不到二月,回来时却已经是一名筑基期的修士,叫他青云道人如何能不失态。

  终于青云道人脸色渐渐的平静,他转身一步步走开,平淡中略含激动的声音传入叶青耳中,“叶青,回去收拾行装,明日随我与众长老一起去清流国看看,据说那边出了件宝贝。”声音顿了顿,又道:“你师姐紫月也去了那里。”

  看着青云道人略显激动的背影,叶青忍不住傻笑起来。

  “凡修士,得以筑基,则增寿二百年。”——《养气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