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翌日午时,那座已被烧成断垣残壁的小道观处,突然从天上降下五个人来,有三个御剑,两个驾云的,显是一群修士。

  领头的那修士,脚下驾着一朵青黄两色相间的法云。

  落地之后默默地看了一阵,领头那人向着断垣残壁处努了努嘴,轻轻的嗯了一声。

  身后几个御剑下来的修士立即冲进废墟,各显神通,不一会儿便将废墟清理了出来。

  一个修士找到一个玉匣子,连忙捧着跑了过来,嘴里说道:“刘师兄,找到一个匣子,请您过目。”

  那领头的刘师兄点点头,就在那修士的手上打开匣子,只见里面除了几件玉器外,和一些纸张外,居然还有一个香囊。

  打开香囊一看,是两络青丝,刘师兄呸了一声,把香囊丢回匣子里,开始翻看那些纸张。

  一页一页的翻下去,挑出几张来,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两遍,负着手仰着头思忖了片刻,将匣子合上,把几个师兄弟叫在了一起。

  抖了抖手上的纸张,说道:“周师弟四人应该是遇害了。”

  众人讶然,顿时议论纷纷。

  “谁呀?这么狠毒?……”

  “俗世中怎么会有人能杀害周师弟他们呢?周师弟这里可是有四个人呢?”

  “……”

  刘师兄一声咳嗽,众人顿时噤声。

  刘师兄对两个御剑期的师弟说道:“你们两个进城去,找到这手札上的地址,如果有一个叫媚儿的女人和一个叫周林的小孩,便把他们带到这里来。”说着,抽出其中的一张纸递了过去。

  两个御剑期的修士应了声:“是。”其中一个接过手札看了眼,放进怀里,转身而去。

  ……

  不多时,两名修士进了府城,问过路之后,七拐八弯的找到了昨天周离邪进去过的那座宅子。

  推门进去,便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师兄弟两人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戒惧。

  两人缓缓向房内逼近,一脚踹开内宅厢房虚掩的门。

  只见地上到处都是血,一个女人仰面朝天的倒在房中,胸口处插着一个烛台,从干涸的血迹上来看,显然已死去多时。

  两人在房间里转了转,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东西,不禁松了口气,对视一眼,一个修士说动:“师兄不是说还有个小孩吗?怎么没见?”

  另一个修士刚想说话,忽然听到床底下似乎有什么声音。一招手,凭空悬出一柄飞剑来,剑尖直指床底,喝道:“什么人?出来?”

  床底下的声音忽然消失了,修士剑诀一指,飞剑“砰”地一声击在雕花木床之上,木床顿时四分五裂。

  裂开的床底下,只见一个十岁大的孩子,一身白衣上尽是血迹,蓬头垢面的样子,正缩在墙边靠床头的位置瑟瑟发抖。

  修士大步走过去,问道:“小娃娃,你是谁?”

  那孩子不说话,只是瑟瑟的抖着,眼中满是惊惧慌乱的眼神。

  修士蹲下身,和蔼地问道:“小娃娃,你别怕,我们是来帮你的,你告诉叔叔,这里是不是你的家?你是不是叫周林?”

  那孩子看着这修士,嘴里咿咿呀呀的嘟囔着,只是摇头。

  修士站起身来,叹了口气,摇摇头:“这女人死了,这孩子看来脑子又不太好,没办法确定是不是大师兄让我们找的那个孩子啊。四师兄,这该怎么办啊?”

  那四师兄仔细瞧了瞧孩子,招招手,将师弟招手叫到一边,低声道:“你看那孩子的眼睛,跟师尊和周师兄挺像的。”

  师弟也仔细的看了看:“咦,真的诶,是挺像的,难道是……?”突然噤声不语,看向师兄。

  那师兄点点头,又轻声说道:“我们先出去,再看看。”

  师弟点点头,两人悄声退出了房间,一左一右藏身于房门口。

  过了一阵,房内那孩子,爬到尸体旁边,摇着尸体,含混不清地说道:“娘,你起来啊,别睡了,林儿肚子好饿,肚子好饿。”

  门外的师兄弟对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便要进房去。

  只听见房内那孩子见娘没有反应,忽然“咯咯”笑了起来,说道:“娘啊,你和林儿玩啊,很好玩诶,娘睡,林儿也睡?”说着话,居然学着尸体的模样,四仰八叉的躺在干涸的血迹之上。

  师兄弟俩走进房间,和声说道:“林儿是吧?你娘已经死了,叔叔们带你去一个地方,好不好啊?”

  那孩子一见这两人去而复返,顿时大惊,爬起来又要往床底下钻,可是一看床被打的四分五裂了,顿时大哭起来,一只手抱着一块床板,一只手伸直了使劲的摇晃,嘴里不停的叫:“你们别过来,别过来,不许打我娘,不许打我娘。”

  师弟伸手拽住孩子的小手,便要把孩子拉过来,谁知这孩子倒是挺凶悍,一觉着自己的手腕被抓,便扑了过来,张嘴便咬。

  “卟”的一声轻响,师弟一掌轻轻地切在小孩的后脖上,那孩子头一歪,便晕了过去。

  师弟摇摇头,苦笑道:“这孩子倒是挺像周师兄的,挺狠的,不过可惜是个傻子。”

  当下,师兄弟二人一个提着一具女尸,一个提留着这个小孩,走到院内,剑光一闪,御剑而去。

  不许片刻,已经来到了断垣残壁之处,只见那大师兄眉头紧皱,兀自踱步不停,显得有些焦躁。

  两人将女尸和孩子放到地上,将经过和大师兄一说,大师兄紧皱的眉头挑了挑,微微舒展开来,问:“是个傻子?”

  “是的,是个傻子,就是不知道本来就傻,还是这次被吓傻的。”那师弟说道。

  “嗯。”大师兄仰头望天,似乎在思考什么,片刻之后说道:“据手札上所说,这周林的脑子是不太好。”

  不待他人回话,大师兄吩咐:“将这个女人埋了,好歹也算是……”突然住了口,走到那晕倒的少年身边,蹲下身去,握住孩子的手,一股真气渡了过去。

  那孩子“咳咳”咳了两声,醒了过来,睁眼看见边上有人,眼中露出害怕的神情,便要向后退去。

  大师兄正想开口说话,只见那孩子忽然叫道:“爹,爹,林儿好害怕,有人打娘,娘都睡着不理林儿了,你快点去打回来啊。”

  大师兄左右看了看,疑惑的问道:“爹?”

  那孩子看着大师兄,又说道:“爹啊,你这胡子怎么变长了啊?”

  大师兄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三缕长须,说道:“我可不是你爹,你爹……”

  那孩子大声叫喊起来,打断了大师兄的话,“你怎么不是我爹,有三条这么长的胡子的就是我爹!爹啊,你不要骗林儿了,林儿很聪明的。”

  “有三条胡子的就是你爹?”大师兄苦笑着站起身来,摇摇头,轻声说道:“果然是傻子。”眉头却是完全舒展了开来。

  这时,边上一个干瘦如同竹竿的的修士躬身发问:“大师兄,现在该怎么办?请大师兄示下。”

  大师兄点点头,说道:“还能怎么办?回宗向师傅复命去,记着,把那些东西都带上。”

  顿了顿,又说道:“给这孩子换身衣服,也带回山去。”

  听大师兄这么说,那个干瘦的修士抬起头来,狐疑地看了眼大师兄,眼中露出一抹狠戾之色。

  大师兄看了眼正傻呵呵笑着的孩子,微微笑了笑,又看了这修士一眼,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

  那修士顿时了然,也是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

  既然大师兄已有决断,其他人自然无话可说。

  该收拾的早已收拾好,当下大师兄腾云当先而去,其他几人随后跟上。

  孩子自然是放在了大师兄的法云之上,这孩子在高空之上也不害怕,还是咿咿呀呀的嘟囔着一些不明所以的话语。

  大师兄听着这孩子含糊不清的话语,脸上始终微微带着笑,仿佛这嘟囔不清的话语是世界上最好听的音乐。

  那孩子不停地嘟囔着,眼睛微微眯起,细长的眼睛愈显魅惑;左边嘴角悄悄提了起来,笑的也是欢快异常。

  ……

  当胖子和赵毅终于走出界雾的时候,夕阳已经西下,西边的晚霞艳红的犹如火烧云一般。

  陡然脱离界雾的压力,赵毅轻快的全身似乎都要飘飘然起来,被挤压的已经十分难受的胸腔在压力消失之后,第一反应便是深深的长吸一口气。

  这一口气一吸入,赵毅便发现了异常,顿时不由自主的大声咳嗽起来。

  张真人带赵毅进入修真界之后,赵毅只感觉那里的空气十分清新十分甜美,呼吸之间,便有全身爽利精神振奋的感觉。

  但是这从修真界一过来,却觉得俗世间的空气实在是污浊不堪,各种各样的气味不说,单是这一口气吸进肺里,便觉得昏昏沉沉很不舒服。

  胖子笑呵呵地说道:“毅儿,这两边的差别你现在感觉到了吧?”

  赵毅狐疑地问道:“胖师傅,会不会是你老家的空气特别差吧?我记得我在颌阳镇的时候,牛栏里的气味都比这新鲜呐。”

  听赵毅说这里的空气还不如他老家的牛栏,胖子气的又想拿手抽赵毅,却还是忍住了;话说这一路,要是胖子每次被赵毅噎的直翻白眼的时候都抽赵毅两下,估计这会儿赵毅那脑袋都成破西瓜了。

  胖子没好气的说道:“你老家那边老子我也去过,和这空气差不多,说不定还我这里的空气好点呢。”

  赵毅看着胖子,一脸的“你是坏蛋,你骗人”的意思;气的胖子差点便没忍住一巴掌抽上去。

  反正赵毅现在算是摸清了胖子的脾气,这胖子嬉笑怒骂随性随意,你若真跟他讲什么师徒尊卑的,他反而不喜欢,你若是跟他没大没小的,他倒开心的不行。

  果然,胖子又说道:“老子不跟你这个小兔崽子一般见识,老子只告诉你,俗世的空气就这么回事,因为灵气少嘛。你道修士们为什么不愿意呆在俗世?就是这个原因。在那边就算睡觉也能缓慢的增长修为,到这边?嘿嘿,修为不慢慢退化就不错了。”

  赵毅纳闷地问:“我说胖师傅啊,既然这边对修炼没好处,那咱们上这边来干嘛?”

  胖子嘿嘿一笑:“咱们修炼的灵觉经,就是要到这灵气匮乏的地方来,你要修炼到在灵气匮乏的地方,随时能感应到隐藏在腌臢之气中的灵气,并将他们分离吸收进体内,这灵觉经就算是入门了。”

  赵毅问道:“那怎么算小成呢?”

  胖子说道:“等你入了先天,开了魂府,结了五行印符,成就元胎才算小成。”

  “那师傅,咱们在这俗世之中要修炼到什么程度?”

  “你入门之后咱们就回乾元宗去。”胖子说道。

  赵毅想了想,问:“那岂不是很快?”

  胖子哼了一声:“快个鸟!老子估计,你最少也得要四年时间,这还是得要你能吃得了苦,勤修不怠。”

  赵毅大叫:“四年,胖师傅啊,我可只有五年好活了啊,如果算算月份,保不准还没五个整的年头了,这可怎么办啊?”

  胖子嘿嘿一笑,阴险的说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你只要在四年之内能能通过考验,老子保证能保住你的小命。”

  赵毅知道,所谓的考验,便是要让自己从这俗世,穿过界雾步行而入修真界。当时在界雾的最中心处,胖子放了护罩,让赵毅体会了体会,结果甭说走路,赵毅连站都站不直啊,胖子当时可是笑的前仰后合,连眼泪都下来了。

  赵毅初始也是挺担心的,但是胖子只是说了一句:“当年老子也是这么走过来的。”便让赵毅咬牙任命了。

  “那大成呢?”赵毅想了想又问道。

  胖子脸一黑,张嘴就骂:“大成?老子都没大成,你想个屁!”

  赵毅顿时不说话了。

  胖子自顾自地说道:“你师傅我也不过小成多一点点而已啊。这灵觉经越修炼到后来,那是越发的妙用无穷啊。师傅我一直在想,若是我能勤快一点,说不定修为现在已经超过大师兄了。唉……”

  赵毅刚想说话,胖子大笑两声,说道:“不说扫兴的事情,师傅带你去我的老窝。”

  云牛倏忽穿入天际,朝着天边渐渐消失的晚霞飞遁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