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靠在风扬起的地方
字体: 特大
颜色:          

  张龙看到静发来的消息就回她了。于是静跟他聊了起来。静从张龙口中得知轩在张龙面前提起过她,可静问张龙轩说她什么没有,张龙只说不记得了,只记得他说过静的名字。静还知道了轩在那个厂里有了新的女朋友。静不过好奇多问了几句,没想到张龙居然骂起静来,还说静没自尊心知道别人有女朋友了还死缠烂打。静想,张龙无缘无故这么说她肯定是轩告诉了他什么。

  静生气地找轩问:“你是不是怕我缠着你啊?还找人来骂我。”没想到轩是什么都不知道。轩一听感到很惊讶,一头雾水地问静:“我找谁骂你了。”静告诉他是张龙。

  轩就去问张龙为什么要骂静,没想到静被张龙反咬一口。张龙跟轩说:“这女人很阴险,她通过你空间加到我的,她肯定不知加了一个,还到处说你坏话。轩本来就心情不好,听张龙这么说,顿时火冒三丈,所以的怒发都向静涌去。

  静想,不管是不是轩的意思,轩还是没有选择她,还是和别人在一起了,还是别再找他免得自讨没趣,至少还能保持好朋友关系。静打算不上Q了。

  但没想到轩看不到她上Q就发短信过来:“上Q。”静一看以为轩有什么大事,但心里不知为何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静一上线,看到轩在就问:“有什么大事?这么急着找我?”轩正跟张龙在网吧玩游戏。等了一会才回:“你在我空间加人很好玩是吗?”静很不解地说:“没有啊!”轩说:“你还装!”静见轩如此生气猜肯定是张龙跟他说了什么,就说:“是你朋友先加我的。不信你问他。”轩已听信张龙的话,而且他跟张龙认识得比较久,自然不相信静了。静想了下还说:“他的添加验证是需要回答问题的,要不是他告诉我姓名,我又怎么能答对问题呢?”(问题是:我的姓名?)

  轩心里很乱,不知该信谁,但他认为张龙是他老乡出门是相互照顾的,应该不会骗他。反之,静以前用过别的QQ耍过他。他认为静是很有嫌疑的。轩在张龙的挑唆下对静恶言相向,丝毫没有让静解释的余地。

  轩说:“你还不承认是吧!”静说:“我不都跟你说了吗?我没有叫我承认什么?”轩说:“那你以后不要再跟我说什么了。”轩想反正自己要离开了,干脆跟静来个了断,以免日后牵挂。

  静沉默了一会说:“我有加过一个你的同事,但我真的没加张龙,我只不过关心你而已。”静真不知道轩在生什么气。轩说:“那就是有了,你滚!”静没想到轩如此蛮不讲理,只好沉默。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当发现别人在窥探这些重要的秘密时,心里就会产生莫大的恐惧感。轩之所以那么生气就是他有些谎言害怕被揭穿,害怕静发掘他内心深处隐藏已久的那鲜为人知的秘密。

  过了一天,静再去跟轩解释。静费尽唇舌,好不容易轩想要“原谅”她了。静没做错谈何原谅呢?可是静却举了个不恰当的例子,就是冤枉轩也加了她的朋友,但只是举例想让他感同深受而已。没想到轩认为静故意在冤枉他更加气愤。静以为轩懂了,看已是深夜就跟轩说:“就这样,我睡了,我们还是好朋友。”静下线之后,轩还在张龙空间看到静说张龙陷害她的话,还骂了几句张龙。轩就更加生气,就回了:“我不要你这种朋友!我恨你!”然后把静给拉黑了。

  等静再次上QQ的时候,看到消息,发现在好友列表中的轩不见了。静想不是说得好好的怎么又把我拉黑了,还干嘛恨我?静感到既难过又很委屈,就打电话给轩了,没想到轩故意不接她电话。静就一连打了几个还发了好几条信息。轩最后接了她的电话,但是故意不说话,静很生气地挂了。静发了信息:“你都不爱我,干嘛要恨我?这不公平!”

  在爱与不爱之间本来就没公平可言,静已经习惯了轩的存在了。她丝毫不肯放下,哪怕只能跟他做朋友。

  静还是坚持着加轩的QQ,有点近乎骚扰。但轩还是让她加了,只是轩没加她。轩真不明白静为何如此坚持。但张龙一直在他旁边说静的坏话。还说让他去跟静对质,好打发静。

  轩一直都没理静,可张龙却找到静。此时的静已把张龙删了,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张龙一来就骂静,可他还自己承认了是他先加静的。他的言语非常具备侮辱性。(太难听就不写出来了,以免造成不良影响)

  静把聊天记录发给轩看,还跟轩说:“你看他自己承认了,还一直骂我。”轩无动于衷,说:“关我什么事啊!你跟我说干嘛!你不是也有骂我朋友吗?”静说:“那是他陷害我,我才······大不了我跟他道歉,你不要生气啦。”

  静受了那么多委屈,都是因为太在乎了。轩说:“不用了。”静还说:“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啊?我以后不加你朋友就是了。”轩说:“太迟了。”因为之前的杨影还有凌巧对轩的伤害,以至于他不知如何去相信眼前的静。他似乎把别人对他的伤害强加于静身上了。静知道自己再多说什么也没用,下线了。

  静想,得找个机会让轩好好听她解释,才能跟他说清楚。于是静想了个办法,要么成功,要么失败。

  轩已要回家了,最后一天在这。其实,他心里也知道静也没做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他只是不想静去刺探他的秘密。轩最常就是上网吧了。于是,他要走之前就再去一回他熟悉的网吧,也好跟这里的朋友说一声。

  静知道自己不得不这样做,这是唯一的办法。静又弄了只QQ加了轩。轩问她是谁,静不说。轩说:“你再不说我就把你拉黑。”静说:“我说了你就不理我了。”轩说:“你说说看。”静说:“除非你听我解释,不要不理我。”轩说:“不解释,不讲条件!快说。”静说:“你认为不可原谅,该死的家伙!”轩问:“你是杨影吗?”静说:“不是,是静。轩舒缓了一口气:“哦。”轩说:“以后别那样了。”静松了一口气。

  静又说:“你说过让我别用其他QQ跟你聊天,我记着呢!可实在没办法。”轩说:“你还是用回原来的加我吧!这个我拉黑。”静开心地说:“好,你要加我哦。”静换回原来的之后轩就没再跟她说话了,不久之后就下线了。

  轩搭上火车回家了,没有告诉静。

  在火车上,轩的心时不时隐隐作痛,怀念着和凌巧有说有笑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