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寨主高森闻得那个自称是山东太守孙斌的胖子说要自己跟着他到府衙去去一遍,当下心就急了,如果真的跟他走了,那就不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了,岂不是任人宰割了。

  他对那个孙斌说道:“大人啊,在下的这个山寨向来都是守着本分的,从没有做过什么危害大宋人民的事啊,不信,您可以随便找一个观众来问一下。”

  “哼,这个你到了公堂之上再说未迟,你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马上闭嘴,不然,说错了什么话,可就会加重你的罪了。你可要想清楚再说啊。”

  高森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赵德昭那边,对方却将头别向它处,并没有和他的眼睛相望。

  那跟着高森上来的十个头目见到孙胖子那种咄咄逼人的姿态,就要动手了,但被高森寨主给拦住了,这才悻悻然的退开了一点,不然肯定会和孙胖子的手下进行火拼。

  高森向孙斌求情道:“孙大人,我可以和你一起到府衙去走一遭,只是能否宽限一点时间让我安排一下寨中事务。”

  孙斌定定地看着高森,咧开了他的大嘴,“啪”地一声一口唾液就准确地落在了高森的脸上,口中说道:“哼,凭你也配和我讲条件?我叫你立刻和我一起走,你就得和我一起马上走,迟一刻也不行。”

  高森寨主平时是高高在上惯了的,几时曾受过这种侮辱,当下也火了,怒道:“混帐东西,好言好语跟你说,你还真把屁股翘上天了。今晚你不留下身上的一些东西也别想能够离开这里。”

  “好啊,果然贼人就是贼人,无论怎么隐藏都藏不住的。来人,把要造反的8梁山贼人给我绑了。”一顶大帽就这样被孙斌给扣到了高森的头上了。

  孙斌的随从应了一声有一个在腰上解下了一条粗绳来,和旁边的另一个打了个眼神,摆好了姿势就要上前将高森给绑了。

  高森可不会傻傻地站在那里给人绑,一抬腿,一蹬脚,就把近他身来的两个孙斌的随从踢成了两个滚地葫芦。同时向那十个头目说道:“给我上。”

  顿时这间雅致的观众室就成为一处战场,乱成一团糟了。

  孙斌见高森果然如同预料中要拒捕,面上冷笑了一声,上前截住了就要跳楼到地面上去的高森。并且大喝一声:“兄弟们,反贼拒捕,大家动手。”

  刹时间,听到孙斌的命令,那些站在舞台边扮作观众的官兵,全部脱去外面的布衣露出了一身捕快的服饰来。

  楼下的观众看到突然间多出这么多的衙差,个个都惊慌起来,也暗自责怪自己,好来不来,就单挑今晚衙差办事的时候来,现在倒好,被留下来了,想出去也出不了。

  高森在和孙斌的对抗中也偷眼看了一下楼下,所见的观众大多数已经化为衙差的形象了。一些真正的观众呢被衙差们堵在演艺大堂里,一个也走不出去。所以,秦玉莲夫人也只能乖乖地呆在那边的楼上,下去了,也出不去。她在那里是急得团团转,却是暂时一点办法也没有。

  高森能够做到一寨之主,也是凭的一身真本事,这时,他带来的那些头目已经和孙斌的手下打成一片了,一时之间都是自顾不暇,没有人可以帮得了他,所以,他也只能亲自出手来对付孙斌了。

  别看孙斌刚才说得是十分的威风,真正动起手来就逊人一筹了。还没有几下子,就被高森给打在身上的拳头揍得是鼻青脸肿。左闪右避,狼狈不堪。

  为了求救于赵德昭,匆忙当中他已经无视了平时赵德昭对他说的不要在别人的面前说出自己的身份来的话了。

  开口就是:“二皇子啊,我快支持不住了,您就帮帮我吧。”

  赵德昭在一旁看着狼狈避战的孙斌,那是大大地在摇头啊,心想,大宋的官威真是给你这饭桶给弄没有了。

  其实,这孙斌在朝庭当中也是响当当的高手,只是他碰到的是比他更加高手的高森,现在对方又是拼命的时候,每一个出手都是毫无保留,孙斌对高森的侮辱早就让其愤怒非常了,现在有机会在其身上找回来,高森也不会和他客气了。

  赵德昭在一旁看着也是无奈得很,这孙斌,平时跟别人过招练武,别人都不敢下狠手,都是让他几分,这就令得他从此以为自己就是天下无敌了。现在是难得的一个机会可以锉锉他的锐气,以后就不会那么目中无人了。

  高森看到赵德昭并没有过来帮孙斌对付自己,心中一宽,对孙斌的下手也越来越狠了,他的意思就是逼退了孙斌之后自己就能找到机会出这个演艺大堂,招齐山寨的人马来对付这些官兵,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狼狈了。

  “孙太守,你再坚持一下啊,我腾几个手下来给你帮手。”赵德昭边说边出手,将高森带来的头目给放倒了四五个,他可是皇子,不能以身犯险滴,凭那几个小小的山寨头目,哪能对他造成威胁呢,所以他一出手,对方的人马就接二连三的倒下了。孙斌的手下也就有几个闲着了,正当他们想休息一下,就被赵德昭这推向孙斌和高森的战场去了,被动地加入了围剿高森的行列当中。

  孙斌此时正是处于挨打的局面,心中正在暗恨赵德昭没有同情心,看到自己被杀得这么惨也不肯施一下援手,现在却多了几个被赵德昭推送过来的手下,对方的头目却是急剧在减少,心下才安稳了一点。

  这个时个,孙斌已经不管什么公平不公平了,对那些不由自主过来的手下说道:“给我狠狠打,留一口气就行了。”别太便宜他了,到时就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场面一时变得很滑稽,赵德昭对付的是高森的手下那些头目,高森对付的是孙斌的手下官兵,而孙斌这才缓过气来在一旁大口大口的喘气。

  赵德昭出手比较快,三下五除二就将高森的手下头目全部都放倒在地了,孙斌那些手下全都冲向了高森。赵德昭做完了他认为自己应该做的事就离开了这个房间,临走还不负责任地说道:“孙太守,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我先去找我那干妹妹去。这么乱的地方,我真不放心她。”

  孙斌给赵德昭这懒洋洋的声音气得快吐血了,但是对方可是堂堂的当今二皇子,自己哪里敢得罪他呢。只能将怨气全部转移到高森的身上去。有了多出的十对手的帮忙,孙斌又恢复了原来的嚣张拔扈。他已经不再近身和高森作战了,以人海战术,让手下去打头阵,自己在一边,时而给他来个偷袭。

  高森确实是一个好汉,和孙斌战了这么久了连气也不喘,面也不红。但是好汉也架不住人多,虽说,这短短的时间里,他已经将对方的一半人给踢倒或者打倒,但是对方也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很深的创伤。让他的战斗能力急剧下降。看来不消多久,高森只能束手就擒了。

  赵雅萱此时正被几个穿着捕快衣服的官兵给保护着,他们在来到这里之前就被通知了,如果见到最后从舞台上下来的十五六岁的姑娘,一定要保护好。现在,他们已经完美的执行着这个任务。

  赵雅萱刚从舞台上下来,就发现演艺大堂乱成一片,自己如果不小心的话就可能被波及到,所以她强行压制住自己内心那全面观看这古代版的警察与小偷的上演。乖乖地呆在这个由官兵五人组围成的圈子,透过那官兵与官兵之间的缝隙还是能够看到一些情况的。她不停地询问官兵一些问题,得到的回答只是沉默,这让她以为在她眼前的官兵可能个个都是哑巴。所以索性不再理他们。专心看自己想看的。

  她看到义父在楼上被羞辱,发起火后就后那个在赵德昭身边的胖子打了起来,开始时,还是占着上风的,到后来赵德昭帮忙放倒了义父的手下,让义父一个人对付十一个。现在,已经落在下风了……而赵德昭也走了。

  再看一下原来义父所在的房间里,干娘正在那里来来回回的走个不停,她的心中应当是非常的担心义父啊,因为义父现在的情况,她是看得清清楚楚。

  接着,赵雅萱看到干娘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个筒子模样的东西来,类似于她前世在电视上看到的手榴弹。秦玉莲将那个筒子凑到灯火边点着了导火线,然后抛上了天空。只听得啪的一声。那个筒子就在空中炸开了。

  在这爆炸声响起之后,山寨各处都燃起了熊熊大火。映得半边天际都红了。

  霎时间,大火就蔓延到了演艺大堂这里来,

  观众们看到四处都着火了,个个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可是,路全部被官兵们拦住了,想出去却出不得,现在事态紧急,个个都拼命地往外挤,最后官兵实在挡不住了,也只得由得他们冲出去了。秦玉莲夫人也跟在逃命的观众当中逃也似的离开了艺部学堂。离开前,她狠狠地看向孙斌和高森打斗的那个房间,当他看到被拾擒住的丈夫,心中暗暗发誓,如果今晚她能够顺利逃出去的话,那个胖子就别想有好日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