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阵法师
作者: 天子无为
字体: 特大
颜色:          

  四周寂静无声!

  水如烟双眸流转,黛眉微皱,打量着面前的师侄。“刚才他的手印是不动根本印,我绝对没有看错!”心中暗道。

  雷宇此刻心中异常紧张,也不知道水师伯究竟在想什么。

  “小子,一会你师伯问及你关于九字真言的事情你就否认,千万不能说自己学会了‘临’字诀。”脑海中突然想起了麒麟的声音,听起语气似乎很严重。

  水如烟脑海中在回想着九字真言的相关事情,越想越不对劲,师门典籍记载,此秘术需要步入天命期的修士才能修炼。因为这种秘术关系到天地之能,如果不能沟通天地大势,那是不可能修炼的。她目光再次转向雷宇,相对于几个月前,这小子变化很大,越发的看不透。

  她向起走了几步,随即单手一挥,一快冰突然出地面升起,形成一把透明的椅子,折射着北川之书上的光芒,显得那般的绚丽。

  “小子,你学会了九字真言?”水如烟淡淡的问道。她强忍这情绪,这个时候要是太激动的话吓到对方那可就得不偿失,九字秘术可是阵法门数千年流传下来的一套神秘功法,威力如何无人得知。

  雷宇连忙摇了摇头,道:“水师伯,我就是想学也学不会啊,也就学着结手印。”

  “真的?”水如烟目光闪烁,死死的打量着雷宇。

  “千真万确,就算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欺骗您啊!”雷宇面色诚恳的说道,这种情况下一定稳得主内心的紧张,尤其是呼吸,要是露出了破绽那就问题大了。

  水如烟双眸转到,忽然一道神识探出。

  许久过后,她眉头紧皱,暗道:“难道自己看走眼了?”刚才探查的结果表明,雷宇身体一切正常,丹田空空,五脏内也只有五行之力。

  看着站在一旁的雷宇,单手一挥,一把寒冰椅出现在雷宇身后。

  “坐...”

  雷宇不敢怠慢,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瞧出什么,刚才对方神识探查,也不知道麒麟老大有没有没发现。此时,他心中越发的担心,脸上再也无法表现的那般淡定。

  “身体不舒服?”水如烟突然问道。

  雷宇身体一震,慌忙的摇了摇头。

  “水师伯,您认识我父母?”

  水如烟脸色微变,目光望向雷宇背后的北川之树。过了许久,才收回表情,道:“你母亲叫骆慕冰,也是一名孤儿,被我收养,一直待她如亲生,可是...”

  雷宇没有出声打扰,细心的听着。

  “有一天,一位陌生的男子出现在冰川之海,但是他已经是奄奄一息。”水如烟神色动了动,闪过一丝杀意,但是很快又恢复了过来。

  “那是我父亲?”

  水如烟转过目光看着雷宇,旋即点点头。

  “他名为轩辕隍宇,这个姓氏在这片大陆很少,几乎都没有听说过。”水如烟皱起了眉头,继续道:“当时见他身受重伤,也不忍心让其死去,便允许他留在天雪宫疗养。”

  说道这里,水如烟便停了下来,站起身向外走去。

  雷宇并没有再追问,现在知道自己的父亲的名字,也知道了为什么胸口这枚玉坠上会刻着“宇”字。

  “轩辕?”雷宇口中喃喃道。

  “小子,轩辕乃是一种尊贵的姓氏,而你和骆冰体内头流淌着轩辕家族的血。”麒麟似乎很激动,它的举动让雷宇大吃一惊!

  “你知道我父亲?”

  “不知道?”麒麟的回答很干脆。

  “可是你...”

  “别问了,你现在就叫做雷宇,也不要对外说出你的真实姓氏。”

  雷宇很想问为什么,但是以麒麟的脾气是一定不会说道,要是惹毛了它,又会好多天装死不理人。

  “难道就家族遇到了什么麻烦?亦或着背仇敌追杀?”雷宇心中猜测着,但是这种东西自己又没有根据,随之对自己的身世越发的好奇!

  靠坐在北川之树旁,抬头望着那五彩的树枝,心中一片疑惑!

  沙沙~!

  一阵寒意袭来,雷宇本能的收了收衣领。

  “雷宇...轩辕宇?”口中喃喃道。我的家族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除了我和冰儿那还有没有其他的人活下来?

  ...

  这一夜,雷宇陪着骆冰在天雪宫四处游玩了一番。说是夜晚实际上在这里还是一片白亮,据骆冰说,这里一年之中只有几个月有黑夜白昼之分,其他时候就都是白天,要不就都是黑夜。

  面对这样神奇的自然景象,雷宇可是大吃了一惊!

  “雷宇哥哥,过几个月进入黑夜的时候,我们还可以看到一种很神奇的光,它五彩缤纷,形状不一,绮丽无比。极光有时出现时间极短,犹如节日的焰火在空中闪现一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有时却可以在苍穹之中辉映几个小时;有时像一条彩带,有时像一团火焰,有时像一张五光十色的巨大银幕。反正就是很神奇很神奇!”骆冰最后站起来,挥动双手比划着,难以形容那种美感。

  雷宇心中也有一丝向往,听骆冰的描述,那一定很美丽很美丽!

  “冰儿,你知不知道我们父母的事情?”雷宇突然问道,看着骆冰欢快的样子,他心中总是有着一丝担心。自己家族似乎被某个势力盯上来,现在他们的身份还不能透漏出去。

  闻声,骆冰摇了摇头。

  “师父,说我是捡回来的,她也不知道我家人的情况。”

  雷宇点点头,心道:“我这妹妹真是天真的可爱,心性也太纯洁了。”随之一想,水师伯这样做也是为了她好,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轩辕家族一定遇到了什么危机,以后自己要是不幸死掉,家族还留有血脉。看了一眼骆冰,心中暗道:“就让她这般懵懂无知的生活下去也好!”

  “哦,看样子我们都不知道父母的事情。”雷宇笑道。

  忽然,周围没有声音,只见骆冰盯着雷宇,小嘴巴撅的老高。

  “你怎么了?”

  “哥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

  雷宇心中一慌!这丫头虽然纯真,但是她不傻,相反,她还很聪明。

  “没有,我和你一样,今天才知道你是我妹妹,我能知道什么事情?”雷宇解释道。

  “嘻嘻...哥哥,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我一定会帮你的。”骆冰收起了不悦的表情,破颜笑道。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