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二天清晨,赵毅如同往常一样从山里跑回来,老远的就看到老太爷家的围墙边,自己的必经之路上有两个人站在那里。

  跑的近了些,一个略瘦一个挺胖,一个吊着胳膊,一个架着拐杖,分明是虎子和小胖子正在等他。

  胖子眼巴巴的看着赵毅跑过来,大老远的就喊:“毅哥儿,毅哥儿!”

  赵毅笑着跑过去,看胖子架着拐杖,前摇后晃站立不稳的样子,笑着打了一下胖子的后脑勺,嘴里嗔怪的说道:“腿脚不方便还跑出来干啥?”

  胖子后脑勺吃了赵毅一记,摇摇晃晃的更是站不稳了,连忙伸手扯住赵毅的衣服稳住,说道:“我就是脚上肿,其他没什么;这几天我娘就是不让我出门,还要天天听她唠叨埋怨,实在是腻味透了;直到昨天虎子跑过来告诉我说,你帮我们报仇了,王家俊答应以后不找我麻烦了,我耳根子才清静了。

  我爹昨儿刚回来,知道这事后和我娘商量着要来谢你呢。这不,大清早的就跑你老太爷家里来了。他们几个大人说话,我和虎子呆不住,就跑这里等你来了。”

  赵毅听胖子叽里呱啦好一通讲,算是明白了。

  对胖子说道:“这算啥啊?好歹咱们是好朋友,好兄弟嘛。虎子,你说是不是?”后面一句话是对虎子说的。

  虎子点着头说道:“嗯嗯,小毅说过的,就算王家俊不找小毅,小毅也得去找他王家俊的。”

  小胖子的脸上便流露出崇拜的眼神,要知道,自己和虎子两个人一起上,在王家俊的手上只不过一个照面便被揍成了如今这幅模样;听虎子说昨天王家有十几个人去找赵毅的麻烦呢。看赵毅这样子,他一个人打那十几个好像都没费什么力气呢,这不是活蹦乱跳一点事都没有?

  听说了一些却未能亲眼看见或者未能了解完全,小胖子自然是越想越神奇,越想越崇拜了。

  小胖子正想多问几句,便听老太爷家门口的方向传来叫声:“阿阳,阿阳,你跑哪去了?”是胖子的爹在叫小胖子。

  “爹啊,我在这里,小毅回来了!”小胖子大声应道,对赵毅说道:“我们回去。”

  转身没走两步,大胖子赶过来了,对小胖子瞪眼道:“你个兔崽子,转个眼的工夫就溜出来了,太没礼貌了,看老子回家不揍你!”

  小胖子根本不怵大胖子,回瞪道:“小毅在这边呢。我和虎子在这里等小毅呢。你们大人说话,没意思透了。”

  大胖子笑眯眯的摸了摸虎子的头,又走到赵毅身边,双手捏着赵毅的肩膀摇了摇,说道:“小毅啊,这次多亏了你啊,叔叔诚心诚意的谢谢你啦!”

  感受着肩膀上传来深重的力道,和大胖子话语中真诚的谢意,赵毅嘿嘿笑道:“不谢,不谢。叔叔客气了。我和阿阳是好朋友嘛,他吃了亏,我能帮上忙就不能不帮的不是?。”

  大胖子在赵毅的肩膀上又重重的拍了两下,说道:“好!好!以后你帮叔叔多看着点阿阳,这死胖子一点都不让我们省心的。”自己便是个大胖子,当着别人的面骂自己儿子死胖子,真不知道这位叔叔是怎么想的。

  赵毅的肩膀被大胖子拍的生痛,不由的咧咧嘴,心道:“你要谢我好歹也拍轻点啊,这没轻没重的你想谋杀啊?你个死胖子!”

  柳氏陪着小胖子的娘从后面走了过来,这时小胖子的父母已经见过老太爷表示了感谢,柳氏送出门来了。

  小胖子的母亲看见赵毅在这边,连忙赶过来表示感谢,又说了两句以后让赵毅多多照顾小胖子之类的话。

  小胖子一家告辞而去,小胖子架着拐,一路走一路回头望,走到尽头快转弯的时候,小胖子转过头来对赵毅叫道:“毅哥儿,过几天我脚好了,就来找你玩,你要教我打架的功夫啊!”

  “啪”的一声,大胖子一巴掌拍在小胖子的后脑勺上,打的小胖子“哎呦”一声叫;大胖子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打架!打架!你个死胖子,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架,还老打输,老子那点脸都被你丢光了,一点不让老子省心!你看人家小毅多出息?尽给老赵家长脸了,你以后多跟你毅哥儿学着点。”

  小胖子的娘怒道:“你轻着点儿,别老是打头,你这没轻没重的夯货,打傻了,看以后谁养你!”

  ……

  送走了胖子一家,和虎子一起回了老太爷家里,吃完早饭,柳氏自去忙了,昨日狩猎队从山里回来,今日老太爷家势必非常忙碌。

  虎子手上的伤还没好利索,只能站在边上看赵毅练。看赵毅在杠上腾挪闪转,虎子的眼里闪闪发光,满眼都是小星星了。

  虎子不知道这些东西能有啥用,只是觉得学了练了这些便能够像赵毅一样,以九岁之龄拳打王家俊,扬威颌阳镇。但是老太爷和三叔都是山里讨生活的,看明白之后自然晓得这些东西如果学有所成,能在进山狩猎和采药时带来多大的方便和优势。

  三叔觉得自己年岁已大,筋骨已老,学赵毅的这些东西为时已晚,而且像三叔这批人,已经是家里的支柱、进山的主力,没有那么多时间去专心练习了。

  但是虎子以及还有一批在谷仓训练着的少年还可以练啊。老太爷曾经和三叔谈起过,等赵毅的那事了了,便让赵毅开始教这些少年练习这些东西。

  所以三叔想好了,等虎子伤好了,便让虎子跟着赵毅一块练。这也算近水楼台先得月不是?

  赵毅吃完中饭,自然便前往道观,昨天还有好多事想请教道长呢。

  ……

  进了惯常自虐的房间,赵毅不由得一愣,房间里空空荡荡,原先摆放着的那个火盆和浴桶都不见了。想了想,会不会是道长令人撤掉的?可是道长说过,那个药浴只要能感觉到疼痛,便会一直有效啊?怎么撤掉了呢?难道是昨天自己神功大成,不需要这玩意了?

  想着,便兴冲冲的跑道长的居室去了。

  道长听见赵毅的脚步声,未等赵毅开口,便扬声道:“是毅儿么?进来吧。”

  赵毅推门而入,见内室的门帘微微晃动,道长刚刚从内室出来。

  道长指指面前的蒲团,示意赵毅坐下;自己也坐了,开口道:“你昨日已经破了气障,内感丹田气海,寻元已成;接下来的日子,只需每日如之前一般感应温养一个时辰即可,修炼一事,需张弛有度,如只是一味勇猛精进,反有后患。”

  赵毅点头道:“是。”想想又问道:“道长,那个汤浴……”说实在的,这虐啊虐的,虐了这么些日子,已经颇有些习惯成自然的意思了,今天看来是没的虐了,反而不太舒服。

  道长听到赵毅问起汤浴,笑了笑说道:“你昨日破境,以前所用的那些个药物,已经不再合用。待老道过几日回返宗门后,讨要些合用的来。今日你便修养一日,咱俩坐着说说话,有些事情,也是到了需要让你知道的时候了。”

  赵毅一听,正合心意,话说这道长身上奇奇怪怪的事情那是相当的多。就说这头发,当日初见明明是花白满头,这段时间,发根处居然开始变黑,这些黑色在白发之中,分外醒目;还有那真气……;当日听老太爷唠嗑的时候,略知了一二,今日道长自己开口,当真求之不得啊。

  ……

  陈道长原先是个孤儿,十五岁因缘际会被当今修真五大宗门之一乾元门的张真人看中,拜入门下,赐名定乾。二十五岁修道有成,出外历练。

  三十二岁之时,在云岚山脉深处遭遇强敌,激战之下重伤对手,自己也被对方击破丹田气海,十数年的修行毁于一旦,昏迷垂死于深山之中。幸好被当时进山狩猎的老太爷发现给救了回来,侥幸捡得一条性命。

  伤好之后,道长回转宗门,张真人探视伤势之后也没有办法,当时甚至请动了宗门门主,花了好大力气,也只能维持原状,对于支离破碎真气紊乱的丹田气海,也是束手无策。

  “老道当时真是万念俱灰,生不如死,只是救命之恩未报,不能一死了之。便拜别师尊离了师门,只是想着回到这颌阳镇了此残生。”道长说及此处,言语沧桑,果是伤感无比。

  “当日临别之际,师尊嘱我要善惜生命,言道既然天不绝人,必有深意,尘世之中,未必没有机缘。”

  “老道在这颌阳镇,拜这道观的观主为师,本只想求个容身之所,终老之地。谁知却习得你赵氏先祖遗留的一门招魂之术,尤其是其中测算天机之法,犹为神妙不凡,自此潜心研究,如是三十余载,对于冥冥天机一途,略有领悟。”

  “当日为你招魂,见得天降紫雷,得悟一丝生死之机,闭关三月,却是得了天大的好处。”

  赵毅听到此处,不由问道:“道长,听您这么说,难道您的丹田气海已经恢复了?”

  道长点头道:“是啊,老道闭关三月,依生死之理,破釜沉舟,散了气海真元,重新破障寻元;幸而当初虽然丹田气海破碎,真元紊乱,但是五行印符俱在,所以一举胎成。但是要恢复往昔修为已经不可能了,更不要说再行精进。不过老道已经很满意啦!”

  说到最后,显然道长心情相当之好,已经捋须而微笑了。

  赵毅听道长叙述,其中居然有“依生死之理,破釜沉舟”之语,便可以想见其中凶险了,就忍不住为道长捏了把汗,后来道长说道一举胎成,语气轻松欢愉,想来必定是苦尽甘来,神功大成;便也忍不住喜笑颜开,真心的为道长感到高兴。

  想了想,赵毅认真的问道:“道长,您刚才说的破障寻元,我知道了。可这五行印符和胎成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