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星三人会聚院落谈说所遇,许久之后各自离去,回到房间,回悟战斗经验。

  沈星盘坐在房间里面,这两天与若轩莫如月两人相斗,悟出了一丝的拳道之意。而且在打斗之时,体内紫金双珠挟着两团神秘之气,置于星台之上。

  一团炽红如火,有骇人高温,这是从若轩血脉之力加身后打在沈星身上,被神珠挟来。

  一团晶莹如冰,有慑神寒芒,这是从莫如月身上发出,也被神珠慑在星台之上。

  沈星不明紫金双珠挟持两团神秘之气有何功用,心神观看着两团妖异之气。

  “这两团神秘之气应该是他们将血脉之力加身后产生的,是他们的血脉之气吗?到底有什么用呢,难道是可协助我筑得星台?是了,我今日尚未筑星台,我且看看。”沈星猜测道。

  最后沈星收心静神,精气神齐聚于星台之地,开始了他每天必做的功课。他筑造星台失败后会得到紫金双珠垂落的神辉加持己身,使身体更加坚韧,使力量更加壮大,这每天可增千斤之力,让沈星心神澎湃。

  精气神产生质变,星台之地翻滚扭曲,形成太极般图案,渐渐显化成形。

  如今沈星就选择了太极之形体作为他的星台之形,这也是他多次筑星台所探索到的路,这样更接近于大道,更能勾通于天地。

  不是他星台成形后尝试而出的,而是在筑造过程中他心有所觉,虽然每次都是星台崩碎,但他相信他的感觉是真的。

  太极八卦图形体的星台愈转愈烈,直到紫金双珠垂落数道双色神辉各入阴阳之眼,太极之图开始崩塌碎裂。

  沈星吐了一口精血,体内紫金双珠再次以神辉游走全身,修补精气神至满溢,锤炼全身,提升力量。

  “两团妖异之气没有任何异动,那紫金双珠挟制而来是为何呢?这两颗珠子真是神秘,至今我也不明它为何物。”沈星暗道,神辉修补之后,神采飞扬。

  探索不明,最后沈星罢手不再去理会,再次会神,体悟着与莫如月搏斗所得。

  他与莫如月打斗过程完全不同于与若轩相搏的方式,一个是无声之中暗含杀机,一个是豪迈之中尽显战意。

  沈星再次进入无悲无欲之境,亲身再去体悟这发生在内心之中的战斗。沈星的拳道在无形之中慢慢成长,就像一粒种子,受沈星滋养,生根发芽,相信最后会茁壮成长,开花结果。等到那时,就是沈星拳脚大展之时。

  接下来几天之中,他找到若轩大战两场,也与莫如月对拼几次。每一次都是秘技如艳阳般盛放,打得日月无光。

  打完之后沈星又体悟着拳道霸意,这一颗种已经开始发芽成长……

  一座山林之上,一声巨响,颤动了整座山林,两们少年在这一击之中分了开来,看着对方,战意不减。

  这两人正是沈星与若轩。

  “你越来越强了,有着超强的战斗意识。”若轩看着沈星道。

  “你也一样,与之前凌厉不少。”沈星也是注视着若轩道。

  “可惜你小子没有天天找我,我都感觉日子度日如年啊。”若轩感叹道。

  “这不是让你养两天伤再与我相搏嘛。”沈星笑道,其实有时他也找莫如月比拼,自是不会天天与若轩相搏了。

  “你小子也是铁打的,我有着家族秘技,所以恢复非常人能比。而你小子竟然与我一般,可以瞬息恢复。”若轩看着沈星神体,想冲上去研究一番。

  “你小子有着逆天秘技,还在喋喋不休,让我压力大增,拼命恢复才赶上你。”沈星对若轩那个秘法非常敬佩,无论多重的伤都可在瞬息之间恢复如初。

  “这是我神武不可当,习得此秘,这个连我家族中人都极少人习得,更别说得到精义了。”若轩傲然道,

  “还没有完,接我最后一招,你小心点。”若轩大吼一声,全身炽红,动了全力,如魔神一般向沈星扑来。

  “来得好,我刚悟出拳道一式,拿你来试试。”沈星自是不惧,拳道悟出一式,有着霸道之意,比他一般攻击都强上几分。

  沈星凝聚全力,蓄于一拳,霸道轰击而出。这一拳等若他几拳相叠之力,蓄势而出,如天仙一般迎上若轩。

  若轩飞身而来,勾动诸天星辉,凝化血脉之力,一掌隔空拍出。周围温度急剧上升,他脚踏之叶瞬间消融,所经之地怒火烧焚。拳掌之风如九天神雷滚滚奔袭,炽红之气若修罗魔煞滔滔而来。

  这是一招逆天之技,他从未在其他人面前施展。一掌拍出,眼前一片炽红,不再只是那么一小团,这是一个恐怖的修罗场景。

  沈星大吼一声,精气神汇聚,充斥于全身,霸道拳意轰鸣,展显于天地。踏着与大道共鸣的脚步,一呼一吸似乎在吞吐日月。

  双拳挥舞而出,似是万物皆寂,天地暗沉,只剩下这一拳的霸道,独显于世。双拳之前,狂风呼啸,有磅礴的伟力扫荡着前方,巨树壮枝,摇摆臣服。

  轰隆……

  两人终是施展出绝招对轰在一起,这一刻天地变色,一边炽焰滔天,一边日月沉浮。

  烈焰之气与霸拳之意相互攻伐,这一击有着千万重波涛拍打,两人都是被吹拂起散发,露出冷峻面容。

  最后两人都是收拳倒退,双拳之上布满了鲜血。两人运功相抵,防止恶化。这是道法之力在侵袭,不是一般的碰击之伤。

  最终两人也是同时愈合了伤口,看着对方。

  “今日得以施展我的秘技,实在舒爽。”若轩哈哈大笑道。

  “是啊,我的拳招在这一刻展现于世,虽是还未圆满,比你秘技差上一丝,但在下次对决之时,定会让你吃惊。”沈星也是非常兴奋,没有想到体悟多时的拳道会有如此的威力。

  “这一拳招叫什么?”若轩问道,这一拳让他都感到震撼,对面只是一个少年,便可自创出如此霸道的拳式,让他起敬。

  “这拳刚猛霸道,我就称之为霸拳。”沈星气宇轩昂道。

  “霸拳!这名字不负它的刚猛霸道,我的这招秘法叫烈焰滔天。”若轩道,他与沈星已经是打出了友谊。

  “烈焰滔天!名副其实的一招,以星台之力都能展现如此恐怖之意的一招,我记住了,这名字都能让一些人胆颤!”沈星夸道。

  “似有所悟,我先回去了,哈哈,下次再战。”若轩召唤来他的祥鹤,跃上其背,冲天而去。

  “真是一个神俊少年,有着凌厉的手段,也有着非凡的悟性。我也回去体悟一番,似乎也抓住了什么,定要将拳意完美。”沈星一样召唤祥鹤,踏在背上凌空飞起。

  院落之中,沈星盘坐于地,闭目参悟。他与若轩最后一招霸道对轰,不断在脑海回放。

  沈星的识海之中,渐渐演变,混沌散开,天地顿现。

  一花一叶,一尘一土,涌现其中,筑造天地。

  天地初成,显化于沈星识海之中,这正是沈星与若轩大战之时最后一招的景象。

  这天地在两道身影对轰瞬间静止,天地两色,烈焰滔天,霸拳凌意。

  沈星仔细观摩,在心里摹刻着这一刻之意,大有感触。

  识海之中随着沈星摹刻着这一景象,天地开始暗淡,花叶消融,尘土隐没,最终整个天地景象崩散湮灭,恢复于混沌。

  而此时沈星心中摹刻之画也在这一刻完笔,画中之景象又是两人对轰的瞬间!

  在沈星提笔画成之时,画中景象腾飞于识海,化为天地,充斥着整个混沌。

  此时之景,像是被赋予生命,注入灵魂,宛若一个真正的世界。

  花木传神,散发无限生机,吞吐天地灵气。两道身影灵动出尘,身溢漫天霸意,若炎炎之赤日。

  沈星精气神凝聚,观摩着这一刻,这才是当时真正的奥义所在。

  许久之后,景象再次崩散,而此时沈星又在识海之中演练着那一拳那一式。

  虽是同为一拳一式,但每次沈星演练都不尽相同,有着不同的道韵。他是在完美这一拳道,这一式他只是刚刚悟出,未能尽显神威。

  在刚才演练那一次战斗之时,他也从若轩那一式之中看到了一丝的玄秘,不断地演练自己的拳道,赋予更强大的霸意。

  沈星陷入了更深度的参悟,日月沉浮,昼夜更替,他浑然不觉。

  最终沈星醒来,睁开眼睛,双眸之上,凝现霸道锋芒,铺满整个房间之中,如果是普通人站在他身边,定会颤抖臣服,跪地叩拜。

  沈星握起更具神威的双拳,笑意环生。这一刻他满是自信,如果再对上若轩那一击,他能将对方击退。

  沈星没有立刻出去,而是直接就地筑一次星台,他在参悟这些时间里都没有去筑星台,已经浪费了几次提升的机会。

  沈星筑星台失败之后,神辉修补己身,最后他站了起来,拂去身上一些灰尘,走出房间,知道这一次参悟花了不少时间。

  阿牛此时正好有庭院之中,见到沈星走了出来,迎了上去,道:“老大,是不是神功大成啊,你这一次可是三天三夜不出门了啊,一直在那参悟着什么呢。”

  “三天三夜。”沈星仰望星空,感叹道:“光阴荏苒不待人。”

  PS:七天七夜啊,申请签约,竟然没回复,不知道还有没有……