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尼赫鲁见状,马上当起了和事佬,站起来道:“对不起,我这人心直口快,刚刚说错了,请原谅!”

  尼赫鲁嘴里说着,手却压在骆方肩膀上:“来,我们慢慢谈,正事儿要紧,不要为了那些过去的事儿做无谓的争吵。过都过去了,反倒伤了彼此和气。”说着,又转头瞧了一眼妙沛儿,似是对她刚才的话也是不满。

  骆方看着眼前个子矮小的尼赫鲁,注意到了尼赫鲁光亮的脑袋上隐隐约约有一对大圆套小圆的双圆印记,但不知这印记是代表了什么异能者。

  骆方无奈,只得重又坐下,但坐下后却对一旁的父亲骆祥云低声耳语了几句,不知说些什么,骆祥云听后点了点头。

  尼赫鲁装作没看见,继续对骆方劝道:“我们联盟对待每一个异能者都像是自己的儿女一样,提供丰富的资源提升异能和多不胜数的秘法供武者修炼,而约瑟夫所在的联盟却未必有这么好的条件。你看,我们在这里等了你五个多小时,足以显示出我们联盟的诚心,希望你还是考虑一下加入我们!”

  尼赫鲁一脸真诚地看着骆方,而妙沛儿则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表情,浑身散发出一股慵懒的妩媚气息。

  骆方认真地听完,点头道:“贵联盟能悉心栽培我们这些异能者,这点我倒是不会怀疑,只是,刚刚听这位妙沛儿小姐一说,让我觉得贵联盟所承载的一些思想可能与我的想法有点不符,甚至还有可能有很大的出入。这样的话,我怕自己会很难融入到贵联盟中去。”

  骆方一说完,转头看向骆祥云,而骆祥云却站了起来,转身走进了厨房,似是与冯春然一起准备饭菜去了。

  尼赫鲁仍是心平气和的道:“嗯,那是因为你还不怎么了解我们联盟,这没有什么,等你加入联盟后,慢慢就会知道我们的运作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骆方还是摇摇头,一声不吭。

  尼赫鲁双眼一道蓝光幽幽闪过,不亢不卑问道:“难道还有什么使你不想加入我们?到底你的原因是什么?还请你说出来。”

  骆方沉呤片刻,终于开口:“对贵联盟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只是我父母要我好好上大学,以后能找个体面点的工作,过普通人的生活而已。而我也知道,只要我一加入联盟,那么不管学业、事业什么的,都得首先放弃,这样我可就辜负了父母对我的期望,所以,为了不违父母的愿,我暂时还不想加入联盟。”

  尼赫鲁知道了缘由,与妙沛儿对望一眼,又转头看向骆方:“那就是说,你说什么都不会加入我们的,已经没有必要再谈下去喽?”

  骆方微笑道:“对,不管是约瑟夫的联盟还是贵联盟,我都不想加入,我有我自己的想法。”

  妙沛儿一双媚眼低沉下来,嘴角微微翘起,戏谑道:“难道你父母说什么话你都听,而且你都照做?”

  “当然不是什么都听,难道我父母要我去滥杀无辜,我也去吗?”骆方纠正道,“我只是尊敬他们,这是我表达尊敬的方式而已。”

  妙沛儿闻言,转头看向尼赫鲁,此时在场三人都没有说话,气氛一时冷了下来。

  过了半响后,尼赫鲁似是心里下定了决心,对一直望着自己的妙沛儿轻轻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而妙沛儿像是得到了答案,转过头来慵懒的放下了搭在茶几上的性感美腿,就那么叉开腿坐着,背靠着舒适沙发,意味深长的看着骆方,等骆方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她才俯身缓缓说道:“那好办,只要你父母死了,你就不用再听他们的了。”

  “什么意思?”骆方感觉不对劲,心里一紧,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

  妙沛儿话音一落,慢腾腾的抬起纤细的手,掌心向上,像是要乞讨一般,缓缓移动着手臂,对准了厨房方向。

  “她伸手朝着厨房方向想干什么?”骆方看着妙沛儿这个奇怪动作,心中纳闷,不知这女人想要干什么,只是一脸戒备的盯着她,虽然现在没有闻到什么死亡气息,但他却丝毫不敢放松警惕,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两人可是异能者,每个异能者他都不敢小看。

  骆方刚升起这个念头,妙沛儿忽然翻转了手掌,掌心向下,“嘭”的一身握紧了秀拳,竟发出了气劲从掌心中扑散而出的声音,紧接着纤秀的拳头向前猛的一震,这三个动作连贯迅速,一气呵成。

  一道白色气劲喷涌而出,气势澎湃,夹杂着呼啸声对着厨房狂涌而去……

  “轰!”

  厨房的墙壁顿时被轰开一个长宽近两米的大窟窿,厨房里面锅碗瓢盆叮当作响,四处飞射,蔬菜、米饭到处喷洒,微波炉和智能烤箱也嘣的炸开,爆炸产生的碎片一阵激射,大部分碎片直接射进了墙里,而那拳劲的去势仍是不减,轰的一声又把厨房靠外面的整个窗户直直的击飞了出去,露出了能看到对面楼房的另一个大窟窿,那窗户飞出老远才“哐当”一声砸到楼下地面,响声脆耳,引来了路人的阵阵惊叫。

  这时的厨房已是千疮百孔,满目疮痍,没有一样东西还是完好的,但是,很幸运,厨房里却并没有人。

  “怎么没人?”妙沛儿和尼赫鲁一脸惊讶,都侧头看向了紧挨着厨房的一间卧室。

  此刻,这间卧室门紧紧关闭着,而另外的两间卧室门都是敞开的。

  此时从出拳,厨房被击穿,到妙沛儿两人发现卧室门紧闭才不过几秒钟时间。

  而骆方终于反应过来,他在刹那间被惊的呆住,正准备和两人拼命,突然看见厨房里已经空无一人,也没有闻到死亡气息,紧接着眼珠一转,眸见厨房隔壁的卧室门紧闭,知道父母已经躲进了卧室,顿时心里紧绷的弦松了下来。

  其实刚刚尼赫鲁拍骆方肩膀的时候,骆方就感觉不对劲,因为尼赫鲁纯粹就是把手压在了骆方肩膀上,根本不容他有其他动作,这是一种赤裸裸的压制,虽然,动作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但连尼赫鲁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那已经反应出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那就是——不容骆方说“不”。

  骆方心思细腻,感觉眼前这两人来者不善,所以对父亲耳语,说出了他的担心,要他赶紧到厨房和母亲呆在一起,千万别出来,谁知父亲想的更细,趁客厅三人说话之际,直接和冯春然悄悄转移进了卧室,躲过了这毁天灭地的一劫。

  “嘭!”

  骆方双手一抬,一用力,身前茶几飞起,向尼赫鲁两人砸去,同时,额头浓密的头发下面闪电印记一闪,已变成了黑色,印记深处一道似海深的漩涡,带出了一股磅礴大力,瞬间灌满全身。

  “嗯,果然危急时刻,印记漩涡深处的力量比平时获取得更多。”骆方心道。

  与此同时,骆方的脚底一道寒气升起,围绕着双腿飞速旋转。

  “破!”

  一道厉喝似是晴空霹雳,猛然炸响,震得骆方头晕目眩,尼赫鲁突然站起一记手刀劈下,那飞起的茶几“咔嚓”一声从中断裂开,接着又“轰隆”一下变成了碎木渣,四处乱飞。

  “手刀!”骆方心中一惊,看着眼前一幕,想起了约瑟夫,“难道他已经是那种什么二级武者?”

  心中虽然震惊,但骆方此刻却什么也不顾,只是身体一动,站立处只剩下一道残影,一晃身已经到了紧闭的卧室外,替父母守住了卧室门口。

  这时妙沛儿终于站了起来,娇声娇气的道:“你着什么急嘛!人家只是要杀你父母,又不是杀你!”说着,还轻轻跺了跺脚,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靠,这婆娘太狠了,外表性感漂亮,内心却是比蛇蝎还毒!”骆方暗自咂舌。

  自从经历血疾风事件和几次生死存亡的考验后,现在骆方已经比以前沉稳了许多,此刻虽然心中慌乱,倒也还稳得住阵脚。

  “嗯,的确是疾风者。”尼赫鲁上下打量着骆方,点头道。

  骆方这次学了狡猾,他听堂林这种老江湖都说不认识自己额头上这个印记,而且自己又会几种异能,所以认定这个印记一定很特殊,怕以后万一再惹上什么麻烦,所以他用两个月的时间留长了前面头发,干脆用浓密头发把那闪电印记彻底遮盖住,所以连尼赫鲁和妙沛儿都没有察觉出骆方的特殊印记。

  此刻,骆方紧紧盯着仍站在客厅的两人,道:“尼赫鲁,妙沛儿,你们就算现在杀了我父母,我也只会恨你们入骨,根本不会跟你们走,更不要说加入你们联盟了,所以我劝你们还是就这样,算了吧!

  “不。”尼赫鲁微笑摇头,“杀了你父母后,我们自有方法让你忘记今天所发生的事,保证对你以后的修炼没有任何影响,说不定你以后还会痛哭流涕的感激我们的培养呢!”

  说完,尼赫鲁一阵怪笑,眼中的幽幽蓝色光芒不断闪烁,彻底撕破脸皮,露出了他凶残的一面。

  骆方闻言越来越焦急,豆大的汗珠渗出额头,心中直叫:“怎么办!怎么办!那尼赫鲁有可能是二级武者,而那妙沛儿也至少是一级的刚武者,硬碰硬,我连那妙沛儿都不是对手!”

  骆方有史以来第一次感到后悔:“早知道,我就加入堂林他们的联盟了,至少他们联盟看上去比现在这个好!”

  尼赫鲁和妙沛儿却不管那么多,两人相顾使了一个眼神,妙沛儿突然向卧室急冲而来,嘴角带着媚笑,根本无视骆方。

  骆方什么也不顾,周身皮肤肌肉瞬间凝结变硬,正准备奋起抵挡,忽觉的眼前一晃,一个东西已经向自己砸了过来,但为了父母安全,骆方根本不敢退开,逼不得已,只能伸出拳头一拳砸去。

  “嘣!”

  家里一台高达两米的智能恒温器被骆方一拳砸在了面前的地上,恒温器完全凹凸变形,火花四溅,不时发出“哧哧”声响,但却暂时挡住了正急冲过来的妙沛儿。

  “怎么恒温器会向我飞来?”骆方一脸惊讶,“妙沛儿向我冲过来,而那尼赫鲁却是站在客厅没动,难道它会长翅膀不成?”

  骆方感到惊讶,这边尼赫鲁和被挡住的妙沛儿却更是惊得合不拢嘴。

  “怎么这小子,拳头力量大的出奇,他只是疾风者,而且并没有修成一级武者啊!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量,难道是……”

  想到这,尼赫鲁顿时一惊,随即眉开眼笑的大声对妙沛儿道:“快行动,妙沛儿,这次我们一定要得到这个异能者,他应该是少有的超级异能者!除了是疾风者外,还应该是大力者!”

  妙沛儿一双媚眼忽地一亮,就那么站在变形的恒温器后直勾勾的盯着骆方,像是要扑到他的怀里,惊叫道:“他真的是超级异能者吗?那这次我们两人岂不是立了一件大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