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此话出口,当真犹如巨石投水,广场上立刻骚动起来,无不唏嘘长叹。虞美人等人不禁面色大变,尤其是雄霸天如被巨雷击中,雄躯巨震,这一答案委实大出其意料之外。他难以置信地道:“如今你右臂已废,几无胜算,难道你竟一心求死?”

  沈洛天的神色颇为黯然,双目已不复方才的清朗,深深吸了口气,仰天而嘘道:“此战无论成败,但求无愧于心!”

  慕娉婷还想说些什么,但张了张口终究未吐出一个字来,只因他深知沈洛天决定的事不是她所能改变的。花亦飞终于又抬起了眼帘,目中已噙满泪水,尽显凄怆悲凉之意,令人望之肝肠寸断,沈洛天已不忍再望别过脸去。

  雄霸天犀利的双目已射出两道奇异的蓝光,直直的盯着沈洛天露出一个充满凶狠意味儿的笑容,冷冷地道:“那就莫怪本座下手无情!”狠狠一挥袖袍,花亦飞身侧那英俊少年已挥剑朝花亦飞心口刺去,百里浩然与慕娉婷的身子已起了微微的颤抖,虞美人傻了一般已无丝毫反应,群豪再次骇然惊呼….

  然惊呼之声尚未响起便已变成了欢呼。雄霸天清楚的瞧见花亦飞目中清泪滑落在那柄宝剑上,再飞溅开来,泪花触身,两名英俊少年未及惨呼便已双双毙命。

  虞美人复又扬起一脸笑容,无不得意地望向雄霸天,她想瞧瞧平日里盛气凌人,唯我独尊的雄霸天气急败坏的模样气想的发疯,他自诩不凡,如今却步步失算。脸上的表情必是好看的很。

  雄霸天步步失算,惊怒交迸,羞恼交集,面色红胀,虽拼命克制自己,仍那以遏制胸中的愤懑之气,咬牙沉喝道:“胭脂泪!”

  喝声如雷贯耳,直震得沈洛天等人气血翻涌,双耳剧痛,几近失聪。在场武功修为尚低者,目中一片茫然之色,倏而张口大叫,或嚷或骂或嚎或呼,看情形已然失聪。广场上上万之众立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也就在这混乱之中,花溅泪的胭脂泪滴毁了手铐,腐蚀了脚镣,仰起脸来,泪痕已然风干,嘴角竟也泛起一丝讥讽的笑意。沈洛天不知何时已立在她与雄霸天之间。

  雄霸天面色狰狞,仰天狂笑不绝道:“你以为以现在的你还能拦住本作么?”

  沈洛天神色淡定,道:“正如娉婷所说,沈某右臂虽废左手仍在!”

  雄霸天闻言两道锐利的目光电扫而来,重新端详方才发现他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把色泽古奥的长剑,正是叶明珠赠与的那柄七星剑,不禁微微一怔,一字一顿地冷道:“你竟会使左手剑!”

  沈洛天道:“我从未否认过!”

  雄霸天刀锋般锐利的目光凝注着他,良久,突又大笑道:“好!这岂非也是本座所想要的!拿剑来!就让本座一战新任龙吟庄主的左手剑。”

  绝对是绝世好剑,只因剑在鞘中已发出连绵不绝的龙吟之声,似通人性,知需一战。

  此剑一出,群豪再次耸动,分明听得有人道:“那剑…那剑是昔日中州神剑沈剑南沈大侠的幻影剑!“

  雄霸天藐睨群豪,大笑道:“不错,此剑正是幻影剑,只是如今已然易主!“

  慕娉婷目中精光四射,定定的望向他沉声道:“十七年前沈前辈一家三口惨遭迫害,他本人更是在黄山之巅遭奸人围攻,一人独诛太行三十六虎后投崖陪其妻儿去了,而幻影剑自此失踪,如今幻影剑却落在雄爷手中,真让人不得不怀疑,雄爷便是当年那场阴谋的幕后主使!”

  雄霸天目光睥睨,蔑视万众扬眉冷笑道:“不错!正是本座所为!他沈剑南乘人之危迫使本座退隐江湖二十五载,这等奇耻大辱本座又岂能与他善罢甘休!在场诸位若想为沈剑南报仇的就且上来,本座绝不推脱!”言语间目光有意无意的斜瞟沈洛天。

  沈洛天的目光已冰到了极致,如两团冰雾迸发而出,胸中怒气更是不可遏止,已燃气熊熊怒火,直蹿双目,在瞳仁之中燃起更为炙热腥红的光芒也那两簇冰雾形成一种慑人心魄的对比,四目相对,雄霸天不禁为之一滞,面上闪过一抹震惊之色,只听沈洛天沉声道:“那就请阁下第一个招呼沈某吧!”话间已如沙漠鸷鹰朝着雄霸天飞掠而去,手中七星剑已出鞘,剑气如撞天银磬度雾穿云,剑光如贯日长虹掣电逐日。

  雄霸天沉喝一声:“来的好!”已挥剑迎上。雄霸天出手,自也不凡,剑身银光万丈如喷白毫,锐气破空如迸急电。两人可谓是棋逢敌手,苦挣力斗,一时间难分难解……百里浩然,花溅泪,虞美人,慕娉婷几乎在同一时间分别朝青龙,朱雀,玄武,白虎四使攻去,雄霸天手下绝无庸手,八人交手亦是斗的不可开交,难分高下…

  雄霸天手下那百十来个勇鸷护卫久经特训,只待今日一战,自不可轻视,幸得数百一流高手及时赶至与之相抗,方才保得敌我势力均衡,不至于因高手悬殊而造成不战而败的惨局,否则场中上万修为稍低的武林人士此刻必定经受着一场惨烈的屠杀或者已然臣服于雄霸天的淫威之下。

  一时间刀剑相击声,掌风相交声,出招暴喝声,中招惨呼声,飞禽惊鸣声,走兽骇嘶声交织成一曲惊心动魄的挽歌,响彻了风景如画的云霄城,划破了红日摇红的艳阳天。刀光霍霍,剑光烁烁,宛如大海猛浪,涌没了云霄城。云霄城外两万精卫得令旋风般向着云霄城席卷而来,开始了一场疯狂的围剿。城中上万武林人士无论为了武林正义还是力求自保,皆是拼却性命奋起反抗,抛头颅,洒热血。血花飞溅,如下红雨,染红的大地,映红了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