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森林中触碰机关的箭雨方停下来,徐子易等人正想着可以休整一下,没想到背后立刻传来一阵咆哮声。难道是触发机关的声响惊动了东瀛忍者们吗?徐子易下意识地转过头去,一道黑影已经伫立在自己面前……

  “金刚解!……”只见伫立在徐子易跟前的人影持着匕首,狠狠地往徐子易心脏刺去。稍稍被金丝甲的韧性阻隔,然后爆发起内劲,那歹毒的匕首轻易地便钻进徐子易的心脏……“师父!……”一切事情来得太快,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徐子易便已经受袭。“你们快走!……”徐子易侧过头,嘴角的血液不断喷涌而出,大喝命令道。月影和飞星见此情况,心中惆怅了一下,然后立刻挽着丁晨的手腕离去。徐子易那坚挺的身躯,让丁晨记忆起当日迷雾森林时,他的师兄——莫晓峰也是如此挡在自己面前,用自己的身躯挡住前方惊涛骇浪般的攻势……

  “原来是你……藤武……”徐子易的眼神开始疲惫,但是依旧充满着咒怨盯着那道黑影,正是藤武。“将死之人,怎么有这么多话说?”藤武的语气带着一点轻蔑。“去死吧!……”徐子易的眼神忽然变得狰狞,最后一口真气游遍全身爆发出来,四周顿时被徐子易的内劲冲打着。徐子易的掌间也凝聚着内劲,朝着藤武就是劈头打去。

  “呃?!……”地上细线引导着无数飞箭的机关再次被触发,转瞬间飞箭划过空气的凌厉声响如同一道道催命的铃声。藤武正要拔出插进徐子易心脏的匕首时,发现抽动不起来了。仔细一看才发现徐子易用最后一口气紧握住他的手腕。此时徐子易已经气绝,但是他那迷蒙的眼神还是充满着一丝怒气。

  “烦死了!……”藤武大喝一声,左手从绑腿上抽出另一把匕首,削断徐子易紧握住自己的双手,接着使出雷神疾迅速逃离。“嗖嗖嗖……”倾盆箭雨再次停下,徐子易独自一人倒在血泊当中,全身插满箭矢如同刺猬一般。藤武使出雷神疾遁去之后,眺望远方,丁晨等人早已逃去。

  “师父!……”丁晨三人逃出森林,丁晨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绪哭了出来。他看着徐子易,莫晓峰的背影,一直自责着是自己能力不高,才不能保护他们甚至还要被他们保护,导致他们的身亡。月影和飞星看着嚎啕大哭的丁晨,心中更是不安:若不是自己莽撞地离开方阵,去看那早已逝世的师妹,也就不会触发机关,更不会导致徐子易的身亡……

  “啊!……”星夜,逍遥谷内,徐滟心从睡梦中惊醒。

  “滟心,怎么了?”东方皓也因为徐滟心的惊醒而醒了过来。“呜,皓,我梦到爹爹他全身中箭,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徐滟心从梦中惊醒,吓得汗流浃背,泪痕话过面颊。“傻丫头,这只是噩梦,不要想太多……”东方皓安抚徐滟心道,接着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说道:“好了,睡吧……”“嗯……”徐滟心经过东方皓安抚,心情好了些,然后又闭上双眼躺下。“唔,难道,岳父真的出了什么事吗?……”东方皓眉头跳动,心神不宁……

  两天后,唐枫和牧野山庄的人以及东方烨和东方堡的人不约而同聚到天龙教旧址山脚下,那片迷雾森林外。此次攻上天龙教旧址的人主要都是东方堡,牧野山庄这两大家族的人,还有灵鹤门的一些弟子也跟了过来。“大师兄……”紧接着,有一批人赶来,正是丁晨和冷月山庄的弟子们。“丁晨,怎么了?”唐枫看着丁晨的表情甚是沮丧,问道。丁晨把两天前徐子易的事情告诉唐枫后,唐枫先是大吃一惊,然后咬牙切齿,誓要灭尽东瀛忍者。

  众人也是听到徐子易的事情,心中有些诚惶诚恐。接着南宫牧野顾全大局,平复了唐枫为首的众人心情,接着问道:“既然按照此森林的路同上天龙教旧址危险重重,那么有另一条路能上山吗?”“不,没有。”丁晨坚定果断地回答道。“哎,好吧。那么接下来,我独自一人打头阵,你们众人一字长蛇阵尾随其后。”接着南宫牧野解释道以他的天罡正气功能够架起一股防护罩,能感知一丈之内的任何事物,以及能格挡一丈之外的任何外劲。丁晨还解释道迷雾森林中有许多机关,毒虫毒兽,各位进入森林之时一定要小心为上。

  迷雾森林里,南宫牧野一马当先,接着丁晨跟随在其后二丈之外,再其后就是东方烈阳等人一字长蛇阵尾随其后。丁晨尽自己最大能力告知南宫牧野避开陷阱,躲开细铁线避免触碰引来箭矢。尽管丁晨知不尽然,南宫牧野还是触碰了两次细金属线引来万箭齐发,皆向南宫牧野射去。但是以他的天罡正气功尽数弹走了箭矢。

  经过了一个时辰的游走,南宫牧野等人总算走出了迷雾森林,来到一片空旷的土地上。一眼望去,可以看到天龙教旧址的门牌——天门就在山上。要冲上山与东瀛忍者们交锋,根本不需一炷香的时间。“东方堡的弟子,给我冲!……”东方烈阳捋着赤红色长须,挥袖直指天门道。“且慢!……”丁晨和南宫牧野不约而同制止道。接着南宫牧野说:“此地空旷得太异常,平静得杀气腾腾,气氛有些不对……且先让我独自探路,接下来各位再走上前不迟。”

  接着南宫牧野一步一步蹒跚地向前走着,丁晨等人在原地看着南宫牧野以及四周,且顾及有没有其他异状。当南宫牧野走到空旷地的正中央时,感觉到有不妙,顿时内劲更加暴涨地撑起天罡正气功。“轰!!!……”整个空旷的土地上,顿时传来一阵阵响彻云霄的爆炸声,以南宫牧野为正中心的十数丈范围内都有炸药的爆炸。“南宫庄主!”“师父!……”贺雨扬叶星宇等牧野山庄的弟子以及其他人都担心着南宫牧野的安危。

  爆炸持续了差不多半柱香的时间。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后,迷雾稍稍散去,东方烈阳等人顿时冲进迷雾中追寻南宫牧野的踪迹。

  土地正中央,只见南宫牧野依旧威风凛凛地站立着。东方烈阳立刻率领弟子驱散烟雾,关切南宫牧野的情况。南宫牧野见东方烈阳赶过来,自己总算支撑不住倒了下去,东方烈阳立刻接住了他。“咳,幸亏天罡正气功的防御,才能抵挡得住如此爆炸。不过为了抵挡爆炸的冲击力,我的内劲是已经消耗完了,接下来的冲上山顶剿灭东瀛忍者的任务,就要交给你了……”南宫牧野气若游丝地对东方烈阳说道,接着就晕了过去。

  “师父!……”贺雨扬和叶星宇见到南宫牧野的情况大惊失色。东方烈阳说只是内劲消耗过度体力不支晕了过去之后,他们放能稍稍安下心来。只是事与愿违,东瀛忍者们并不会让他们轻松下来:“全都去死吧!放箭!……”

  那片空旷的土地两侧高地,埋伏着数十名弓箭手拈弓搭箭瞄准着东方烈阳众人,眼看倾盆箭雨就要从他们头顶落下,东方烈阳看到那高地的弓箭手出了东瀛忍者,还有一些事武林正道的人们。“各位正道掌门弟子,何必再屈服于东瀛忍者们的摆布?我们已经研制出来噬心丸的解药了!希望你们不要再被东瀛忍者们所要挟了!”“各位,我就是最好的例子,逍遥谷的东方神医和毒龙教蓝教主已经成功研制出噬心丸的解药,你们不要再被东瀛忍者们所要挟了!……”此时灵鹤门掌门站了出来,对高地上各位武林正道的人说道。

  “你的话太多了!……”高地上的藤武大喝一声,拈弓搭箭并使出雷神疾一式,一箭便贯穿了灵鹤门掌门的心脏。“各位武林同道们,反抗吧!……”高地上的武林正道见到灵鹤门掌门惨死,都号召着倒戈攻向东瀛忍者们。

  “哼,这些叛徒,一个不留!还有地面的那些杂碎,也要消灭掉!……”不知从何时开始,一个独臂男子站在大部队的后面,轻盈地站在一棵树顶上,接着便是鹰击长空的气势直扑东方烈阳大部队而来。

  “伊贺?!……”东方烨和唐枫顿时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