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唤醒?!”唐皖还没有搞清楚,女人说的血液里的黑暗魔法终于被唤醒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唐皖就回到了现实。宴会会场里依旧奏响着悠扬的协奏曲,看着那些谈话愉快的衣着光鲜的上流社会的人们,唐皖有些纳闷,张淼峰还有沈野逸去哪儿了啊。

  “唐皖。”唐皖感觉到沈野逸在用心声传音呼唤着自己,可是却没有在宴会会场找到他的身影。唐皖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使自己达到理想的冥想状态,然后她感觉到空气中有黑暗魔法气息的流动,当她发现自己可以感知到黑暗魔法的流动之后,很是诧异,这不是沈野逸才具有的本领吗?自己什么时候也会了,唐皖还没来的及细想里面的缘由,就被一股力量吸到了魔法空间里。

  唐皖晃了晃有些迷糊的脑袋,因为她现在体内的黑暗魔法的血液虽然已经被唤醒,但是还是不适应与黑暗魔法的接触,所以她现在感觉脑袋很迷糊,而且有点恶心。但是这种恶心感很快就消失了,接踵而来的是唐皖体内黑暗魔法气息的不断流动,她在自己身体里的黑暗魔法的指引下,准确地找到了正在和张淼峰对峙的沈野逸。沈野逸头上的血色玉质的发簪,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魔法的冲击波给击碎了,长长的银发随着风飞舞着,唐皖觉得此时的沈野逸的头发并没有使得他显得很凌乱,而是显得很妖娆,他额头上的金色的火焰印记一闪一闪的,貌似帝皇即将要从他的身体里释放出来了,而他冷俊的双眸里却没有了往日的情感,高挺的鼻梁上也有了一丝血痕,略薄的嘴唇此时翘起冷峻的弧度。

  “哈哈,夜勋(沈野逸),唐皖的黑暗血液应该被唤醒了,以后的修炼世界定是我们黑暗魔法的!”直到张淼峰狂笑着对沈野逸说话的时候,唐皖才发现在浓浓的黑雾里居然有个人,而且那个人还是张淼峰。

  “先别高兴的太早,唐皖是我洞宫山灵隐观第10代弟子,怎会和你们黑暗魔法同流合污。”沈野逸骑在应该被召唤出的帝皇的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被黑雾笼罩的张淼峰。

  “呼~”帝皇吐出一个巨大的火球,火球直奔着张淼峰就射去了,当火球将要靠近张淼峰的时候,张淼峰开始举起自己手中的魔法权杖,开始吟唱古老的黑暗魔法咒语,黑色火焰球随着张淼峰的吟唱,逐渐的在唐皖和沈野逸的视野里出现,并且越来越大,然后黑色火焰球猛地包裹住了帝皇吐出的火焰球,帝皇吐出的火焰球在黑暗火焰球的包裹下,逐渐的熄灭,但是却在唐皖以为帝皇吐出的火焰球将要熄灭的时候,帝皇吐出的火焰球突然开始燃烧起熊熊的大火,将黑暗火焰球给吞噬了。

  “哈哈,你们黑暗魔法永远都是这么的垃圾啊。”沈野逸嗤笑的看着张淼峰说道。因为黑暗火焰球被反吞噬,所以张淼峰被帝皇吐出的火焰弄得很狼狈,原本就穿了一身黑色的张淼峰,现在看来就像是黑色做的人一样,从头到脚都是黑色的。

  “沈野逸,张淼峰,你们可不可以不打了啊。”唐皖虽然不知道他俩是因为什么打起来的,但是她不希望看见自己的朋友打架,虽然张淼峰和沈野逸算不是朋友,倒算得上敌人。

  “灵儿,你居然附在了唐皖的身上。”张淼峰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一股奇怪的黑色雾气,雾气使此刻本就很狼狈的张淼峰的面目显得很是狰狞,唐皖的身体里因为听到了张淼峰说出的这句话,突然也出现了一股奇怪的雾气,但是那股雾气是紫色的,紫色的雾气从唐皖的身上出现后,渐渐地聚集在了地上,慢慢的化成了实体,唐皖看着身着古装的自己,突然想到了自己在那个神秘山上遇到的灵儿。怪不得灵儿她消失了,原来是附着在了自己的身上啊,唐皖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后背发凉。“你不也是时隔了那么多年也没有放过我吗?”灵儿瞪圆了娇眸说道。张淼峰身上的那股黑色雾气也化成了实体,张淼峰因为那股雾气的脱离了他的身体,身体像失去了支撑一样,突然闭着眼睛倒在了地上。看着身着古装的张淼峰(亨通布庄的二少爷),唐皖觉得顿时脑袋就像要被挤爆了一样。因为她恍惚的也看到沈野逸的身上也出现了一股雾气,那股雾气并没有化成实体,而是使沈野逸的银色长发化成了黑色。黑发的沈野逸走到灵儿的身边,用手搂住了灵儿的腰。然后灵儿看着搂着自己的轩(黑发的沈野逸),激动地很想哭泣,但是实体是魂魄的她却没有办法哭泣。

  “灵儿,我终于又见到你了。”轩深情地望着灵儿。

  “够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身着古装的张淼峰看着浓情蜜意的灵儿和轩,妒火中烧的想要杀了二人,身着古装的张淼峰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超级加强版的黑色火焰,他眯着双眼,最后的看了一眼,让自己迷恋了一万多年的灵儿,然后将手中的超级加强版的黑色火焰抛向了灵儿和轩。

  面对突如其来的超级加强版的黑色火焰,轩和灵儿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怎么应对,当黑色火焰即将吞噬轩和灵儿的时候,唐皖感觉自己的内心深处被封存的记忆被开启了。她终于想起了之前在次元空间消失的那个女人就是自己,自己就是一万多年前,拥有黑暗魔法血液的修仙之术的洞宫山灵隐观第5代弟子,那个曾经厌烦了无休止的挑战而选择封印自己的女人。记清一切的唐皖运气将自己身体里融合了黑暗魔法和修仙之术的修真术,全部集中在了自己的双手上,她想用自己的修真术去抵挡古装版的张淼峰释放的超级加强版的黑色火焰,可是奈何超级加强版的黑色火焰实在是太强大了。唐皖用尽自己全身的力量都没办法抵挡超级加强版的黑色火焰,她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像是要被撕裂了一样,很痛,然后她的嘴角开始流出黑色的血液,头很晕,她捂着胸口看着超级加强版的黑色火焰将要把轩和灵儿吞噬,而自己就是没有办法,很是苦恼,恨不得自己去代替轩和灵儿。

  “啊。”轩大声的吼着将自己实际一万多年的修仙的功力都集中释放了出来,金色的光芒包裹着轩的最后一丝的力量将黑色的火焰一点一点的给击碎了,被击碎的黑色火焰,全部都飞向了古装版的张淼峰,他痛苦地嚎叫着,身体被火焰一点一点的吞噬,他想要挣脱,但是却没有办法挣脱的感觉让活了一万多年的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感觉到了死亡的召唤。“不。”古装版的张淼峰渐渐地消失了,直到消失的一点都不剩的时候,唐皖突然觉得这一切都真是的可怕。

  “唐皖。我和轩要离开了。”看着逐渐变得透明的轩和灵儿,唐皖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像是缺了一个口子,那个口子随着轩和灵儿的身体逐渐消失,变得越来的越大,痛得都快不能呼吸了。

  “不要,不要离开。”唐皖觉得自己的心在灵儿和轩消失的瞬间突然停止了跳动一下,随后又恢复平常了。周围的景象突然切换到了一片绿色的草地上,那是离红霞小区很近的公园的草地。看着躺在草地上的张淼峰,唐皖惊奇的发现张淼峰又变回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的样子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唐皖刚想去叫醒张淼峰,却听到了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了。

  “皖皖,我这是怎么了?好像做了一场长长的梦,头好晕啊。”沈野逸(身穿休闲西装,现代版的)揉着脑袋说道。唐皖看到沈野逸后,非常的很激动,她以为,以为再也见不到沈野逸了。可是沈野逸的说话的声音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之前沈野逸的说话声音略带低沉,但是现在的沈野逸的说话声音却充满了阳光的味道。

  “可能,可能你累了吧。我们回家吧。”唐皖看着变得不一样的沈野逸,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自己也觉得荒诞的一切,但是这么荒诞的一切要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体里还可以感觉到紫灵的存在,自己肯定也觉得自己也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一样。

  离开草地之前唐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张淼峰,她用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对张淼峰说,“希望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的。再见,再也不见。”可是她没想到自己和张淼峰的故事还没有完结,一切只不过是小小的完结,等待她和沈野逸还有张淼峰的还有很多很多。

  张淼峰在唐皖和沈野逸离开之后,就醒来了,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里的记忆像缺了一部分一样,只记得一个朦朦胧胧的女孩子的身影。她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