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见骆方终于松了口认他作老师,伏承天洋洋得意,仰天又是一阵大笑。

  骆方现在也知道,伏承天这位老师刚好和温茂相反,非常喜欢尊师重教的学生,对他尊敬,他往往会很高兴,什么事都好说。

  伏承天笑了一阵,满天欢喜地道:“徒儿,我这个老师也不称职啊,现在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哦!”骆方连拱手道:“老师,我叫骆方,骆是骑马的‘马’加上各位的‘各’,方是方法的‘方’。”

  “嗯。”伏承天点头,“老师我的名字你已经知道了,但是,有一点我要先给你交代清楚,你千万不能在任何人的面前提起我的名字,更不能说我是你的老师。”

  “为什么?”骆方一脸诧异。

  伏承天摇头:“不为什么,以后你就知道了!”

  看见伏承天不想多讲,骆方也知趣的闭口没有继续追问。

  伏承天却是缓缓伸出手,拉住脸上垂下的黑色面纱,连同头上的黑色帽子一把揭了下来。

  骆方一怔,没有料到伏承天会突然揭开面纱,借着朦胧的月光,两眼直直的盯着眼前这张陌生的面孔,只见伏承天头发乌黑,天庭饱满,但脸上布满了皱纹,一道狰狞的刀疤从左脸的眼角一直拉到脖子,半边脸也因为受到影响有点拉扯变形。但伏承天却是用父母看着自己孩子的眼光静静地看着骆方,心中似是找到了慰藉。

  “在你面前,我也不用再遮遮掩掩了,既然你认我做老师,我自然会毫无保留的教导你,也不怕让你看到我的相貌,但还是那句话,不准对外透露任何我的消息,包括我的模样!”

  伏承天一说完,缓缓抬起手掌,一团原力从掌中升起,不住翻滚,骆方双眼注视着那团澎湃的原力,一道朦胧的月光照在两人身旁。骆方努力的睁大眼睛,但周围还是太过黑暗,只知道那原力不是透明的,但根本辨识不出是什么颜色来。

  伏承天掌中正自翻腾的原力突然开始有节奏的波动,只是眨眼功夫,变成了一根圆锥形状,伏承天随意的一扬手,“嗖”的一下,那道圆锥形状的原力直直的飞了出去,“噗”的一声射入一棵大树的树干。那大树突然发出抖动,但瞬间又停了下来。

  骆方瞧着那棵并没有倒下的大树,又转头看了看伏承天,后者一脸轻松的表情。

  “老师,这大树……”

  “你去摸摸就知道了。”伏承天背着手笑看着骆方。

  骆方闻言,满脸诧异的走到大树旁边,又狐疑的回头看了看远处一脸笑意的伏承天,伸出手轻轻触摸向大树……

  “轰!”

  一道沉闷的响声从大树中发出,无数的粉尘透过树根涌出了大地,向大树周围扑散开,那大树包裹着树干和树枝的完整树皮忽然变得松软,无力的弯曲垂倒下来。骆方毫无防范,站在树下,被无穷无尽的树木粉尘淹没,顿时看不见了人影。

  “咳咳咳……”骆方一边咳嗽,一边跌跌撞撞地从漫天粉尘中跑了出来,惊讶的对伏承天道:“老师,咳咳……这大树的里面竟然被你毁成了木粉,咳……可外面的树皮却完好无损!”

  伏承天微笑点头,解释道:“这就是变形原力的巧劲。一般的原力在伤到里面的时候,必然会损坏到外面,而变形原力就是用的巧劲,使原力集中,发挥出的力量却更巧更大。”

  骆方似有所思的点点头。

  “还可以这样使用变形原力,看好了!”

  伏承天今日好不容易得到个独一无二的弟子,显得很是兴奋,又开始亲自示范起来。他忽地伸出左手食指和中指,两指并拢往前一指,“嗖嗖”,两道原力分别从指中射出,这两道原力并不是并肩疾行,而是在飞射的过程中竟然开始相互交叉缠绕在一起,像是陀螺一样开始不停旋转,周围带起了一阵尖锐的气浪,而原力的前端却变形成了尖刺形状。

  “不断螺旋旋转的原力,两股原力相互缠绕,前方又是尖刺,这威力……”骆方心中越来越兴奋,目不转睛地盯着飞射而去的两道原力。

  “噗噗噗噗……”

  一连串响声不断发出,前方树木等植物只要一碰到这两道缠绕着的原力,全部拦腰断开。那原力势如破竹一路横扫,所到之处不管是粗圆的树木还是纤细的花草都不能幸免,残枝断木一路抛撒。只是一会儿,原力经过的地方所有东西都是只剩下了半截,那些只剩一半的花草还在不断摇曳,两道缠绕着的原力根本没有停下的势头,而是直接消失在骆方的视线里。

  骆方张大着嘴巴,瞪着这位新老师伏承天,道:“老师,这原力不会停吗?像是根本没有阻力一样,飞的都看不见了!”

  伏承天微微一笑,双手比划道:“这两道原力相互交叉缠绕,呈螺旋之力不断旋转飞出,加上前方又是尖刺形状,当然大大的超出了平常的原力,可以飞出比普通原力十倍甚至还要更多的距离,而且力量在飞行中损耗的很少。这才是关键。”

  骆方听了伏承天的解释后,心中窃喜:“刚刚我还在犹豫,现在证明,这个老师我是跟对了!”忽然转念一想,骆方心中惊喜,道:“老师,那我是不是可以用这种方法冲击我的第一道封印?”

  “当然可以!用这种方法,不但冲击的时候力量猛,而且所用的原力也少,可以说是事半功倍!”伏承天肯定道。

  骆方再也遏制不住,激动道:“老师,徒儿想先告辞,马上回去试试!”

  伏承天知道现在骆方是离不开他了,喜笑颜开地道:“好,不过你在运用意识勾画图案时,不一定先画图案再用原力去套,也可以用意识直接在原力上勾画,那样效果更好,而且更快。”

  骆方狂然大悟,心道:“对啊!这么简单,怎么自己没想到呢!嗯,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幸亏有老师给我指点。”

  想到这儿,骆方心中一动,对伏承天询问:“老师,那你冲击封印的时候,是不是也像这样使用原力,费不费力啊!”

  “费力!”伏承天一怔,随即傲然道:“不费力,但研究原力变形的时候倒是费劲了心血,那时我心里难受的差点吐血。可自从变形成功后,我第一次冲击刚武者,一次就成功了,休息了一天后,第二天开始冲击劲武者,十天后也成功了,后来冲击烈武者时才慢下来……”

  “啊!”骆方听得目瞪口呆,“两天就突破到了劲武者,老师简直是……,我想都不敢想!”

  骆方却不知道,在没有成为武者以前,伏承天可是在原力变形上积蓄深厚,可以说有了很深的造诣,自从知道异能者可以突破武者后,伏承天也尝试着穿过印记里的重重阻碍,终于看到了那所谓的封印,凭借着可怕的变形原力,他冲击封印自然是水到渠成,所以一连轻松突破两道封印成为劲武者也就不足为奇了。

  看到骆方的发呆样,伏承天也不禁一阵得意,笑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你自己回去慢慢试一下,别太着急了,记住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骆方恭敬答应,与伏承天告别后转身离开树林。

  星月朦胧,树林外的半空中飘着浅白色的雾气,正缓慢浮动着,更衬托出了这片树林的神秘。

  走出树林后,骆方抬头看了看夜空,又转头看向树林。

  “老师怎么会一个人住在这里面,是在这儿隐修吗?或是在躲什么人?”

  骆方心中迷惑,但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只是挠了挠后脑勺,转身离去……

  回到自己卧室后,骆方激动难耐,忙盘膝坐在床上,意识马上进入了印记,一道滚滚的透明原力被调了出来,骆方控制着这道原力“嗖”的一下轻车熟路的向印记深处冲去……

  只是一会儿,透明原力冲到了第一道封印前停了下来,这道结实的蜘蛛网封印如今已经断去三十多根网丝,但仍然牢固异常,四面延伸开,牢牢的挡住了骆方去路。

  “开始变形原力!”

  骆方集中意识,围绕在那团悬浮着的原力周围,像伏承天所教,就在原力上开始熟练的勾勒图案。片刻,一个圆锥形状的空心图案紧紧的包裹住了原力,骆方马上把意识形成的图案消融掉,一个圆锥形状的原力赫然出现在印记中。

  “给我击射封印!”

  骆方深吸一口气,心中暴喝,圆锥原力猛的一下冲撞上去……

  “嘭!”

  封印一震,摇晃起来,一根网丝断裂开,圆锥状原力也跟着消散,骆方见状惊喜万分。

  “嗯,竟然一下就冲断了一根封印网丝!再来!”

  这次,骆方充满了信心,一面从原力漩涡中调出原力,一面想着如何运用刚才的方法冲断更多的网丝。

  “如果使圆锥原力能旋转起来,应该能崩断更多的网丝!”

  骆方信心十足,意识不断勾画着图案,不一会儿,一道外面刻有旋转螺纹的圆锥形原力又已成型。

  “这个应该可以了,通过外面的螺纹使圆锥原力在飞行的过程中,遇到阻力后自动开始旋转。”

  骆方不再多想,赶紧控制原力“嗖”的一下冲向封印……

  果然,这带有旋转螺纹的圆锥形原力在飞出后就开始旋转,随着速度加快,旋转也开始越来越快,等到了封印处时,已经处于高速旋转的状态,周围带起一层薄薄的气浪。

  “嘭!”

  原力再次撞在封印上,封印开始不住颤抖,发出“吱吱”的声响……

  “嘣嘣嘣嘣……”

  响声不断传出,一根根封印网丝接连断裂,骆方顿时心花怒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