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一天是正月二十日,赵雅萱被救到陈家来整整两个月时间了。

  这一天也是陈梦鸥病倒的第三天,病情没有因为安心调养而有所好转,反而是越来越恶化了,这让陈老四孙大娘看在眼里疼在心里,陈一帖也看过几次,也为他开药了,陈梦鸥也是很配合的喝下药,想早点好起来,但是似乎老天在和他作对,他喝过药就是没有感觉到有好的现象。这让他很是苦恼,而今天,更加让他苦恼的事又多了一件。那就是——

  赵雅萱离家出走了。

  她是今天早上趁着大家还在睡梦当中,悄悄的离开的,就连孙大娘这样平时很早起床的人也没有她早。

  孙大娘起床之后就开始做早餐,等她做一半时,才发现有点不对劲,这赵雅萱平时都是在自己刚把米下锅,她就醒过来,坐在自己的身边,一边和自己聊天,一边帮着自己干点家务活的。怎么今天过了这么久,她还没有出来呢。

  于是,孙大娘将火炉的柴火弄得小火一点,然后就到赵雅萱的房间去,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赵雅萱的房间空空如也。她所睡的原本是陈梦鸥的床上被铺叠得整整齐齐,她自己的衣服也被留了下来,而当初在她身上贴身而戴的那条项链也随着赵雅萱的离开不见了,可见是被她给带走的。这条项链,是当时孙大娘在为赵雅萱换下那身湿衣服时从她身上发现的,她由此看出赵雅萱并非普通人家,所以才有了将她作为儿媳妇的设想,不过,还是不愿意强迫人家,只能等了,她也不是什么贪婪之辈,将那条项链为赵雅萱收好,放在房间中的一个衣柜里头,待到赵雅萱清醒时,才和她说出来那条项链是她身上拿下来的,也顺便问她这条项链是怎么来的,赵雅萱当时还处于失忆状态当中自然对孙大娘的疑问答不上来了,孙大娘想想也是就不再问她了,让她记住那条项链放在什么地方也就是了。孙大娘当然不会不把赵雅萱有着一条寻常人家不能拥有的项链的事告诉她的丈夫和儿子,两个男人听了也是很震惊,但是他们并没有打那条项链的主意,纯朴的性情容不得他们做出这等事来。

  现在赵雅萱走了,让孙大娘的心里是一阵失落,如果她不是昨天女扮男装出来和他们一家子说要去参加会考,她肯定会以为赵雅萱记忆恢复了,离开了他们这一家。

  孙大娘在赵雅萱的房间里仔细找一下,看她还有什么留下没有,果然不负她所希望,在她的床上,被子底下找到了一封信,看字迹的确是赵雅萱所留的,她平时练字的时候,孙大娘还在旁边看过的,她那种特别的字迹,是别人所模仿不来的。

  孙大娘看到赵雅萱走了,也无心做饭了,她虽然识得点字,但却不多,所以在拆开信封后,看了一下,也不知道信里说的是什么,所以她只能去叫醒陈老四还有陈梦鸥,让他们这两个懂得读书的人儿来读给她听,看赵雅萱到底留下了什么话来。

  陈老四并没有经过孙大娘的叫唤自己醒来了,他看到从赵雅萱房间里出来的孙大娘脸上的神色不对,而且在手上还拿着一封信,以下似乎有点感觉到不对了,但是又说不上是为什么,当下问道:“孩子他娘,你怎么了,一大清早的,谁送来的信啊?”

  “老头子,赵雅萱她好像走了。”说话间,孙大娘脸上的悲伤就越加明显了,她将拆开的信送到陈老四的眼前,陈老四正要细读下去,陈梦鸥一骨碌从大厅边的的简易床上爬了起来,大声问道:“赵雅萱她真的走了吗?”脸上满是焦急。

  孙大娘回答道:“是真的,我心里很难过,她只是留下一封信就走了。”

  陈梦鸥赶紧道:“那她的信上写什么了。”

  陈老四斥道:“臭小子,一个在咱家寄宿的女孩子迟早是要走的,用得着那么焦急吗,”

  说归说,陈老四还是展开了信纸,看起其中的内容来,他看着看着,脸上露出了微笑,继而又转化为愤怒。后来又变得平静了。

  看着陈老四那多变的脸,孙大娘陈梦鸥就更加好奇了,不知道,赵雅萱的信里面写的是什么。

  陈老四将信交给了陈梦鸥,孙大娘看他不念出来,那脸上流露出些许不满,但还是耐心的等着陈梦鸥看完。

  陈梦鸥却是将信中的内容读了出来。

  “干爹,干娘,干哥哥:

  雅萱这厢有礼了,请恕我的不辞而别,如果我在你们跟前明目张胆的走,一定会受到你们的大力阻拦了,所以,我只能采取这样的方法了。我带走了那条本来我随身戴着的项链,听你们说起,这条项链还是值几个钱的,所以我想用它卖点钱,就用这些钱来作为进京的路费。你们不要责怪我,这是我逼不得已的,如果我向梦鸥哥哥学了那么的的文章,却烂在自己的肚子里,那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这次梦鸥哥哥不能去圣驾这个会考,就由我代他来吧,虽然我还没有梦鸥哥哥那么长的学习时间,但是,我认为我还是很聪明的,不然也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将梦鸥哥哥所学的内容学了一个七七八八了。你们放心,我一路上会倍加小心的,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我可能就在镇上的某一个商队里面了。如果这次真的幸运神加身,考得一个功名,那我衣锦还乡时,一定会将陈村作为所还之乡。

  干爹干娘干哥哥,多谢你们这些日子以来对我的照顾,其实我这次离开也是有一个私心的,那就是我要找回我失去的记忆,如果真的找到了那是我的幸运,如果还找不到,那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到时候,如果我还是找不回我的记忆,就回到陈村,和你们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希望你们不会抛弃我哦。干爹干娘,你们一定要保重身体,梦鸥哥哥你要快点好起来啊,我到时候回到家里,可不希望看到一个面黄肌瘦的干哥哥。你们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因为我知道,你们在等着的归来,我也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的。此致

  敬礼

  赵雅萱叩首拜上。”

  陈梦鸥念完这封信,呆了很久,才醒悟过来,赵雅萱真的离开家里向京城去了。他没有想到昨天她向全家人说的事,居然是真的,她当时的样子并没有让人起疑心啊,没有想到她今天早上就这样悄悄的离开了,就留下了这封信。

  看她信中的内容,还真是很有趣,她还真是天真啊,这种事都干得出来。如果到外面去碰上坏人那怎么办,这年头,在外面行走的人可不是很安全的,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她一个姑娘家,就算女扮男装了,一旦被眼尖的人看出来,那可就糟糕了,想到这些陈梦鸥的心里就像是打翻的五味瓶,什么味道都有。

  孙大娘大叫道:“雅萱啊,你怎么能够这样呢,我们可是不想你去冒险啊,一旦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怎么对得起你的父母啊。”

  陈老四也是一脸的苦笑,这女娃子,还真是固执啊,一旦决定的事,就要去做,这个性格,怎么就和陈梦鸥差不多?

  事到如今,陈老四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赵雅萱走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不知道,但是他们知道,镇上的商队出发的时间是很早的,如果赵雅萱真的是跟着这样的商队去的话,现在的确是在路上了。商队里有着专门收购贵重物品的商人,赵雅萱只要将那条项链卖了,就能得到足够的盘缠了。

  孙大娘急道:“老头子,你快去追追雅萱吧,我可不放心她一个姑娘家在外面闯荡。”

  陈老四道:“孩子他娘,现在去追肯定是来不及了,商队里的马匹那可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我用脚步去追怎么能够追得上呢?”

  陈梦鸥也说道:“就是,娘,我们这个时间才知道赵雅萱离开了,要追也来不及了。都怪我昨天晚上睡得那么死,她出去了,我也不知道。”

  “不,应该怪我,昨天雅萱她那么反常,我就应该觉悟的,昨天晚上就该和她睡在一起,防止她做出这样的事来。”孙大娘言语中很是自责。

  “好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们只能祈求赵雅萱平安无事了。”陈老四冷冷的说道。

  孙大娘想想也是,所以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回到火炉边继续去做早餐了,只是今天她所做的早餐还是按照四个人的份量来做的,一想到这里,心中又一次想起了赵雅萱来。如今,她已经离开了,再怎么想也不可能见到她了,除非她到时个自行回来。

  陈梦鸥坐在大厅里那张饭桌边上,想着平日里,和赵雅萱一起一家人开开心心吃饭的情景产,他就一阵心痛,为了自己赵雅萱竟然可以不辞而别,去参加会考,他心中又感到一阵感动,他又一次恨苍天的捉弄,让自己临近会考,生出这样的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