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李大有也随着商队的人马向京城进发了,赵雅萱则是被留了下来,她已经看出秦氏两姐妹是真心对待自己的,所以,过了几天就和她们相处得很融洽了。但是,她还是不能想起过去到底自己是不是真的和她们有着那样不同寻常的关系。

  秦玉莲和秦香莲对赵雅萱的起居饮食都亲自过问,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是由其中的一个陪伴着她。所以,赵雅萱就算想自己逃跑,也是丝毫找不到机会。这样的情况,让她很是郁闷,但是在抗议过几次没有效果之后,也是乖乖的闭上了嘴,不再说那些说了等于没有说的话。

  话说,赵雅萱的信通过驿使到达了陈梦鸥家中的时候,陈梦鸥还是抱病在床,他在赵雅萱走后的这两天里,是吃不下睡不着,本来身体虚弱的他就越加的虚弱了。当得知赵雅萱有来信之后,他的病一下子就好了一半。读着赵雅萱那封信,他很是欣慰,她还没有到京城去,这样,就不能去参加那个会考了,他也就放下了那高高悬起的心。如果赵雅萱因为自己去参加会考被查出来,他会因此而伤心一辈子的。

  当他读到赵雅萱要自己在病好了之后,去接她回来,他的心很是高兴,她还没有忘记这个家啊,还想着家里的每一个人。他知道自己的父母,包括自己在内,与赵雅萱短短的相处时间里,已经将她看作是自己家中的一员了。这两天没有她在身边进进出出,还是很不习惯的。他虽然没有听到父母开口说,但在他们的脸上还是能够轻易看出来的。

  陈梦鸥也清楚,自己对于赵雅萱,并不想止于兄妹之情,但是在她失忆的时候,他并不想选择在这样一个时间去向她表白,但是,直到她离开了自己身边,他才真正了解了她在自己心中的位置。

  他也清楚,自己的父母对赵雅萱也是很喜欢的,如果能够让她作为自己的媳妇,都是皆大欢喜,但是,他们也是知情达理的人,不想就此乘虚而入,如果不等到赵雅萱恢复记忆,让她在知道自己所有的过去的情况下,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他们就算得到赵雅萱的人,也会不安心的。

  所以,陈梦鸥知道赵雅萱还在某一个地方等着自己去接她,内心是充满了希望,因此就越加想快点让自己的身体好起来。在陈一帖的汤药的治疗下,他也是很快的恢复着。过了三天就完全好了。

  就在身体完全好了以后,陈梦鸥就立即想启程去找赵雅萱。但是却遇到了一个难题,就是他这一去,可是千里之遥,如果没有一种代步工具的话,走路是很辛苦的。

  陈梦鸥的父母本来也想跟着他一起去的,但是陈梦鸥却不同意,他觉得二老这么大岁数了,经不起这等折腾了,所以,是百般劝告双亲,一再的保证,一找到赵雅萱就和她一起归来。陈老四与孙大娘才放心的让他离开家里。

  就在陈梦鸥为了寻找一种代步工具发愁的时候,陈一帖刚好接到武安镇长官的一个通知,说当今皇上的母后得了一种怪病,太医对这种怪病也是束手无策,于是皇上下旨,让天下所有的名医都到京城里去报到,看在集思广益之下能否找到医治太后的病。

  陈一帖本来也到了谈婚论娶的年龄了,但是他一心都扑在病人身上,所以,到现在还是单身,如今得到自己被圣旨传令,要到京城去,他就到陈梦鸥家中来,委托陈老四和孙大娘在他不在家的时候帮他照看一下。他平时就和陈梦鸥很是要好,所以对于其家人也是相当的熟悉,对他们也是很了解的,这才将他的家托付给他们。

  陈梦鸥知道陈一帖要到京城去,这个路线刚好是和自己将去的地方相同,当下和陈一帖一说自己还找不到什么代步的工具,陈一帖很爽快的说包在他身上,就为陈梦鸥多备了一匹马,说到时候一起随着他同行就是。

  陈一帖并不是武安镇里被圣旨宣到京城里去的唯一一个医生。连同他在一起,一共有六位医生之多。在圣旨下来之后,就有专门负责护送这些医生的官兵到达武安镇。等待着医生们准备好了之后,立即向京城进发。

  圣旨是昨天晚上就颁下来的,所以,一大早这些医生就很准时和按照昨天晚上约定好的时间到指定的地点集合了。

  每个医生被准许带一个助手,所以,陈梦鸥顺理成章的装作是陈一帖的助手,跟着大队的人马向京城进发了。每一个被圣旨宣到的医生都是心慌慌的,太后的病连太医都没有了办法了,让他们去的话,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想出医治的方法呢。如果到时皇上一个不开心,自己的小命可就不保了。所以,他们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也不开口说话,只有陈一帖还是保持着平时那样的状态,对于这次到京城去,他只是觉得对不住自己的那些病人,如果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那些需要他的病人得不到应有的治疗,从而出现了病情加剧的问题,那他就很不开心了,但是圣命难违啊,如果不去的话,自己当场就要被这些官兵给杀害了。

  虽然心不满当皇上的所作所为,将天下所以的良医都汇聚到京城去,这样势必对很多地方的医疗造成很大的影响,但是,陈一帖心中又对皇上这种对母后的关怀很是感动。

  一路上,陈一帖和陈梦鸥还是照常谈笑,一点也没有到京城去面圣的紧张。他深知,如果还没有面对那个问题自己先乱了阵脚,那么,等到真正去面对问题的时候,那就不可能很镇定的去分分析问题,找出最好的解决方法了。

  而陈梦鸥则是因为很快就能够见到赵雅萱了,内心是非常的高兴。当他看到除了陈一帖之外别的医生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心下也是很奇怪,为了不引起公愤,他也不敢和陈一帖高声去谈笑。他们并骑而行。一边看着周围的风景,一边低声的交谈起来。

  “梦鸥贤弟,你这次可不要再放过机会了啊,赵姑娘这样的女孩现在是很难再找到的。如果你就这样错过了,我也会替你惋惜的。”

  “一帖大哥,你别笑话我了,我现在也是处在矛盾当中,雅萱她对过去的事已经忘光了,我不知道她在过去是不是还有什么心上人,如果我现在就和她定下两人之间的关系,到时候她回忆起过去的事来,如果还有另一个她喜欢的人。那怎么办?”

  “你真是个呆子,如果你是真心喜欢她的,她一时恢复不了记忆,现在定下关系又有什么不好。而且,你没有看到吗,她为了你,居然可以帮你去参加这次会考。”

  “说起参加会考,我就来气,她一个姑娘家,怎么就那样任性呢。如果出了事,那让我怎么办啊。”

  “嘿,你还是很喜欢她的嘛。她这样做,一定有她的理由。如果你还看不出来的话,那你就真的是一个呆子了。”

  “好了一帖大哥,我们不要再讨论这个问题了。你说说,赵雅萱这种情况,怎么样才能快点恢复记忆呢?”

  “呵呵,心急了是不是?”陈一帖听到陈梦鸥又一次向自己问起这个问题,心下明白,但也是忍不住对他进行调侃。

  “我只是不想赵雅萱一直留在这个状态,这样的话,她就难以得到真正的人生乐趣了。一个将过去都忘光的人,活得再怎么风光,都不是一个完整的人。”

  陈一帖听到这最后一句,很是赞同的拍起手掌来。

  “说得好,人生最宝贵的就是从前的记忆,那是别人所不能拥有的,除非是和自己在那段回忆当中一起走过的人。这记忆有时会从脑海当中给抹杀了,但是一有什么可以触动的契机,就会很容易从人的头脑当中被找出来。”

  “一帖大哥,你说了很多次那个什么契机了,我现在并不知道赵雅萱失忆的真正原因,要找到她恢复记忆的契机,看来很难啊。”陈梦鸥不禁叹了一口气。

  “贤弟,如果事情太简单的话,那就不叫难题了。你如果不想和赵姑娘在这样的情况下结合,那就做好要等待很久的准备吧。”陈一帖提醒着,他已经将关键部分给挑明了,让陈梦鸥自己去想一想。这种问题,只有当事人有发言权,别人的言语只能供他参考,如果他不能作出最正确的选择,那也只能是认命了。世界上很多令人难过的事,就是在明知道有一个比这更好的方法,但是却不敢去选择这个方法造成的。再说世事难料,谁能够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呢。

  但是陈梦鸥还是很固执的说道:“不行,我相信我会帮她找到恢复记忆的契机的。”

  陈一帖道:“那我祝你好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