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上回说仙子加入奇袭部接到了第一次的任务,却意外的发现这个看似简单的任务却是杀机重重。渡样挥手打飞三人。

  同时,仙子身型一闪,已来到渡面前。他拿着一件泛着红光的武器。

  坤瞪大眼,吃惊道:“好惊人,红色的剑。”

  理树看清楚了,道:“是神血凝聚而成的武器。”

  仙子冲渡样轻视地一笑,低声道:“拜拜了。”

  渡左爪挥来,仙子一挥剑,渡左手鲜血飞溅。————好快,快得叫人咋舌,神血武器似乎不只是锋利而已。更直接提高了仙子的速度。但如鬼怪一般的渡样不作丝毫犹豫,三张圆面护住渡右爪攻来,仙子收剑回斩,一圈波纹被荡开。仙子直视对手目光,暗暗一笑,露出尖尖的虎牙。强力甩手挥剑,渡右爪被这绝强之力带开了。

  接着——是仙子连续十六脚的猛攻,渡样身上接连开花,跟着是仙子冷静的三次旋斩。

  幽愣了:“太惊人了吧!”

  不远处,元慢慢地合了眼,心中思忖着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听说人受孕育的过程也是灵魂形成的过程,正常的灵魂是正圆的球体,仙子怀胎九个月就被强行取出,性格划分为两个极点,难道,他的灵魂并非是无顶点的正圆体……

  仙子旋斩旋过,顺利斩下渡的头皮一块,换手又是一个力劈。

  ……可是灵魂不全,必定短寿,罢了,一个完美的武者不需要长命千岁,也许,上天就是要打造他为奇迹的创造者——元闭了眼。

  仙子力劈斩下,渡闪手制住仙子右手,仙子报以冷笑,手掌一松,红色的剑落下,伸脚一踢——虽然他不能像坤那样踢剑伤人,但他可以——踢给别人。

  红色之剑飞向坤,坤轻松接住,一惊:握住这把剑的人果然会体力大增。

  渡见制住仙右手,左手立马来掏仙子心窝————危险!

  青色身影从渡与仙子之间晃过,仙子闪开渡左爪一击,他不是被制了吗?渡哇哇大叫,三张圆面跟着消失——他的右爪被斩下了。

  坤回手将剑扔向仙子。

  “游戏结束。”仙子奋力刺去,红剑直穿渡胸口而过。

  渡样狰狞一笑,左爪操控三张圆面劈下——它已打定同归于尽的主意了。

  仙子冷静一笑,手指往剑上一点。不用挥动,道道修长剑气自行喷出,道道分体,接着是狂劲的火焰,渡样瞬时化为残骇,接着是灰烬,直至为无。

  三张圆面在离仙子几寸处消失了。

  仙子漂亮地收了式。

  坤走了过来:“好剑,想必跟绝强之剑也差不了多远了。”

  理树点同意:“不过……。”

  仙子端详着剑,剑身出现一道裂口,裂口游走整把剑。

  “怎么回事?”

  轰,极大的一圈热浪散开,四人都清晰地感受到它的热,远处的树干上也留下了热浪经过的痕迹,红色之剑消失无影。

  理树接着道:“……这是一次性使用产品。”真是个有点冷的笑话。

  仙子叹道:“那只好让师父在每次战斗前都给我造一把了。”

  幽紫无语:“你把我父亲当供血站啊!”

  仙子一笑:“说笑呢!”

  理问:“幽紫,你怎么知道有供血站这个设施。”

  幽一笑:“从书上看来的,原来每一所神域的建筑风格都不一样。”

  仙道:“那以后有空我们就去各神域玩玩吧,现在去看你爹怎么样了。”

  幽跟着补了一句道:“说定了哦,记得要带我看雪哦。”

  仙子来到元身边,扶起元天真人道:“师父,你好点了吗?”

  没有回答。

  “师父。”

  “元。”

  众人皱眉,悲凉的气氛开始升起。

  然后元老头猛地睁开眼,哈哈笑道:“我才睡了一小会儿呢!叫什么什么叫啊。”

  又玩。真不愧是仙子的师父。

  理树是直接把一瓶药塞进元的嘴里。

  各人也分别处理好各自的伤口。

  元望着无召离去的方向叹了口气道:“耽搁了这么久,恐怕他们已经开始脱逃了。”

  理树劝道:“算了,它们也不是因为我们几个才逃离的,它们怕的是其余‘奇袭部’队员全数进攻。”

  元天真人还是一叹,道:“可毕竟放走了那么多的妖众,还有无召。”

  理树心中无语:放了她?就凭我们几个伤残之躯。以无召的实力不来找我们是好事啊!

  仙子一笑,坏笑道:“谁说放过了他们?”

  怎么?

  仙子看看时间,默数道:“8、7、6……。”

  “什么啊?”元天真人和坤庐一脸不解道。

  “5、4、3、2……。”

  唯有幽明白,幽抿嘴一笑。

  “1、0。”

  轰…………

  超巨大的火光从“连天森林”的边角冲天而起,映红了整个天,大半个神域都能看到。

  雷声轰鸣不止。

  元、理、坤着实惊了。

  “仙子,你……干了什么?”

  幽主动解释:“妖军的交通工具也是一块巨大的浮石,不过多了许多火力设备,乘着我们去偷药的时候,仙子在火药库放了一枚炸弹。”什么啊,又是这些鬼点子。不过……。

  元,低声笑起,众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接着便是爽朗的笑声,无拘无束。

  元狠狠地拍了仙子的背一下,道:“小子,真有你的。”

  无论多强的妖怪,从几万米的高空落下,都会没命的。

  仙子倒是没那么开心,望向坤庐,低声道:“也算是为坤的师父报了仇了。”

  坤一惊,道:“什么意思。”

  仙子指巨茧,坤冲了进去,半天毫无声息。

  仙子一叹:“其实渡霜天也不是完全把坤当棋子,他深知跟着无召等于死亡,所以他从来没对坤说起自己的身份,也没让他接触无召。而且…………。”在大伙第一次在连天森林遇上渡霜天,渡执意要坤庐和仙子决斗。那真是一条险恶的毒计,但真的是这样吗?重新想想:那时渡霜天应该已经察觉到暗杀者就影藏在自己身后,必定所处的位置离他已经非常近了。那么渡霜天必定知道暗杀者会使用毒粉攻击,那时候坤庐已经受伤了,必定会中毒粉剧毒。而在此形势下,坤庐同奇袭部队员一同葬身在这里的可能占大半。在以上前提下,渡霜天使用了激将法让坤庐离开了这里。看似是将自己的弟子当棋子使用的做法,其实是在保护自己唯一的徒弟啊。仙子暗暗侧过头去,低声道:“这些也是我刚刚在才想明白的,虽然为人不好。但渡霜天对坤庐来说,——————真是一位十足的好师父啊。”

  良久,坤走了出来,脸上分明有泪痕,眼泪就是他的决意。拨出宝剑,沉声道:“仙子,我们现在就来实现各自的诺言。”

  众人一惊:“还是要打啊!”

  “等等,冷静点。”幽紫道:“刚才你们不是靠着默契的配合齐心杀敌吗?”

  “那是为了完成奇袭部的任务,现在是完成我私人的心愿。”

  “可是……。”幽紫还想说什么。

  仙子示意她不要说了,上前一步道:“来吧!”

  坤挥剑扫中仙子双腿。

  一阵疼痛过后,仙子不由跪下。

  坤将剑架在仙子脖子上。

  元、理一惊:“坤,冷静点。”

  坤冷冷道:“虽然我本应杀你,但师父曾经有令,不斩跪地求饶之神。所以,今天你虽未死,但还是我赢了。”

  说着,坤引剑指天:“今时今天,我宣布坤庐重入九剑一气馆,并担任九剑一气馆第二代掌门,————以天为证。”咬咬牙,字字千钧。

  元、理连扶起仙子,为他包扎。

  坤舒了一口气:“队长,现在我们怎么办?”

  元一理胡须道:“我们还得去敌方基地看看,也许它们也设下了一颗足以威胁神域三号的炸弹。”

  坤点点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先留下来为师父安葬。”

  仙子道:“我帮你,虽然不喜欢渡前辈。”(坤:不要。)

  幽紫表示也要留下来帮忙。

  元点头同意:“那我们分两路了,到了基地应该能找到和总部联系的办法。”

  两队各自行动。

  不一会,理树玄女就扶着元天真人就消失在丛林里。

  坤庐向渡霜天的尸骸拜了三拜,同仙子一起将尸骸从巨茧中移出,又徒手在地上挖了一个坑,将尸骸放了进去。坤又拜了三拜,用沙土埋了,最后斩倒一棵大树做了一块碑,几下挥剑,刻下“渡霜天孤墓于此”几个字。

  坤想起以前习武的日子不会再来,不由落泪:“师父,‘六面封杀’徒弟恐怕传不下去了,请您老人家见谅。”

  原来渡并未将‘六面封杀’传给坤吗?

  仙子一叹:“其实这也是渡用心良苦的地方。”

  原来仙子五年前败于此招之后,与元讨论过此招,这才知道这招会耗人阳气,渡长年修炼,已变得声尖面白,心思多疑,渡就怕坤也失去了剑客的豪爽之气才不将这招给坤的。

  坤明白原因,不由更想哭。

  幽递来一块手帕:“坤,你以后怎么办?”

  “没有以后了。”又是这个阴冷压抑的声音。————————寻声望去。

  “无……无……无召。”仙子看了直吞口水。

  无召已浑身是血,气喘不止。但,她真的没有死。

  原来在爆炸时,浮石并未离神域太远,无召忍痛射出一阵蛛丝附于神域岩石上,硬受无数碎石的砸击,带魏成沦回到神域,砸中无召的碎石比砸中魏的多得多,但她还能行动自如,魏中了几块,已经休克了。

  无召跑来找草药,正好遇上仙子三人。

  “这就是吸干我师父的家伙吗?”坤怒问。

  “冷静,冷静。”幽连忙拉住坤。

  仙子向两人使个眼色,惨惨笑道:“阿姨,送个礼物给你。”一枚炸弹扔向无召——轰。

  仙子拉起两人就跑。

  无召一声冷笑。

  前方的道路上凭空有一丝亮光。

  仙子一个急刹车,胸口、脸上多出不少伤口。

  整个空地四周——不知何时已布满了极细极柔极韧的蛛丝。

  无召道:“逃不了的。”说着带着残忍的笑意,移步走来。

  看看幽紫肩头的包扎,无召伸出右手道:“给我疗伤药品。”

  幽紫心思一动,八空手镯的虚天珠闪了一下,举起一瓶药道:“你是要救你儿子吧?这也是我们最后一瓶药了,作个交易吧!”

  无召一声大笑,声音尖锐而透人心脾,无边寒意随之席卷全场。

  闪了一下,幽紫手中的药已来到十丈开外无召的手里。

  无召一手捂面,邪笑道:“笑死人了,你应该求我让你痛快的死去。”她的眼睛,有如活死人般的血红。

  仙子偏了一下头道:“我有一个主意。”

  坤一笑,冷冷道:“我也有一个。”

  幽说:“用哪个?”

  仙子道:“用能保命的那个。”呼————。抢攻了,三名少年同时冲向无召。这就是所谓的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吗?可是……。

  无召老远的一挥手,三人凭添无数伤口,抛倒在地。

  三人立即站起,无召一挥手,三人又凭空添了无数细长伤口,再次被抛倒在地。

  仙子第一个爬起,咬牙道:“已经明白她的招式了,准备实行B计划。”

  无召听得一清二楚,微微好奇道:“这么快就明白了吗?”

  仙子以伤口的神血施展火咒,报以一笑。

  无召也是一笑,眯起眼睛道:“厉害哦。”

  原来除了四周布上了丝外,无召手上也连了不少,这些近乎透明的丝,就是无召的武器,现在仙子使用火咒就是最好的防预办法。

  “B计划,实行。”仙子一呵,带头冲向无召。

  无召摇头道:“慢。”一字判胜负了。

  一闪身,无召不见了,仙子不得不停下。

  一停下,三根毒针已准确扎入三人后颈。一切只觉得不过黑影一闪。

  仙子咋舌:“老妖妇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幽表示同意:“都不知道她吸过多少人了。”

  他们已全身不能动弹了。

  无召轻轻抬起仙子下巴道:“好俊的小生啊!看了我就想吃你一块肉。”

  只听得仙子发麻,舌头打结道:“停,你不会生吃吧!”

  无召妩媚地一笑,眯眯眼里透着无限的恐怖。道:“不是简单的生吃哦,是很优雅的切开,用毒液泡烂你的五脏六腑,再慢慢吃下去。——————以前粗暴的吃法我才不会用呢。”一旁的坤庐暗暗心惊,赶紧凝神闭目,收敛剑气。

  幽呵道:“不要碰他。”

  无召一叹:“难得这位小妹妹这么关心你,好,小妹妹,你先杀了这个拿剑的,再杀了你自己,我就不杀他。如何?”小白鼠的游戏吗?

  仙子一晕,道:“鬼扯什么?幽紫不要听她的。”

  幽咬牙,低声道:“我现在动不了。”

  无召动了一根手指,毒针已拔出。

  幽紫活动一下手脚,伸手去拔坤身后的剑。

  无召一动手指,毒针已再次扎入幽的后颈。

  “小妹妹,你是想拔坤的毒针吧!真是不听话呢。”

  无召转头对着仙子笑道:“还是让这位小俊生来选吧!①你杀了这两位,我让你走;②我以你为宿主造一个‘样’,再杀这两位,当然,那时会是最残忍的杀人方法。小伙子意下如何呢,虽然这小姑娘很关心你,但这时背叛她的话反而是为了她好哦。呵呵喝喝喝喝。”

  坤猛得睁开双眼道:“等等,好像三种选择我都会死嘛。”

  无召笑着拍拍坤的头道:“你也挺俊的,可惜已经没有第四种选择了。”

  坤一笑:“第四种选择是:杀了你”

  无召坏笑道:“哦,如何做到?”

  “就像——这样。”

  坤拔剑一挥,左腿甩剑同时攻来,两招一过,左剑拔出“死翼”又是一斩,无召退开,竟然————伤了。

  坤伸手拔了仙、幽的毒针。

  仙子道:“喂,你怎么做到的?”

  坤偏头答道:“用剑气逼出毒针就行了。”

  仙子不屑道:“鬼扯,这怎么可能。”

  坤一笑,道:“当然还要加上我的‘九泉’奇效来辅助,对了,刚才你在心中选了1还是2啊?”

  “3,我坚信还是有办法。”

  幽摆好架式道:“小心,老妖妇又要闪身攻来了。”(老妖妇?无召:面对如此美貌的我居然这么说。)

  仙子一笑,移到坤身后。

  无召一闪,消失了。再次出现时,竟多了一条伤口。

  幽一惊:“你们怎么做到的?”

  仙子、坤同时一笑:“心眼啰。”

  仙子进一步解释:“预测好她的动作之后,我来接下她的毒针,坤还击,不就行了吗?当然我不会,是坤先指出来告诉我。”

  幽无语:再说简单一点吧!好像很容易似的。

  无召看看自己的伤口,一声狂笑,眼神蔑视道:“你们实在是太无聊了,死吧!”

  仙子一呵:“是正面攻击。”

  无召闪身通过三人中间,三人轰然跌倒,再看无召,背负八刃全数染上鲜血,不用验尸,无召转身就走。

  传一声轻呵:

  “游戏还没结束。”

  无召一惊,转头看见三人已吃力地站起。

  坤一笑:“耳朵果然好,这样都听见了。”

  不过现在不是诈死更好吗?

  无召打量一下三人:“厉害啊,全都挡下了致命的几击。”

  坤一笑。

  仙子道:“今天,三号神域三大武馆的三位代表向你挑战————没有生死,这场战斗是不会停的。”

  何时?仙子又变得炽热如火。

  无召一愣,暗暗吃惊:他们真的只有十七、八岁吗?

  不及多想,三人已攻来。

  以剑法的多变,

  以拳法的刚猛,

  以指法的快捷,

  组成强劲的攻势网。

  的确已经是令人叹为观止的攻势了。

  可惜,对手太强了。

  无召操纵蛛丝尽数拦截三人攻势,一猛挥手,三人同时被震飞。

  仙子趴在地上大口喘气:“这一仗可真够辛苦的。”

  幽——已经不能再战了,她晕了过去。

  坤单剑支起自己的身体,举剑迎敌。

  仙子连忙拦住他,喝声道:“冷静,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打败她的,想想看,一定有……。”

  坤一笑,眸子满是暴戾之气。低声道:“可惜,我能想到的只有三个字:杀了她。”

  仙子一惊:坤的杀气什么时候已变得这么重了。

  无召听得一清二楚:“呵,呵,呵,你的脾气和你师父以前的脾气一样令我恶心。”

  坤一愣。

  无召道:“老实告诉你吧!在你师父设馆以前,也是个为了一个单一的目的就不惧一切的恶心家伙。于是我连续五次打败他,并让他见了见‘索美米亚大法王’,见识过无敌的存在后,他的思想发生改变,再学习‘六面封杀’后,才成为了今日的神狗渡霜天。”

  坤低头不语,哧、哧、哧,背负利剑自行出鞘。

  “呵,呵,呵,好像很想杀我,你有能杀我的决心吗?”

  “有!”坤的话如他的剑法一样坚决。

  “什么?”无召一愣。

  “因为你是抹杀了我师父本性的畜牲,今天——正好是在他老人家面前啊。哼,哼!”剑气流窜,席卷着旁边渡霜天的坟墓。坤庐眼神血红,雪亮的剑锋杀意沸腾,白森森的映照着坤庐凌厉的目光。

  仙子大惊:坤的杀意已经掩盖他的人性了。不对,是整个精神和肉体,连空气和地面的沙尘也变化出杀意至浓的意形。

  无召眼皮不由一跳,第一次做好了完全防御的准备,无数的蛛丝从她的身体中吐出。

  “来吧!”

  幽也被杀气惊醒,吃惊道:“怎么了?”

  坤眼神一寒。————轰,狂奔而去,仙子无从阻拦。

  坤背负七剑全数通灵,自行向无召刺去,沙石、尘土纷纷炸裂,空气也开始作响。天空传来的神曲中夹杂起了渡霜天的话语:坤,只有你,……………………只有你…………………………

  要交锋了。

  一阵不知趣的风扬起尘土遮掩了交锋的一瞬间,只有电闪雷鸣传出。那密集的刀光剑影闪得叫人心慌,快得叫人窒息,一切快到那无数的尖鸣化为一声剑之绝响。一抹红光之后,一切便归于寂静。

  尘土过后,两人背对而立,无召双手漂亮的平挥,坤也潇洒地收了式,七剑一字钉在两人中间。

  幽惊问:“仙子,赢了吗?”

  仙子不答。

  一秒、两秒,大地一片死寂。

  无召眼珠动了一下,露出一丝丧心病狂的冷笑。

  坤的身体颤抖一下,狂喷鲜血倒下。

  仙子几欲流泪,咬牙道:“可恶,实力相差太多了。”

  无召听了一笑,眸子上翻,道:“太好玩了,太好玩了啊!”

  浓黑的鲜血从无召眉心贯出,经久不止,在空气中也开始染上一缕红纱时,无召轰然倒下。

  仙子瞪大眼,几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情景。

  幽紫也是。

  “真的赢了。”

  ……………………只有你,才像是真正的………………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