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未路
作者: 王中一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十四章水涨债高

  送钱用还有二仟元钱,她没有去还给哥哥,明知明犯接着赌。三天后的一个下午,送钱用又全输光。可是出不去,等人心慌,等赌更心慌,送钱用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问她:“你为什么不赌啊?”送钱用答:“我已输光了不能再赌了。”中年妇人说:“可以借`水饯'赌啊。”送钱用从未借过“水钱”,她试探问:“怎样借啊?”中年妇人答:“……写一仟借条付捌佰柒,嬴了当场还。”送钱用又问:“那输了呢?”中年妇人答:“输了就接着借,想翻本。”送钱用又问:“接连输呢?”中年妇人答:“跟你回去拿。”送钱用刨根问底:“家中没有钱怎么办?”中年妇人答:“没钱就用贵重物品抵押。”“家中没有贵重物品怎么办?”“可问你家属要。”“……没家属怎么办?”“……押上你的身份证,写上欠条,利息天天增5%。”送钱用大叫,“黑啊,黑啊!假使二十天不还

  就得翻一翻,就像跌入泥谭,越陷越深,就爬不起来。”中年妇人又说:“哪会经常输呢?总有赢的时候,凡是要往好处想。”

  俩人正讲着,又是烂下庄,如针刺着送钱用的心。赢了再想赢,输了想翻本,这是嗜赌者的信条,永不悔改的指南,明知明犯的动力,致于人死地的癌,也是赌场永不衰竭的保障。赌场中没有“水钱”也无关大事,输光了就走。有了“水钱”就有了飞来横祸,就有了灭顶之灾。为了想翻本,送钱用心滞神迷,丧失了理智,她硬着头皮抱着侥幸写了一仟元借条,拿了捌佰柒拾元“水钱”。空手套白狼,她豁出去了,贰佰一押,马上变成了肆佰,再肆佰一押,马上变成了捌佰,几盘下来后马上变成了二仟。她马上还掉了一仟元钱。手中还有一仟,她又接着

  赌。事不从顺愿,接下来全输了,明知明犯她又借了水钱,输输赢赢,借借还还,还还借借,她借“水钱”借上了瘾。

  五天来赢了还,输了借,越积越多,已分不清究竟是输还是“水钱”利滚利,共欠了伍仟。送钱用实在没钱还,就押上了身份证,付了三天的利息,写下了三天到期的欠条。三天还不出利息就得天天涨。送钱用不懂什么叫黑社会,她想,大概这就叫黑社会。休手,她从恶梦中醒来。晚上躺在床上,床上像长满了刺。她想,这“水钱”比煤炭还黑,比十个黄世仁手段更毒辣。“水钱”已造就了许多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也逼得许多赌棍成了鬼,成了阶下囚。

  赌博时总有魔鬼搭伙,赌徒身旁有魔鬼,就是这“水钱”逼得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逼得人铤而走险犯罪。“水钱”是紧箍咒;“水钱”是套在脖子上的枷锁、绳索,架在脖子上的刀;“水钱”是陷人坑,进得去爬不出;“水钱”是催命鬼。长期以来老百姓总认为赌徒偷抢、打劫、骗是为了赌,实则一半是欠了“水钱”不堪忍受,被逼债走投无路而作垂死挣扎;人们总怨恨赌徒,鞭打赌徒而忽视了“水钱”的罪大恶极,因而“水钱”越来越横行、疯狂、危害性极大。

  送钱用如杀了人一样惶恐不安,天那!她在床上直打滚,整个人如在油锅里煎一样。对,要还清这比赌还可怕的“水钱”,迷途知返,远离这是非之地。可是她一个己家徒四壁,靠生活保障金生活的下岗工人哪来钱?她一人在家除了哭还是哭。

  不赌时朋友亲戚常来访,家中热热闹闹,如今避她如避麻风。平常她总能以礼待人,一走下坡路,拒人以千里之外,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她成了皇帝不称皇帝~孤家寡人。她老着脸皮电话接着电话请求帮忙,可人一听就吓坏了……

  送钱用已对哥哥发过誓,远离赌博,血书贴在家中,况且哥哥已替她还过不计其数的赌债,在哥哥面前她再也开不了口。送钱用实在不想再赌了,她整天都在呼喊,“救我出虎口吧!”

  如果她是病,哪怕是绝症,亲人们乡邻们都会毫不犹豫地来救,是冤是屈,二肋插刀也在所不辞,社会上也会献爱心送温暖。可这事,实在上不了台面,对赌徒,人人咬牙切齿啊!人们只能望而却步。赌徒不下油锅谁下油锅?没救星,送钱用在家整整哭了三天三夜,泪也流干了……犯了错误能改正,可借了“水钱”

  水涨债高,想改也改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