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话说,傲剑山庄对于他们四人的住房安排也颇为耐人寻味,四个人都不在一个院落,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而这次被邀请前来傲剑山庄的人数,真的与傲天之前说的“乃武林一大盛事”不符,除了他们四个,被邀请来的只有断浪和剑贪,就这几个人,撑死也开不了一个派对,一桌麻将倒是绰绰有余了。剑贪是成名高手了,他有名,倒不是说他的剑法有多高,是他对剑和剑法的贪得无厌。还有一点被众人称道的就是,据说剑贪有一双剑眼,一眼便可识得任何一个剑手的剑心。断浪是老熟人了,咱也不费笔墨介绍他了。==!聂风之所以对傲剑山庄的住房安排不满意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好死不死,断浪住在他房间的隔壁!嗷嗷!不知道我跟他刚绝交吗!这老是打照面的,多尴尬啊!如今,断浪见到聂风,也不像以前一般热情了,只略加点个头,便擦肩而过。聂风有样学样,点点头,意思意思。只是,有时看到他孤独的背影,会想,我是不是做得有些过了?这会,聂风脑袋呈放空状态,以手支额,百无聊赖地听着傲天在上座侃侃而谈,从家族历史谈到个人理想,从绝世好剑谈到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聂风打了一个哈欠,看了眼在场诸位的脸色,嗯,猪肝色。聂风前世在课堂上练就一身好功夫,无论什么样的教授讲师什么样的演说,聂风都能做到从头听到尾,话过不留渣。在座的算上傲天一共六人,于楚楚和剑晨不知为何都没出现。左手位置依次坐着剑贪、断浪、步惊云和聂风;而右边,只坐了一个人,剑魔。剑魔在十年前也是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杀人之后,习惯留血在地,成“魔”字。只是后来归顺傲剑山庄,做了少庄主傲天的师父,这些年来便很少在江湖上走动。傲剑山庄这十年来能够在江湖上屹立不倒,不乏其功劳。剑贪性急,忍无可忍地打断了傲天的演说,道:“老子来就是为了绝世好剑的,你就说剑祭什么时候开始吧。”傲天也不生气,道:“百年来,我傲剑山庄都在铸造这柄神兵。请到在座各位,就是为了能替此剑找到一位贤主。望各位各展所长,能者得之。”这话一下去,大家心思都活络了不少。傲天又道:“剑祭将于明天开始,今晚就请各位就好好休息吧。”这会说话倒是直截了当了。夜间,聂风心神不宁,想起之前步惊云说的话,还是决定出去看看。隔壁断浪的房间一点声音也没有,也不知道是睡了,还是根本不在。傲剑山庄毕竟成立百余年了,庄内不小,一草一木都修饰非常。聂风一路走去,都不见任何人的踪迹。今夜月圆十五,晚间视物无碍。后院,一副极大的壁画吸引了聂风的注意,壁画中一人一手握一把利器,一手擒住一头怪兽,正欲下手。这壁画也不见得怎么雕工出奇了,只是这副壁画,他曾在凌云窟内见到过,这是巧合吗?而之前聂英也说与傲剑山庄相识了。“少侠,你所看到的壁画与一个传说有关。”聂风身后出现一位蒙面的黑衣女子,看不出年纪,听着这声音却有几分沧桑。也看不出样貌,但只看光露出的一双眼睛就可想象到那黑纱下的脸该是何等的貌美。步惊云问道:“敢问是怎样的传说?”“传说有一只麒麟兽,将会为祸苍生,到时将有一位勇敢的伏魔者手持神兵将其歼灭。而那个伏魔者将会得到万人敬仰,奉其为王。”她说起来悠远而凝重。步惊云听完,道:“一个传说而已,夫人看起来很重视它。”“傲家祖先以铸练神兵为己任,我傲剑山庄正是为了这个传说建立的。那把神兵便是绝世好剑。百年来,我们等的就是明天剑祭的那一刻。”步惊云正想继续问时,另一个声音惊喜道:“傲夫人,傲夫人!您今夜怎么出来闲逛了?”他正是剑魔,此时不复白日里的阴沉晦深,显得又惊又喜。黑衣女子一见他过来,便迅速走开了,剑魔也不恼,殷勤地追了上去。剑魔眼中竟是只容一人,视旁者为无物。两人走远后,一人从暗处慢慢度步而出,聂风也不显惊讶,道:“这传说看起来也不假啊,至少麒麟兽是真的存在了,神兵也即将出现,呵呵,如今就少那个伏魔者了。”身后人道:“剑贪已先去剑池了,断浪和剑晨不见踪迹。风,看来剑祭是要提前了。”他正是聂风。两人既然也为绝世好剑而来,当然不能错过了,运气轻功,两道残影迅速掠向剑池。剑池中,万把宝剑在火光中直立。剑池外,三人对峙,分别是剑贪,剑晨,断浪。剑贪道:“连步惊云这个密实的家伙也到了,看来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贪嘛。”守剑奴温弩看着众人,一字一句慢慢道:“在下负责看守铸炼中的绝世好剑,任何人不得接近剑池禁地!”这时,一老者从剑池的对面走出,说道:“温弩啊,既然人都到齐了,就没必要非得等到明日剑祭了,去请夫人和少爷吧。”温弩听命而去。老者转而看着剑池前的众人道:“我锺、温两家,百年来在傲剑山庄,只为铸出一把臻至完美的绝世好剑,务求一毫一厘无半点差失。如今我的使命也已完成,就看诸位的本事了,究竟谁能得到这柄宝剑。”断浪道:“我可不是来取剑的,我是来毁了它的,这世上绝不能有另一把剑盖过我火麟剑的锋芒!”剑贪道:“嘿嘿,小子,你对你的剑可真是痴心啊。既然你不要,我可得一定要。”剑晨道:“绝世好剑绝不能用来祸害苍生。聂风暗道,得,每个人都有宣言,只除了步惊云,他向来光做不说,估计想抢了再说。剑贪身形一动,剑晨立马跟上拦住。同时断浪也动手,向剑池中跃去,步惊云瞬间与他缠斗上。聂风在一旁观战,一副跃跃欲试的架势,他身上还背着雪饮刀,如今还没拔刀好好试过威力呢。只是众人眼光都在一处,没料到竟有人暗箭伤人。霎时,步惊云、剑贪、断浪皆见血。来人正是剑魔,以气运剑,伤人于无形,不亏是当年引起腥风血雨的人物。聂风上前扶着步惊云,对随着剑魔一起来的傲天和傲夫人说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绝世好剑乃万剑之剑,必须用最执着的血来练就,而你们三人的剑心,步惊云的‘嗔’,断浪的‘痴’,剑贪的‘贪’,正是世间最可怕的执念。用你们的血才能助绝世好剑顺利诞生,傲剑山庄在此谢过各位了。”傲天说得是没啥的,明明是强行取血,倒变成他们义务献血了!剑贪叹道:“原来这不是剑祭,而是用我们的血祭剑啊。”这时,三人的血逐渐流入剑池内。异像发生了,剑池内金光大盛,万把剑影闪动,凛然有强者诞生。聂风趁众人不注意,赶紧往步惊云嘴里塞了一颗血菩提,内伤必治啊!等下还要你抛头颅洒热血呢!傲夫人对傲天说道:“我儿,是时候了,快去取剑,傲家称霸武林就在此一举了。”锺眉道:“少庄主,取剑不易,须得忍耐。”傲天点头,却才刚接近剑池,就被烈火烧了外衣。他面色犹豫,竟是不敢上前。傲夫人失望地喊道:“天儿!”傲天摇摇头,只道:“不要逼我,没有这把剑我照样可以让傲剑山庄独霸武林。”便离开了剑池。剑贪没心没肺地笑道:“哈,骄兵必败!哈哈——哎呦,疼死老子了!”锺眉亦失望道:“此乃剑中之剑,其主也必定要人中龙凤。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啊!”断浪最开怀:“哈,虽有绝世好剑又怎样,无人能取,还是我火麟剑称王!”聂风对步惊云道:“云师兄,在我心里只有你配得上这把剑,果断地上吧!”步惊云看着聂风望向他的坚定鼓励的眼神,尤其那句“在我心里”,一颗少男的热血的心就这么蓬勃爆发了,他跟打了鸡血似的不要命地冲向剑池了。步惊云三焦玄关已通,麒麟臂势不可挡,一拳打向地面,激起剑影无数。而其中那道金色的剑影更是夺人眼球,步惊云毫不犹豫地起身抓住,也不管烈火焚身。聂风看得叹为观止,喃喃道:“他可真是兴奋啊!”步惊云落地时,全身跟烤过了似的,聂风赶紧又喂他吃血菩提,助他调息。此时,火光已灭,剑池中无数一模一样的黑剑,没看出什么特别的。众人没见绝世好剑,皆纳闷了。锺眉解释道,刚才步惊云握住的乃是剑的真元,爆破后散落在剑池无数黑剑上,到底是那一柄,根本就看不出来。也就是说,谁先识得真正的绝世好剑,谁就是剑的主人。于是一群人打了鸡血似的在剑池中找剑。聂风悄悄问红彤彤的步惊云:“云师兄,你怎么样了?”步惊云微微一笑,道:“我没事。”“那云师兄可看出哪一把是绝世好剑吗?”步惊云将目光投向剑池内,而此刻,他眼前的那把黑剑竟不停抖动。步惊云起身拔起黑剑,霎时光芒溢满剑身。不用问了,这把才是真正的绝世好剑,锋芒毕露,舍我其谁!本来这时候要配上交响乐的,但是众人看着步惊云的目光充满了羡慕嫉妒恨,聂风果决地使出看家本领,一招风卷楼残,带着步惊云火速跑路。众人只觉一阵狂风卷过,人却没影了。所以说,轻功真的是居家旅行逃跑之必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