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缕的仙三生活
作者: 卿圆
字体: 特大
颜色:          

  “好,本座给你”说完一道红光乍现,重楼的心就出现在空中,“你的精血”,紫萱没想到魔尊这么痛快,当下不再犹豫,右手附在心口,紫光消逝,手上多了一个装着精血的紫玉瓶子,圣姑赶紧扶住虚弱的紫萱,重楼拿过瓶子,留下心转身消失,“咳咳,圣姑,这下我就可以等到流芳了”,“唉,孽缘啊”整个女娲庙,空留圣姑的叹息声。

  重楼来到天池时,蚩尤和伏羲正在边上护法,“魔皇,这是女娲后人的精血”,蚩尤睁开眼,瞥了重楼一眼,大惊“你的心呢?”,“交换精血”,蚩尤没想到重楼为了繁缕可以做到这种程度,想到以后拥有重楼心的那人要饱受重楼对繁缕的情谊,脸上扯出怪笑,伏羲看蚩尤那副样子就知道他心里打什么主意,“哼,快点儿吧”,蚩尤瞪了伏羲一眼,两人同时右手附在心口,重楼打开玉瓶,霎时,三条红线射向天池中心的繁缕。陷入沉睡的繁缕感觉到周身暖洋洋的,如同孕育在母体般舒适,神智也逐渐恢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在灵泉池,“你醒了?”抬头望向话音传来的方向,“你们是?”,蚩尤兴奋的自我介绍“女娃娃,本皇以后就是你父皇了,哈哈哈”,天帝瞪了蚩尤一眼,“本尊是神界天帝,这个是魔界蚩尤,重楼你知道吧”,“啊”繁缕没想到自己居然见到了上古的神魔,四周环顾“我怎么会在这里?”

  “女娃娃,你体内有盘古父神的精血知道吧”,繁缕点点头,“哼,不知道你个女娃娃有什么想不开的,差点儿走火入魔,为了重楼那个死小子值得吗?”蚩尤瞪了重楼一眼,“我,我……”心事被说中,繁缕害羞地低下头,悄悄看了重楼一眼,发现重楼只是定定地看着她,眼中没有一丝情意,心痛难忍,“繁缕,重楼用自己的不死之心交换了女娲后人的精血救你,所以”,“所以,他虽然爱你,但没有心,表达不出来”,“啊,精血,救我”,重楼见魔皇抖了他的老底,轻咳一声,尴尬地转过身,然后伏羲开始讲述繁缕与他们的渊源。

  “这么说,如今我算是您二位的血脉”一下多了两个上古神魔的父亲,怎么听怎么别扭,听了这话,蚩尤倒是没有异样,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是啊,你就是本皇的女儿,哈哈哈”天帝面露尬尴地嗯了一声算是赞同,“繁缕,重楼要是不合你心意,帝父再帮你挑最好的,本尊的女儿还怕嫁不出去吗?是重楼那小子配不上本尊的女儿”,蚩尤一听立马跳脚“伏羲,你个老不死的敢拐骗本皇的女儿,本皇跟你拼了”。

  重楼拉着繁缕远离两个上古神魔的战场,繁缕轻抚上重楼的心口,“重楼,疼吗?”说着近两千年来第一次留下眼泪,重楼从没见过女人的眼泪,慌乱地擦着还嘴硬“本座乃是不死不灭的魔尊,区区一颗心算什么”,“可是你感觉不到自己的心意,我也感觉不到”水润的紫眸折射出的光芒射进了重楼空荡荡的心口,“我们把你的心换回来好吗?”繁缕也知道这精血救了自己的心,所以是换而不是要回来,“好,你先休息休息再去”,繁缕埋进重楼的怀中,环抱着重楼的腰“那你陪我”,重楼身体一僵,终是回抱住了繁缕。

  女娲庙的紫萱此刻真是心神荡漾,甜甜蜜蜜啊,圣姑看着紫萱泛红的脸“紫萱,你这是怎么了?”,“圣姑,魔尊有情,你相信吗?哈哈,几十年了,我天天感受着这颗心的变化,连我的情绪有时也难以压制”紫萱抓着圣姑的手恨恨地说到,本以为魔尊绝情绝爱,自己不会受影响,如今却是,唉,早去过魔界寻找魔尊,披红挂彩地在魔界打了一架,才被告知,魔尊外出,近一个月没有回来,魔界一天,人间一年,就这样,紫萱天天忍受着这种不算折磨的折磨,好在业平已经转世,再过十几年自己就能见到他了,紫萱运起清心咒,试图平静下来,突然,庙外传进一声轻灵悦耳的声音“呵呵,清心咒有用的话,怎么还会神仙触犯天条”,“来者何人,还不现身?”圣姑飞出女娲庙,厉声喝道,只见一紫发紫眸的白衣少女慵懒地靠在树杈上,姿容绝丽,身上的气息灵魔相间,妖娆妩媚,可圣姑没敢认为是魔,只因前几代流传下来,说凭空出现一灵力强大的元界,而这元界至尊确是紫发紫眸,倾国倾城,贵气天成。繁缕腾空一跃,悠悠飘下,靠在幻化出的贵妃椅上,“哦,不认识本宫?”是问句,若是一般凡人不认识正常,可这女娲族的圣姑不认识不太可信,圣姑一听便确认了眼前之人身份,“见过元宸宫主”,这圣姑倒是挺识趣的,“圣姑不必多礼,说起来你们女娲族算是对本宫有恩,女娲后人怎么还不出来?”话音刚落紫萱就翩然而至,一身紫衣,容貌妍丽,算得上绝色,紫萱向来以为自己是女娲后人自视甚高,看到圣姑口中的宫主是一妖娆妩媚的少女,看着就不像正道,当下也没那么客气,“不知姑娘到我女娲庙有何贵干?”,繁缕一愣,又怎会不知她的心思,随即笑了出来,“呵呵,姑娘?千年以来,第一次有人称呼本宫姑娘,不知紫萱姑娘今年贵庚?”繁缕这是赤裸裸的报复,讽刺紫萱年纪大,“你,哼!”,圣姑早听说这元界至尊随性洒脱,性子亦正亦邪,实在不宜结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