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空穴也能来风。一阵风从山洞外掠进来,山洞里的几名蒙面人顿时一阵凉意。那漆黑的山洞依旧见不到更多的光芒,谜一样的神秘人也没有再露面。

  “老大,我们辛辛苦苦抓东方烨回来,怎么首领一下就放了……”待神秘人离去,藤武不解地问伊贺。“首领的想法有这么容易被你琢磨出来首领就不是首领了……”伊贺轻蔑地对藤武说道。“哼!不说就不说,我和山藏去练功了!”说罢,藤武不忿地离开了。

  昏暗的山洞不能掩盖住伊贺那凌厉的目光——他心中想必清楚神秘人所为:一开始首领的目标就是东方烨,为了让我们更好完成任务,先是去骚扰东方堡,牧野山庄,叶星宇,唐枫等人,让他们先各自为战,然后使东方烨孤立无援;接着活捉东方烨回来,无论能否成功游说东方烨加入,至少能挑拨到他和东方烈阳的父子关系,甚至挑拨东方烨和整个中原武林的关系……

  “烨儿啊,你到底在哪里啊……”东方堡内,李凝霜正用薄薄的丝巾抹去洁白的脸庞上那点点泪珠,整条丝巾已经被泪水浸染透了。赵依风不知所措,抱着李凝霜想安慰她,但是自己却也不争气地流起泪来。

  东方堡门外,弟子们正严加把守。东方堡的少主被掳去,已经是江湖一大耻辱,故不能再失礼于人前。此时一名衣衫褴褛的男子正朝东方堡前来,东方堡守门弟子正挺起武器做守备状态,并喝道:“你是谁?!”那男子没有多说什么,依旧拖着疲惫的步伐朝着东方堡前来。守门弟子仔细一瞧,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前些日子失踪的东方堡少主东方烨!守门弟子看到东方烨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是一直凝视着他。东方烨也没多说什么,独自漫步走进东方堡,守门弟子也没有拦截住他。

  过了许久,守门弟子才反应过来:“少主回来啦!少主回来啦!”东方堡弟子将信将疑,朝着门口跑去,见到东方烨虽然衣衫褴褛,眼神无光,但是那股英气依旧逼人,顿时也惊呼起来。在内堂哭得死去活来的李凝霜和赵依风也出来查探,果然是东方烨!两人也不顾仪态地扑过去抱住了东方烨:“烨儿啊!你可想死娘了……”“少主,你没事就好……”东方烨没有多说什么,只有无力地倒在李凝霜和赵依风的怀中。

  尔后,李凝霜吩咐家丁们给东方烨梳洗。东方烨重新着装出堂,那股英气再次散发出来。之前那颓败的样子荡然无存了。李凝霜和赵依风正要和东方烨叙旧,东方烨却只问了一个问题:“爹人呢?”正当李凝霜要回答,东方烈阳展开着那和太阳般灿烂的脸庞跑了进来。“儿啊,你可想死我了!”东方烈阳堂堂东方堡堡主,但也是性情中人,一把抱住了东方烨。“方才爹在外搜寻孩儿的下落,正要回来加派人手搜寻呢!没想到一回东方堡就听说你回来了……太好了……”东方烨使劲地挣脱东方烈阳那强势而又恶心的拥抱,说道:“烨儿这不是回来了吗?孩儿也感觉有点累,先回去休息了……”“嗯,好……”

  当晚饭桌上,东方烈阳,李凝霜,东方烨,赵依风整整齐齐地坐在一起。小小的一张饭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东方烈阳和李凝霜都是笑脸相迎,然而东方烨却很没礼貌地低头进食。“夫人啊,什么时候给烨儿办婚事啊……”东方烈阳见饭桌上死气沉沉,故意提高一个八度和相距自己没两寸的李凝霜说道。“呵呵,这也得看看他们的意思……”李凝霜也提高着一个八度和东方烨,赵依风说话。“呃,一切按义父,义母的意思……”赵依风害羞地低着头。东方烨被东方烈阳的话题顿了顿,然后又装作继续若无其事地进食着。“哈哈,他们都还挺害羞呢……”这饭局也忒枯燥了,东方烈阳苦笑道……

  第二天早晨,阳光明媚。一缕缕灿烂的阳光映衬在东方烈阳那灿烂的脸庞,为东方堡又添一道美景。此时东方烈阳正在提起长剑练习剑法,冷不防背后一阵剑锋寒意直袭——“看招!”

  东方烈阳顿时一式背手剑格挡住剑锋的刺击,然后反手剑一式大鹏展翅一扫。此时袭击东方烈阳的人也灵活地后退了几步,躲开他的攻击。知见袭击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东方烨。东方烈阳顿时哈哈大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烨儿啊……”东方烨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依旧以气御剑,剑锋指着东方烈阳。“我们两父子也很久没一起练过武了呢……”东方烈阳还没说完,东方烨提剑便刺向东方烈阳。

  东方烈阳见东方烨如此急速,自己也不敢怠慢。却见东方烨剑剑凌厉,迅如雷,急如电,每一招每一式都暗下杀机。东方烈阳感到甚是奇怪,自己也没有放松下来,与东方烨拼起来。只见东方烨一式乱草挑向东方烈阳,东方烈阳顿时一式孤雁回峰拨开东方烨的剑,在剑锋将要刺穿东方烨喉咙的一剑收了回来。然而东方烨顿时目光凌厉,挑起手中的剑直刺东方烈阳。东方烈阳已经感到半分杀机,顿时使出飞云渡向后一退。只是东方烨的剑招甚快,东方烈阳的手臂留下一道血痕。“烨儿……”东方烈阳很是不理解东方烨的举动。只见东方烨冷傲地转过身,收起沾染东方烈阳鲜血的剑,快步回到房间。

  东方烨快步回到房间,只见他端起一个杯子,盛了点水,然后把剑上的血滴在杯中,再用剑划破自己的手指,滴血进杯。“你在干什么!”却听门外一声喝道。东方烨转头一看,正是东方烈阳。东方烨先是惊讶,然后从容不迫地看看杯中的血滴。只见两滴血并没有交融在一起。

  “果然,你并不是我的亲生父亲!”东方烨凌厉地把手中的杯中向东方烈阳一砸,杯子清脆的破碎声传入东方烈阳的耳里,那淡淡的血水在地上飞溅地散开。那血水飞溅得有多么凌厉,东方烈阳的心就有多痛;杯子破碎的声音是如此清脆动听,但在东方烈阳的心中却是心碎的声音。东方烈阳如今总算明白这几天东方烨为何冷淡得如此奇怪。“烨儿,爹……我不是有心要瞒着你……”“那么说来,我的亲生父亲果如他所说,是你杀的?!”东方烨目露凶光,直勾勾地盯着东方烈阳。“哪里!是谁告诉你这番话的?!”东方烈阳顿时为自己辩解。“我不会再相信你!”说罢,东方烨一掌打向东方烈阳。

  “烨儿不要切莫被他人蒙蔽!”东方烈阳顿时避开东方烨的攻击,苦口婆心地说道。东方烨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运足内劲攻向东方烈阳。东方烈阳自然没有还手,只是灵活地躲开东方烨的攻击。十数回合之后,东方烨见未能伤东方烈阳分毫,气急败坏地说道:“哼!今日我不能为父报仇,他日我必定血洗东方堡!”说罢,东方烨夺门而出。

  东方烈阳正要追赶,李凝霜正好前来,在门前问道:“烈阳,怎么了?”“哎!先不跟你解释这么多,快去追烨儿啊!”说罢,东方烈阳和李凝霜一起追着东方烨去了。然而东方烈阳和李凝霜刚一出东方堡没多远,三名蒙面人截住了他们的去路——正是伊贺,山藏,藤武三名蒙面人。“凝霜,你去追烨儿,这里我来应付……”说罢,李凝霜要继续追击东方烨,然而却被蒙面人的暴雨梨花针拦截了下来:“想要从我们手中逃走?好像没这么容易哦……”东方烈阳和李凝霜见此,唯有和蒙面人交手起来。只是三名蒙面人并非等闲,和冷烈双绝硬是交缠了上百回合才颇露下风。毕竟之前连番的战斗也让他们非常疲惫。“好了,今天就和两位老人家玩到这里……”说完,一阵烟雾扬起,三名蒙面人顿时随着烟雾的消散而消失了。

  由于和三名蒙面人纠缠太久,东方烨也早已经远离东方堡了。李凝霜问道:“烈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东方烈阳顿时详细地向李凝霜解释东方烨已经知道自己不是我们的亲生儿子的事。“啊?!”李凝霜顿时一惊,眼眶已经不争气地微微湿润。东方烈阳抱着李凝霜,叹道:“希望烨儿不会想歪一边吧……”

  东方烨使出轻功飞云渡远离东方堡后,在一森林里歇息起来。“哈哈哈哈……”一阵熟悉的笑声顿时从东方烨背后传来。东方烨转身一看,只见一名男子头戴斗笠,脸都被黑纱遮挡,看不清容貌,身穿黑袍,给东方烨一种熟悉的感觉——正是山洞里的神秘人!“东方烨,此时你已经穷途末路。有没有想过加入我们,为我效命?”东方烨冷傲地说道:“只要能够歼灭东方堡,为我父亲报仇,在下愿为首领效命!”“哈哈哈哈……”神秘人的笑声响彻整片森林,森林中的鸟儿也不禁震慑惊慌地飞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