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曲流觞飞扑而来正欲一掌将他置于死地却被飞掠而来的沈洛天一掌接住,双掌相击,沈洛天轻飘飘落回原地,而曲流觞一个筋斗倒翻出去,落地猛退两步,吐出一口血来。

  沈洛天再见他新仇旧恨齐涌心头,只恨不能一招将他置于死地,那一掌的威力自然可想而知,而曲流觞本也不会如此不济,但他激战在先,已耗费不少真气内力,这一掌接下,吃苦自是在所难免的。

  但曲流觞毕竟有过人之处,此刻仍大笑道:“沈兄,你武功虽胜我一筹,但比计谋你还差得远呢!你虽假死诱我为你平冤昭雪,我却在你假死期间灭了你前岳丈满门,并获得了万贯家财,此刻沈兄你是否痛心疾首愤恨难当呢?”

  沈洛天闻言浑身巨震,失声道:“你说什么?”

  曲流觞大笑道:“在场诸位除了沈兄与你那前任妻子之外都知之甚详,沈兄若不信大可问问你的好兄弟呀!”

  沈洛天转眼望去,只见众人无不神色黯然,垂首沉默不语,唯有燕归来双目极度冰寒,几乎将人心冻结,不禁霍然回首朝叶明珠望去,只见她双目噙泪,乞求的眼神瞧向雄霸天道:“干爹…他说的…可是实情?”

  雄霸天神色黯然,自知隐瞒不过,重重一叹道:“是真的!”

  “爹…”叶明珠惊痛之下,放声嘶呼一声昏了过去。沈洛天心头剧颤,不觉后退半步,低呼道:“明珠!”

  曲流觞瞧着他。目中蕴含着残酷的笑意道:“沈兄,如何?”

  沈洛天缓缓转过脸来,静静的瞧着他良久,他目光平静如水,但那已隐有一代枭雄气概的曲流觞却被瞧得毛骨悚然,如水煮火烧般难受,只觉他神色虽是平静无波却带着种奇异的慑人之感,令他不觉后退几步,却恰巧止于花亦飞身侧。

  慕娉婷失声惊呼道:“亦飞姐姐当心!”话方自出口曲流觞已一把将她拖到身前扼住花亦飞的脖子道:“慕姑娘巧嘴虽巧终究是晚了一步!哈哈哈…”

  笑声方起却被沈洛天的冷笑声压住,他冷笑道:“你以为我还会再受你的胁迫么?”冷哼一声,人已掠至两人跟前,一掌拍出,势如矢出,只朝花亦飞胸口拍去,众人见此大惊失色,慕娉婷已失声惊叫道:“沈大哥,你疯啦?”

  “嘭!”的一声闷响,曲流觞应声被抛出几丈,重重地摔在地上,,口鼻一热,涌出血来。再看花亦飞,她踉跄后退几步,定下身形,倒是未受一丝内伤,只惊诧的望着沈洛天。

  沈洛天冷声道:“瞧在往日的情分上,暂且放过你,但你若再助纣为虐,他日必不饶你!”

  “你…”花亦飞颤声道:“你什么意思!?

  沈洛天淡然瞧她一眼道:“你虽酷似亦飞但却是形似而神不似,别人也许无法辨别,却休想骗过我!“

  “花亦飞”垂首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沈洛天身形一闪,众人还未看清是怎样一回事,他已将“花亦飞”挟在怀中,一把将她的面纱连带人皮面具一同揭开道:“还要继续装么?妙回春!”面具下赫然是妙手回春的鱼思渊,令在场之人齐齐惊呼道:“思渊!”

  鱼思渊神色淡漠依旧道:“你是如何看出我的?”

  沈洛天神色怆然,缓缓地道:“亦飞与我如今已形同陌路,她又岂愿与我同处一室,同往龙吟山庄甚至云霄城呢?”

  他转过脸去不再看她,口中接道:“当日在龙吟山庄我突然问你我送你的玉佩可有带在身上,你说没有,其实我本没送过亦飞玉佩,你若是亦飞又岂会不知?”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在黑云崮下看到你我就看出你来了,我以探情况为由回龙吟山庄请求大叔将二叔的遗体移走,那晚我们夜探龙吟山庄离开之时我一反常态折回毁掉灵柩惹恼大叔置我于死地,再假装昏迷,而你再三确定我是真的重伤昏迷之后方才出手,那时我已将你的剑法瞧得请清楚楚,分明是你再敦煌力敌旋风阵之时所使剑法。”

  还有便是花亦飞因她娘的缘故是不愿雄霸天瞧见她的脸的,可今天若不是自己要她带上面纱,那么她便顶着花亦飞的脸来了。再有当晚在龙吟山庄她竟然说苍松“明明是个婊子却还要为自己立贞节牌坊”而花亦飞因了她娘的缘故断不会说这种话的。这自然是沈洛天心底的秘密,在众人面前他绝对不会道出的。而且现在也不需要了,他只需要揭开鱼思渊的真面目,至于这些细节在真相大白之时都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他长长叹了口气,不待她辩解,又道:“慕容晟与亦飞婚礼被曲流觞设计迫害,奸计被我与慕容晟所破身受重伤是你将他救走的吧!去年牡丹花会曲流觞被亦飞明珠打成重伤也幸亏有你才恢复神速,才有精力破坏我与明珠的婚礼,是不是?婚礼当晚发生的一连串的事你也有份吧!若非有你做内应曲流觞又怎能轻易带走明珠?若非有你相约,你那向来独来独往,行踪无定的师兄燕师兄又怎会恰巧适时的出现在那儿!”

  他蓦然回首,直视鱼思渊,痛心道:“你到底跟他什么关系!竟这般帮他行恶!”

  鱼思渊毫不畏惧,直直迎视着沈洛天那凌厉的眼神,目光一贯的淡漠,却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