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属下无能,让两无名小子夺去了名额,请楼主责罚!”回到望雪楼的萧蒙此时正一脸愧疚地跪在座下。

  “呵,你知错了吗?”万青山缓缓说道。

  “属下知错,但是那对手实力真的······很强。”萧蒙紧张得头上的汗都出来了,他确实是尽了全力的,但是对手实在是太强了。

  “错,错,错,你并不是错在败了,而是错在私自跑出,如果你这次拿到了名额那就是大错特错了,还好血鸢猜中你是私自跑出而不是我派的。”

  “呃?血鸢大人?什么?!和我交手的是血鸢大人?!难怪······难怪我会败得那么彻底,不愧是血鸢大人啊······还好我去了,不然又要和血鸢大人错过了······他真的是男子?呵呵,看样子我只能断袖了······”萧蒙眼神涣散地喃喃道。

  见萧蒙不但不反省自己的过错,还有心思想这些没谱的事情,万青山冷哼一声,将神游的萧蒙拉回现实。

  “看你还有时间去想血鸢是男是女,对自己的违反我的命令的行为很自豪哈?”万青山一字一句说道。

  “呵呵,呵呵,哪里哪里,属下知错了······这次有血鸢大人出马,乾图必定是我们的了!恭喜楼主了,哈哈,哈哈,哈······”意图转移话题的萧蒙见万青山那愈加冰冷的眸子,讪讪地笑了笑。

  “听着!给你一个机会将功补过,如果没做好的话,你就再也别想见到血鸢了!”深知萧蒙本性的万青山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听到“血鸢”这两个字的萧蒙瞬间清醒,斗志昂扬,掷地有声地道:“楼主放心,属下一定尽全力为之!”

  如此这般地交待了萧蒙后,挥手让他退下。

  “时间差不多了呢······”万青山的右手缓缓敲击着檀木桌面,眼眸深幽,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传我令下去,着右护法晚仙率领五千人和忘忧堂、无情谷的人手汇合,全力向京城进攻,直捣黄龙!”

  黑暗中一道人影窜出,将这道举世震惊的消息传达下去。

  暗藏着汹涌的江湖因三大组织的行动呈现白热化的状态,浑水摸鱼想大捞一笔的不在少数,明杀暗抢,血雨腥风,百姓受苦。

  *************************************************************************

  朝堂之上,龙颜震怒,下面的大臣各怀鬼胎,私通三大组织者不在少数。

  散朝后,天子独留刘文清于御书房。

  “皇上息怒,臣等罪该万死,想不到这等流寇也敢冒犯天颜!”一进房,刘文清便扑通跪了下去。

  “起来吧,给刘相赐座。”

  刘文清紧张地坐下,猜测着皇上现在的想法。

  “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从乾图的消息出现起,朕便知有人在觊觎这位置了,将天下人心中那蠢蠢欲动的渴望唤醒,搅浑这趟水,再谋求最大的利益,真是心狠手辣之徒,置天下人于何地?”跟在朝堂上的表现相反,此时的天子冷静又客观地分析着这场阴谋。

  见天子心中有数,刘文清放心了点,想了想,说道:“其实······这次的动荡对皇上来说也是一次机会,一次将那三大脓包尽数铲除的绝佳机会!”

  可惜低着头的刘文清没看到座上天颜上的苦笑,尽数铲除?他又何尝不想,但是也要有那个实力才行,就拿那些朝臣来说,不知有多少和三大组织有着瓜葛,经营了这么多年的三大组织不是摆设,要将其铲除,国家也要伤筋动骨啊!

  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身为天子,自然不能说出做不到的这种话。

  沉吟了下,天子再次开口问道:“篱儿现在在哪?”

  “回皇上,据犬子传回来的消息,贤王殿下现在应该是在上都等候,为了不暴露身份,固只派了两名侍卫守卫着,而犬子已经前往藏有乾图的宝洞了。”刘文清恭敬地答道,心里颇为赞赏刘承德的做法,不愧是他寄予厚望的儿子啊!

  “嗯,很好,保护好篱儿,万一朕保不住这天下,还请刘相见机行事,若两败俱伤,则扶篱儿上位,若敌强我弱,则······让篱儿忘记自己的身份,平安过一辈子吧!”说道这里,就算是天子,心中也不禁涌起一股悲凉之感。

  刘文清脸色大变,又不能打断皇上的话,只好在皇上说完后一抹脸,郑重地道:“臣遵旨!”

  皇上点了点头,挥手让其跪安退下。

  *******************************************************************

  回到沼泽之上,此时众人已经从沼泽中缓缓挪出,但一个一个都成了泥人,好不狼狈,若此时出现一弯湖泊,他们肯定已经迫不及待地跳了下去。

  男人们还算可以忍受,但是作为爱美的女子,雪琰此时恨不得把自己的皮给撕下来,也不管自己喝的水够不够了,好歹把脸给洗干净了。

  望了望雪琰那因气恼而变红的脸,明苕和宁东篱这两个知晓血鸢性别的人同时好奇地转头看向血鸢。

  血鸢就像没感受到他们的眼光般,悠然地观察着树叶来辨认方向。

  明苕和宁东篱难得地对看了一眼,果然还是不要把她当成女人来看比较好一点。

  等清理得差不多了,众人往着血鸢辨认出的方向走去,走得不算快,他们可不想再来一次沼泽之旅。

  开阔的草原让人眼前一亮,头顶的蓝天白云取代了单调的绿色,干燥的空气吹拂在脸上,带来阵阵麻意,宁东篱长吁一口气,终于穿过了这个鬼地方。

  见其他人的脸色都缓解了不少,精神和身体都处于极度疲惫状态的宁东篱趁机道:“刚从那里面出来,不如我们休息会儿吧,等稍微养足点力气再去赶路,万一那洞里有什么机关也好应付。”

  布和摇摇头,坚决地道:“不行,要休息也要等到了洞口再休息,时间拖得越久越麻烦。”

  见其他人也是这个意思,失望的宁东篱只好强打起精神跟着他们向宝洞的方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