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吃过饭之后,陈梦鸥陪父亲下象棋。孙大娘陪着赵雅萱聊了很久,从她的一言一语中,了解到这个女孩的本性不坏,但是还没有能够十分的确定,这都是因为她还在失忆当中,一个人在失忆后和失忆前是有很大区别的。孙大娘就曾经见过本村的一个人失忆前是粗暴的老虎,失忆后变成温顺的绵羊的。

  农家的节息时间是很早的,陈梦鸥与父亲下过三盘棋之后,就回房去睡了。回的是东面那一间,西面的一间是一开始就安置被救女孩赵雅萱的。

  而陈梦鸥的家只有两间房,仓促之间,也只能将就着和他的父亲在一起睡一夜了,让孙大娘去和赵雅萱睡在一起,这样才能就近保护她不会悄悄溜走,这样子失忆的女孩如果流落到外面,那可就让他们一家子都不安心的。

  和赵雅萱睡在一起的孙大娘就睡在炕的外头,一开始也不敢睡得沉了,老是隔一段时间就睁开眼看看身边的人儿。反倒是赵雅萱因为当天对孙大娘的印象不错,消除了戒备之心,一躺在炕上就眯上眼沉沉睡去。

  孙大娘几次睁开眼都看到赵雅萱因呼吸而起起伏伏的胸部,还有那俏脸上露出的淡淡的微笑,不由得一阵失神,到后来,终于抵挡不住睡神的诱惑,安心的睡着了。

  就在孙大娘因为做梦而咧嘴大笑时,忽然被一阵吵闹的声音给惊醒了。她立即坐起身,向身边一摸,坏了,赵雅萱不见了。睁开眼一瞧,果然身边的人儿已经没有了踪影。孙大娘立即出了这个房间,寻找那个从厅里传来的声音的来源。

  孙大娘这不看还罢,一看,那是气得两眼冒火啊。

  大厅里的灯已经被点着了。在灯影摇曳之中,那个本来睡在她身边安安静静的赵雅萱此时就在那里翩翩起舞,她左手持洗衣棍,右手持大勺子,舞姿倒也不错,如果忽略她手上的两样东西的话。当她停止了这短短的舞蹈之后,在厅里头的一张凳子上胡乱敲击,噼噼啪啪,响个不停。这好像只是她在试探,敲击了几下,似乎就找到了感觉,敲出来的声音居然有了一点节奏感了,如果不是在三更半夜里,那将会给人一种不同寻常感觉。

  孙大娘看到赵雅萱这个样子,二话不说,立即大步上前,想拿下她手中如今被她当鼓槌用的洗衣棍和大勺子。

  赵雅萱看到孙大娘的到来,就停止了继续敲击那第凳子,用洗衣棍和大勺子互相交击,发出沉闷的噗噗声,口中念念有词。

  就在孙大娘即将近身的时候,赵雅萱忽然用洗衣棍指着对方,那架势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意味。

  “呔,来者何人?快快通名上来,本帅不杀无名之将。”赵雅萱有说有唱起来。

  孙大娘还没有开口,她又来了一个鼓点模拟,口中为自己伴奏“当当当七锵七。”

  孙大娘听了赵雅萱这番开场白,还真是被吓愣了,她……她……她居然演起戏来了。过了一会儿,才傻傻的问道:“喂,你搞什么啊?”

  赵雅萱对她的话,不理不睬的,继续问道;“呔,快快报上名来。”

  孙大娘见她不依不饶的,一时也是玩兴大发,开口问道:“你是何人,竟敢如此撒野,快通上名来。”

  赵雅萱道:“吾乃吕布是也。”

  孙大娘心中道,贺,你是吕布,我还是关羽呢。当下为了哄她,一时之间也想不起要做个么角色,听到吕布,就想想那个传说中的三英大战吕奉先来,于是她随口回答道:“呔,吕布听着,吾乃关羽关云长是也。”

  “你可敢与我一战?”赵雅萱还是用洗衣棍指着孙大娘。孙大娘还没有答话,就看见东面的房间里,陈梦鸥与陈老四父子一同走了出来,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吵都吵醒了啊。

  他们睡眼迷蒙的出来,看到了大厅里二女的对峙,还搞不懂是什么状况呢。

  陈梦鸥被人吵醒,脾气变得有点暴燥,咒骂道:“吵死了,你们干什么嘛,要玩也等大白天啊。”

  陈老四也道:“就是,快点回去睡觉,明天还要干活呢。”

  “呔,后来的两人报上名来。”赵雅萱看到陈梦鸥还有陈老四,又在那里大叫大大嚷了。

  孙大娘暗自好笑,这小妮子,真是“好战”啊。她回答道:“吕布,稍安勿躁,待吾等商量商量。”

  赵雅萱:“去吧,别让我等到花儿也谢了。”她保持着那个姿势不变。

  孙大娘还有陈梦鸥以及陈老四一阵无语,这个女孩说出的话,怎么那么高深。

  孙大娘招手陈梦鸥父子过来。他们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过来,好好的美梦就这样被打断,那种感觉,让他们很是恼火,只是吵醒他们的是一个女孩,这让他们难以对其发火啊。

  陈老四到了老伴身边就问道:“孩子他娘,到底怎么回事,刚才你们在干什么?怎么三更半夜的,搞出这么大的声音来,如果引起邻居的不满,那怎么办?”

  “孩子他爹,我也不想啊,那个赵雅萱不知怎么的,就跑了出来,她一个人的时候还只是敲凳子,看到我,竟然自称是吕布,想和我大战一场啊。”

  “娘,你答应了吗?”陈梦鸥在一边插口道。

  “还没有,不过,看样子,不和她玩一玩,她是不肯罢休的了。”

  陈老四开口道:“我看,我们不如将她给打晕了,那就不用那么烦了。”

  此话一出立即遭到孙大娘和陈梦鸥的反对。

  孙大娘扭了一下陈老四的手臂,狠狠的说道:“亏你想得出来,怎么能够这样对待小萱呢。她都已经失忆了,再打她打晕了,她还不得失忆得更加厉害了啊。”

  陈梦鸥也对父亲说道:“就是,爹,我绝对不同意你这样做。赵雅萱她已经够可怜了,我们应该多给她一点关爱才是。”

  “好,好,你们真是有爱心,我认错,行了吧?”

  “哼,说得那么勉强。算了念你是初犯,我不和你计较了。”孙大娘给了一个大白眼。

  “那好,现在我们就商量一下,谁扮演三英的哪一位。”陈老四终于和陈梦鸥与孙大娘达成一致。开口道。

  “我就是那位能够刮骨疗毒的时候安然下棋的关羽关云长。”孙大娘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

  陈老四当下就有意见了。“关云长那可是我从小的一个大偶像,不行,这个关羽得让我来演。刘备和张飞你们随便选一个。”

  陈梦鸥当然不敢和父母争,他说道:“我无所谓。”

  孙大娘却不同意陈老四来演关羽,说道:“我说老伴啊,你呢是这个一家之主,刘备也是三英当中的老大,这个角色刚好和你般配啊。”

  “哼,要我学那个用哭来赢得天下的刘备,不行。他那个特征在我们三人之中也只有你合适。”

  “嘿,你有我容易脸红吗,我就是要演红脸关公。”孙大娘寸步不让。

  就在他们争得面红耳赤时,在一旁保持着横棍而立的姿势的赵雅萱等得不耐烦了。她又敲击起凳子来。崩崩七崩崩七。崩崩七崩崩崩。将所有的目光都吸引到自己身上后。她才说道:

  “你们烦不烦啊,商量一个角色用得了那么久吗?”

  孙大娘对她说道:“吕将军莫急,关云长来也。”嘿,这就开始扮上了。为了避免伤到赵雅萱,孙大娘并没有拿什么东西作为兵器。

  陈老四见到他最喜欢的关羽已经被抢走了表演权,也是大喝一声,“呔,俺张飞也来了……”喊过之后,才想想现在已经是三更半夜了,连忙压低了声音。

  陈梦鸥真是没有想到自己得到的角色会是刘备。当下容不得他多想,就被母亲给拖着走向“战场”。

  见到孙大娘都没有拿什么“兵器”,两个大男人当然也不好意思拿“兵器”了。

  当三人将此时认为自己是吕布的赵雅萱围住时,她说道:“呔,吾吕布多日未曾活动筋骨了,来将报上名来。”

  孙大娘说道:“废话少说,来来来,咱先大战一场。”

  赵雅萱:“正合我意,呔,尔为何不拿兵器?”

  陈梦鸥连道:“赵姑娘,咱只是玩一玩,不要那么认真。”

  “吾乃吕布吕奉先是也,并非你口中的什么赵姑娘。”赵雅萱此时已经完全入戏了,出口‘纠正’了陈梦鸥的话。

  “好吧,那我们来‘打’上一场,然后好好睡觉吧。”陈梦鸥真的有些无奈,这什么跟什么嘛,半夜三更起来和一个失忆的戏迷演戏?

  于是乎,在陈老四一家子搬开了大厅当中的那张桌子后,腾开了一大块地方,刚好能够施展开身段。

  他们怎料到这假戏到后来……

  当赵雅萱看到围上来的三人都没有带兵器也丢开了手上的那条棍子还有那把勺子。也是赤手空拳。

  三人对于赵雅萱那都是存着怜爱之心,所以下手也是作作样子,而失忆的赵雅萱却为了有真实的效果,那都是真真切切的开打,这样一来就让这一家三口吃了不少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