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中年妇女先让赵雅萱吃着那些由伙计送来的饭菜,也不急着问她问题,赵雅萱也不客气,坐下来就大开胃口吃了起来,而那个中年妇女就坐在她的对面,只是看着她吃,也不动筷子,赵雅萱在吃之前也有叫对方一起吃的,只是,中年妇女说她已经吃过了。这才没有继续叫她吃饭。

  赵雅萱得知面前这位中年妇女对自己的过去是很熟悉的,所以在吃饭的时候是以最快的速度吃的。她想听一听这位中年妇女对自己过去的描述,从中试着找回过去的回忆。

  当赵雅萱将碗筷放下,说自己吃饱了以后,那位中年妇女也不急着叫伙计来收拾,就在这一桌残羹剩饭前和赵雅萱交谈起。

  “萱儿,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秦阿姨啊。”中年妇女第一句说出来了,原来,她是和赵雅萱上梁山后才认回姐姐的豆腐西施秦香莲啊。

  赵雅萱现在听到对方自称是自己的秦阿姨,她偏头想了一下,却丝毫没有从头脑中找到与之相符的信息。

  “你是我的秦阿姨?我怎么没有一点印象啊?”想了一下,没有想出什么结果来,赵雅萱如实回答,她真的想不起来了。

  “噢,天啊,你不会是在离开山寨之后,旧病复发了吧?”

  看着秦香莲吃惊的样子,赵雅萱更是奇怪了,眼前这人看来是对自己很是关心啊,如果她说的是真的,在这之前,自己也曾经失过忆?她现在是头脑中充满了各种疑问啊。只是她却不知道该问哪个先好。

  看着赵雅萱沉默不语,而且,在她想问题时,又好像当初她刚到自己家中去那种痛苦的样子,秦香莲终于确定,赵雅萱真的是再一次失忆了。所以,她的心为她而悲伤起来,这个孩子,真是太不幸了,怎么老是被失忆症缠身呢。

  于是秦香莲的语气变得柔和了一些,她可不愿意让现在认不出自己来的赵雅萱对自己留下差的印象,到时候,要和她接近,帮她恢复记忆,就麻烦点了。

  “那你记得你叫什么名字吗?”

  “赵雅萱”

  得到赵雅萱正确的回答,秦香莲很是开心,有了一点记忆的痕迹了,只是接下来的盘问都是让她快要抓狂。

  “你还有什么亲人呢,你知道吗?”

  “哦,我知道的。”

  “都是谁呢?能告诉秦阿姨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到底是我什么人?”

  秦香莲听到这个反问,真是快被她给气死了,但是却不能直接向赵雅萱发脾气,只能柔声对其说道:“我啊,是你的邻居秦阿姨啊,还有人称我为豆腐西施的。我的名字叫做秦香莲,你想起来了吗?”

  “豆腐西施秦香莲?你的名字听起来很熟悉啊。似乎在哪里听过的。”

  “你好好想想,一定能够想到的。不要急,慢慢想。”

  “哦……”

  “想起来了吗?”

  “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眼巴巴的盼着赵雅萱能够说出想起来了,但等来的只是她的一些废话,秦香莲真是对她没有办法了。但是她还不死心,继续问她道:

  “萱儿,那你还记不记得你有一个爷爷啊?”

  “爷爷?我有爷爷吗?怎么我从来都不知道啊?”赵雅萱满脸的疑惑。

  秦香莲听到赵雅萱连她自己的爷爷也想不起来了,这才真正认识到她的失忆不是一般的严重了。

  “你连你的爷爷也忘记了啊,这……”

  “秦阿姨是吗,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的爷爷叫什么名字啊?我本来是从什么地方离开的。我对于以前的事全部都忘记的一干二净了。”

  “唉,你这可怜的孩子,怎么那么倒霉的事都在你的身上发生呢?”

  秦香莲息唏嘘了一阵子才对赵雅萱说出她还没有上梁山之前是怎么样失忆,然后她爷爷为了帮她赚钱治病,后来又因为自己家中的口粮快没有了,在离开家乡之后被劫上梁山后,她所有的一切都和她说了一遍。

  赵雅萱听着秦香莲对自己过去的描述,却好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似乎秦香莲所说的并不是自己的事。

  说完了和赵雅萱在梁山分别前的事,秦香莲开始对赵雅萱询问关于她离开梁山后的事了。

  “萱儿啊,你这些日子是在什么地方生活呢?看你穿着的样子,似乎过的生活很贫苦啊。”

  赵雅萱听了秦香莲对自己过去描述的一丝不露,虽然她还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在编排故事来糊弄自己,但是她也感觉到了对方真的是很关心自己的。当下也就将近来她在武安镇上与陈梦鸥一家子生活在一起的事都和秦香莲说了。但对于她为什么会被丢到水潭里被救到陈梦鸥的家中,无论秦香莲怎么问她都说不知道。

  秦香莲问出了赵雅萱是为了帮助现在的干哥哥去参加会考的,由此又想起了她的另一位干哥哥——二皇子赵德昭,她是在梁山出事之前就被委派到这里来做二掌柜的,所以,对于梁山出事当晚的一切情况都不是很了解,但是也听说了,赵雅萱是被赵德昭安全的带离了山寨的,所以,当时她也没有对赵雅萱有什么担心,因为赵德昭和赵雅萱平时的关系是很好,照理不会让赵雅萱受到什么委屈的。却万万想不到,最后,赵雅萱竟然和赵德昭带领的队伍分散了,还因此差点送命,现在又变得失忆了。

  想到这里,秦香莲问赵雅萱道:“那你还记不记得你当时在梁山山寨里面认的那位干哥哥啊?”

  “咦,我还有认过干哥哥吗?是谁啊?”赵雅萱还是一脸疑惑,看来她真的是想不起来的了。

  秦香莲不觉的摇摇头,这个样子,太让她无语了,赵雅萱连她的爷爷都想不起来,自己怎么可以指望她想起只是和她相处很短时间的赵德昭呢。

  “是啊,当时是赵德昭认你为干妹妹的。如果不这样的话,你可能就要和他成为别的一种关系了,只是他有了心上人,所以才不能和你发生除了兄妹之外别的关系。”

  “哦,是这样吗?我还有一个干哥哥名字叫做赵德昭,怎么听着觉得耳熟,但是我却是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呢?啊,今天想得太多了,我的头好痛啊。”

  赵雅萱又好像当初到自己家中那个样子了,一想不起什么来,就会喊着头痛。看到她这个样子,秦香莲很是心疼,就让她不要再想了。休息一下先。

  但是赵雅萱难得有一个询问自己过去的机会,还是不断的询问秦香莲关于过去的事来,这样一来,她虽然有时在费力去想象着当初自己是怎么过的时候,感觉到有头痛,但是她还是有点收获的,对于自己的过去终于有了一些大概的了解了。这让她找到了恢复记忆的希望。

  秦香莲看着这个一心想着尽快恢复记忆的赵雅萱,心里也很安慰,她就怕赵雅萱宁愿活在现在的这个样子当中,不想去面对过去的自己。

  赵雅萱从秦香莲的告诉自己的情况当中,将所有的线索都进行了自我串联,想从其中找到恢复记忆的突破口,但在多次没有结果之后放弃的继续探索,就那么呆呆的坐着,看着秦香莲的眼中充满了思索的神色,到最后,她似乎是下定什么决心了,向秦香莲询问道:“秦阿姨,你是怎么认出我就是你口中说的那个萱儿的,我现在可是女扮男装的啊。”

  秦香莲听到赵雅萱问出这个问题,噗嗤一笑,她开始只是单凭着感觉,还有赵雅萱说话时那种特殊的声音,虽然赵雅萱说话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还保留着原来她声音中的特殊音质,秦香莲和赵雅萱相处过很长的一段时间,自然对她的声音很熟悉,还有就是她看出了赵雅萱的身高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连脸形都是一丝不差,如果赵雅萱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倒还罢了,但是从赵雅萱出生就是和秦香莲做邻居的啊,她怎么会不知道赵雅萱家中的情况呢。所以,当看到赵雅萱出现,还有听到她的声音时,秦香莲就认出了这是赵雅萱。

  这个凭着感觉来认人,有时候确实会认错,但是秦香莲这一次却是一认就准了。

  秦香莲对赵雅萱说道:“因为我日夜想着能够和你再一次相逢啊,你的样子就像烙印一样刻在我的脑中了,这一次你虽然是女扮男装,但是你本来的那些面部特征还是无法改变的,而且,你的声音很特殊,所以才会被我那姐姐看中,让你成为当时艺部学堂中的一名学员,学习演艺知识,本来是想让你在周妙音离开山寨之后接替她的位置的,不料,山寨发生了那样的事来,真是天意啊。”

  赵雅萱听了秦香莲的解释,这才明白了,看到秦香莲那满脸惋惜的样子,也安慰了几句。

  秦香莲突然道:“萱儿,你现在记不起以前的事来,那你还能不能像以前那样唱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