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嗯,好啊。我会去的。”可是唐皖刚一答应了张淼峰就开始后悔了,因为张淼峰张淼峰是张淼玲的哥哥,那么张淼峰的生日宴会,张淼玲她肯定会参加的,自己虽然算不上是讨厌张淼玲,但是也算不上喜欢吧,就是从心里往外的很不喜欢张淼玲的那种蔑视一切的眼神。哎,反正已经答应了,没后路可退了。唐皖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裙子,她想了想,就算是为了裙子,忍了吧。张淼峰在听到唐皖说出她会去参加他生日宴会的时候,他突然觉自己得对于下周末的生日宴会,开始有多了一分别样的期待了。

  **********张淼峰的生日宴会是在温帝国际酒店第15层举行的。唐皖站在电梯里的时候,心扑通扑通的狂跳,很紧张,也很期待,也很好奇,上流社会的交际圈到底是怎样的?是不是和小说中描写的一样的那么的黑暗肮脏,还是很奢靡的呢?怀揣着无数的好奇,唐皖到了第15层,一下电梯,唐皖就惊叹了,她以为1楼的大厅就够豪华的了,没想到15层居然是这么的豪华,15层是完全打通的,没一点隔断,欧式风格的落地窗上的暗紫色的窗帘,显得低调的同时但又不失奢华,楼层中央有一个巨大的舞台,唐皖还来不及细细的欣赏15层的装饰,她身边的女侍应就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您好,请在来宾单上签名。”唐皖看着已经在来宾单上签了不少名字的金色布,突然觉得张淼峰的这次生日宴会,办的真的是好盛大啊。唐皖走进宴会会场,看着一个个穿着奢侈品服装的上层名流和背着相机忙着拍照的记者,还有在人群中拿着餐盘不断穿梭的性感女侍应。唐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很不适应这样的气氛,看着他们一个个的举止优雅谈吐大方的样子,唐皖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小丑小鸭,突然出现在了一堆白天鹅之中一样。她很想离开这个让她感觉很不适应的会场,可是突然有个人拉住了她的胳膊,她回头一看,那个人是张淼峰,今晚的主角。张淼峰对唐皖温柔的笑着,对着唐皖绅士的鞠躬,在唐皖的手背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张淼峰用深情地眼神对唐皖说,“各位,今天是我张淼峰的24岁的生日,但是在这里我今天开这个Party的原因不是为了庆祝我的生日,而是特意将我的未婚妻介绍给大家,相信大家应该早就已经在电视荧幕上见过她了吧,她就是最近在央视热播的《话说爱情》里的柳卿音的饰演者,唐皖小姐。我最亲爱的小宝贝。”周围的记者听完张淼峰深情地话语,急忙的拍下唐皖和张淼峰的合影。而唐皖在听到张淼峰的这一席话后,立刻就傻了,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未婚妻??!!

  “张,张淼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唐皖问道。张淼峰刚想回答唐皖的问题,可是一旁的记者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了这一爆炸性新闻的采访,因为张淼峰作为伊莎国际商贸的继承人,他在过去的24年里从未传过任何的桃色绯闻,所有文章对他的报道都是称赞他的商业才能,是如何如何的化腐朽为神奇,就差没说他是什么点石为金的神人了,但是对于他的感情方面的报道,却是一片空白。

  “唐皖小姐,你能透露下,你和张淼峰是怎么开始交往的吗?”

  “唐皖小姐,这次伊莎国家商贸一反常态的赞助电视剧业,并且赞助的第一部剧就是你参与拍摄的《话说爱情》,那这是不是就是证明张淼峰是用赞助费为你买的角色呢?”

  “唐皖小姐,你能不能透露下你和张淼峰先生预定什么时候结婚呢?你们现在宣布订婚是不是先上车后补车票的行为呢”

  “唐皖小姐,唐皖小姐可以接受下采访吗?”蜂拥而至的记者,让唐皖一下子就吓呆了。看着一个个问的没完的记者,唐皖很害怕,真的好可怕,她看着紧紧握着自己的手的张淼峰,唐皖突然觉得他好陌生,为什么他要对媒体说假话,为什么他不帮自己解释下,这一切都是误会。她好怕这些问的没完没了的记者,更害怕现在对自己笑得柔情似水的张淼峰,天啊,谁可以救救她吗?

  “我想这个问题还是让我来解答吧。”会场的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穿黑色西装的少年,舞台聚光灯一下子打到了他的脸上,他用手遮挡光的动作,让唐皖一下子想到了沈野逸,会是沈野逸吗?唐皖此时此刻特别期待沈野逸可以来拯救自己。

  “张淼峰,唐皖应该是我沈野逸的未婚妻才对吧。”沈野逸一把从张淼峰的身边把唐皖拽到了自己的怀里。他温柔的拍了拍唐皖的后背,小声的对唐皖说道,“没事的,我会解决这件事的。”

  “呵呵,没想到你果然来了。”张淼峰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宴会会场一下子黑了下来。唐皖惊讶的看到张淼峰身上的紫色西服突然变成了黑色的斗篷,然后张淼峰的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魔法权杖,而且他周身散发着黑色的光芒,那种黑色的光芒不断地往外蔓延。唐皖看着那不断蔓延的黑色,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像是有什么要呼之欲出了一样,她的头突然很痛,很痛,然后她自己就失去了知觉。**************“呵呵.......灵儿,来追我啊。我在这。”唐皖在听到很熟悉的笑声之后,突然睁开了双眼。然后她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满山遍野都是野花的地方,天很蓝,夹杂着花香的微风轻轻地扫过唐皖的面颊。她伸出手像要抓住随风飞起的蒲公英的时候,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是虚幻体,而在一棵参天的树下有一对情侣正在嬉闹。男的穿着一身白色的古装长袍,长长的黑发用一个赤色的玉簪竖起,垂下来的黑发随着跑动不断地在空中飞舞着。而男子的怀里抱着个娇小可爱的女子。女子用撒娇的口气对男子说:“轩,你又耍赖,真讨厌。”唐皖看着眼前的女子和男子非常的眼熟,貌似那个男子的样貌和沈野逸异常的相似,而那个女子的样貌居然和自己的样貌几乎一致!!

  这时,画面一转。同样还是那棵树,那对男女。但是女子的样子略显得憔悴了许多,但是画面一下子定格在了男子怜惜的抚摸女子的发丝的动作。

  “看着眼前的男子和女子很眼熟是吗?”唐皖的耳边的突然出现了和一个和自己声音一模一样的女声。然后那个声音又接着说了下去,“那个男的是轩,是中原地区最大的钱庄掌柜沈万财唯一的一个儿子。那女的呢,是灵儿,也就是我。是他的青梅竹马,锦绣布行的大千金。从小,我和他是一起长大,一起玩的,两家关系也很好。长大后,轩和我就私定了终身,要等到我和他到婚龄的时候,就和双方父母提出这件事情,但是.......时逢乱世,我家的布行和轩家的通汇钱庄,由于长年战乱导致国家经济衰弱的影响,生意一直冷清。而我家的布行又遭到同行恶意打压排挤,导致生意一天不如一天,最后甚至连饭都吃不饱。最后,呵,布行来了个自称是亨通布庄的二少爷,他家一直都是我家布行的竞争对手,而他这次来布行,却提出了个后来导致让我和轩痛苦分开的条件,他提出想娶锦绣布行的千金也就是我,条件是他家帮助锦绣布行重新开张,我自然不答应,但我的父亲他苦苦哀求我,求我答应这门亲事,我不肯同意。后来,在被逼无奈的条件下,我跳下了断情崖。我家附近的一座山崖。”随着那个声音不断地诉说着,唐皖的眼前不断地浮现着相同的画面。

  “灵儿。”最后一个片段是轩抱着一个还未足月女婴,跪在山崖边上,痛苦哀嚎着。

  “唐皖,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我是你的妈妈,而你就是我的女儿解封之后的新生命体。”那个声音化成了实体,那个声音的实体是个年轻的女人,女人和唐皖长得很相似,但是女人却穿着白色的罗裙,惨白的肤色让人看着不像是活人,但是又不吓人,是种别样的妖娆。“新生命体?你是说我之前在这个地方见到的女人?”这时唐皖才突然发现自己所处的这个地方,就是她之前见到那个一头柔亮的紫罗兰色齐膝长发被龙头样式的发冠束起,身穿典雅的古装坠地长裙女子消失的地方。“是啊,我亲爱的女儿。你的血液里的黑暗魔法终于被唤醒了。”女人一脸慈爱的抚摸着唐皖的发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