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唐皖貌似在吵闹的人群之中听到张淼玲的声音了,妈啊,还有什么姓白的那男的......姓白的!天啊,不会是白韩寒吧?江妮娜的爸爸?而张淼玲口中的妈妈不会是那个疯妇千金吧。唐皖突然觉得今天怎么这么悲催啊。白韩寒爽了自己亲生女的约不说,居然打着工作忙的旗号,跑去陪张淼玲和那个疯妇千金。这都是什么人啊。唐皖很无奈,但是瞬间无奈过后,她必须想办法让江妮娜和江妈见不到白韩寒和疯妇千金。不然要是遇上了,还不得火星撞地球啊,唐皖很不敢想象。唐皖咬着嘴唇在想到底要怎样才能让江妈还有江妮娜,见不到白韩寒和疯妇千金呢。让江妈和江妮娜马上回家?唐皖看了眼正兴致高昂的江妮娜,呃,这貌似有点比天方夜谭还天方夜谭啊。

  “咦,唐皖,江妮娜,阿姨你们今天也来游乐园啊,好巧耶。”孟雅安挽着沈野逸的左胳膊,笑眯眯的说道,而沈野逸的右胳膊被褚媛媛挽着。这算是左拥右抱,坐享美人吗?唐皖很想问问沈野逸,你丫的,12岁你就懂得齐人之福啦?毛长全了没有啊。

  “是呢,好巧啊,沈野逸你们仨这是什么情况啊?”江妮娜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沈野逸被挽着的两个胳膊说道。

  “当然是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啦。”孟雅安得意的对江妮娜说道。

  “嗯嗯。”褚媛媛红着脸小声应和道。唐皖看着默认不语的沈野逸突然心里有了种莫名其妙心里闷闷的感觉。

  “白韩寒,我想坐海盗船,你去买票吧。”张淼玲看着给妈妈体贴的撑伞的白韩寒,心里既开心,又别扭。什么?买票?!唐皖四处看了下,发现不远处的白韩寒正向自己这边走来,而江妈她们和自己的所在地,正好是售票处的旁边。我的天,唐皖突然很觉得头痛,头痛?头痛!对了,她可以假装晕倒啊,这样江妮娜肯定就没有心情去玩了,这样就不会撞见白韩寒和那个疯妇千金了。

  “沈野逸,帮我。”唐皖在假装晕倒在沈野逸怀里之前,小声的在沈野逸的耳边说道。而沈野逸在唐皖晕倒在自己怀里之后,瞬间松开了孟雅安和褚媛媛的手,两只手扶着唐皖,使她可以舒服的靠在他的怀里。

  “野逸?”孟雅安突然发现沈野逸松开自己的手,转而抱着唐皖,她觉得很诧异的问道。褚媛媛没有问沈野逸,而是很担忧的看着倒在沈野逸怀里的唐皖,唐皖她怎么了?

  “皖皖?!妈。皖皖晕倒了。”江妮娜见唐皖晕倒,大声的喊着。而唐皖却闭着眼睛在祈求上苍,天啊,一定要保佑沈野逸听懂了她刚刚的话。

  “呀,皖皖,醒醒啊!”江妈从沈野逸的怀里抱过唐皖,看着突然晕倒的唐皖,江妈一下子就慌了。

  “阿姨,我看唐皖这是被晒晕,您快点送皖皖回家吧。”沈野逸面无表情的说道。嘻嘻......唐皖暗暗的笑道,没想到沈野逸这小子蛮聪明的嘛。

  “嗯。”江妈抱着唐皖,牵着江妮娜的手,快速的往停车场跑去。

  “不用装了,江妈因为她公司突然有事,就走了,江妮娜去上美术课了,江家就剩你和我了。”沈野逸面无表情的看着躺在床上正在装睡的唐皖。

  “谁说我在装了,我明明是真的晕倒了,好不?”唐皖睁开眼睛,厚着脸皮的对沈野逸说道。

  “我听到你说的那句话了。”沈野逸面无表情的说道。

  “呃,好吧。刚刚谢谢你了。”唐皖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躺的发硬的脖子。

  “沈野逸,你不想问问我今天假装晕倒的原因吗?”唐皖从床头柜上,拿了杯水,咕噜咕噜的喝着,实在是渴死唐皖了,想喝水却不能喝水的感觉,实在是太难熬了。

  “你想说就说吧。”沈野逸看着大口大口喝水的唐皖,突然觉得这个会假装晕倒的小丫头还是蛮有趣的。

  “其实......是因为我看见娜娜的爸爸和别的女人在游乐园......我不想娜娜还有江妈看见会难过,所以才要你帮我的。”唐皖很纠结,在孟雅安和褚媛媛挽着沈野逸胳膊的时候,自己明明都已经快讨厌死沈野逸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讨厌的感觉,在单独和沈野逸在一起的时候,就那种感觉就变得很奇怪,是种她从未感到的感觉。

  “哦。”沈野逸回答道。唐皖看着只回答了一句‘嗯’的沈野逸又气又恼,怎么可以这样啊,自己都告诉他这么重要的秘密了,他居然就用一个‘嗯’字就打发自己了?其实唐皖也不知道,她想听到沈野逸说什么来了回答自己,但就是会莫名的气。唐皖别过脸不去看面无表情的沈野逸,可又忍不住不去看他,哎,她到底怎么了啊?

  “哎,孟雅安,等会家长会,你家谁来开啊?”上官晓芳问孟雅安。

  “我奶奶来开啊。你呢?”孟雅安问道。

  “我爸爸来呢,哎呀,我得抓紧找地藏我的乌龙院,不然被我老爸翻到就惨了。”上官晓芳说完,从书桌里拿出一堆乌龙院,开始手忙脚乱的收拾起来。天!家长会!唐皖很无奈,昨晚唐皖很晚才睡,就是因为在想今天的家长会,要怎样避免白韩寒和疯妇千金在班级里遇到江妈和江妮娜的事情。可惜直到唐皖迷迷糊糊的趴在床上睡着也没想到办法。

  “张淼玲。”唐皖喊道。

  “干嘛。”张淼玲一脸怒气的看着唐皖,真是的,没看见本小姐在收拾东西呢吗?叫我干啥啊?张淼玲一边很不情愿的回答道。

  “那个......你家谁给你开家长会啊?”唐皖看着没给自己好脸色的张淼玲,突然觉得自己好冤枉啊,要不是为了江妈和江妮娜,她干嘛没事招惹张淼玲啊。

  “我外公。哎呀。不对,是我妈还有,还有......唐皖,这关你什么事,问什么问啊,烦死人了。”张淼玲一想到早上妈妈告诉自己今天她会和姓白的那个男人,一起来给自己开家长会,就觉得好烦好闹心啊,自己要怎样在老师同学面前解释他和她的关系呢?其实这么多年来,白韩寒一直对张淼玲疼爱有加,而自从张淼玲知道白韩寒是自己的继父之后,虽然还是会想要那份来自己继父的父爱,但是同时又在抗拒着这份父爱,凭什么她一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需要一个下等穷人来施舍给自己父爱。

  “哦。”唐皖在听到张淼玲说她妈妈会来开家长会的时候,她就觉得马上火星要撞地球了。但听到张淼玲支支吾吾的说还有还有,以及到最后气恼的说自己烦人的时候,唐皖就已经猜到,今天白韩寒有很大的可能会给张淼玲开家长会的事情了。上帝啊,这要怎么办啊。到底要怎样才避免他们见到面啊。

  “皖皖.......刚刚妈妈给我打电话说,她今天公司突然临时有个会议,可能不能来开家长会了,怎么办嘛,我还想让妈妈亲耳听到咱班老师说我考班级第6的消息呢。”江妮娜嘟着嘴说道。

  “来不了?!”唐皖兴奋的大声问道。

  “皖皖?你怎么这么开心啊?”江妮娜诧异的问道。

  “没。没有啦,就是突然想到有趣的事情了。”唐皖此时此刻的心情就像压在自己心头多年的大石块,终于被搬走了一样的轻松。

  “皖皖,一会放学,你陪我到校门口去等妈妈吧,万一她开完会,能赶上家长会呢?”江妮娜可怜巴巴的看着唐皖。

  “要是爸爸今天没有出差就好了,那爸爸就能来给我开家长会了。”江妮娜用手指在玻璃窗上画小人,唐皖可以认出画的江妮娜是三个人,一个是梳着马尾辫的江妮娜,一个是烫大卷的江妈,还有戴眼镜的白韩寒。江妮娜其实很渴望,自己有一天可以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可以很自豪的挽着爸爸的胳膊去向同学和邻居介绍,这是世界上最爱自己的爸爸,而她江妮娜有着世界上最幸福的家。

  “不行!娜娜,江妈她又不是第一次来咱学校开家长会了,肯定能找到咱班的。放心啦。等会天黑了,万一咱又遇上那群借钱的坏人咋办?”唐皖见在江妮娜听到那群借钱的坏人的时候,身子明显颤抖了一下。

  “妈妈,你到了啊......我在5年2班,啊?姓白的也来了啊......哦,好吧,我到楼下去接你们......嗯,拜拜。”张淼玲把手机扔到了书包里,背着书包往班级外走去。唐皖看着张淼玲离开班级的身影,突然觉得很纳闷,这妮子要干嘛去?

  “皖皖,我想去趟厕所,你陪我去吧。”江妮娜没等唐皖反应过来,就拉着她往厕所跑去。

  “你快去吧,我在厕所外面等你。”唐皖站在厕所外面,弯下腰重新系了下鞋带。

  “皖皖,我忘记......爸爸,爸爸,我在这。”江妮娜突然从厕所里出来了,想和唐皖说她忘记那手纸了。可是一抬头就看见不远处的楼门口,白韩寒站在人群里在和人说话,她兴奋的向白韩寒跑去。她就知道爸爸最好了,爸爸肯定会抛下一切工作来参加自己家长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