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雅萱如愿拿到了以前花老给旧学员讲课的教材,她花了几天的时间在课堂上将其看了几遍。总算了解了一个大概。之后就能够跟上其他学员的进度,不会再觉得听不清楚花老所讲的内容了。从此,赵雅萱的学习能力在学员当中更加突出了。这让花老倍感欣慰。也让许多旧学员刮目相看,刚开始,那些旧学员都认为赵雅萱凭着自己是山寨寨主的干女儿,会借着这个特殊的身份在课堂上胡作非为,却想不到她真的是用心来学习的啊。加上赵雅萱对于这些旧学员都是很友好的,因此,原来看不起赵雅萱的旧学员中开始有人和赵雅萱成为好朋友了,对于她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都会给予帮忙了。这样子一来,赵雅萱的学习上基本就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了。这让关注着赵雅萱学习情况的寨主夫人很是高兴,她现在更加觉得认赵雅萱为义女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了。

  赵雅萱是九月十三来到山寨的,今天已经是九月十九了。这些天,她除了吃饭睡觉,其余的时间都是在艺部学堂度过的,她和赵德昭以及周妙音的见面时间就少了很多了,她也自觉的不去打扰两人。除非他们有事来找她去。她发现赵德昭和周妙音的关系变得很好的,用如胶似漆来形容也不为过。

  赵德昭和周妙音两人在一起的身影经常出现在山寨的各个角落,每个山寨中人都已经知道了这对情侣的关系,看向两人的目光中有羡慕的,有嫉妒的,也有诅咒的,但这些丝毫不影响两人的情绪,还是那么悠然自得,说说笑笑。这样抢眼的事,怎么会逃得过寨主和寨主夫人的眼睛呢,他们的本意就是要结交赵德昭这位皇子,作为将来山寨的靠山的,眼下他恋上了周妙音,正好是一个机会,所以,现在只要周妙音在还没有脱离山寨,能够在需要她上台表演的时候像以前那样表演唱出能吸引看客的节目来就不会过多的干涉她的私生活了。现在的情况照着他们的计划进展,他们的心里是乐开了花。

  让寨主和寨主夫人没有想到的是,赵雅萱在艺部学堂的人缘很不错。很多女孩子都和她成为很好的朋友,除了一些原来的男友给赵雅萱吸引了的,对她抱以敌视的态度。

  艺部的男学员比较少,所以男孩子在这里是比较受欢迎的。而能够得到艺部学堂中一个男孩子的欢心,那在学堂里可是一件受人瞩目的事,赵雅萱没有到艺部学堂之前,这里的每一个男孩都被最优秀的女孩给瓜分了,组成了六对让其他女学员羡慕的小情侣。

  现在赵雅萱来了,这学堂里的六个男孩居然同时向赵雅萱示好。气得那六个本来已经得到他们承诺的女孩从此不再理他们,结成了一个愤女小组,专门来报复变心的这些男孩子。

  赵雅萱看着前面那六个光头。心中不禁暗叹那六个女孩子的心狠。这六个男孩昨还有一头长发啊,今天就成了这副模样了。他们的光头还十分的搞笑,被墨水涂成了黑球一般。坐在后面看着还没有怎么觉得可笑,但是站在面向着他们的位置的花老看到他们的这副模样,几次都要停下来装作咳嗽,才能忍住心中的笑意。

  赵雅萱刚进入学堂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她这一笑,惹得本来不敢笑的那些女学员个个都捧腹大笑。而六个被恶作剧了的男学员则是连没有被墨水画到的地方都变黑了。

  他们的脸上都被画得不见本来面目了。每个人脸上都被画了不同的图案,可见并不是同一个人的手笔。六个男孩现在的模样啊,那是比大戏台上的大花脸还花。

  一个的眉毛被画得更浓更高了,占了他的一半额头有多,脸部其他地方则不去画他,这样一来,更加显示出他眉毛的特别,加上那光秃秃的黑脑袋,给人以特别滑稽的感觉。

  这还只是六人当中最不抢眼的,另外五人的脸可就比他的脸画得厉害了。

  一个被画了一大把的胡子,当然只是用墨水画的,整张脸都成了花面猫了,一个被涂了左半边的脸,一个被涂了右半边的脸,一个被涂上半边的脸,一个被涂下半边的脸,有涂了一点的,也有涂满的,从这些就可以看出每个男孩被那位喜欢过他的女孩怨恨得多深了。

  那六个昨晚作案的女孩,此刻总算出了自己心中的那口气了,看着她们的成果,都很满意。她们已经作好了被开除出艺部学堂的准备了。为了让她们那曾经喜欢过的男人的背叛,几人都是在一起密谋,想了几天才在昨晚做了这样令人无比惊讶的事的。

  花老看着这学学堂里这六个被化妆成这样的男学员,暗自感叹,如今的女孩子还真是大胆啊,作为艺部学堂的先生,他当然了解这些学员之间的情况了,这六个男学员的女友可不就是学堂里最为优秀的六个女学员。她们现在做出这样的事,让花老摇头叹息了很久。

  好不容易,整个课堂终于平静下来了。花老强忍笑意,叫起了那六个男学员:“三号,七号,十五号,十九号,二十八号,三十号。”

  被叫到的六个男学员立马站了起来,恭听花老的训话。

  “你们怎么会被搞成这样的?”

  三号代表大家回答:“花老,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啊。一早醒来,我们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课堂上所有坐着的女学员听了都大笑起来。

  花老一瞪眼。“不许笑,如果谁笑的话,我就把她也弄成这个样子。”

  被花老这么一恐吓,所有的女学员都变得鸦雀无声了。如果真的像花老所说,被弄成那副模样,可就惨了。

  花老继续向六个男学员盘问起来。

  “你们怎么会连被人剃光头发都不知道啊?”

  “我昨晚好像特别困,现在头还有点晕呢,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也是这样呢。”十五号说道。

  其他五人连连点头,表示也和他一样的感觉。

  花老点点头,他有点了解情况是怎么样了。

  “你们昨天睡觉之前,有没有喝过什么东西啊?”花老继续说道。

  “啊,好像除了喝过一杯茶就没有喝过什么东西了。”

  “你们是一块儿喝完茶的吗?是你们自己泡的,还是别人送给你们的啊?”花老刨根问底起来。

  这个时候,六个男学员似乎想到了什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眼中显示出很大的愤怒。

  花老将这一切都收在眼里,他已然知道,这六个男学员一定是被人算计了,喝下了含有迷药的茶,才会在昨天晚上睡得那么沉,被人剃光了头,画得脸部这么花。

  “你们说啊,到底是谁,给你们的茶喝。”

  “…………”沉默,六个男学员还是保持沉默,他们似乎不想揭露是谁给了他们那样的茶喝。

  “你们被弄成这样还为对方着想啊,看来,你们是不想对把你们弄成这样的人给予惩罚了,你们说,是?还是不是?”花老逼视着这六人。

  “花老,您会不会把元凶给开除出艺部学堂啊?”

  “三十号,你还真会怜香惜玉啊。如果元凶自己承认错误,我是不可能那么心狠把她们开除的。”目光在众女学员身上扫过,花老做下了如此的承诺。

  “三号,七号,十五号,十九号,二十八号,你们的想法,是不是和三十号一样,不愿意,犯下这种错误的元凶被学堂开除啊?”

  另外的五个男学员,沉默了一下,想了想,都同时点头道:“对,我们也不希望她们被开除了。”

  花老得到他们的回应之后,就让他们都坐下去了,然后,他对着所有的学员说:“你们在我这里学习,我就应该为你们负责,现在,学堂里的男学员被弄成这副模样,我想元凶就在你们当中,我询问过受害者了,他们都不愿意你们这几个元凶因为这件事被学堂开除出去。这样吧,我现在也不要你们立即承认。如果明天晚上之前我还没有得到元凶的自首的话,我就会采取最严厉的手段。听清楚了吗?”

  眼神在所有的学员中来回移动,花老发现了有六个女学员的眼中现出了后悔,感激的神色,心中也就有了一个底了。

  就在花老翻开书本,要开始上课时,一个女学员站了起来:“花老,把他们形成这样,是我一个人干的,要惩罚您就惩罚我一个人吧,和其他人无关的。”

  花老看向她,原来是赵雅萱来到艺部学堂之前,学习成绩最为不错的五号。

  “是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对,一人做事一人当,所有的事都是我一个人做的,我就是恨这几个男学员那么花心,就想到这个法子,让他们变成光头,变成花脸。”

  听了她的话,学堂上一片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