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101号神域的小酒馆内,两人豪赌正酣。……

  杰克道:“我猜,我和你的牌分别是黑桃A和方块3。”两人同时开牌,果然是黑桃A和方块3,全场喝彩————杰克的表情却是震惊无比————他的牌是方块3,七划的牌却变成了黑桃A。

  “怎,怎会……”杰克惊出了一脸的汗。

  “哇啊!”丽一下子兴奋起来:“我就知道七划先生会赢的。”一族领也点点头:“以前单知道这小子打架有一手,没想到赌牌也是高手。”晓的震惊不亚于杰克:杰克已是赌界中的奇才,近乎于不败,这个第一次玩牌的家伙竟能打败他,怪物,变身人型的怪物。

  不过美女本份没忘,表情还是很镇定。

  “那么,轮到我猜了,嗯?是什么呢?正面,反面,还有立着,对了,我猜是立着的。”七划将盖上的手拿开。

  全场又一次震惊——真的是立着的,金币的一半竟被他按进了木桌内。

  七划道:“好了,游戏结束了,这些钱大家拿来喝酒吧!当然,只限今天。”

  “酷啊!”

  酒吧一片沸腾。

  胖子舒了口气:还好,还好。起码是花在酒吧里,不会太吃亏。

  杰克双拳往桌上一捶,转身从后门奔了出去。晓追了出去。丽拉拉七划的衣袖,七划道:“没事的,杰克的为人太骄傲了,挫一挫他的锐气反而对他以后有好处。”转身举起酒杯痛饮道:“还挺像我以前呢。”丽无语:又在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了。

  小酒吧内一片欢声笑语。只可怜胖子一个人忙得不可开交。

  ……

  13号妖域的山洞内,三面狂阴冷地一笑:“坤,你胆子也太大了吧!别说你没拿剑,就是你九剑齐施再加上当年奇袭部所有的死剩种,也别想打败我们。”一喝,青筋暴胀,三个头同时念起咒文。

  使用法术需要精力高度集中,绝大多数神、妖一次只能使用一个法术,杯伯拿大法王身为法术界的顶端,也只能双手各用一个不同的法术。而三面狂天生异体,可以同时使用三个法术,难怪可以位列十六妖将第二。

  “爆裂焰”、“混沌风”、“乱世绞刑雷”,三种不同系列大型破坏力的咒文从三个角度打向处在死角的坤。坤微微一笑道:“这种进攻的确躲不开,也挡不了,毕竟我更擅长近身作战。”

  轰~~~咣~~~当,反震力令整个山洞内的妖怪都失去了重心。连三面狂也晃了几下。

  强光、巨响之后,只余下浓烟、飞沙和未散尽的电波流。

  “搞定了。”三面狂自信地一笑。一妖靠过来问:“二将军,这家伙是谁啊?胆子这么大。”三面狂道:“说起来也是当年‘奇袭部’的精英。当年一战打完了还能站直身子走路的几个神狗中就有他。据说他曾与其他神众联手杀了无召将军,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另一马屁精道:“他再厉害,在二将军面前还不是不堪一击!”三面狂一场狂笑,声震整个山洞。

  拿三刃刀的十五将军道:“干掉他也好。这几年在几个西区神域间游走的‘煞光战士’已经很让人头痛了,见入境的妖众就杀。知道某地有妖众的话,花上几个月也要找出来斩杀掉。”

  “是啊!想起来他的力量也真是可怕。一个神众杀了我们准备攻占粮仓的二十四只精英狮妖,真是个怪物。”

  另一个又道:“我从神狗那里打听了一些消息,其实‘煞光战士’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一打起来就像发了疯一样,不顾自身死活的一阵乱斩乱杀,一点招式都没有。听说他打起来眼睛充血都会把双眼染红呢!”“那不是和我们的‘红眼’妖一样。”“是啊!说他是神,倒不如说他是个发了疯的妖。”三面狂一挥手,制止这些声音:“那又如何。等合肉混血大法一完成,我第一个找的就是他。”

  “恐怕——是没这个机会了。”浓烟、飞沙、电光散去,身无一刀一剑的坤九剑已备。他的前面,有一个双手持巨斧的少年。“介绍一下,这是我徒弟赵虎,剑术方面是个白痴,但制作气壁却是个旷世奇才。”“没死?狗运!”十五、十六将摆出了起手式:“但我们这么多好手,不怕你们能活着出去。”

  坤亮出了惯有的招牌式冷酷表情:“赵虎,开工了。”十五、十六将军抢先带上自己的手下冲了过去。

  坤一晃,只见他在人影间穿插不断。剑花惊雁随手,赵虎紧随其后,转眼攻到两队妖兵的后方。

  一片叮当声响,除了十五、十六将,其余妖兵兵器全数被打落。

  坤一笑:“虽然你们加起来实力在我之上,但我有十足信心可以离开这里。因为————我和十年前已经不同了。”被打落兵器的妖兵活动手腕,转过身,准备空手扑上。坤一扬手中的“皇”,气势暴增,他们又不敢动了。

  坤:“我已几年未动杀念了,不要逼我。还有,你们也不要自视太高,一将无召的实力如果为53,二将三面狂还不足25,还比不上当年占尽地利的光维亚。这十六将军的实力比也太奇怪。”

  三面狂大恼:“呀呀个呸!”三个头同时使用起咒文,却见山洞一片动摇,轰的一声炸响,大量尘土从洞顶垮下,一个人掉了下来。三面狂一分神,坤已闪到他身边,“皇”已搭在二将三面狂肩上,冷言道:“别动,不然三面变无面。”

  掉下之人拍拍身上的尘土:“这里的地质也太差了。”这人高大威猛,右臂是硕大的白银色机械臂,一看就已令人心惊,此人正是——卫界。

  三面狂看着坤,楞楞道:“原来你还有帮手。”

  坤冷笑。

  但更惊人的还在接下来的事。

  四条人影从洞口闪入,一出手就制住了十五、十六将。动作之快有如迅兽捕食,又如惊雷横空,其身自然散发的强大气势更已震慑全场上千妖众。

  三面狂惊问:“你……你们是什么人?”

  “元天真人、理树玄女。”“雷帝、雨后。”

  “————另外告诉你,还有一真正的超级强者没进来,他是单手就可以毁掉13号妖域的强力存在,你们可以叫他——天地老。”卫界道。

  坤接过话道:“而我们共同的名字叫——新奇袭部队员。算了,我们这一部还未对世界公开,不说了。那么,投降吧!…………。”犹豫片刻,坤认真道:“你要当我求你也可以,活着总比死了好,为你部下想想。”

  光头的雷帝暗暗腹诽:坤这家伙太婆妈了吧!

  三面狂看看四周——看看这个空无一物的山洞————只是空无一物。

  已经没有以前的灿烂了,那些关于妖界的辉煌,那些十六妖将的荣耀,都已经是过眼云烟了。看过了这些过眼云烟。————一声苦笑——————路已只剩一条。

  三面狂一行泪洒下:“全体听令,缴械投降。”妖兵呐呐作声,却不见行动。他们还不明白状况,也不愿作投降这样丢脸的事。

  “跪下。”狂一场大呵。全军一愣,纷纷跪下,狂大声道:“你们不过是一群普通的妖兵,成败已定,不要再在我面前提什么誓死效忠王室的话了。现在我宣布:从现在起,你们不再是妖兵,而是一群平凡的妖众,明白吗?”没有人接话,所有的妖兵,不,妖众都痛苦地低下头。

  三面狂往十五、十六将一望,两人冲他一笑。三人已达成共识。

  狂仰天一叹:“当年威震四方的十六妖将,不是死在战争的土地上,就是在‘奇袭一役’中死去,剩下的也遭到煞光战士的追杀。无召死于连天森森,五将‘悲起’想拔出传说中的绝强之剑,也已去了好久,恐怕是尸骨无存。闹来闹去,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了。”狂叹了一口气,忽然又是仰天长啸,把六行热泪抹掉:“好,好,好!今天就让我们十六妖将在另一个世界做一个大团圆。让我们围绕在圣明的君主十四世身边,在大法王的指引下,攻打阎罗去吧!”往“皇”上一抹,三头落地。十六妖将也跟着自尽。十五妖将一声冷笑道:“神狗们,我将在地狱诅咒你们。————我们的死亡不会结束任何事。”

  抓住他的雷帝恨恨一笑:“要走就快点吧!”

  元惊呼:“不要。”——嚓——十五妖将已跟着去了。

  看了这一幕,坤不由赞叹:“不负十六妖将的盛名。”

  山洞外,一山坡顶峰站着一老者,一身白袍。精神很好,说不清有多大年寿。醒目的俊龙眉,如银丝一般的白发自由地飘散。老者看看四周,黄草枯枝,没有一点生机。老者双眼透出智慧,念起了一段上古的经文,一挥手,金光点点散出,百草渐渐转绿,树木也重现生机。老者苦笑道:“今日,十六妖将全数阵亡,因此,负隅顽抗的妖军已失去了主心骨,相信十年之内已不会再有战乱,我也不用老在各处露老脸了。好,我就再隐居几日吧!”

  朗朗晴空划闪一道晴天电闪。

  老者一皱眉:“晴天电闪?又是什么灾难的预兆吗?老朽的心啊,为何会如此悲伤的跳动。在这个看似和平的世界里,我们都是被诅咒的存在吗?或许真如洞内的妖众所说————死亡不会结束任何事!(大哥你听力好好。)”话刚落,老者跃入空中,飞翔在白云之泮,有如神龙一般巡视着这片天空。

  “依旧看不到世人们幸福的未来!先贤石板的秘密似乎还有待发掘啊!!”

  一加速,已不见了。

  ……

  山洞内,元毁净妖众的兵器,与众人一一出了洞。

  坤故意迟了一步,蹲下向一妖兵问道:“请问你们所说的那个煞光战士用的是否是一把斩龙巨剑?”妖兵抬起头,瞪着坤,满眼愤怒。坤知道问不出什么,摇摇头,出了洞。

  徒弟赵虎问:“师父,那个什么煞光战士你认识吗?”

  坤望了一眼天边的云,————可惜云里没有他要的答案:“————那是我最为要好的战斗伙伴。”

  赵虎笑道:“看师傅你这么关心的表情就知道了。”

  清风吹过了坤的眼睛:“也是注定要和我决一死战的人物。”

  赵虎狂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