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十哥,蒙古族与满族都是马背上的民族,能骑善射,十三哥已经答应教我骑术了,你就教我射箭好不好?”突然想起到了营地之后康熙会带着一群人去射猎,自己要是不能玩的话岂不是很没趣,就是拿着弓箭在人群屁股后面吊着也好啊。

  “你不是会射箭吗?记得上次去上武课时师傅说过,你每月也要去上四次课的,难道还不会射箭?”十阿哥本是来兴师问罪的,还没张口就被筱白扯开了话题。

  “你看我骑术就知道那些师傅们有多偷懒了,以往我都是与姐姐们玩游戏的,师傅们也不管,后来姐姐们都出嫁了,我就很少去了,这功夫也就荒废了。”好在筱白最近恶补了筱白格格的履历,否者谎话能不能编圆还真是个问题。

  “唉”,十阿哥与十三阿哥同时叹了口气,“平日里看着什么都行,精灵搞怪你也最拿手,原来这学堂里的东西是一点没学到,一手烂字也就罢了,骑射也是这般拿不出手,唉。”十三阿哥深深的打击着筱白的自尊心,对于这个文采斐然、武课更是不弱的十三阿哥,筱白也是无话可说,实在差的太远,这皇子的教育果然都是优良。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筱白直接帮十三阿哥做了个点评,一脸苦笑,你要是跟我比电脑、打字,我能让你自卑的撞墙,可这骑马射箭毛笔字,我确实不如一介草民呢。

  “什么?”十阿哥不明白筱白怎么说了这么一句。

  “呵呵,也不用这般沮丧,以你的聪明伶俐劲儿,再加上我与十哥的帮衬,待到营地之时肯定还给蒙古王子一个秀外慧中、文武双全的筱白格格。”十三阿哥笑的很是爽朗。

  “走吧,回去吧,四哥他们要是商讨完了就惨了。”十阿哥有些担忧的望着前面的那辆最为华丽的马车,那匆匆从各处赶去的仆人表明,各位阿哥、大臣们恐怕要出来了。

  十三阿哥与筱白也明白了,两个侍卫把筱白护在中间,众人打马回奔。

  四阿哥与八阿哥刚出康熙的车帐,就看到草原上一行人突兀的疾驰,马蹄下尘土飞扬,带头的赫然是十阿哥,再看后面还跟着十三阿哥。两人正在不解为何这两人会在一起,忽然想到两人的共同点是筱白,抬头远眺,两个侍卫之间若有若无的影子不正是被胤禛告诫不能出马车的筱白吗。

  “筱白?”太子也是跟着出来,一眼就看穿了草原上的那几个人的身份,最让他惊讶的还是筱白的骑术,上次出来时还不敢骑马,这次已经能小跑了,“进步不错,草原上的女子就是比那些汉人胆大,这样的民族才能教育出最勇猛的战士。来人,赏筱白格格上等马鞭与马鞍,再去挑一匹西域贡马一并送过去。”

  没想到太子赏了筱白这么多东西,胤禛与胤禩互相对看一眼,恭维了几句后也是各自回营。

  筱白回来后一直忐忑难安,生怕四哥会来问罪,等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动静,也就开心的赏玩起太子送来的马鞭与马鞍。“不愧是御用之物,啧啧,这般精细,这般坚韧,这般华美。”

  听着筱白整整赞美了一晚上,间儿与文红的头都被她唠叨肿了,赶紧催促着她说是该歇息了。

  “什么时辰了?”筱白端详着马鞭。

  “戌时四刻。”

  算算时间,才晚上八点!这就让我睡觉啊,怎么可能。

  “你俩随我下车,提上灯笼,快点。”筱白换了骑马装与马靴,出了马车又前后侦察了半天,确保不会跑出**女眷们的马车范围,才以自己的马车为中点,选了一条长约一百米的线路,让文红与间儿一人提个灯笼站到两头。

  “间儿帮我数着,每次我跑回来你就加一,明白吗?”看间儿似懂非懂的点头,筱白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开始慢跑。

  “一”

  “二”

  “三”

  ……

  “十”

  筱白听到十立刻停了下来,弯腰喘着粗气,嗓子里刀割一般,额头上汗水茂密。间儿赶紧又是擦汗、又是倒茶,筱白摆摆手,示意她什么也不需要,现在就需要氧气,那些都得等她喘够了才轮的上。

  “这又是做什么呢?”军靴跑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然后就是一道熟悉的声音。

  “呵呵,四哥。我锻炼身体。这就回去。”说完拉着间儿就往回走,不敢看四阿哥的脸色,不看也知道,好不到哪里去。

  “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是吧。”两步就超过了筱白,挡在她身前,冷冷的话语中怒气明显。

  “我,我只是不想在查鲁哥哥面前丢人,我骑射都不好,身子更是风吹就倒。”筱白确实有些委屈,这也是实话,可事实是不是她不想丢人,而是不想露馅儿,这才努力锻炼的,否则以她米虫的性格,能这么勤快吗?

  四阿哥没有立即回话,看了看筱白身后的间儿,再看着筱白苍白的脸色、额头的汗珠,脸色终于缓和了下来,接过间儿手中的手帕,给筱白擦了擦汗,“你倒是有十弟的耐力,大晚上的还练功,骑射不是都有人教了吗?赶紧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若是惹了风寒我可要禀奏皇阿玛实情的。”

  “原来十三阿哥已经将自己出卖,不过四哥语气虽不善,但行动已经表明默认了自己中午跟着十哥与十三哥学骑射了,哈哈”筱白在心里狂笑,这也算阶段性胜利。

  回到马车里的筱白乐开了花儿,得意的翘着小尾巴,一边还憧憬着立马就能摘掉“骑驴”的帽子了,说不定到了围场,自己也能射头梅花鹿之类的呢,再不济也是山羊吧。

  看着又犯了失心疯的格格,间儿与文红也是抹掉额头的汗水,使出浑身解数劝筱白睡觉。

  【八阿哥营帐】

  八阿哥与九阿哥、十阿哥、十四阿哥围坐在桌旁,眉宇间都不轻松。

  “八哥,太子对筱白的举动有些奇怪啊。”九阿哥率先打破僵局,一边把玩手里的佛珠,一边玩世不恭的看向八阿哥。

  “是啊,以往都是不闻不问,见面也是蜻蜓点水的打个招呼,自从上次中秋大宴,突然对筱白热络起来,今天更是赏了一大堆东西。”十四阿哥紧皱眉头,这时候太子的动作不得不防啊。

  “不止,还说了一些寓意不明的话语。我看太子是在利用筱白不记得以前的事来从做布置,这次依然是查鲁王子前来拜见,他是筱白的亲哥哥,而以前的巴哈图王子与筱白只是异母兄妹。”后面的话八阿哥没有说下去,既然大家都已听懂,就没有必要把那些可招致杀头之祸的话挑明。

  “你是说,太子有可能想让筱白嫁给她做侧福晋?这怎么能成!”十阿哥情急之下竟然摔碎了茶碗。

  “也不是不可能的事,皇子的侧福晋当然担不起筱白的身份,但如果是太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八阿哥的话如同一枚炸弹,炸的十阿哥与十四阿哥遍体鳞伤。

  筱白是他们最宠爱的妹妹,自小一起玩闹,他们连十五阿哥与十七阿哥的嫡福晋都觉得配不上筱白,更何况是太子的侧福晋,太子已失人心,筱白嫁给他还不如嫁给十五阿哥来的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