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冷非鱼迷迷糊糊地睡到半夜,惺忪睁开眼时,入眼是君无瑕的胸口。

  感觉怀里的人似乎动了一下,君无瑕也慢悠悠地睁开了眼,正好瞅见冷非鱼吧嗒嘴的模样,弯着眼角笑了笑,他将手指点在了冷非鱼的唇上。

  “嗯?”

  冷非鱼愣了一下,抬眼,莫名其妙地看着君无瑕。

  “饿不饿?”

  见冷非鱼摇头,君无瑕紧了紧抱着她的手,腾出另一只手将帐篷拉链往下拉了拉,察看外面的天色。

  被他奇怪的举动带动,冷非鱼也朝帐篷外张望了一眼,漆黑的暮色里缀满了星星。

  “出去看看?”君无瑕动了动身子,腾出右手将帐篷完全打开,询问着冷非鱼的意思。

  冷非鱼虽然奇怪,但因为睡了大半夜,当下她也没了睡意,点头,她跟着君无瑕走出了帐篷,站在空地上。

  背心一暖,君无瑕将毛毯搭在了她肩上,顺势将她揽在了怀里。

  “怎样,这里的夜色很美吧?”

  冷非鱼点头,以前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她经常和飞鸟一起坐在树下,数着天上的星星算着时间等着做任务。自从重生之后,她许久没有这样安静地看着夜空了。

  “鱼鱼。”

  “嗯?”冷非鱼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她等着君无瑕继续,却不想他在叫过自己名字后不再说话,只是从背后环着她。温润的呼吸拂在她的脖子处,痒酥酥的,带着莫名的骚、动,浅浅地在她胸口划过。

  眼神不自然地闪了闪,冷非鱼专注地盯着夜空。

  “轰——”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一串火花窜到空中,随即炸开,将漆黑的暮色点亮,色彩光亮地绽放。

  “这是……”

  冷非鱼兴奋地回头,双眼灼亮地看着君无瑕。

  “烟花,喜欢吗?”

  君无瑕紧了紧揽着冷非鱼的手,下巴搁在她的肩头,轻轻蹭了蹭,五彩斑斓的眼底渐渐蒙上了一层迷离。

  冷非鱼高兴地点头,小脑袋努力上仰,小嘴微张,眼珠子随着绽放的烟花四下乱转,不断绽放的亮丽色彩将夜空渲染的五彩缤纷。

  随着远处沙滩上越来越高亢的欢呼声,雨林深处突然发出震耳的爆炸声。刺眼的火光瞬间照亮了半边天空,空气中升起灼热的气息。

  冷非鱼还未开口询问,一群人就从各自的帐篷里钻了出来,苗佛苓直奔她身边,望着火光冲天的雨林深处,蹙眉问道:“出什么事了?”

  “你们……”

  冷非鱼额角抽搐地看着齐刷刷从帐篷里钻出来的众人,微微红了脸,这群人该不是缩在帐篷里偷听吧?

  花秋站在苗佛苓身侧,冲她暧昧地眨了眨眼,促狭地笑了。

  众人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噼里啪啦的爆炸声接二连三地传来,木材爆裂的声音里夹杂着呼救声。

  “那边好像有人。”冷非鱼循着声音望向雨林,腾腾燃烧的火焰越来越烈。

  “无关紧要的人,理他们做什么?”君无瑕语气淡淡地回了一句。

  冷非鱼一向清冷,与自己利益无关的人和事从不多心过问,可当君无瑕神情冷漠地说着这番话的时候她还是愣了一下,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君无瑕,与他平日里的孤傲不同,那丝不易察觉的冷漠和疏离让人心里发怵。

  “诶,那个人好像是赵拓。”申洪珊眼尖,看着慌乱从雨林里钻出来的中年男子戏谑地哼了一声。

  冷非鱼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一衣衫不整的男子踉跄地朝前跑着,假发早就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了,寸草不生的头顶在月光的照射下格外明亮,虽然因为暮色的关系看不清楚他现在的模样,但从空气中那缕淡淡的焦糊味判断,此时的赵拓狼狈之极。

  他不断地朝后张望,似乎是在等着什么,直到看到另一个熟悉的影子跟着跑了过来,才松了口气。朝冷非鱼这边望了一眼,也没看清楚他们的模样,忙不迭地寻着影子跑了过来。

  “可以借你们的手机吗,我的……”

  赵拓话说了一半,终于在帐篷前篝火的作用下看清了众人的面貌,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他停下了脚步,突兀地站在原地。

  “爸,快点叫人,不然我们的东西……”

  赵铃小跑两步,也跟着停了下来,借着火光扫到冷非鱼似笑非笑的表情,她愤恨地咬牙,指着冷非鱼说道:“是你!”

  “你现在不是看见了,是我。”

  冷非鱼轻笑,看对面两人的模样,应该是遭人算计,在这种情况下,赵铃的话模棱两可,或者是指她就是放火烧了他们帐篷的人,或者是感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本着小心加谨慎的态度,她的回答也似是而非。

  “是你烧了我们的帐篷!”赵铃恶狠狠地上前。

  赵拓见苗头不对,上前一步,将赵铃挡在了身后。

  “如果我发次烧,就能烧了别人的帐篷,我想,以后不会有人敢欺负我了。”

  “你……”

  “铃铃!”赵拓呵斥住了赵铃,朝冷辰旭的方向望了一眼,似乎是在犹豫。

  “我还真是好奇了,”冷非鱼缩在君无瑕的怀里,半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人,“我为什么要烧了你们的帐篷?”

  赵铃学聪明了,站在赵拓身后没有答话,紧咬着腮帮子用杀人一般的眼神瞅着冷非鱼。

  苗佛苓难得没有发飙,安静地站在一边,事不关己地看着事态的发展。

  百里锁领着十三站得远远的,似乎是在看戏。

  几人僵持间,君无厌领着一大拨人跑了过来。

  他因为生意上的事,下船后就与另一拨人应酬着,帐篷也搭在了雨林另一处,见着这边出事了,慌忙带着人赶了过来。

  “爸,无瑕,冷伯伯,发生什么事了?”

  见众人脸色都不好,君无厌扫了赵拓一眼。

  “鱼鱼,怎么了?”

  君无厌并不知道冷非鱼受伤和发烧的事,只是借着火光见她似乎很疲惫的模样,随口一问。却不想他无心的一问,点燃了苗佛苓心里的火。

  =====================

  这两天生病了,更新延迟,鱼尽量在这周把时间调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