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鱼鱼。”

  冷非鱼身体还没坐稳,君无瑕温润的声音就从门外传了进来。后背一绷,她神色凝重地挺了挺腰,如临大敌一般盯着大门。

  君无瑕自己推着推车走了进来,冷非鱼慌忙抬头将目光扫了过去,却错开君无瑕,望向了莫曹,见他冲自己微微摇了摇头,眼底闪过一丝失落。

  他没找到机会试探吗?

  心里揣着的石头依旧横在那里,冷非鱼不安地挪了挪身体。

  “鱼鱼,我听妈说你喜欢吃糖醋鱼,你来尝尝,看我的手艺怎样?”

  君无瑕献宝似的将推车上的菜式一一摆放在冷非鱼的面前,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夹鱼肉到她碗里,满眼期待地看着她。

  冷非鱼一直埋着头,可眼角还是扫到了君无瑕温润的脸,那流光溢彩的眸子下闪亮闪亮的,是她的影子。呼吸一滞,她不动声色地朝一旁挪了半公分。

  “鱼鱼……”

  身侧的温暖突然溜走,君无瑕心里跟着一空,受伤地看着冷非鱼,先前停留在肩侧的旖旎气息荡然无存,只留下一抹淡淡的清香。

  “没什么,”冷非鱼不自在地晃了一下身子,解释道,“这样我才好拿筷子。”

  君无瑕眼神黯了黯,随即恢复到先前的明快,“鱼鱼,快尝尝。”

  冷非鱼挑起碗里的鱼肉,塞进嘴里,细细嚼了两下。

  “怎样?”

  冷非鱼点头,“味道不错,没想到你还有这个本事。”

  君无瑕兴奋地眨了眨眼,还想再继续说点什么,冷非鱼已经淡淡地收回了目光,拿起一双碗筷替君无瑕盛了饭,递到他面前,却什么都不说,埋头吃着自己的。

  君无瑕张了张嘴,眸底的五彩斑斓逐渐黯淡,脸上的欢愉也跟着沉了下去,戳了戳碗里的饭,他也不再说话。

  气氛沉闷地吃完晚饭,冷非鱼领着花秋借口要去找苗佛苓,匆匆逃离了房间,留下神情沮丧的君无瑕。

  “鱼鱼。”花秋叫住了像只无头苍蝇在酒店里四处乱转的冷非鱼,目光幽幽地看着她。

  “干、干嘛?”冷非鱼心虚地迎上花秋的视线,垂在腿边的小手紧紧拽成了拳头。

  花秋的目光往下,扫过她的小手,双手抱在胸前,慢悠悠地问道:“你在纠结什么?”

  “没、没有。”

  见冷非鱼死鸭子嘴硬,花秋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屁股动一动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从沙滩回来你就不对劲儿,起初我以为你是因为君无瑕可能会是飞鸟而兴奋,可你一直刻意躲避君无瑕,你到底怎么了?”

  “不知道。”冷非鱼老实地摇头,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在外人看来很是古怪,她自己也纠结地很郁闷,都快纠结成蝴蝶结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里那左右摇摆不定的心思让她就快抓狂,心里的烦躁找不到发泄的地方,郁结地压在胸口,让她无法喘息。

  “是因为君无瑕,还是因为飞鸟?”

  花秋与非鱼一样,从小在“炼狱岛”长大,作为“暗者”一直生活在黑暗里,生命里的全部就只有任务,对男女之间的事还未开窍,心里隐约对非鱼的好感也仅仅限于对她的保护,还没有达到想要占有或者肌肤相亲的地步。

  冷非鱼没好气地看着他,两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一小会儿,最后,花秋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要是再这样,那小子可就看出了端倪,你是将计就计这样下去呢,还是收敛起你心里莫名其妙的情绪,找个机会试探。”

  “试探!”

  冷非鱼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凝重地看着花秋,与其在这里纠结成蝴蝶结,她更愿意尽快得到结果。

  视死如归地站在房间前,她回头瞅了花秋一眼,见她对自己鼓励地点了点头,咬牙,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只有君无瑕一人,孤单地站在落地玻璃前,微埋着头,看着沙滩上热闹的人群。装备展览会早就结束,淮源岛已经对外开放,岛上汇聚了不少来自各个地方的游客,连带着岛上也比前些日子更有人气。

  只是……

  与沙滩上的热闹不同,君无瑕的背影显得异常孤寂,萧索的影子投射在玻璃上,反射出一团黑色的影子。

  “无瑕。”

  听到冷非鱼嗫嚅的声音,君无瑕身影一滞,回头时,嘴角已经挂上了淡淡的微笑。

  “回来了?”他朝冷非鱼张开了双臂,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犹豫了片刻,冷非鱼走了过去,自然而然地缩在他的怀里。

  落地玻璃中,君无瑕眼底眸光微闪,似乎松了口气,唇角朝上翘了翘。

  “鱼鱼,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惹你生气了?”

  听到君无瑕怯生生地,如同孩子撒娇般的声音,冷非鱼心里一柔,慌忙摇头,“没,你做得很好。”

  “那你为什么……”君无瑕委屈地撇了撇嘴,将下巴搁在冷非鱼的肩头,轻轻蹭了蹭,鼻尖下是他留恋的熟悉清香。

  “我只是有点累了,对不起,你辛苦做了晚餐,我却……”

  她还想再说点什么,脖子处传来温润的轻触,君无瑕的吻缓缓落在她的脖子上。

  心里一凛,冷非鱼浑身哆嗦了一下。

  “鱼鱼?”

  察觉到她的抗拒,君无瑕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将她抱在怀里。

  “没、没什么。”

  冷非鱼口是心非地摇了摇头,目光呆滞地看着沙滩上纵情玩乐的人,开口问道:“你知道‘飞鸟和鱼’吗?”

  在回来的路上,她想了很多种试探的方法,他们从小到大说的每一句话,经历过的每一件事她都记得很清楚,可不知为什么她事先想好的问题被最直接的问话取代——飞鸟和鱼,最直接的问题,等着最直接的回答。

  “那是什么?”君无瑕蹙眉,紧了紧抱着冷非鱼的胳膊。

  “那‘宙斯’呢?”这是他们最后那次的任务,也是把他们送上重生之路的钻石——宙斯。

  “这个我知道。”

  君无瑕肯定的声音让冷非鱼心里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