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元与理树的体力真是惊人。

  别人进城要走半天,他们俩个大气没喘就跑回来了。

  “师兄,你没事吧!”淑灵端了杯茶迎上去。

  元轻轻放下仙子,冲理点了一下头,理一笑答之。

  “啊!”淑灵一惊,只见元与理同时运起至高之气,一红一青两道豪光腾起,元双手一晃,化出无数红色光柱,点向仙子,同时理双手一推,数目更多更细的青色光丝,也点向仙子后背。

  顿时,仙子背部,前身青、红交映,巍为奇观。

  “出招。”元举掌拍向仙子脑门,理同时拍向仙子后背。

  仙子只觉得血气沸腾,喉头一甜,大口鲜血嘣出。

  “师兄。”淑灵连忙上去拉住仙子的手。

  仙子擦擦嘴角:“没事,好多了。”

  元轻轻把手搭在淑灵肩上:“放心,我怎么会让七道合气门再失一位弟子。”

  仙子一愣。

  理树拍拍仙子肩头:“小仙,我和你师父刚才联手,在你三十六道死穴各注一道火劲,七十二道生穴各注一道风劲,风吹火动,由死入生,相信你所有的内伤应该都已治好了吧!”

  “嗯,好利害啊,这一定是您和我师父早年所想出的方法吧!”

  “小子。”元一笑,道:“又在套我的底了。”

  仰天一叹,元天真人道:“今天就全告诉你们吧!其实我的七道合与理树师妹的真心合气缘于一派——————三号神域以前有个怪人,十分醉心于研究一块记载了各种法术的‘先贤石板’,一天遇到了我,死活要收我为徒……。”

  理树一笑:“我也是给硬拉入门的。”

  元哈哈一笑:“如果不是这样,我们恐怕也早就和那群鸟人一样了,哈哈。嗯,对了,仙子,以你的聪明,应该知道一些你父亲的事了吧!”

  啊!仙子大大的一愣,还是点点头。

  元接着道:“你爹也是那位异神的徒弟,异神所属的是一种神秘的流派——七重合一门。收我们三人为徒,教给我们各种知识,不但是法术,武学,还有天文、地理、逻辑、赏习……。”

  “赏习也要学啊!”淑灵插嘴。

  “淑灵。”理树靠在她耳边道:“其实每一种法术都是很美的,学会欣赏,有助于陶冶情操。不过……。”理树望着元微微一笑道:“阿元十次有九次不及格。”

  “嗯、嗯。只有这一科而已。其中,那位异神教我们各自特学一系,我是火系,理是风系,连云是武系,补一句,武系是传说中最强的一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遍观百卷也没有这一系的一招一式,我们师父也只是让连云整日静坐,为此连云还发过脾气呢?”元深情望了理树一眼,那里是他们的开始,顿了顿道:“后来有一日,那位异神师父叫我们做一件奇怪的事,他看了后连连叹气,告诉我们学业已成,草草的散了。”

  “也不是阿元说的这样简单,我们的师父虽然至今没告诉我们他的名字,但他提到:七重合一门虽然是他创的,但这一派的武学思想,已经传过千世,似乎在他之上,还有一位超越了常识的存在。”

  “怎么可能,天地间的武学不都是由神众创出的吗?”淑灵万分不解。

  “后来呢?”仙子追问,他只想知道下文。

  “后来,神妖开战,我们三人参军,由于实力出众,连云带领我们当上了主力,组成了当时最威风的‘七神队’。当时流传的:三攻、三守、一刀定乾坤。就是指我们七个,再后来……。”元流露出深深的哀伤,低声道:“一次大战役之后,我方获胜,可是连云受了伤,不记得谁提出的歪主意,让连云下界去休养,后来在我和理树去通知他归队的时候,他已经结婚了,还提出要带‘她’回神域。我当时就极力反对,这等于在销毁他的荣耀,其他人也不同意他的做法,可惜……。”

  理树玄女接下去道:“你爹还是一意孤行,将你娘留在军营里面,半年后,妖界投降,在我军撤离的当晚,你爹慌张的召集‘七神队’,原来你娘被人携走,留信叫连云在‘鬼死林’领人。你爹只说了一句:帮不帮我。我们几个开导他,他听不到两句就独自上路,我们也是一恼,料想以他的修为不会有事,当真没有一个人去帮他。第二天他没有回来,他们赶去时,已……。”

  仙子的泪,好清,好纯。

  “那么仙子他。”淑灵惊问。

  “在鬼死林我们找到仙子父母的尸首。当时只有仙子母亲当时已经有九月半的身孕,我们把他从母体取出时,没人会想到他能活到现在。”

  “也许,……。”元下了一滴泪,低声道:“我们去了不就没事了吗?为什么?”

  ————

  “不。”仙子转过身,没人知道他当时的表情:“——我——娘——叫什么名字。”

  “楠山石。”

  呼,一阵清风。

  “我会记住的。”

  仙子举步离开。

  “等等,你准备怎么离开。”

  “偷偷溜上北码头的浮石,应该行的。”仙子用袖子狠狠的在脸上擦了一下,其实他现在很想狠狠的打自己一顿,现实与猜想的差距,令他深深的内疚,但,又想偷笑了。

  “想的不错,但是行不通的。”元赶了一步,将手搭在仙子肩上:“来,我告诉你怎么做。”

  仙子转过头:“师父不想打我一顿吗?”

  “如果有时间的话。”微笑着,擦干仙子最后一丝泪痕,认真道:“会害怕吗?今后要走的路。”

  仙子以同样认真的眼神看着元老头,不语。

  淑灵走来拉起了他的手:“真的不要紧吗?师兄,如果实在搞不定的话,我和你一起走吧。”

  “胡闹。”仙子生气道,但他随即又笑了起来:“小丫头,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是无敌的啊!天下无敌的武者。神话一样存在,众神都要跪到在我脚下……”————以下省略一千字。

  又来了,死吹牛的家伙。淑灵低着头,身子出现了抓狂前才有的颤抖。

  仙子一愣,狐疑道:“小丫头,不打我……?”

  “要说的是真的才好啊。”小丫头双眼啜着泪水恨恨扑进了仙子怀里:“决对不要死啊!”

  仙子呆在了那里。

  呼——

  连绵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