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未路
作者: 王中一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二十五章妖为鬼蜮

  赌公司老板姓杨,四十多岁大腹便便,十年前(1995年),他见到搓麻将的人越来越多,他捕捉到了商机,他家有二间三层楼私房,房子大,就在家中开设了棋牌室,先是一般的麻将桌,一张麻将桌收三十元钱,供应茶水,中间留一顿点心,还装上了空调,夏天避暑冬天御寒,经济条件好后,人们懂得享受,因而上他家搓麻将的人越来越多,从三桌增加到十桌,二十桌,上午不开,下午一轮,晚上一轮,后来改为自动麻将台,每张台子收费四十元,那时外面的自动麻将棋牌室还不多,许多人都慕名而来,生意更加兴隆,于是增加到三十多桌,场场爆满。一天就能净收入二仟多元。有许多要来搓大麻将,他就在三层楼上开设包厢,一个包厢,摆一张麻将台,有人利用他的包厢进行大赌博,他也睁只眼闭只眼,当然收费也就提高,收取头钱。为了安全,他在门口设置了报警器,只要发现派出所来检查,包厢内就会响起警报声,里面的人马上改为小麻将,派出所人员一看都是搓的小麻将,况且有执照,也就不了了之。后来棋牌室星罗棋布,生意一落千丈,他又想了个办法,实行有奖麻将,搓麻将连续来满十天,就奖一桶(五斤)食用油,下午及晚上连续来就留二荤二素一汤的晚飯。一月天天来就得奖金一百元,大赌有奖更高,人又往他这里返,几年来他赚得盆滿钵满。俗话说树大招风,也引起了同行的妒忌,举报三层楼上包厢内有大赌的电话不断,派出所常来查,搓麻将人也人心惶惶,幸好派出所有内线,因此几次沒查到。这也不是长久之计,杨老板灵机一动,到外地穷乡僻壤,到隐蔽之处开设赌场,或雇用大驳船到湖面上赌博,每天用金龙大客车接送喜欢大赌的人。金龙大巴内遮得严严实实,赌徒也看不到外面,也不知道地址,有时就近开宾馆,或租民房,打抢换地。家中的棋牌室就交由妻子管理,当然家中一律搓小麻将,不留下把柄,两边赚大

  钱。渐渐地他开设了三个赌场,成立了一个赌公司,他成了大老板。家中搓麻将人不断,每天要到晚上十二点以后人才散去,有些甚至整夜搓麻将,妻子没有时间陪伴他,在家中太吵杂也不能好好休息,于是他就在外面买了房子,一人居住。睹场都是遥控指挥,偶而去转转看看,因而他的空闲时间较多,他动了找小蜜,养二奶的念头。

  一天晚上他到了家,对妻子和盘托出:“咱们已成了亿元富翁,马上就要成为十亿富翁。可咱们只有一个女儿,今后这万贯家财谁来继承?我还想要一个儿子。”妻子皱了皱眉说:“可是我已结扎绝育了啊,不能再生了。”杨老板提示:“可以借腹生子啊!”妻子惊觉起来,在丈夫腿上抠了一把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原来你想养小蜜,包二奶。”杨老板一笑说:“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女婿总是外姓人,万贯家财得后继有人,我也是为咱们这个家着想啊。”妻子担忧:“这家产也有我的一半功劳苦劳。二奶生了儿子你是亲儿子,可我却不是亲儿子……”杨老板说:“我早就想好了,等二奶生了儿子就交给你雇奶妈撫养,断奶后就你撫养,这样从小就会与你亲,喊你妈妈,喊她为姨。”“可是二奶会同意吗?”“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吃苦头奶孩子养孩子,说不定还求之不得呢,总之我有办法说服她交出儿子。”妻子又抠了丈夫一把嘴说:“你太孬,还想找一个漂亮姑娘当小蜜。”杨老板皮笑肉不笑说:“找一个漂亮姑娘,生的儿子也会帅,同时年轻姑娘好摆布,能牢牢掌握在咱们手中。”妻子担心问:“有了漂亮年轻的你不会丢了我这个黄脸婆吧?!”杨老板说:“我赚的钱来路不明,有把柄掌握在你手

  中,你一举报就能使我倾家荡产,受牢狱之灾,我巴结讨好你还来不及呢,我有了种也沒有量与你分道扬镳。”妻子一想也是这个理,误入歧途,明知明犯答应丈夫包二奶养小蜜。

  有了妻子的承諾,杨老板暗中物色二奶,他一双贼眼专朝那些年轻美貌、涉世不深、贪图虚荣、爱打扮、贪吃懒做、作风轻浮、水性杨花的姑娘身上滴溜溜

  转,可转了一月也没有中意的人,他心灰意懒。

  踏破铁鞋无寻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一天他把小轿车停好,来到市中心百货商场转悠悠,突然他的眼前一亮,只见一个花容月貌,二十左右的年轻姑娘与一个小伙子正亲密地在百货商场选物,杨老板心中赞叹:哟,多漂亮轻佻啊!他暗暗跟在后面。姑娘东拣西挑,要买的很多,挑了很多,可男朋友没有钱只得放弃。姑娘挑了一只翡翠戒,戴在手指上爱不择手不肯摘下,被男朋友软硬兼施摘下拉走。俩人挑起了时装,左试右试最后选中了二套,结帐时,营业员报出了数。小伙子睁大了眼睛问,“一仟九百八十八元八角吗?”营业员白了他一眼说:“还要加个零呢,一万九仟八佰八十八元。”小伙子目瞪口呆说:“我看错了,当作一仟多元呢,二套衣服,怎么这样贵啊?!”营业员答:“这些都是名牌,你艳福不浅,你的女朋友仙女下凡,高贵不俗,她就得用这些名牌,否则就是糟蹋她的美丽,浪费资源。”小伙子拉起女朋友说:“阎如玉,咱们去挑一般性的买,一样穿一样美。”杨老板心中喀噔一震,心想,这名字起得好,阎(颜)如玉,名字与人相配。阎如玉腰一扭噘起嘴说:“我就是要买这名牌时装。”她站着不动。小伙子埋怨:“漂亮女人高消费,化妆品、美容、吃名菜名点、穿名牌时装,还要养尊处优不肯好好工作,找了一个工作做不满三个月就要辞职,我一个工薪阶层,工资虽有伍仟多,也算中等收入,可我养得起你这么漂亮的人吗?”阎如玉反击:“你嘴喊彻骨透心喜欢我,为了我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可连我要买名牌时装也办不到,这还叫爱我吗?”小伙子强词夺理,“我确实爱你,可我实在养不起你。”阎如玉手一甩说:“养不起我就放手,别缠住我不放,反正肯养我,给我买名牌的人有的是。”小伙子顶撞:“有哪一个年轻小伙子能容忍你这种高消费?除非去当小蜜当二奶,”阎如玉迎头痛击:“我情愿当小蜜当二奶,享受荣华富贵,也不跟你这个打工仔受苦,你滚。”小伙子答:“我要找的是能同甘共苦的妻子,不是养小蜜二奶,咱们走不到一起,我享受不起你,却躲得起你,我走。”小伙子说罢就扬长而去。阎如玉呆站了一回,也就气乎乎离去。

  杨老板看在眼里,他暗暗好笑,心想,她就是我要找的人,你养不起美人我养得起,你放手我正好乘隙而入。于是忙走向拒台,对售货员说:“这二套时装给我包好,我买。”他付了钱后又去买了那只翡翠戒,就迅速追阎如玉而去。走到外面见阎如玉正懒散无精打采地走着。他跟了一段,左右为难,如果冒昧送给她,她不接受怎么办?千思万想,他终于想出了一个接近她的绝妙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