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对龙啸羽的事情,李智多少有些耳闻,毕竟是一个班级的。

  他的女朋友闻倩是医科专业的系花,长得美貌,身材也很好,性格活泼好动。追求的人员,几乎能组成一个加强连,其中不乏有钱人。

  可闻倩对这些人完全的不屑一顾,反而倒追龙啸羽。不知什么目的,龙啸羽欣然接纳了。

  现在突然听到闻倩居然死了,好像还是有了身孕,李智在倍感惋惜的同时,也是深深的纳闷。

  “到底怎么回事啊,他们两个的关系不是挺好的吗?怎么突然间就死了,太让人震惊了。”

  回想星期五放学时,好像还见到闻倩了,李智急忙的问道。

  “具体原因不清楚。我和女朋友在公园里散步的时候,就看到警察从湖里面打捞了一具尸体。当时还没有戒严呢,我匆匆的打量了一眼。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尸体就是龙啸羽的女朋友。只是,没有看出有身孕。后来,经围观的老妈子解释,才知道她已经有了最少三个月的身孕。我一直很纳闷,依照她的性格,什么事想不开啊,怎么会寻死路,还是带着孩子一块。”

  “过了有五分钟后,突然来了有三十多位警察,把现场戒严了。所有的通讯工具都不允许使用,甚至还命令所有人把手机和拍摄设备上缴。事情发生时也就是上午九点来钟,到现在电视上、网络上没有一点动静,应该是有人把这事给屏蔽了。”

  辛伟一边解释着,一边操作着电脑,打开了一个个的论坛寻找着。

  “我对闻倩的家世了解一些。她爸妈都是老师,家庭也算是殷实吧,当然不能和龙啸羽这种富家公子相比了。当初,他们俩在一块,就有人评价,闻倩是典型的傍款。甚至于猜测,闻倩没有好下场。”

  “实话说,我不赞同他们在一块,毕竟身份差距太大了。像龙啸羽这样的,一定会选择门当户对的。闻倩算什么?就算是有孩子又咋样?……不评价她了,逝者为大。我推测,闻倩之所以出这事,一定和那些狗血的情节差不多。索要赔偿款,要求男方负责任,甚至于喋喋不休,穷追猛打。在这种冲突中,难免的出现情绪暴动,甚至于因为反感伤人。具体的缘由我猜不出来。不过,有一点,那就是欲求不满,贪欲太强。总之一句话,都是老头票惹的祸。”

  马少秋睁着朦胧睡眼,捏着下巴,一副沉思状,像是老道的侦探般,一通讲述。

  听到两位‘室友’的讲述,李智心中突然升起一片凄凉。花一般的少女,还没有享受生活,就这样的死了,非常的让人感到惋惜。

  “按照现在的社会状况,龙啸羽金屋藏娇不是不可能吧?有上三个五个的小情,说的过去啊,怎么做这么绝呢?”

  想到傍款的女人大有人在,李智赶忙的问出心中的疑问。

  马少秋看了李智一眼,轻轻的摇摇头,嘴角露出淡笑,解释道:“这事若是发生在龙啸羽结婚之后,说的过去啊。但问题是,他现在还没有结婚呢。时间上有冲突啊,并且干系重大。”

  马少秋说到这,顿了顿,带着老谋深算的笑容看着李智和辛伟。

  李智两人被吊起了胃口,忙不迭的问道:“这和时间有什么关系啊,快说。”

  “唉”

  马少秋叹口气,说道:“其实,像龙啸羽这样的,这一辈子也挺悲哀的。他的一切行为都得服从家族的利益,始终以家族利益为重。说白了,有些事他也是身不由己。像是在学校内,他骄纵跋扈,何尝不是历练呢?连咱们这些学生都不能降伏,他还有啥资格问鼎家族的掌舵权?他现在就是在培养心性,冷血无情。”

  “说闻倩这事吧。龙啸羽想要掌舵整个家族,必然会选择最有助力的老婆,也就是门当户对的家族。传说中的家族联姻,强强联合。闻倩这时候出现,就成了羁绊。玩玩可以,当真的话,万万是不可以的。龙啸羽必须给将来的岳父家留下一个好印象,任何抹黑他形象的人或者家族,都会受到打压。这就是时间上的矛盾。若是龙啸羽结了婚,得到了岳父家的强援,再找情人,影响力小的多了。现在各种负面消息被抹杀掉,估计就是他的家族在后面发力了。”

  李智听着这段解释,神情一愣一愣的。他真是没有想到,这里面还有种事。他出身在普通的工薪家庭,从未向这方面考虑过。

  李智不由得再次将马少秋审视了一通,这个从来都是睡不醒的追星族,怎么就能理解的这么深透呢?难道他也是从大家族、大势力出来的?若是那样的话,他为什么要居住在学生宿舍呢?

  察觉到李智的视线,马少秋轻轻一笑,精神面貌再次的变得萎顿不堪,就像是以前睡不醒的样子。

  伪装?

  看到马少秋的样子,李智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词语。这小子真的是在伪装,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短短的时间内,听到的,看到的,感觉到的,都让李智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他突然的发现,自己对这个社会认知的是那样肤浅,上不得台面。

  “唉”

  在心中叹了口气,脸上的笑容再次的浮现,李智说道:“少秋,小伟,我要搬出去住了,找了一个新住处,特意的过来跟大家道个别。只是孙凯不在,你们给他说声吧。”

  “什么?”

  猛然间听李智这么说,马少秋和辛伟噌的站了起来,脸上带着震惊和不解。

  “事情有些突然,没来得及跟大家打招呼。”

  李智带着歉意说道。

  “你不会是找女朋友了吧?哟,理解,理解,非常理解。你早就该行动的,凭你的能力早就该‘脱处’了。”

  不等李智解释,辛伟已经给李智找好了借口。他对着李智挤眉弄眼,好不暧昧。

  “我先把东西拾掇过去。下个星期天,若是没事,我请大家喝酒。”

  既然辛伟如此讲了,李智也不多费口舌。

  “有空带来让大家见识见识啊,你小子找的妞,一定差不了。等你有时间了,我们过去给你温居,好好的乐呵乐呵。”

  听到这话,李智在无限感动中露出苦笑,满肚子的苦涩。

  我那个哪是女朋友啊,我是用很荒唐的要求换来的。还不一定能够坚持多长时间,就会被扫地出门。

  ……

  李智的东西没有什么好收拾的,被褥不要了。用皮箱把书本等东西一装,李智的全副家当收拾齐整。

  马少秋和辛伟亲自把李智送到了学校门口,与李智道别。

  路径的同学看着李智拉着皮箱,纷纷的心生猜测。李智这是干嘛去啊,难道要休学?或者说是已经找到了对口的岗位,开始工作了?

  有人羡慕,有人愁,有人欢喜,有人忧。

  李智毫无阻拦的就回到了辛凌的别墅,进入了自己的新住所。

  这短短的时间内,李智的新窝已经被整理的一新。床铺被褥、家电电器应有尽有,甚至于还开辟出卫生间,浴室。

  看到房子内的变化,李智眼前一亮,心中有些小小的感动。

  自己现在宛然就是一个‘骗子’,这辛凌居然还采取如此的礼遇政策,李智不由得发自内心的钦佩。这女孩子果然是了得。

  匆匆的规整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李智端着杯水坐在了沙发上和小音音探讨起来。李智的心中有好几个疑问,需要好好的问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恍若就是在‘傍款’。结合闻倩的遭遇,李智心有不安。

  “小音音,说一下你的想法吧,为什么要让我进入到这里,我感到有些憋屈啊。”

  意念进入雷电芯核空间,李智带着质问的口气问道。

  “嘿嘿,宿主,再解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先问一下你是怎样理解女人‘傍款’‘傍权’的?”

  小音音干笑两声,眼中闪着精光,大局在握的问道。

  “嗯?”

  听到反问,李智沉默了。李智曾记得,自己曾经在某个时间段寻思过这事,还做了笔记。只是时间有些长了,记忆有些模糊。当时,自己是一副什么心境来着?

  足足的沉默了有十分钟,李智说道:“这个问题好像都是心态的问题吧。有些人是真的好逸恶劳,喜欢这种不劳而获的调调。而有的人,所谋较大,他(她)们在得到一定物质基础的同时,还在从‘款哥’‘权爷’身上榨取着精神营养。”

  “但凡是有能力供养‘外室’的‘款哥’‘权爷’,相较于一般人,一定有着过人之处。从才华到修养,从能力到手段无一不是各中的好手。他(她)们有时就像是一位老师,经验丰富,手段老道,心思细腻。跟在他(她)们身边,不知不觉间就能让人从内到外的得到提高,得到升华。当然这是说有益的方面。”

  “另一点,若是‘款哥’‘权爷’从事恶事,一旦东窗事发,跟随他们的人定然受到牵连,甚至于沦落到万劫不复之地,永不得翻身。”

  “嘎嘎”

  小音音怪叫一声,问道:“还需要我解释吗,你已经自己回答了。相较于你记忆深处的阐述,你现在认知的要深刻一些了。”

  “哦,哈哈”

  李智哑然失笑,原来是这个原因啊。

  辛凌和老爷子明眼人一眼就知道有点势力,自己跟在他们的身边,宛若就是拜了师傅。自己能够从他们的身上学到一些东西,来实现自我的提高。虽然看似名声不好,成了‘傍款’一族,但得到的好处却是实实在在的。

  “宿主,你的认知还是有点漏洞,你现在不是‘傍款’,你们是合作关系。”

  在李智心宽不已的时候,小音音再次的插话。

  “哦?怎么讲?”

  李智心生疑惑,谦虚的问道。

  “我从你的记忆中,搜到了‘供奉’一词,你现在就是这个情况。辛凌一家供你住宿,而你却还是担着医治老爷子的责任。这是互利双赢的,完全的合作关系。辛凌留你在这,就是心存侥幸,希望你能够治愈老爷子。供奉之职,用在你身上尤为的合适。”

  李智点点头,吁出一口气,端起杯子,饮了一通。

  听了小音音的一再讲述,李智的心态有些变化,确切说是角色的转变。自己不是来吃白食的,毕竟这里面自己还担任着‘医生’的角色。

  “供奉?”

  重复了一下这个字眼,李智问道:“小音音,你说我能够治疗阿尔茨海默症,就我现在的等级能做到这事,有点悬吧?”

  “是,根本就不可能。昨天你的【体质】【运用生命能】刚刚提升到—90%,还是弱于【低等】。按照每天5%的提升幅度,二十天之后,你将进入【低等】。到时,将拥有新的能力。难道二十天你坚持不了?在这段时间,感受一下大家对你的态度,未尝不是心态的历练。”

  小音音毫不隐晦的将李智的情况讲了出来,顺便的提了一个要求。

  一想到要遭受二十天的白眼,李智还真是感觉全身难受。白吃、白住、还没有任何的动作,果真是能够感受到世态炎凉,人间冷暖。

  “好吧,脸皮就在这科开始锤炼吧。无颜者,得天下!”

  李智很无奈的接受了现实,带着哭笑郁闷的闭上眼。

  ps:在写这章的时候,就有些犹豫,要不要写出来呢?在网文出现这种论述性的段落,对整本书影响还是比较大的。思来想去,还是把他写了出来。实话说,这章最大的作用就是给主角正名,同时为下文做点铺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