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星如闲庭信步,体内霸拳之意沸腾而出,他没有丝毫阻滞,跨步走上山峰。两旁新生看着沈星如此轻松登上石梯,都是神色沉重。

  “这个人是谁,为何一样与我们没有星台之力加身却是闲庭信步于此?我也是接近筑星台的人了。”有人震惊地看着沈星走过,疑惑地道。

  “就是刚才走上去的星台强者也没这般从容啊。”也有人惊叹道。

  沈星没有理会这些人,直接走了上去,来到那岚雾之边。此处也有两人站在外面不敢迈上这一步,沈星一笑,直接冲了进去,任凭岚雾之中电芒阻击,迎着滔滔霸道之意,他没有丝毫退缩,这些现在已经难以伤得他身。

  外面两人骇然相对,一个二十多岁的星台之境的人看着沈星道:“这个人好像是东区弟子沈星啊,他一个未筑得星台的人都能可得去,难道是假像?”

  随后他咬着牙伸手进入岚雾之中,顿时电芒闪现,击在他手上。

  “嘶!”青年惊叫出声道:“我靠,是真的,这么恐怖,看来没戏了,我这身板难以承受这力度。”随后往回走去。

  另一个青年鄙视地看着他低声道:“蠢货,难度峰主弄个假的来吓我们啊。”他也不敢进去,见到那青年退下后他也罢手。

  沈星进入之后见到里面站着三人,其中一个正是他认识的,南区若轩。他没有意外,因为望月峰峰主的道也适合若轩,而且两人都有着烈焰之力。

  “沈星!我就知道你这小子一定会来的,你小子前几天去哪了,害得我手痒痒的。”若轩见到沈星后笑着道。

  “究南山中英杰无数,你不会就只和我打吧。”沈星也是一笑道。

  “和你打比较爽一点,哈哈。”若轩大笑道。

  旁边另外两人都是比沈星与若轩年长几岁的青年,见到若轩竟然说与一个未筑得星台的打得不相上下,不由嗤笑连连。

  其中一个高大的青年看着若轩道:“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看来我多心了,哈哈。”

  沈星与若轩都是一笑,看着那个青年,没有多说,跟这些人只是浪费了口舌,不过等一会把他们扔下山下便行了。

  此时从里面走出一个青年,面带笑容对四人道:“刚刚峰主传下规则,你们四位上去演武台上,不管用什么手段,最后站在台上的一个人就可以直接入得望月峰峰主门下。”

  “看来我们的战斗要在这里上演了。”若轩战意冲宵,看着沈星道。

  “战吧!”沈星散发敌舞,无双战意横生。

  随后两人跳上了演武台,两位青年也笑着走了上来,高大的那个青年对着两人道:“你们的战斗是在演武场下面上演。我们一起将这两个小子打下场先,如何?”说完看着另一个青年。

  “我也是这么想的。”另一位青年阴笑道。

  沈星与若轩相视一眼,随后两人凌厉出击,各自攻向一位青年。在这一刻两人就开始了比拼,争最后站立的一位,同样争着谁能第一个把对手打下台去。

  两位青年见到若轩与沈星攻来,也是蓄势相抗,他们没有敢大意,在登峰之路上他们也是艰难才走了上来,对方既然可以登上望月峰,那么定是不凡。

  沈星飞奔而去,对上了那个高大个子的青年,如今沈星身躯强度已经达到了恐怖的程度,这些刚入门的普通星台境弟子的攻击连他的皮都难以划破。

  沈星挥舞拳头便打向青年身上,拳风扑面而来,高大个子骇然,就是拳风都让他心惊,让他如站在狂风之中,如一叶扁舟随风摇摆。

  那青年退上半步,撑住身形,他现在终于知道南区若轩为何见到沈星便说那番话了。

  砰砰!

  高大个子在沈星的攻击之下连连后退,承受着沈星轰击而来的磅礴伟力让他惊颤。即使他星力加身,全身浴满神辉也难以抵抗对方神威,看着再次冲来的重拳,青年举手格挡,也是一拳打向沈星。

  沈星突然撤回攻击,但身形没有丝毫停下,撤回的双拳暗自蓄势,在适当之时会全力轰向对方。

  高大个子见到沈星撤去长拳攻击,身体冲来,暗道:“难道他想让我赢?不可能。”

  他没有迟疑,既然沈星送上门来让自己攻杀,那么我为何要怕呢。青年双拳轰击,双拳之上泛着丝丝电芒,拳风也是凌厉,打在沈星身上。

  沈星邪邪一笑,身体贴了上来,运转无伤之秘,将对手攻击反弹出去,同时蓄势的双拳无情出击,打在青年身上。

  那青年来不及反应便被沈星打飞出去,全身受到沈星的重拳,如若被小山轰压一般痛苦难受。

  此时,若轩也是将对方踢飞出去,与沈星对望着。他一开始就以秘技飞身攻向青年将青年打得连连倒退,最后不支倒地,被他一脚踢出了演武台。

  台下两位青年震惊地看着对方,这时才发现沈星与若轩的厉害,绝不是两人所以相抗的,没有多说,只是一个失败者,他们站立一旁看着台上拼杀的两道凌厉身影。

  沈星与若轩已经算是老对手了,两人都知道对方大概的攻击之技,所以两人又是打得难分高下,只有出秘技才会分出胜负。

  轰隆!

  两人在台上攻伐如雷鸣,提着可碎金玉的巨拳相互击在对方身上。这时若轩已经启动了神秘的血脉之力,磅礴的伟力震荡着演武场。

  台下两位青年见到若轩炽红身躯,都是惊叫出声:“血脉之力!”他们有深深的震撼,这两人已经超越了自己所立的境界了吧。

  而与若轩相搏的沈星也让两人骇然,身躯之坚韧神魔难挡,受到血脉之力加身的若轩一击都宛若无事,如果换作是两人,估计会被打爆了吧。两人都是神色黯然,年长对方几岁,但实力却被对方压得难以承受。

  两人再次对轰一次后各自退了一步,若轩身上创伤在片刻之间便恢复如初,他所练的家族秘技实在逆天,如果是对上别人,会活生生把对方拖垮。沈星身上血丝也在浅淡消沉,瞬息之间安然无事。

  “看来又要施展我那一招了,要不伤不了你。”若轩看着沈星,战意不减,坦然道。

  “没有强大的招式也奈何不了你,看看你比之上次如何,战。”沈星精气神汇聚,全心施展拳式,霸道之意威临天地之间,睥睨星空之下,仿佛有着杀神之力。

  若轩凌身飞起,天地灵气与星辰之辉加身,融于血脉之力上,随着双手,挥洒而出。拳之前方如炼狱一般炽红妖异,烈焰之气滔滔前来,焚毁着前方一切,空气在这一刻被抽空,时间仿佛也在这一瞬间静止,为之惊叹。

  两人的绝技再次轰击在一起,烈焰之气与霸拳之意相互攻伐,都想越界将对方掩灭扑杀。身处两招之中的两人,承受着恐怖之力的侵袭,也是皮肉破损,嘴角溢血。

  最终若轩的烈焰之气无力而终,而沈星霸拳之意也是消散不继,两人将对方反弹后退。跌坐在地上,看着对方,这时两人都已经受到了一些道法之伤。

  沈星感觉全身都要被道法之力焚烧一般,而若轩也是感到混身受霸道的道法之力侵袭。

  两人都是快速化解着这份道法之伤,如果不尽早化解可能会造成道法之力侵入本源,伤到根本。

  许久之后,两人身体恢复安然,他们每次都是打得平手收场。

  这次两人没有再动手,而是站在台上相视一笑。若轩看着沈星道:“你的霸拳之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威力强上了几分。”

  “你的烈焰之力也炽盛了许多,上次所说果然是有所得,威力一时无二。”沈星知道这次若轩的烈焰滔天比之上次强上了不少,看来两人比拼不单单是自己参悟到奥义,对方也是一样夺天之造化,有着逆天悟性。

  “我们再斗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平手收场罢了。”若轩笑道。

  沈星跳下了演武台,对若轩笑道:“今日一战应当是平手以论。”

  这时方焰自望月峰上走了下来,冷峻之容看着两人。

  沈星见到后心中一紧,他感到对方如高山一般矗立在自己身边,霸道无边。如果对方想加害于自己,也许一个念头就可以。

  这是一个强者,不下于伍伯的强者,沈星暗道,他猜到这可能就是望月峰的峰主方焰。

  沈星上前一敬对着方焰道:“我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