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寻宝...话说人们对于寻宝游戏总是乐此不疲,君不见哥伦布开辟新大陆吗?(君还真是没见过!)起因就是为了寻找黄金啊!这种混杂着热情、热血、激情和惊险,啊,还有意想不到的财富的游戏,是多么令人向往!简直就是天下掉馅饼可遇不可求的好事啊!且看,张无忌掉下山崖不是练就盖世神功就是遇到阿离给他治伤;还有阿里巴巴进山洞的故事,好多金币滴说!聂风看着凌云窟,热泪盈眶,双眼冒光,激动了。步惊云看了聂风一眼,担心道:“风,这么鲁莽进去,要是碰到麒麟兽……。”步惊云仍是满目深情地望着凌云窟,,道:“没事没事,你要相信主角定律,别说不会遇到,就算是遇到了,咱也是打不死的小强啊!”没怎么听懂,不过他一般都努力做到聂风说什么他听从,聂风做什么他盲从。(嗷!==!)凌云窟里边比外面热多了,聂风兴致勃勃地走了进去,就被一股迎面而来的热气喷到了。他扯了扯领口,敞开了些,露出小片白皙的肌肤和精致的锁骨,一边给自己扇风,一边回头对步惊云说道:“云师兄,这里好热啊,好热!”步惊云看着他额头沁出的细密汗珠,殷红的檀口,喉结滚动,忽然有点口干舌燥,遂撇过头去。嗯,这里果然是很热啊。走了几步,聂风发现步惊云正在岩壁石上写写画画,不知道在干什么。聂风走近问道:“云师兄,你在干嘛?”步惊云道:“这里的通道错横交错,杂乱无章,我在一路上都做了标记,以防到时迷路。”聂风葱白地看着步惊云,道:“云师兄,你想得好周到啊!”(葱白=崇拜,让我们扭曲一下吧!)步惊云看起来相当镇定地一遍一遍画圈圈。聂风更葱白道:“原来做记号还这么有讲究啊!”“……”两人在凌云窟中举着火把走了很久,走得不知道白天黑夜,渴了喝水,饿了吃点干粮。走得聂风都磨光了所有的耐心!终于聂风忍无可忍,嚎叫道:“嗷!什么血菩提!什么武功秘籍!都是骗我的吗!”步惊云淡定道:“风,这些你都是听谁说的?”聂风灰头土脸地坐下来,挫败地说:“没,我做梦梦到的!”步惊云宠溺地笑道:“其实这里也挺有趣的啊。至于宝贝什么的,没有也没关系。”这天下也只有一个宝贝能入我眼。聂风环顾四周,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兄台你是怎么看出来这里挺有趣的!?聂风深刻反省自己,怎能老想着不劳而获呢?对得起广大劳动人民吗?聂风一边起身想找出口,一边对步惊云道:“云师兄,我们还是走吧。这破地方鸟不拉屎鸡不生蛋乌龟不长毛啊——”(注:这“啊”在这里不是结尾的语气词助词,它就是一惨叫声。)这回黑不溜秋没人接住他了,聂风摔了个四仰八叉,哀嚎不断,咒骂不止中……(你还是会武功的人吗?)步惊云急忙上去扶他,为没看好他深深自责中。==!聂风眼睛都红了,一半气的,一半疼的,骂道:“什么鬼东西绊了我一脚!?”火把凑近一看,是一根藤条。聂风这下也不管身上疼了,好奇地说道:“这里这么黑暗,也没有阳光,怎么会长植物呢?”顺藤摸瓜说的就是现在啊。聂风沿着这藤条往前走,没过多久来到一处角落,呈半圆状,石壁上赫然长满了红彤彤的果子,在黑暗中竟然红得发光。不要乱想,这情景,一点也不美好,黑中带一点一点的红光,这叫毛骨悚然。尤其是边上还摆着一副骨骸,十分般配相衬,端的是一个吓死人不偿命!步惊云上前,道:“曾经听说血菩提乃麒麟血滴在地上所长出的奇果,该果生长在阴暗的地方,颜色朱红,食之重伤必治,无伤亦可增加功力。难道指的是这个?”边说边采下一个在手里仔细看了看。聂风心不在焉地道:“嗯,八成是了。”步惊云看聂风不是很在意,便道:“怎么了?”聂风看着那堆骨骸不语,忽然又道:“等等,你把火把给我。”在骨骸的旁边有一张羊皮纸,掩在一块石碑下,露出一角。聂风搬开石碑,将羊皮纸拿出来映着火光仔细阅读。步惊云看着聂风皱起眉头,问道:“有什么不对吗?”聂风道:“我只是觉得奇怪,这纸上记载的是聂家绝学傲寒六诀,可是却比我爹教我的还要精妙。本来进凌云窟还想找我爹的尸身好好安葬,如今看来……”步惊云道:“就算他不是聂人王,也肯定与你家有渊源……咦,这石碑上面有字。”聂风一看,可不是吗,密密麻麻一堆。只见上面写道:“吾乃聂英,以傲寒六诀和雪饮刀闻名江湖。因火麒麟四处为害,遂出战火麒麟。火麒麟未除被其逃脱,吾亦不慎饮下其血。几日后,吾觉功力暴增,随之而来的竟是莫名杀意。吾曾向好友傲剑山庄庄主傲日求助,得知除火麒麟须有一把千年寒铁铸成的绝世好剑,而吾之疯血并无他法。数月后,吾妻诞下一麟儿,为恐伤妻儿,也免伤及无辜,吾愿毕生禁于凌云窟。疯血时常发作,吾亦命不久矣,留字于此,以供后人。”聂风看完,叹气道:“竟是聂家祖先,我的曾祖父。想不到跟父亲一样,为火麒麟所害。”武功秘籍找到了,血菩提也找到了,聂风打算打道回府了。临走前,与步惊云两个把血菩提采了个精光,如狂风卷落叶啊!传说该果保质期堪比罐装水果,聂风放心地带走准备大范围贩卖。==!出去的时候还好,没费多大的破折,步惊云的办法还是很有效的。一出洞口,聂风闭着眼用力深呼吸,颇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啊,阳光如此美好,世界如此光辉……聂风决定先到小镇上找家客栈洗洗睡睡,步惊云没啥意见。只是,跟聂风并肩走的时候,步惊云状似不经意地问道:“风,你是怎么知道凌云窟里有血菩提呢?”聂风不自然地笑道:“哈,那不是听说吗?没想到还真有。”总不能告诉你,我当初看电视剧啥的只对这个血菩提印象深刻吧?步惊云点点头,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调子拖得老长。之前不是还说做梦梦到的吗?聂风抓紧步伐向前走,多说多错。步惊云在身后叹气,你不想说的我又不会逼问,只是想多了解你一些罢了。聂风趁这些日子有空,赶紧研读聂英留下的傲寒六诀,收为己用。如今他有雪饮刀和傲寒六诀傍身,感觉底气也足了,行走江湖也不用随时准备跑路了,咱可以打不过再跑。真是出息了!==!聂风心情颇好,于是想起一个被他们遗忘了很久的人。聂风道:“云师兄,当日我们在凤溪村和霜师兄失散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步惊云毫不担心,道:“放心,霜师兄不会有事的。”聂风看他一脸的肯定也就不再多问。天知道步惊云是怎么想的,纯粹不想让聂风担心罢了。唉,可怜的霜师兄!没过几日,聂风和步惊云竟然在小镇上遇到两个熟人。这两个一前一后走着的,可不正是剑晨和楚楚吗?聂风还没想明白他们俩怎么会在一起时,剑晨一眼看见他,惊喜地上前打招呼:“小墨,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步惊云看了聂风一眼,挑眉道:“小天?”“哈,小名,以前父亲取的小名!”“哦,那可真是亲切啊,连我都不知道。”步惊云在旁凉凉地说着。结果步惊云被聂风华丽丽地无视了,他对剑晨道:“剑晨大哥,楚楚,这可真巧啊。”话说之前在中华阁见过剑晨几面,对他印象挺好,两人便以兄弟相称。于楚楚只对聂风点了点头,却直直地看着步惊云,目光且幽且怨,也不说话。结果于楚楚被步惊云华丽丽地无视了。==!聂风暗道,这又是唱的哪出戏啊?神女有意,襄王无情?剑晨看到聂风身边的步惊云,也没多大诧异,道:“步兄台,又见面了。”步惊云不冷不热,眼皮也没多抬一下。此人的背景分明是要配上一座冰山啊!聂风看这气氛离僵局不远了,只好做个老好人,对剑晨道:“剑晨大哥,看你行色匆匆,是要去哪儿吗?我看天色也不早了,不如先找个地方住下吧。”“也好,我这次正是奉师父之命前往傲剑山庄有要事要办。”剑晨道。“这里说话也不便,前面就是我和云师兄借宿的客栈了,不如我们一道过去,也好做个伴。”聂风提议道。剑晨欣然答应。至于楚楚,至今还是没开口,也不反对,跟着剑晨也往前走了。而步惊云继续被聂风无视。道理很简单,谁叫步惊云没反驳过聂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