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漫天飘雪已深秋,绿树环莺不再有。长天一色逍遥谷,万紫千红亦忧愁……”逍遥谷外,有一对年轻男女正在作画吟诗。只见那女子水灵灵的双眼正眺望着逍遥谷的景色,樱桃小嘴也随着旁边的那位书生打扮的男子一起吟起诗句来。那男子一身儒生打扮,剑眉星目之间充满着对景物欣赏的眼色。尽管天气严寒手中却依旧轻摇折扇,感叹着逍遥谷的景色和那女子作的画而引起优雅的诗篇。

  “好诗好诗!……”唐枫从逍遥谷下来,见到有一对年轻男女作画吟诗,甚是赞叹。“小兄弟,你过奖了……”那男子谦逊道。“在下逍遥谷唐枫,未知两位高姓大名?”唐枫本来就是一文生,习武多年难得再见到志同道合之人,甚是有意结交。“原来你就是逍遥谷的人啊!”那男子感叹道,然后介绍道:“在下东方堡的白玉书,这位是牧野山庄的华如茵。”“幸会幸会……”唐枫礼貌道。接着看看华如茵的画,赞道:“华姑娘所画真乃巧夺天工,意境优雅……”只是唐枫还没有说完,白玉书就打断他的话:“在下久闻逍遥谷大弟子唐枫文武双全,家父乃是江南四大才子首的唐伯虎,想必对诗画意境更加优越,还往能够好好为我们指点一二……”也不知道白玉书是听到唐枫的弦外之音,还是希望华如茵之画能够更胜一筹,于是请教道。“呃……”唐枫见白玉书如此客气,自己也就不拐弯抹角:“华姑娘在描绘云彩的时候可以再淡一点……”说罢,唐枫挑起毛笔,浸些清水,淡化了云彩。“好,好!”白玉书和华如茵连连称赞道。

  “今日能够有幸结识唐兄,真乃白某之荣幸。只可惜我等有要事在身,要先行告辞了……”两人聊了一会,白玉书和华如茵向唐枫告辞。“白兄你言重了,能够结识你们才是我唐某的荣幸。两位慢走,在下就不送了……”“告辞……”唐枫看着白玉书和华如茵渐渐缩小的背影,心中为结识到两位书画名家感到满是欢喜。

  另一方面,叶星宇和几名牧野山庄的弟子在外游历,正要折返牧野山庄的时候却遇到神秘蒙面人偷袭,叶星宇的几名师弟都命丧毒手。叶星宇尝试和神秘人交手,只是对方武功高强,叶星宇不敢恋战,赶紧逃回牧野山庄复命。

  “星宇,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只见牧野山庄庄主——南宫牧野见到叶星宇的狼狈样子问道。“回禀庄主,我们在回来牧野山庄的路上遇到一个神秘高手袭击,几位师弟都命丧毒手,弟子侥幸逃离他的魔掌……”“什么?!”方才一脸和祥的南宫牧野顿时眉头紧皱。“那星宇和对方交手,有没有发现他所使用的武功路数?”南宫牧野希望通过这点探究神秘人。“有……”叶星宇吞吞吐吐地说了一个字之后,接着没有说下去。“到底是何门何派?!”南宫牧野质问之余还有些焦躁不安。“是东方堡的烈阳掌……”叶星宇在南宫牧野的质问下很不情愿地说出真相。毕竟东方堡和牧野山庄这些年来虽然不算深交,但是至少也是河水不犯井水。在叶星宇说出真相之后也生怕因此引起两大家族的厮杀。“这些年来我牧野山庄一直没有得罪东方堡,怎么如今他们却惹上我们了?!”正当南宫牧野煞费思量的时候,山庄外面却是大吵大闹。

  “何人在外面喧哗!”本来就不耐烦的南宫牧野听到外面一阵大吵大闹,更是火上浇油。没想到正是东方家的人。“叶星宇,你们牧野山庄伤我东方堡弟子,这笔帐怎么算?!”东方烨带领着东方堡众人在牧野山庄外大吵大闹。“那你们东方堡残害我牧野山庄的弟子又怎么算?!”说话的并不是叶星宇,而是东方烨不认识的一个年纪比自己稍长的人。“哼!你是谁?我说话轮不上你插嘴!”“我就是南宫牧野!”南宫牧野很少外出,一般有什么事都让庄中弟子去打理,也难怪东方烨不认识他。

  东方烨顿时惊了一惊,没想到中原四大家族的牧野山庄庄主竟然如此年轻。接着不忘方才的对骂:“开什么玩笑!我东方堡何时残害你们牧野山庄的弟子?!”“哼!那我们牧野山庄又什么时候伤过你们东方堡的弟子?!”南宫牧野大喝道:“这些年来我牧野山庄和东方堡一向井河水不犯井水,但是你们东方堡却觊觎我们牧野山庄和你们争夺运河的生意,今日看来就要做一个了断!”“哼!谁怕谁?!”

  说罢,双方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双方弟子扭斗成一团,场面一发不可收拾。东方烨见南宫牧野也只是二十来岁,不足为惧,使出烈阳掌和他的开山拳对持。但是南宫牧野毕竟是牧野山庄的庄主,自然没有东方烨想象中的不堪一击。只是短短十数回合,东方烨的烈阳掌占不到半点上风,并且渐渐陷入颓势。还不到三十回合,东方烨便被南宫牧野一拳击倒在地。若非东方烨也不是等闲之辈,受到南宫牧野的一记开山拳就算不去黄泉报道也要躺在床上几个月。“你们牧野山庄的人记着!……”东方烨虽然不忿,但是技不如人,也无话可说,带领着众东方堡的弟子折道而返。

  逍遥谷方面,唐枫见许久未曾会杭州探望父亲,便向东方皓请辞回杭州。“唐枫,一路小心。”“嗯,多谢师父关心……”说罢,唐枫便收拾好包袱下逍遥谷了。东方皓看着唐枫远离的背影苦笑摇摇头:十年前还嚷着皓哥哥的唐枫,现在却毕恭毕敬地叫我谷主,师父……权利,名望,让兄弟相称的我们变成师徒相称……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经过几天赶路,唐枫已经赶到杭州。路经西湖,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唐枫见到西湖边有一对年轻男女正在吟诗作画,顿时叫到:“白兄!华姑娘!”

  那对年轻男女正是当日在逍遥谷山下的白玉书和华如茵。白玉书和华如茵回过头,原来是唐枫。“唐兄!”白玉书恭敬地问候道:“逍遥谷一别,没想到我们还能见面,真是有缘啊!”“呵呵,唐某这次是回家看望父母亲。不如两位来我唐家作客,让我能好好招待你们?”“呵呵,唐兄实在是太客气了……”

  正当三人正在互相寒暄,有一班不速之客赶来:“牧野山庄的人?!白玉书!如果你还是东方堡的人就站过来!”正是东方烨带领众弟子赶回东方堡和唐枫等人狭路相逢。“少堡主,我们东方家和南宫家一向河水不犯井水,为何……”“哼!牧野山庄伤我东方堡弟子,还污蔑我们残害他们,还什么河水不犯井水?!你再不过来,我就连同你一起消灭!”东方烨在牧野山庄吃瘪回来,见到牧野山庄的华如茵和东方堡的白玉书两人如漆似胶,顿时怒火中烧。

  “白兄,你们先走,由我来殿后!”说罢,唐枫挺起霸王枪要迎战东方堡众人。“唐兄!”“不用担心我,走吧!”白玉书虽然不愿意如此临阵逃脱,但是对方正是自己主人的儿子,也不好与之对持,于是带着华如茵使用轻功离去。

  “哼!唐枫!……”当日少年英雄大会一败,东方烨输得甚是心有不甘。只怪当日一路劈荆斩棘,到最后内功接济不上才略输一筹。如今东方烨虽然被南宫牧野击伤,但是毕竟自己人多势众,想到报仇的时刻到了,顿时指挥弟子汹涌而上。

  平静的西湖随着东方烨等人的打斗失去往日的平静,原本正风雅游览杭州西湖的众人也四散而去。毕竟东方家乃武林中四大家族之一,唐枫不敢轻易得罪。尽管枪法淋漓尽致却只守不攻,不敢对东方堡的人痛下杀手以免将来惹祸上身。只见东方堡弟子们的剑法围得唐枫密不透风,正当东方烨要使出烈阳掌一雪前耻时,一股凌厉的声音制止了他。

  “住手!”正是东方堡堡主东方烈阳喝道。“烨儿,随我回东方堡!”经过东方烈阳一喝,东方堡弟子们顿时停下手来。“唐枫贤侄,我教导犬儿无方,还请贤侄见谅……”“东方堡主言重了。若没有其他事在下先行告辞……”说罢,唐枫向东方烈阳请辞,东方烈阳也带着东方烨众人会东方堡。

  “烨儿,你太鲁莽了!”东方烈阳怒道。“牧野山庄的人伤我弟子,难道就任由他们胡作非为吗?!”“很明显这就是有人栽赃嫁祸牧野山庄,只要你细心想想就知道!这些年来东方堡和牧野山庄河水不犯井水,如今被你一闹届时牧野山庄兴师问罪那该如何解决!”“哼!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住口!”东方烈阳顿时怒喝道,一掌击碎旁边的桌子:“你就知道打打杀杀!给我回房面壁思过!”

  “烨儿……”东方烨在房间里甚是赌气。李凝霜来劝和了:“烨儿别赌气了,你爹爹也是为你好罢。爹爹总有他的道理,你要体谅你爹爹啊……”李凝霜面对牧野山庄伤害东方堡弟子一事,眉头深锁:江湖又要开始动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