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罗羽微咪着眼睛,一丝意识回到体内,一有了意识,身体便传来了一丝疼痛感,骨架仿佛散开了似的:“嗯……”痛呼一声,羽墨又再一次模模糊糊的昏了过去了。

  昏昏沉沉的,罗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耳边突然传了声音:“羽墨,给老子醒来!”,话一落罗羽就感觉自己的肚子一疼,他惨叫一声,终于清醒了!

  罗羽的双手分别被两个人紧紧的抓住,在他的面前还有一个人,这些的衣服装饰有些奇怪,身旁的两人穿着白色的长袍,类似修真界的衣物,但又有所不同,罗羽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周围有许多的黑幽幽的铁柱,地下是杂草铺成的垫子,比较吸引他眼球的是墙上的工具,有小刀,锁链,勾子等等,各式各样的工具都有,看到这里罗羽终于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

  监狱!没错,也只有监狱才会有这些工具,也只有监狱才会有守住人的铁柱,瞬间罗羽混乱了,这是怎么回事,他刚刚不是正在御剑飞行吗?

  “看够了没,现在清醒了吧。”看着自己的囚犯居然无视自己,监狱长生气了,他生气是不表现在脸上的,而是在心里,但嘴角却微微勾起,他在冷笑!

  监狱长慢慢走动着,一边走一边说:“其实我一直很佩服你,没想到一个普通人居然还敢调戏明歆公主,不过你也挺倒霉的,如果调戏对了还没关系,以明歆公主善良的性格她可能放原谅你,但你偏偏认错了人,调戏了明玥公主。”说道明玥公主这个监狱长还是忍不住颤抖了下,提到恶魔般的小公主在这个帝国里绝对没有人不会心惊胆战的。

  公主?罗羽皱了下眉头,在他的印象中,修真之人是不会称呼公主之类的,当然世俗之人就不一样了,莫非我已经来的世俗界了?不过想着想着他又疑惑了,自己什么时候调戏过公主?

  “羽墨,你小子先在监牢里休息下吧。”或许是敬佩他敢调戏明玥公主,监狱长对罗羽的态度有些改变,他微微一笑,不过这笑中带有幸灾乐祸的味道。

  罗羽被糊里糊涂的放在了监狱里,他愣愣的望着慢慢关上的大门,心思快速的转动着,羽墨?他刚刚是这样称呼我的!

  罗羽的手一动,一面镜子出现在他的手里,这个镜子的名字叫做玄镜。法宝在修真中分为几类,分别是,法器,灵器,还有仙器,武器每阶分还十品,1-4品为下等。5-7品为中等,8-10品为上等。

  法器是比普通兵器高一级的武器,这种武器在一般的收徒中经常用来送人,所以一般的正式拜师的人中都有一把法器,但比法器高一级的灵器就不是那么容易得到了。

  武器分为上中下三层,每一层都是一个坎,像一些上等的灵器也只有门派的掌门级别的人物才能得到,至于仙器这只在传说中听过,传说那是仙人才能使用的法器,属于飘渺的存在。

  在这在说一下,比仙器高的还有神器,不过神器是比仙器还要飘渺的东西,暂时不详细讲。罗羽手中的就是灵器的一类,属于上品灵器,不过这个东西他师傅无意间得到的,由于一直找不出使用的方法,所以玄镜就充当了镜子的作用,而在罗羽进入洞穴后玄镜就莫名其妙的认主了,而且一点预兆也没有,从那时起玄镜就一直躺在罗羽的丹田中了,那时他的师父也疯狂的一段时间,当然啦,自己的唯一一件上等灵器在附上洞中唯一的一面镜子却被一个孩子给收了,这让他怎么不疯狂。

  可惜的是,认主后,罗羽还是不知道玄镜的用法,所以他也把玄镜当成了镜子使用,可惜的上级灵器就成了一面普普通通的镜子了。

  此刻罗羽呆呆的望着镜子里面的人,他愣住了,只见镜子里出现了一张白皙的脸蛋,黑幽幽的眼珠带了点深邃,长长的黑色长发像瀑布一般静静的躺在背后,这张脸很英俊,也很帅气,罗羽笑了笑,镜子里的脸也笑了笑,嘭!玄镜掉到地上,刚一传出响声玄镜便自主的返回罗羽的丹田了,而罗羽的脸也从假笑变成了苦笑,因为这张脸他根本没见过,以前的他的脸有些俊逸了一点,但也有些出尘,这是修真者自带的,而镜子里的却不一样,这张脸太过于出众了,几乎可以跟罗羽见过的任何的美男子比肩了,尽管罗羽没见过美男子……。

  无奈的罗羽只能盘坐起来,一边打坐一边想,这是夺舍吗……!想到这里时,罗羽思绪再次被打断了,他愣住了,罗羽此刻‘看’到自己丹田的液态修真力,令罗羽愣住的主要原因是他居然没有看到自己的金丹!!

  罗羽的意识在丹田绕了几圈,他终于接受了一个无奈的现实,他又被打回融合期了!两次的打击没有让罗羽的思绪停下,反而更推动了他的求知心!看着自己丹田流动的修真力,他知道这绝不可能是夺舍,夺舍的话实力只能是重新修炼,也就是说会变回凡人,尽管会因为有了修真基础的原因,夺舍的人修炼会很快,但绝不会像罗羽这样夺舍后还能有残留着融合期的实力!就算是渡劫强者也不能!

  这个问题就让罗羽疑惑了,不是夺舍那么还有什么可能呢?!想着想着,罗羽脑中一闪!对了,那道白光!莫非是穿越!

  穿越罗羽了解多了,用知道当修真者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后也可以踏破虚空成仙,这也是穿越的一种,从一个空间进入另一个空间,传说有一些仙人也有能力凭自己的实力撕破空间的障碍进入别的空间,这些都属于穿越!想到自己昏迷时看到的白光,再联想到穿越,罗羽懂了,他的确穿越了,不过只带了金丹和意识穿越,肉体可能在穿越的时候被撕成碎片了,不觉间实力也被消弱了些直接退回了融合期,这是很正常的,意识和金丹没有被空间风暴撕成裂缝他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思考完后罗羽重重的吐了一口浊气,这是存在于这个凡人身上的浊气,让修真力在身上运行了几个周期后自然排出的浊气,浊气碰触到了杂草,杂草瞬间变成了黑水。

  望着黑水,罗羽微微一笑,在这个世界也可以历练的,在那个世界也是历练,目的都是一样,何必在意空间的不同呢,唯一让罗羽有些感觉对不起的是他唯一的一个师傅,他现在还好吗?他知道我穿越的事吗?他还会在洞穴里呆呆的等上万年吗?想着想着罗羽的鼻子有些发酸,他猛地一皱眉头,心道:大不了修成仙,踏破虚空返回原来的世界重新见找到他!用的着这样吗?想通了罗羽重新盘膝而坐,既然有了目标,他就得拼搏!

  其实罗羽不知道,在他离开后,他的师傅也完成了自己的心愿,把门派的一些功法交给了罗羽,让双修门功法不至于失传,完成了世俗任务的他早已经渡过了仙劫,升仙而去了,哪里还知罗羽现在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