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好吧,一切也是时候做个了结了……”东方烨抽出炎赤剑,不紧不慢地对伊贺说道。“去死吧!……”伊贺大怒,手中的东瀛武士刀刀锋暴涨。之前还从未见过伊贺使用长刀,只是一直使用着双匕。方才在天龙教坛下,东方烨和伊贺交手才知道,原来除了匕首功夫了得之外,长刀的刀法更是精湛。而且他虽断了右臂,但毫不影响他的刀法发挥。那行云流水的刀法东方烨只是倚仗着迅捷的步法才幸运躲开攻击。

  “惊鸿一霎!……”东方烨正瞅准伊贺背后空门,奋力挥舞炎赤剑一刺,只见伊贺迅速抽刀反身,使出隐空刃的惊鸿一霎一式直斩东方烨面门。当年伊贺和柳泽次郎交手,就是败在此招受伤,遂而心服。也因此招,伊贺的脸上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伤痕。

  东方烨迅速抽剑挡在面门之上。虽然炎赤剑巨大且笨重,但是毕竟是一把通晓灵性的宝剑。在和东方烨心灵相通下很快就抽身过来格挡住了伊贺的攻击。“掠劫时空!……”伊贺继惊鸿一霎之后,即刻使出隐空刃的另一招反身把长刀刺向东方烨腹部。东方烨自然也不会任人鱼肉,早在挡住伊贺惊鸿一霎之时,便立刻凝聚起内劲使出剑皇决——锋芒傲世挑起炎赤剑高举于空中,正好挑去伊贺掠劫时空的刺击。

  “逆我者死!……”又是一招剑皇决的剑招,把锋芒傲世凝聚的内劲一鼓作气劈了下来。“翻魂覆雨!……”伊贺被弹开的长刀,顿时绕头顶扫一圈聚起一股内劲,接着运足内劲在左臂上扛起炎赤剑的斩劲。“恶狮扑·火蛇吐信!……”东方烨右手持着炎赤剑斩向伊贺,左手运足内劲击向伊贺中门。由于伊贺的右臂早已经在阳关一战之时被古清仞废去右臂,左手正持着长刀挡住炎赤剑的攻击。眼见伊贺就要束手就擒之时,内劲暴涨,使出隐空刃最后一式:“饮血凤莲!……”只见伊贺左手手中的长刀转守为攻,自斜而下直刺东方烨面门。

  东方烨见势不好,立刻侧过面门,躲开了饮血凤莲的一式。而他左手的烈阳掌以及右手的炎赤剑攻势,皆生硬地击向了伊贺。东方烨烈阳掌的威力本来就不容小觑,再加上狮王拳的劲道,纵使伊贺早在中门运足内劲护住,使出罗汉卸卸去了大部分劲道,但是所受的伤依然不轻。伊贺的左手也被炎赤剑所斩伤,虽然没被斩断左臂,但是伤的不轻,已经被斩伤筋骨,他手中的剑已经无力握住,掉在了地上。

  “哼,没想到隐空刃的剑速竟然没把你的脑袋刺穿!……”伊贺踏起凌云步后退了几步,嘴角渗出血,喷血大骂道。东方烨虽然没被刺穿脑袋,但是右侧脸上被东瀛长刀所划过的伤痕也并不浅。“伊贺,你的左手也已经被我废了,你连拿起刀的力量都没有了,没必要再负隅顽抗下去。念在山藏的情谊份上,我可以不杀你。你自废武功,我就让你离去……”东方烨看着伊贺,紧握炎赤剑的右手垂了下来,全身卸去提炼起的内劲,双目迷离地说道。“哈哈哈哈……”伊贺仰天长啸,那股笑声是那么惨烈,紧接着怒瞪东方烨:“你还好意思提起山藏?山藏视你为兄弟,你是怎么对他的?为了他,我今天绝对不会放过你!若不是被你父亲废去右臂,现在的你纵使武功大有精进也不会是我的对手!就算死,我也要拉着你陪葬!……”

  伊贺大骂,紧接着内劲再次涨起,左手用尽全力握起掉在地上的东瀛长刀,使出雷神疾一式迅捷如雷地冲到东方烨面前纠缠。东方烨见此,大惊:六神诀的雷神疾一式通常持续时间很短,只是一个瞬间。然而此时伊贺使出的雷神疾一式截然不同,那种速度已经不是眼睛能够捕捉,耳朵能够听闻的了。之前对付雷神疾一式,因为持续时间只是一瞬,所以在对方使用雷神疾之时只要好好做好防御,注意攻击方向做好格挡,则可以抵御攻击。

  “剑霸天下!……”对于如此神速的伊贺再加上鬼魅的东瀛长刀东方烨根本手足无措,只是一直踏着飞云步的步伐闪躲。至于伊贺由于雷神疾的极速,出刀的方位也与自己所想的有所偏差,至今还伤不到东方烨一分。东方烨为了避免再次受伤,立刻使出剑皇决的剑霸天下一式,运足内劲把炎赤剑插在地上,顿时炎赤剑四周的土地裂开,一股强劲的内劲从地面涌上来。伊贺措手不及,那极速的他顿时被地面涌上来的内劲所弹开。“唯我称皇!……”紧接着地面上涌上来的内劲全部集中在炎赤剑上,炎赤剑的剑气顿时涨得数尺高,一剑斩向倒在一侧的伊贺。

  “雷神疾!……”又是雷神疾一式!伊贺立刻翻过身,躲去东方烨剑皇决最后一式,接着那雷神疾的极速,已经冲到了东方烨的跟前。“好了,去死吧……”伊贺左手提起东瀛长刀,双唇鬼魅地在东方烨耳边念叨着,接着怒喝一声,手中的长刀正要从东方烨的后背直刺心窝。东方烨见此大惊,他没有想到伊贺还有这样的劲道,这样的速度。只见东方烨使出剑皇决最后一式的时候已经耗尽了大部分内劲,炎赤剑的攻势之猛烈,也无法快速收起炎赤剑格挡伊贺的攻击……

  “仙人指路!……”忽然间,一道长啸直刺云霄,东方烨和伊贺正是奇怪往声源一看,只见一直长枪直往他们飞来。但是他们还没反应过来,那柄长枪已经直刺进伊贺的胸口,被长枪的冲劲打退好几丈远。“东方少侠,没事吧?!……”东方烨回过神来,正是逍遥谷谷主东方皓和东方夫人徐滟心。“呃,多谢谷主救命之恩……”说罢,东方烨卸去左手凝聚起的内劲,拱手向东方皓致谢。东方皓把此放在眼里,又暗暗赞叹东方烨武功了得:就算自己没有给予伊贺致命一击,东方烨也完全可以用烈阳掌将他击毙。

  东方烨抽起斩在地上的炎赤剑,转身看着那被长枪贯穿胸膛的伊贺,俨然已经气绝。他的双眼瞪得是那么大,那么凶残。那死不瞑目的双眸充满着愤怒,质疑,不忿,难以置信……他不忿当时竟然没能杀死东方烨,他难以置信为什么最后会有人救了他一命。他愤恨东方烨,为什么最后竟然没有能为首领,山藏,藤武等人报仇……伊贺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心中还是怒火冲天,那双眼充满着咒怨。

  东方皓也走上前,从伊贺胸膛上抽起长枪,接着正要说话,东方烨便问道:“两位远道而来,所为何事?”“滟心他担心岳父,所以赶了过来。对了,你有没有见到我岳父徐子易?……”东方皓问道,一旁徐滟心的眼神满是担忧。“……”东方烨沉默。接着好一阵子才于心不忍地告诉东方皓两人真相:徐子易已经战死在迷雾森林里。

  听到真相,徐滟心顿时崩溃。紧接着便晕了过去。东方皓掐她人中,让她苏醒了过来。徐滟心醒来,心中无比悲痛,泪流不止地扑在东方皓胸前嚎啕大哭。东方皓见到徐滟心如此情形,也不知道如何劝慰她,只是让她无尽地哭泣把心中的悲伤发泄出来。

  接着不一会,天龙教下的事宜已经完成,大家都折道而返。途中遇到东方烨和东方皓夫妇三人。见到徐滟心哭得如此撕心裂肺,众人也为她感到伤心。丁晨原路折返经过迷雾森林之时,找到了徐子易的尸首。徐滟心见到自己的父亲死状惨烈,再度哭晕了过去。众人小心翼翼地再次穿过迷雾森林离开,回望迷雾森林,回望天龙教,都祈祷着武林能够真正太平。

  逍遥谷里,徐子易被厚葬了起来,葬在离无暇子,谷月轩,荆棘坟旁。“师父,你是英雄……”丁晨看着徐子易的墓碑,感伤着。看着徐子易最后的背影,他又联想起莫晓峰,那个强劲的背影。只可惜,莫晓峰更为惨烈,他的尸骨至今在何方都不为人知。想到这里,丁晨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和徐滟心一同哭了起来。

  “师公,师伯,岳父……武林再次太平了。真的,太平了吗?……”东方皓看着逍遥谷后山的一排墓碑,除了是无暇子,谷月轩,荆棘,徐子易,还有许多当日在逍遥谷一战战死的逍遥谷弟子。面对如此严峻的死伤,东方皓无言。说好的宁静致远,但是他的长枪还残留着伊贺的血液。到底这个武林,是太平了,还是永远不得安宁,只是一时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